Naked Android
首发于Naked Android

Android 绿色应用公约 2.0

回顾

一年前,《Android 绿色应用公约》首次发布,第一次在业界作出了一项意义深远的探索和尝试。尽管公约并没有直接的约束力,但一石激起千层浪,它在国内 Android 生态看似平静的水面之下掀起了巨大波澜,重新塑造着生态中曾经冲突对立的复杂关系。

在过去的一年中,我利用个人在 Android 技术圈的影响力,奔走于手机厂商、移动互联网团队 和 Google 之间,游说各方作出最有利于生态共赢的善意举措。在与华为、小米等行业领先的手机巨头进行了多轮沟通后,对方已经逐步接受了对应用进行差异化管控的思路。华为已率先在应用市场为绿色应用开辟了独立的标识和推广,并在 EMUI 系统层面对绿色应用给予特殊待遇;MIUI 也承诺将在未来的版本中对绿色应用实施差异化管控。

移动互联网在经历了 2016 年流量圈地时代的终结 之后,必然迎来一个流量精细化运营的新时代,这一行业大势是不以个别应用的抗拒而减缓的。所以,我们看到在公约的推动下,饿了么美图秀秀摩拜单车 等一大批主流应用开始主动 target 最新的 Android 8+(公约条款 1);包括 微信支付宝 在内越来越多的应用开始迫于隐私压力放弃强行索取 READ_PHONE_STATE(读取 IMEI)权限的行为(公约条款 2);包括 知乎即刻Flipboard 在内大量主流应用已经完全拥抱公约,其中 20 余款应用主动申请了认证

另一方面,我也花了大力气与 Google 进行沟通,最终成功游说和影响 Google 在今年落地了两项对国内 Android 生态意义深远的重大政策:

  1. 针对手机厂商:全面统一 Android P 的应用后台管控策略,写入 CDD & CTS 中。这项政策有望从此终结国内 Android 生态中应用后台管控的碎片化、模糊化 和 粗暴化的局面。消除这个困扰开发者的痛点,也扫除拥抱公约的一大障碍。除了对后台管控政策的统一之外,Android P 还借助 AI 技术大幅度强化了应用后台管控的效果和公平性,在即将召开的 Google I/O 上让我们拭目以待。
  2. 针对应用团队:由 Google 出面约束应用的最低 Target SDK Version(应用适配的 Android 版本)。Google 前段时间已经正式宣布了 Target SDK Version 的下限政策,分别在 Play Store 和 Android P 中实施,前者要求今年 8 月份开始,最迟 11 月份 所有应用必须 target 26+(Android 8+)。虽然 Google Play Store 在国内并没有直接约束力,但它已经传递出了一个鲜明的信号。国内互联网巨头正值发力国际化之际,提升 target 版本已无可逃避,而这种辐射效应将会很快传导到国内的其它应用团队。

上述一系列努力已经让公约所推崇的原则和思想逐步深入人心,即便在一些局部还没有立刻促成变化,也已经在慢慢消融那些曾经牢不可破的观念了。为了进一步促成公约在更大范围的积极影响,今年主要投入了大量精力与统一推送联盟进行合作,共同促成统一推送的顺利落地,让盘亘在公约面前的最后一个关键障碍成为历史。

4.26 召开的统一推送联盟 2018 成员大会上,双方共同发布了《Android 绿色应用公约 2.0》,并将公约落地到联盟的绿色应用规范中,共同推送行业生态的良性发展。同时,我也将作为统一推送联盟的 Android 技术顾问,积极推进统一推送联盟向着最有利于生态共赢的方向发展,更快的落地造福整个生态。(一些好消息目前还暂时不便公开,后续我将在第一时间与大家分享)


植根 Android,回归 Android

公约 2.0 的最大的变化,是对 Android 的回归。

一年前,当公约的第一次发布时,它植根于当时尚未正式发布的 Android 8.0,并补充了一些 8.0 未能覆盖到的必要约束。这些补充约束确保了应用在 Android 8 之上也能表现的更加自律。在过去的一年中,公约不仅起到了补充作用,同时也在反过来影响和塑造 Android 未来的形态。上个月 Google 发布的 Android P 开发者预览版中,我们已经看到了公约的一些补充约束(例如 条款 4)正式被纳入 Android,成为了系统本身的关键设计。

因此,公约 2.0 不仅没有增加约束,反而还引入了一项重要的激励措施,同时也是公约自身的退出路径:target 更高 Android 版本的应用,将获得更多的条款豁免。目前包括:target 26 (Android 8) 可豁免条款 5、6;target 28 (Android 9) 可进一步豁免条款 4。

因此,使用更高的 Target SDK Version 将更易符合公约,比如 target 28 可让需要符合的公约条款数目从 6 条直接下降到 2 条,几乎变得唾手可得。

到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们也许就会看到公约的思想和条款被更多的纳入到 Android Q 之中,那时候,或许就是《Android 绿色应用公约》在历史舞台上的完美谢幕。

编辑于 2018-05-09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