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于经势论市
东亚三国内卷化、少子化,是经济原因,还是文化原因?

东亚三国内卷化、少子化,是经济原因,还是文化原因?

我们可以以法国为案例,作为观察的切入口:法国人是如何做到一年只工作几个月甚至不用工作,就可以去地中海度假、晒日光浴、喝着咖啡、泡着妞,而中国人却要996加班、挤地铁、头发熬秃了头买房子?

因为法国的核工业、军事工业、空客制造等领域利润丰厚,国内只需要少数从业者就能养活一整个国家,给全民发福利,造一架空客可以换越南、中国血汗工厂工人加班生产的几亿只袜子,而且法国还有非洲经济殖民地(表面上政治上这些国家独立了,但这些国家矿产资源、铸币权、国民经济命脉如电信、航运等领域控制权都在法国资本家手里)。

中国这样一个10亿级超大人口国家,仅仅占据少数如5G、高铁、核电的高端制造业并不能保证中国整体进入富裕的发达国家梯队。这个很好理解,华为中兴、中车、中国核电等少数对高技人才术依赖的企业并不能解决所有中国大学生就业问题,更别提能保证中国的大学毕业生像发达国家那样整体进入高收入水平。

综上,问题其实与儒家文化无关,实乃东亚三国作为后发国家,所占有的发展机会和生存资源,和英法美这样的老牌殖民帝国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世界财富分配按地区构成,横轴为全球财富的掌握比例,纵轴为全球人口构成比例,图源:林筱涵

大英帝国即便没落,仍然有英联邦,有伦敦金融中心,有贵族文化,有享誉世界的教育资源(每年中国留学生给英国贡献不少GDP);

瑞士苏黎世、英国伦敦、美国纽约是传统三大世界金融中心

法国有非洲殖民地(名义上法属非洲已经独立,但这些国家的国民经济命脉、矿产资源,甚至连铸币权都受到法国控制),有奢侈品品牌,有军工、核电、高铁、大飞机;

法国的奢侈品品牌
欧洲空客产业链所属国籍
2015-2019世界10大武器出口国,根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最新数据

德国有汽车工业、精密仪器其高端制造业;

美国有好莱坞为代表的娱乐文化产业,有芯片半导体、世界级的互联网企业,有尖端航天军工科技(可以用于出口创汇),有金融霸权(swift协议、石油美元体系支撑的世界货币地位)

美国的世界级互联网科技巨头

以上哪一个国家的核心区域不是立国发展了几百年、产业枝繁叶茂的成熟后工业化地区(英国大伦敦、法国大巴黎、德国莱茵鲁尔、法兰克福,美国东西两海岸)?

曾经污染严重,如今青山绿水的德国鲁尔工业区,象征着19世纪强大的德国工业步入后工业化时代
世界级湾区分布,美国独占其二
代表中国一流水准的粤港澳大湾区各项指标,和其他湾区比较,差距仍然较大
旧金山湾区

除美国外,这些国家虽有两次世界大战的战火摧残,但毕竟曾经早在100年前就实现过工业化,产业基础和产业工人的素质,都是可以一脉相承到今天的。

并且,作为亚欧大陆对抗苏联的前沿阵地,战后,西欧国家得到了美国马歇尔计划的扶持,经济很快复苏起来。

美国的发展从黑奴贸易算到今天,除了独立战争和南北战争,基本没有收到外来因素的干扰和中断,两次世界大战更是成就了美国的世界科技、金融中心地位,爱因斯坦、火箭之父冯布劳恩、原子弹之父奥本海默哪一个不是旧大陆的精英,更别提期间逃避战火躲到美国的全球资本。

凭借这些先发优势,他们或掌握了行业的主导权(比如BBC至今仍然垄断新闻舆论话语权,中国这样的大国有时候都要在世界舆论面前失语);

或建立了市场的垄断地位(法国的奢侈品品牌和时尚潮流起家于17世纪新航路开辟给西班牙王室定制皮具商,今天后发国家很难打入这一领域),世界三大国际电影节分别为:意大利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法国戛纳国际电影节、德国柏林国际电影节

或干脆像美国这样拥有科技、金融霸权,可以对后发国家实行降维打击。

反观东亚三国:

韩国人资本原始积累是从70年代韩国建筑工人远赴中东风餐露宿搞基建开始积累的,后来抓住世界产业转移的浪潮,不断投资造船、汽车、半导体制造等制造业,才有了今天的产业格局,但韩国的主要品牌、资产均被外资控股半成以上,每隔一段时间还要被美帝通过美元周期割羊毛(1998年东南亚金融危机);

日本战后经济起飞起家于50年代美国因朝鲜战争产生的特需经济,日本虽然一度GDP总量达到美国的6成,但因为日本没有独立国家主权,日本发展的上限永远被美利坚锁死,当日本的产业对美国构成威胁的时候,一纸广场协议令日本经济停滞30年至今。

日韩经济的起飞过程中,都有冷战中美国扶持亚欧大陆东段对抗苏联桥头堡的战略考虑,至今这些国家的产业,通过三次全球产业转移浪潮,和美国深度绑定。

全球四次产业转移浪潮,其中美国50-60年代的产业转移浪潮是与冷战息息相关的

而中国,作为一个后发的发展中国家,既没有英法美这种老牌殖民帝国历史上搞扩张、殖民的选项,也没有日韩这样的美利坚小弟被美国扶持的选择。只能通过建国后几十年的工农业剪刀差、靠土地财政完成资本的原始积累,可以说中国的农民和中西部地区为中国的工业化作出了巨大的牺牲,这种牺牲体现在今天的城市和农村土地价值巨大的差异上。

发达国家工业制成品对发展中国家的初级产品剪刀差,拿到国内理解工农业剪刀差,也是适用的

2015年中国免除几千年的农业税后,城市的购房者、中产阶级继承农民手中的交接棒,成为中国产业升级的资金来源和主要贡献者。

这才是东亚三国内卷化的根源,你没有殖民地可供剥削、也没有丰富的资源(对标澳大利亚、美国、俄罗斯这样的人均资源储量丰富的国家)可以出卖,更没有几百年殖民霸权形成转化为今天的产业、科技、金融霸权,只能通过不断内卷的方式,为工业发展积累原始资本,这也是东亚国家储蓄率高的重要原因。

其实20世纪的德国和今天的中国国情高度相似,彼时的德国已经初步实现工业化,巨大的工业产能对广阔的商品倾销市场和原材料产地,高度饥渴,一如今天中国的矿业巨头疯狂在海外拿矿,需要亚非拉增加的购买力来消化中国的过剩产能。但放眼19世纪,整个世界的殖民地都没英法等老牌殖民强国瓜分殆尽,德国只能在犄角旮旯地方找到一些寒酸的边角料,这是德国发动两次世界大战的重要根源。

19世纪殖民地划分图
德国本土及其殖民地

发布于 2021-04-19 1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