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弗莱彻到朱姆沃尔特——记二战后美国驱逐舰队发展史(一)

从弗莱彻到朱姆沃尔特——记二战后美国驱逐舰队发展史(一)

※长篇连载注意,本文主要介绍美国海军从二战弗莱彻DD-445到最新朱姆沃尔特DDG-1000总共80年的美国驱逐舰发展史,鉴于船型甚多篇幅较长,所需较长的更新时间,今天先给大家奉献上第一部分:威名远扬。(本篇字数8930 配图65张)

从弗莱彻到朱姆沃尔特——记二战后美国驱逐舰队发展史 目录

第二部分:火力加强(字数12173 配图152张 需要流量12Mb)

哀音君:从弗莱彻到朱姆沃尔特——记二战后美国驱逐舰队发展史(二)zhuanlan.zhihu.com图标

第三部分:驱逐领舰(字数7689字 配图68张)

哀音君:从弗莱彻到朱姆沃尔特——记二战后美国驱逐舰队发展史(三)zhuanlan.zhihu.com图标

第四部分:导弹时代(字数8682 配图86张)

哀音君:从弗莱彻到朱姆沃尔特——记二战后美国驱逐舰队发展史(四)zhuanlan.zhihu.com图标

第五部分:全核动力(字数5650 配图39张)

哀音君:从弗莱彻到朱姆沃尔特——记二战后美国驱逐舰队发展史(五)zhuanlan.zhihu.com图标

第六部分:冷战巅峰(字数11781字 配图111张 预估流量9.7Mb)

哀音君:从弗莱彻到朱姆沃尔特——记二战后美国驱逐舰队发展史(六)zhuanlan.zhihu.com图标

第七部分:全能战士(字数11320 配图112张)【2020-8补全第二版】

哀音君:从弗莱彻到朱姆沃尔特——记二战后美国驱逐舰队发展史(七)zhuanlan.zhihu.com图标

第八部分——展望未来(字数42082 配图133张)

哀音君:从弗莱彻到朱姆沃尔特——记二战后美国驱逐舰队发展史(八)完结zhuanlan.zhihu.com图标

目前更新文章总字数108307字(终于写超过十万字了)


1941年12月7日清晨6:45,当美国海军克莱门森级驱逐舰沃德号(USS Ward/DD-139)在珍珠港海域操作102mm前主炮向目标开火的时候,船上139名乘员也没有想到,这一炮不但拉开了偷袭珍珠港的战斗,这一炮更是代表驱逐舰队拉开了太平洋战场上美利坚合众国对日本帝国反击的序幕!

美国海军 克莱门森级驱逐舰 沃德号(USS Ward/DD-139)
沃德号主炮及其炮组成员(注意钢盔还是英式的)
被沃德号击沉的日军微型潜艇

时间回到1939年,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各国签署的《第二次伦敦海军条约》早就成为一文废纸,面对条约后的各国的超级驱逐舰,美国海军最新的“格里维斯”级驱逐舰在远洋作战上却力不从心,美国海军立即准备下一代驱逐舰的研制工作并命名为1941型驱逐舰作为计划的代号。珍珠港偷袭前半年,新一代驱逐舰终于在联邦造船厂安放第一根龙骨,并在巴斯钢铁厂、伯利恒钢铁厂、波士顿海军造船厂、查尔斯顿海军造船厂、普吉湾海军造船厂、海湾造船厂、西雅图塔科马造船厂和统一钢铁厂共9家船厂共同建造。这级驱逐舰不但在危机情况下充实了美国海军驱逐舰队,也同样用自己的威名震慑对手,这就是美国海军史上产量最高的驱逐舰——弗莱彻级驱逐舰。


“弗莱彻”级——USS Fletcher


优秀设计


“弗莱彻”级作为战前设计驱逐舰的巅峰之作,在舰体设计上抛弃了以往一直沿用的双层甲板结构,虽然平甲板降低了舰首高度,却能获得更高的船体强度。“弗莱彻”级共分为15个水密区,水密区之间的通道均设计在水线上的第一甲板上确保各区的水密性,另外也在动力舱外围设立额外的燃料水密舱以增强动力舱的保护。

舱室分部
舰上中央控制室 即CIC(经过现代化改装)

在动力系统上沿用了本森级的动力配置,包括4座巴威公司生产的M型单烟道燃油锅炉(其蒸汽压力为43.3kg/㎝²,蒸汽最高温度为454℃)和2座通用电气公司生产的减速齿轮蒸汽轮机(包括高压轮机、低压轮机、巡航轮机和倒车轮机)分别带动两侧直径3.66米三叶青铜螺旋桨。虽然排水量比“格里维斯”级驱逐舰增加500吨,得益于更高效率的动力系统,“弗莱彻”级的输出功率达到60000马力,比“本森”级的50000马力提高了20%,仍然可以保证37节的航速,完全满足高速舰队的作战需求。。电力系统方面主发电机和应急柴油电机均与蒸汽轮机相连,主发电机为2台250kw/450V发电机和2台40kw/120V发电机;应急发电机为1台100kw/450V柴油发电机,当主机罢工时可以使用应急柴油机为全舰提供动力。

动力舱控制台
3.66米直径的三叶青铜螺旋桨

电子系统上,“弗莱彻”级作为设计之初就配备完善雷达的驱逐舰,装备有对空搜索的SC-1雷达,雷达天线设置在主桅杆,尺寸为2.12米×2.59米,转速为12秒/周,最大探测距离120公里,误差精度为90米角度为5°。对海搜索雷达为SG型,天线尺寸为1.12米×1.26米,对大型战舰探测距离为41公里,小型船只则30公里,并且有低空探测能力,其误差精度为180米角度为2°。雷达的安装使得“弗莱彻”级拥有了先敌发现的优势,让其服役生涯中多以雷达预警舰的身份成为舰队先锋。

武备系统上,其主炮采用5门一代经典的Mk12单管127㎜38倍径高平两用炮,在使用25公斤的通用榴弹(AAC ,可攻击空中目标和轻型装甲目标)时炮口初速792米 / 秒,最大射程16640米,最大射高11380米,在9140米距离上的穿甲厚度是38毫米;使用24.5公斤的穿甲弹射击时,在10060米距离上的穿甲厚度为51毫米,在4940米距离上是102毫米。1943年后,Mk12型127毫米舰炮还配置了装有无线电近炸引信的新式对空弹,使防空效能提高了3倍以上。火炮单炮重1812公斤,身管长4.826米,身管寿命4600发,膛线46条,采用垂直楔式炮闩,利用炮弹发射的残余能量完成开启炮闩的动作,内置的压缩空气阀打开,将炮膛内的火药残渣和废气吹除,实现了半自动装填,炮弹可全角度人工装填,单炮战斗射速为15发/分,如果炮手训练有素,可在短时间内保持22发/分的高射速。炮塔的旋回和火炮的仰俯均由电力驱动,在紧急情况下也可手动操作,炮塔旋回速度28.8°/秒,仰俯速度15°/秒,其最大仰角为-15°至+85°,每座炮塔内配有11名炮手,包括炮塔长、炮组长、俯仰手、旋回手、装填手、射击诸元设定手、引信设定手、弹药手、抛壳手、瞄准具装定手、瞄准复核手。炮位由前至后依次称为51、52、53、54和55号炮位,除了舰体中部的53号炮位射界为左右各140度外,其余各炮位的射界均为330度。所有主炮均为封闭式炮塔并配有Mk2弹药升降机,通过双管道以24-30发/分的速度向炮塔补充弹药,还配有引信自动装定装置,在将炮弹送进炮塔前就可完成引信装定。主炮标准弹备弹数为1750发,每门炮备弹350发,到战争后期全舰备弹数高达3025发,每门火炮备弹555发以满足高强度的持续作战能力。火控系统则装备当时最先进的Mk37火控系统。

Mk12单管127㎜38倍径高平两用炮
Mk2弹药升降机

防空方面除了高平两用炮负责外围防御外,中程由7至10门博福斯40mm机关炮负责。博福斯40毫米56倍径机关炮配置于舰体中部的开放式炮位中,单炮重522公斤,身管长2.25米,初速881米/秒,既可以单发射击,也可全自动连续射击,最大射速160发/分,最大射程10060米,最大射高6950米,旋回速度30°/秒,俯仰角-5°至+90°,俯仰速度24°/秒,使用4发桥夹供弹,一次可压入5只桥夹。一座双联装炮通常由一个七人炮组负责操作,包括炮长、俯仰手、旋回手、装填手等。

博福斯四联装40mm高射炮

近程则由6到20门的厄利空20mm机关炮负责,厄利空20mm机关炮单炮重68公斤,身管长1.4米,初速844米/秒,最大射速450发/分,但战斗射速通常在300发/分,最大射程4389米,最大射高3050米,俯仰角度-5°至+87°,使用60发弹鼓供弹,手动瞄准射击,操作简单,即使非专业炮手在训练后也能熟练使用,通常每门炮由3-4人负责。

厄利空20mm单管高射机炮

反潜武器则包括两条舰尾深弹投放滑轨,每条备弹8枚,在后甲板室两侧各设3座向侧舷发射深水炸弹的 K 炮,每座备弹5枚,共计56枚深水炸弹。鱼雷则装备2组五联装533鱼雷发射管。

Mk.15型五联装533mm鱼雷发射管
舰尾深水炸弹滑轨


居住条件上,“弗莱彻”级住仓分为:舰长仓、军官仓、士官舱、水兵仓四类,对比之前的驱逐舰居住条件有很大提升。并配备独立的厨房(冷库、自动洗碗机、烤箱一应俱全)、洗衣房、盥洗室和淋浴间大大提高船员的居住条件,提升了乘员的作战效率。

舰长仓
厨房
独立的洗衣房

征战四方


作为美国海军二战爆发时大规模建造的驱逐舰,几乎所有的“弗莱彻”级服役就投入到太平洋战场上,主要作为特混舰队运输船队护航,战争后期则开始执行对岛屿炮击作战,在与日军激烈的战斗中共有19艘“弗莱彻”级驱逐舰沉没,另外有6艘因受损严重无法修复而放弃。

第一艘战损的是迪黑文号(DD-469)于1943年2月1日被日军空袭击落3架敌机后寡不敌众被炸沉。7月5日斯特朗号(DD-467)掩护美军登陆时被火炮和鱼雷击中沉没。10月6日在特拉拉维拉海战中美国3艘驱逐舰迎敌日本9艘驱逐舰,最终寡不敌众其雪佛莱号(DD-451)被击沉。12月26日布朗森号(DD-518)在俾斯麦海被日军飞机击沉。

迪黑文号(USS De Haven/DD-469)
斯特朗号(USS Strong/DD-467)其主炮扬起指向各个方位说明正在执行防空警戒任务
雪佛莱号(USS Chevalier/DD-451)
布朗森号(USS Brownson/DD-518)

1944年10月萨马岛海战中包括约翰斯顿号(DD-557)和霍尔号(DD-533)在内的美军驱逐舰勇敢的冲向包括“大和”号战列舰在内的栗田舰队发动攻击,在成功扰乱日军攻击后最终2舰皆被日军舰队击沉。

约翰斯顿号(USS Johnston/DD-557)
题图油画:体现约翰斯顿号(USS Johnston/DD-557)正单舰突击冲向日军舰队
霍尔号驱逐舰(USS Hoel/DD-553)

1944年11月1日艾布纳·里德号(USS Abner Read/DD-526)被日本神风特攻队的自杀飞机击沉。12月18日的眼镜蛇台风使得史宾斯号(USS Spence/DD-512)因海水倒灌导致丧失动力并卡住船舵最终翻侧沉没。

艾布纳·里德号(USS Abner Read/DD-526)
史宾斯号(USS Spence/DD-512)

1945年3月24日在冲绳海域执行警戒任务的鲁兹号(USS Luce/DD-522)被两架神风特攻队自杀飞机击中摧毁了动力舱以及船舵并在右舷撕开一个大口,最终爆炸沉没。3月25日特维格号(USS Twiggs/DD-591)在冲绳海域遭受神风特攻队自杀飞机雷击后沉没。3月26日在冲绳海域巡逻的哈里根号(USS Halligan/DD-584)突然爆炸后搁浅无法修复弃舰。4月6日在冲绳海域执行警戒任务的布什号(USS Bush/DD-529)被神风特攻队自杀飞机击中动力舱丧失动力,在被救援途中被第二波神风飞机击沉。4月15日古翰号(USS Colhoun/DD-801)在冲绳海域被3架神风特攻队自杀飞机击中,在拖船拖行途中沉没。4月16日执行外围警戒任务的普林格尔号(USS Pringle/DD-477)被三架神风特攻队自杀飞机击沉,值得一提的是普林格尔号是作为少数改装为航空驱逐舰的弗莱彻级之一,该舰后烟囱和4号主炮塔之间的上层建筑顶部沿中线安装一部弹射器,搭载一架 OS2U“翠鸟”水上飞机执行侦察任务。

鲁兹号(USS Luce/DD-522)
哈里根号(USS Halligan/DD-584)
布什号(USS Bush/DD-529)
古翰号(USS Colhoun/DD-801)
普林格尔号(USS Pringle/DD-477) 注意其搭载的OS2U翠鸟水上飞机

1945年5月3日利特尔号(USS Little/DD-803)被4架神风特攻队自杀飞机攻击后沉没。5月4日正在巡逻的莫里森号(USS Morrison/DD-560)遭受4架神风特攻队自杀飞机攻击后爆炸沉没。5月18日清晨执行巡逻任务的郎绍号(USS Longshaw/DD-559)在那霸机场南面的珊瑚礁上搁浅,尽管拖船尽力帮郎绍号脱离珊瑚礁,但由于日军火力攻击导致前弹药库爆炸遭受重创的郎绍号最终弃舰,并于当天下午执行雷击处分。7月28日卡拉汉号(USS Callaghan/DD-792)在冲绳海域警戒时被神风特攻队自杀飞机撞击后弹药库殉爆沉没。

利特尔号(USS Little/DD-803)
莫里森号(USS Morrison/DD-560)
郎绍号(USS Longshaw/DD-559)
卡拉汉号(USS Callaghan/DD-792)

除了英勇善战而战沉的船之外还有一些有趣的船,例如欧班农号(USS O'Bannon/DD-450),作为美国海军的功勋驱逐舰,除了战绩外因整个服役生涯中没有一位船员受伤而获得紫心勋章奇迹而出名。【雪风:“我貌似找到对手了!”】。最经典的战例出现在1943年4月5日,当天欧班农号在附近发现日军在海面航行的吕34号潜艇并误认成铺设舰准备上前检查,但到跟前才发现不是铺设舰而是一艘潜艇,为了避免碰撞紧急转弯避让,避让后欧班农号横对着吕34号,吕34号乘员试图用甲板的8cm高炮进行射击,可惜距离太近作罢。而欧班农号船员也没找到轻武器对潜艇射击。结果很滑稽的一幕出现了,欧班农号船员直接拿起堆在甲板补给箱里的土豆扔向潜艇“攻击”。接着吕34乘员把土豆误认为是手榴弹慌忙把船驶离,当潜艇到达火炮有效射程时欧班农号向其射击并损坏了指挥塔,当吕34下潜后欧班农号最后使用深水炸弹将其击沉。由此欧班农号创造了用土豆攻击潜艇的传说。

创造土豆攻击潜艇传说的欧班农号(USS O'Bannon/DD-450)

当然有幸运船那也会有倒霉的船,就如威廉D波特号(USS William D. Porter/DD-579)那样,1943年服役后在11月护送罗斯福总统乘坐的衣阿华号战列舰前往北非,13日上午波特号在航行中3号锅炉发生管道爆裂,航速下降,一度掉队。下午,颠簸的海况让船尾的一枚深水炸弹意外落入海中,在舰队中央爆炸。由于无线电静默,波特号未能传达爆炸的真正原因,结果包括衣阿华号在内的舰队立刻开始规避运动,以为遭到了德军U艇的鱼雷攻击,事件中未有人员伤亡。

14日,在罗斯福总统的提议下,舰队实施了一次防空反潜联合演习。衣阿华号放出了一些气象观测气球作为标靶,她自己的高射炮收拾了其中的大多数,其余的被周围包括威廉·D·波特号在内的护航舰只击落。紧接着,驱逐舰队以衣阿华号为假想敌,进行模拟鱼雷射击演习。按照流程,在演习前需移除鱼雷发射管上发射鱼雷的底火,这样就可以安全模拟鱼雷发射的全过程。但波特号的鱼雷长劳顿·道森一时疏忽,忘记移除2号发射管上的底火。结果,14时36分,在第三轮模拟射击中,波特号的2号鱼雷发射管发射了一枚Mk 15型鱼雷实弹,直奔5,500米外罗斯福总统所在的衣阿华号战列舰而去。威廉·D·波特号舰长瓦尔特少校见状立刻试图联络衣阿华号规避,但苦于无线电静默,不得不采用信号灯发报。然而,两次发报均有误,第一次发出的消息弄反了鱼雷的方位和方向,第二次消息则发成了“本舰正全速倒车”。情急之下,瓦尔特少校于14时38分被迫打破无线电静默,呼叫“狮子”(衣阿华号的代号)右转。衣阿华号确认后立刻全速右满舵规避鱼雷。罗斯福总统得知有鱼雷逼近,吩咐随从将轮椅推到舰桥右舷,颇有兴致的看着鱼雷朝自己射来。保卫总统的特勤局特工拔出手枪,准备规避不及就射击引爆鱼雷。14时40分,鱼雷划过衣阿华号船尾,于2,700米外的尾流中爆炸,衣阿华号平安无事。据传在这之后,衣阿华号曾将她的主炮对准波特号,怀疑这艘小船上有人密谋刺杀总统。事件发生不久,波特号被命令在科格斯韦尔号和扬号驱逐舰的陪同下前往百慕大接受调查。

倒霉鬼 威廉D波特号(USS William D. Porter/DD-579)

一到百慕大,威廉·D·波特号立刻被全副武装的海军陆战队包围。美国军事法庭不公开审理了这一案件,鱼雷长劳顿·道森被判有罪,处以14年劳役,但在罗斯福总统的亲自介入下没有执行。瓦尔特舰长未受处分,继续指挥本舰直到1944年5月30日调任其他舰只,最终以少将军衔退休。误射事故发生后,美国海军其他船再碰见波特号,都会开玩笑地打招呼:“别开枪,我们都是共和党人!”(罗斯福总统当时代表民主党参选,这里比喻为两党大选之争)。巧合的是,1898年,美国海军也有一艘叫波特号的鱼雷艇在夜间演习时曾误射鱼雷,差点击中纽约号装甲巡洋舰,而之后美国海军再也没有军舰敢继承这名字了。(祥瑞名字是不能用的,受诅咒倒霉鬼的名字更加不能用的)

1944年6月10日,威廉·D·波特号离开阿图岛,参与佯攻千岛群岛的“婚姻行动”,目的在于迷惑日军盟军真正的进攻方向,为登陆菲律宾提供掩护。6月13日、6月24日和8月1日,她随第94特遣舰队出击三次,分别炮击了松轮岛和幌筵岛上的日军机场。其间,波特号作为外围哨戒舰协助击沉鱼雷快艇一艘、击落一式陆攻一架。在完成所有巡逻任务后,波特号准备返回旧金山维修并前往西南太平洋战区。出发前的一天,一名水兵喝得醉醺醺地回到舰上,非要用舰炮打上一发炮弹不可。众人拦阻不及,醉汉竟真的爬上了127毫米舰炮的炮位,“咣”的一声将炮弹打出炮膛,动作干净利落。炮弹呼啸着飞向远处,不知所踪。结果就是第二天,岛上的守军司令怒气冲冲找上门来。这时波特号上的人们才知道,主炮打出去的炮弹竟落在了司令家院子里。巧的是,司令和手下的军官、家属正在院子里聚会。从天而落的炮弹把他们弄了个灰头土脸,所幸没有人受伤。唯一受到伤害的是波特号,炮打司令又给它多添了个笑柄。事后波特号参加莱特湾海战,接着前往冲绳岛海域执行防空警戒任务。1945年6月10日一架神风自杀的99舰爆突破防空网坠毁在波特号附近海面,但飞机挂载的炸弹却在船底发生爆炸,直接在右舷撕出一个大洞并大量进水。最终损管无效舰长下令弃舰结束波特号传奇的一生。

没被神风飞机击中却被其携带的炸弹击沉的倒霉船

战后升级

DDE护航驱逐舰改装计划

随着二战结束大部分“弗莱彻”级在1946-1947年退出现役而被封存起来,到1950年只有5艘“弗莱彻”级还留在美国海军中服役。直到50年代朝鲜战争爆发后其中39艘重新服役并参加战斗,面对日益强大的“红色狼群”美国海军决定对其中18艘进行改装,改装主要是拆除了大量火炮和鱼雷并加装了更多的反潜武器,成为专门的护航驱逐舰——DDE。

战后大量封存的驱逐舰

按照DDE改装方案,其52、53、54号127㎜主炮塔皆被拆除,仅保留一头一尾的51、55号2座127㎜主炮塔。另外所有的博福斯40㎜机关炮以及大部分的厄利孔20㎜机关炮都被拆除。在原来52号主炮塔位置安装一座Mk15型24联装火箭深弹发射装置,这是在二战中常用的Mk10、Mk11型火箭深弹为基础改良的新型“刺猬弹”,相比战时旧式的发射装置,新型的Mk15可安装在旋转炮座上,另外还有一定的俯仰角度调节使用上更加灵活,其最大射程为250米,反潜深弹散布半径为40米。另外改装后扩大了“弗莱彻”级的后甲板空间,在后甲板内部设置了两座固定的双联装鱼雷发射管,用于发射Mk32反潜鱼雷。最后原有6个在舰尾向侧舷发射反潜深弹的K炮一并移到舰体中部两侧。

Mk15型24联装火箭深弹发射装置

另外二战期间面对日本神风自杀飞机的攻击时,博福斯40㎜机关炮因无法配备VT引信而效能不足,127㎜主炮射速又太慢,因此美国海军需要研发一种新的火炮既要满足引信和射速的要求,最终成果就是Mk22 76㎜50倍径高射炮。这种火炮装有半自动装弹机,单炮重564千克,单炮射速20发/分钟,炮口初速820米/秒,最大射程13400米,最大射高9200米,回旋速度30°/秒,仰俯角度-15°至+85°,仰俯速度24°/秒,76㎜口径炮弹可以安装VT引信再加上火控雷达引导,其作战能力优于博福斯40㎜机关炮。

76㎜50倍径高射炮

除了反潜以及防空武器更新外,该计划还更新了雷达和声呐设备,还重新规划了CIC,提高情报分析能力,由于新雷达尺寸重量更大,因此桅杆也相应的改为三脚桅。当然不是所有的弗莱彻级都按照DDE标准来改装,部分船只只拆除了53号炮塔以及所有博福斯40㎜机关炮,并在舰桥前的40㎜炮位加装2组Mk10型火箭深弹发射装置,保留了2组533㎜五联装鱼雷发射管,在拆除的炮塔和尾部甲板换上3座双联装76㎜高射炮。也有DDE是按照舰桥前混装1座Mk15和2座Mk10型火箭深弹发射装置的方案来改装。

因设备增重而更换的三脚桅
按照DDE改装后的(USS Renshaw/DD-499)

DDE改装计划于40年代末开始实施,到1950年已经有12艘弗莱彻级进行改装,另有7艘准备改装,但朝鲜战争的爆发严重扰乱了改装计划,当海军决定封存的76艘弗莱彻级重新入役时,这些没有计划改装的驱逐舰只能接受简单改装的方案,除了更新雷达以及声呐外,将舰桥前的2组博福斯40㎜机关炮更换为2组Mk10型火箭深弹发射装置,此外还安装了面积更大的船舵提高机动性。

在朝鲜战争中弗莱彻级极少遇到水面及防空战斗,其主要执行海岸巡逻、舰载机引导以及对岸火力支援等任务。战争结束后81艘现役的弗莱彻级中的19艘重新退役封存,同时海军继续推动DDE改装计划,最后有40艘弗莱彻级驱逐舰接收了各种标准的DDE改装。


FRAM改装计划

50年代中期,经历了朝鲜战争以后美国海军对苏联海军水下潜艇部队扩充感到愈加担忧,对于苏联海军急速扩军,美国海军方面却无法建造足够的反潜舰艇应对这一威胁。作为对应之策,当时出任海军作战部长的阿里伯克提出舰队重整和现代化计划(Fleet Rehabilitation and Modernization),简称FRAM改装计划。再度对二战建造的弗莱彻级、萨姆纳级和基林级进行改装升级,以便在新型舰艇入役前继续发挥老船的余热,这项计划通过海军批准后在1959年至1962年间实施。

FRAM改装计划主要升级内容是为老式驱逐舰加装AN/SQS-23型声呐和2种新型反潜武器,分别是阿斯洛克反潜火箭鱼雷(ASROC)和无人驾驶反潜直升机(DASH),同时更换新型的反潜鱼雷。鉴于弗莱彻级甲板空间不足以安装大型的阿斯洛克八联装反潜火箭发射箱,因此只能把52号炮位的Mk15火箭深弹发射装置去掉换上Mk108反潜火箭发射装置。后甲板的固定鱼雷发射管被拆除,扩大上甲板中部在两舷各安装一组Mk32三联装鱼雷发射管,用于发射Mk44反潜鱼雷。并在舰尾加装可变深拖拽声呐。

AN/SQS-23型声呐整流罩
Mk108反潜火箭发射装置
沃勒号(USS Waller/DD-466)发射反潜火箭瞬间
Mk32三联装鱼雷发射管

但最大的改变还是上层建筑,其后部所有76㎜高射炮都被拆除,在烟囱后建立了一个长方形的机库,整个后甲板都改建成直升机飞行甲板,可以搭载QH-50系列无人驾驶反潜直升机,这种轻巧的无人直升机之忧524千克重,长3.94米高2.96米,旋翼直径6.1米;安装一台波音T50型300马力涡轮发动机,最大航程132公里,实用升限5000米,能够挂载两枚Mk44鱼雷。QH-50采用无线电遥控,配有两套系统分别在飞行甲板和CIC。不过由于遥控系统不可靠,从1959年到1969年,有746架交付美国海军其中416架在服役中坠毁,鉴于损失率是在过大(和平时期55%的战损)最终放弃DASH系统,不过还是有一部分经过改进在越南战争中携带摄像机执行侦察任务。

加装机库后的尼古拉斯号(USS Nicholas/DD-449)
机库以及QH-50C无人驾驶反潜直升机
正在萨姆纳号驱逐舰上准备起飞的QH-50

由于弗莱彻级无法搭载阿斯洛克反潜火箭,因此FRAM重点放在萨姆纳级和基林级上,因此弗莱彻级只有3艘分别是:尼古拉斯号(USS Nicholas/DD-449)、雷福德号(USS Radford/DD-446)、詹金斯号(USS Jenkins/DD-447)接受了FRAM改装,其余的弗莱彻级要不维持着DDE的状态或者重新服役应急改装的状态,但1958年的时候还是有23艘弗莱彻还是保持着5门主炮的配置,在新型导弹驱逐舰的不断服役后,作为火炮驱逐舰设计的弗莱彻更显老迈,从60年代开始弗莱彻级开始从美国海军退役,到1971年美国海军中所有弗莱彻级驱逐舰均退出现役。


援助外国


作为一级优秀驱逐舰,共53艘弗莱彻级在美军退役后转送到各盟国海军服役,其中包括:

【阿根廷】 共5艘,舷号从D-20到D-24,分别从1961-1983年在阿根廷海军服役

阿根廷服役的D-20

【巴西】 共7艘,舷号从D27到D33,分别从1959-1990年在巴西海军服役

【智利】 共3艘,于1972至1974年间加入智利海军服役

【哥伦比亚】共1艘,于1961年加入哥伦比亚海军服役

【希腊】 共6艘,于1959-1962年间进入希腊海军服役

【意大利】 共3艘,于1969-1970年进入意大利海军服役

【日本】 共2艘,改名有明号和夕暮号,从1959年开始在日本海上自卫队服役

日本海上自卫队DD183有明号
日本海上自卫队DD184夕暮号

【墨西哥】 共2艘,于1970年加入墨西哥海军服役

墨西哥海军奎特拉瓦克号(BAM Cuitlahuac/E-01)

【秘鲁】 共2艘,于1974年加入秘鲁海军服役

秘鲁海军 BAP Guise 舷号72

【韩国】 共3艘,在60年代陆续入役

韩国海军钟武号(ROKS ChungMu/DD-91)

【西班牙】 共5艘,于1957-1960年进入西班牙海军服役

西班牙海军豪尔赫胡安号(Jorge Juan/D25)

【中华民国】共4艘,于1967-1971年间入役,分别改名“安阳”“昆阳”“庆阳”“贵阳”

民国海军(台湾省)安阳号DD-18
民国海军(台湾省)昆阳号DDG-919
民国海军(台湾省)贵阳号DDG-908

【土耳其】 共4艘,于1967-1969年加入土耳其海军服役

土耳其海军伊兹米特号(TCG Izmit/D-342)

【西德】 共6艘,舷号从Z-1到Z-6,分别从1958年到1960年在西德海军服役

在西德海军服役的Z-1
西德海军服役的Z-3(后改舷号为D172)
1980年西德将Z-3出售给希腊更改舷号为D-65 最终在1991年退役

随着墨西哥海军在2001年退役了最后一艘“弗莱彻”级原美国海军的“约翰·罗杰斯”号驱逐舰退役后,“弗莱彻”级终于在服役了整整60年后终于完成了历史使命,尽管后来建造的“萨姆那”级驱逐舰更为优秀,但是建造数量巨大的“弗莱彻”级却成为二战中美国海军的主力驱逐舰,在激战中大量击沉对方舰艇击落了大量飞机,为盟国取得太平洋战争的胜利做出了巨大贡献,在太平洋的战场上都能看到“弗莱彻”级驰骋的身影已经成为二战中美国海军的人所皆知胜利的保证!

编辑于 08-06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