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颜碎语
首发于闲颜碎语
一城湖山半城春

一城湖山半城春

日前,你发来讯息,说春色正好:湖光山色间,绿意浓淡相宜。水天一色,波澜潮生。是此刻的白石湖东。

水天一色,波澜潮生。是此刻的白石湖东。


忆昔年初见,却是冬日。天色灰蒙,偶见雪落。极冷。访客寥寥……清冷之感,恰恰契合了山居心境

昔年印象:行人寥寥。

清冷之感,恰恰契合了山居心境。


城外。近郊。山水如画卷渐次展开……

山顶俯瞰:基地三面环山,一面临水。坐拥半城胜景。

目之所及:山峦起伏。烟波浩渺。


入境。破境。

在入口,市政道路接驳处。山水铭牌。夹道竹影。不动声色的空间转换

项目关于“边界”的处理非常巧妙,几重空间转换,都市感与自然山水的转换,亦在进退之间



边界——矛盾的对立统一


边界是矛盾的对立统一

反推场地设计初期,相地阶段:

项目三面环山,一面临水,白石仙坪山提供的高差使未来的建筑和场地拥有良好的视野,湖山的空间层次构成了极佳的自然人文风景。

山体与湖面交错形成的狭长不规则地块,亦对项目规划设计诸多限制。

设计师充分尊重原始地貌,将大住区设在地块西侧较为平坦的场地,示范区则强化“边界”特征——特定场所在建筑、山林、湖泊三者在有限空间碰撞中产生

示范区建筑规划工作模型

整个示范区包含接待处、五栋独立商业与售楼处,占地面积约6000平方米。

环湖路是进入基地的唯一道路。

建筑落位的确定,亦确定了从市政界面至示范区近1000米的动线长度。

白石湖东平面图

建筑落位的确定,亦确定了从市政入口到达示范区近1000米的动线长度。


动线设计,“控制性的游走”“控制性的观看”。抵达过程亦是体验建筑和湖山交互的过程:结合基地原生地貌,“佳则收之,俗则屏之”。空间几重转换,忽略其冗长……

市政入口界面,功能的三重意义:一是作为空间转换的提醒,从市政界面转换到项目内部道路。二是项目本身的标识性。三是入口周边略为杂乱的农居点,以及基地本身独特的山水地貌,如何实现对立统一。

此处竹林夹道极妙。开放的市政道路折进相对郁闭的车行夹道,开合间,实现空间的第一重转换竹林亦是呼应基地保留区域的山林竹海原生地貌。同时屏蔽相对杂乱的农居点。

略有争议的是入口铭牌形式:样式简单的金属铭牌,上书“白石湖东”案名Logo。

醒目是标识的首要需求。金属质感亦暗指从都市感到自然山水的转化,一种刻意为之的方式

铭牌上绘制的山水纹样,略显突兀。或许墨色太浓,水墨本身与金属质感的冲突(材料、色调有其隐喻的风格取向与情感意味。一中一西,一古典一现代)。若用金属暗纹,或是穿孔结合照明,弱化冲突。光影转换间,质感更佳。

试想,若采用原石上嵌金属字的形式,看似更自然融洽,不免流于俗套。和谐有余,仙气不足……是为设计可探讨提升之处。


竹林夹道作为指引的金属Logo,散点绿植间,甚为低调。

两者一高一低,一显一隐。兀自呼应了从城市界面而来,行车视线的标识性。以及半隐半露于竹林夹道间的案名LOGO。不动声色的空间转换……

白石湖东,入境:

城市界面道路与社区主入口交界面处理。从城市感过渡到村野感受。

绘制山水纹样的金属铭牌,恰恰是都市至自然山水的转换。一种刻意为之的方式。

铭牌上山水纹采用暗纹的方式。光影流转,质感更佳。

会形成项目独特的景观气质

入境,破境。东方古典式的进入方式。

刹那转换了心情。

竹林亦可遮蔽周边杂乱民居。

“佳则收之,俗则屏之”。古典园林的手法。

竹林夹道,呼应基地旁侧的山林竹海。

逐渐抬高的地势,顺应了基底原始地貌。

亦暗合东方古典文化中渐入佳境之意……


竹林之后,空间渐次打开:两侧行道树调整为轴线感更强的香樟,视线透过树间,落到湖面,落到岸边的蒲苇、水稻田……道路坡度则用以实现视觉上的藏与露,随着坡度到达顶点,整个湖面都将映入眼帘。戏剧性的邂逅方式

道路另一侧,从山林到建筑群,似断非断的白色墙体,是以建筑的手段加强边界的表现力。墙体将建筑平面轮廓和沿湖立面轮廓清晰地展示出来,延长的“墙”形成了整个场地乃至住区极致纯粹的景观元素

竹林之后,峰回路转间邂逅东钱湖:

空间渐次打开。行道树亦调整为轴线感更强的香樟。

视线透过树间,落到湖面,落到岸边的蒲苇、水稻田……

道路坡度则用以实现视觉上的藏与露……

随着坡度到达顶点,整个湖面都将映入眼帘。

戏剧性的邂逅方式。

示范区入口区:

临湖景观面不佳,加之入口氛围及仪式感的营造,故以围挡遮蔽。

亦呼应了整条动线“合——开——合”的节奏韵律。



融合——东方古典居住哲学审美取向

西方的理想居所是伊甸园,是天堂,是脱离于现实生活的理想乐园。
东方的理想居所却是桃花源,是现世安稳,是安于村野、远避尘嚣的家常岁月。

整体环境与自然的关系,隐现东方古典居住哲学审美取向。“山水城林”融合,基地周边丰富的植被尽量予以保留。基地高差则加强了林木和湖区景观的互动。

示范区核心区鸟瞰:建筑与“环境”的融合关系,隐现东方古典居住哲学的审美取向。

在自然山水面前,景观是谦卑的,一如数百年前倪瓒画下的“容膝斋”……在白石湖东,景观设计师提出“负景观”的概念,意在融合——景观、建筑、环境的融合。整体环境与自然山水的融合。

景观摒弃个性主义的形式表现,退至类似布景的角色……转角的点景树,栈道,轩,桥。浓淡相宜。

大巧不工。自然转折之间,是景观设计师经年的积累——严谨的设计逻辑经得起推敲的细节

设计的装饰成分是可以节制的。如何把握节制的度是考验一个设计师是否成熟的标尺。
                                                                ——田中一光 


  • 融合

从现场踏勘到规划布局落定,很难判定建筑与景观,哪个专业占主导意见。

建筑层面考虑体块关系与整体环境的互动:即访客从几个方向接近基地,视点转换所观察到的建筑体量关系变化。以及建筑如何以合适的体型与湖山相融合。

从接待大厅到售楼处,规划设置引导访客的沿山步道,穿梭于自然林木之中。一是考虑场地高程的现状,从入口高程沿等高线缓缓抬升,比较容易到达售楼处二层的标高,从而建筑体量上下功能可以分离;二是形成动线回路,转换视角高度可以在进入售楼处前观察到坡地建筑丰富错落的屋顶,本身也是让人愉悦的体验;通往售楼处的玻璃天桥是俯瞰整个建筑群落的最好视点。

参观动线示意
  • 山水经验

上山步道的设计非常惊艳:与山林原貌的穿插、结合,丰富访客体验感,亦是一种山水经验的呈现

栈道两侧突然伸出的枝条,堪堪从耳畔划过。

木平台数棵保留原生树,无序的空间落位。只缘工期在冬季,移栽对树木亦会产生伤害……退让,是对自然最大的尊重。

山上设一处“仙棋轩”,可供停留、闲坐。看山,观湖,听松。除却两侧木平台的原生树,亦有大树自廊架中穿出。仿佛彼此共生了几十年。

传统造园要求“居山可拟”,此处却是将山水经验凝炼,兼顾“游观”与“静观”……道法天然正是中国文化艺术中所追求的最高境界。

上山步道,利用台阶衔接山体高差,呈现从人工到自然山林的转换:

局部路幅宽度可收窄些,仅二人勉强比肩而行。模拟游山步道的身体感受。

两侧绿植设计,现场都采用修剪的比较规整的球类。比较人工化。

可考虑步道两侧收窄,点缀数丛形态自然的绿植。

渐入山林的感受。

在原始山林之间,以栈道相接。类似森林公园的做法。

最大限度地保留原始地貌。

尊重自然,是古典造园哲学的呈现。

木平台数棵保留原生树,无序的空间落位。

只缘工期在冬季,移栽对树木亦会产生伤害……

退让,是对自然最大的尊重。

仙棋轩:建筑与原生树之间相互穿插。

传统造园要求“居山可拟”,此处却是将真实的山水经验凝炼

“游观”与“静观”结合。

原生地貌的保留与局部改造:

原生树落位基本不做调整,恰恰形成从山上望向售楼处影影绰绰的视觉感受。


  • 礼序

园林是“礼制”与“诗意”之人文精神并存的居住空间形态

白石湖东是以园林的方法解决空间的问题。入口区域从门到开放的庭,再到半开半围的合院,三进礼仪空间,建筑与景观的体验正式开始。


一进,高墙突现——门

车行道与商业建筑之间设置高墙,作为内外空间的界定。同时也作为外部的线索,引导访客进入商业内部

门头,是空间转换的提示。构筑物本身是极简的,块体结构穿插组合,材料不过数种,却形成了颇为丰富的空间效果。

清晨,景墙映着阳光,U型玻上影影绰绰的竹影……光影流转的之美。

洞开式的诱惑。

一进,门:

示范区与车行道之间,以高墙相隔。

门头,是空间转换的提示。

洞开式的诱惑,引导访客的进入。


二进,入口广场——庭

示范区至接待处30米距离,设置1.2米的高差。以跌水、景墙形成层层递进的入口迎宾空间。营造仪式感。

悬桥,是两个空间链接的线索。入境。破境。不经意的空间转换。

跌水、景墙形成层层递进的入口迎宾空间。

营造仪式感。


三进,合院

四方门庭,采用开敞式的布局。从功能的角度(交通组织人流),空间大面留白,只墙角一株造型黑松。

通长U玻景墙,是第一进门头景致的一部分,亦是接待处的对景。大面留白。作为背景的竹林,与前景的造型黑松。光影变换间,不可捉摸的瞬息之美。暗合了中国古典哲学观中的无常。

考虑访客动线,合院空间大面留白。

人的活动,亦成为空间中的景致。

通长U玻景墙,亦是接待处的对景。

大面留白。作为背景的竹林,与前景的造型黑松。

光影变换间,不可捉摸的瞬息之美。

也影射了中国古典哲学观中的无常。


  • 都市感与自然生态的四重转换

“负景观”是归于自然的呈现:设计保留原始地貌,从高差入手,几组空间转换,使访客不停地在自然和都市之间转换,丰富了场景体验。

主题故事草图

从东钱湖风景区市政道路至示范区入口,经竹林夹道,空间几重开合,最终到达以高墙围合的建筑入口。由自然山水过渡到都市感高端住区,此为第一重转换。

从市政道路至示范区入口,第一重空间转换。

自接待处,跨棋盘水景,沿登山步道进入山林。林间花木重重,影影绰绰看到山下建筑群和远处的东钱湖。从都市感又回归到自然生态的山林,是为第二重转换。

接待处去往山林步道,第二重空间转换。

沿森林栈道,到达林间小轩,憩息片刻,再往前,是下山的方向。造型简洁的玻璃栏杆桥,通往现代轻盈的售楼处建筑。自然山水又一次回归到建筑的都市感,是第三重转换。

下山方向,一架天桥通往售楼处。自然山水又一次回归到建筑的都市感,是第三重转换。

出售楼处,经商业内街去往样板房。商业内街亲人的尺度,精致的绿植印象,切换到山林环绕的示范区。都市感再次转换到自然山林,第四重转换。

出售楼处,经商业内街去往样板房。都市感再次转换到自然山林,第四重转换。

留白

留白,是东方特有的审美趣味。

白石湖东项目从设计到营造过程,贯穿始终的克制,形式的极简,意在将空间留给自然……给人以遐想。绵绵无尽之意。

亦暗合了古典造园手法“借景”中的“虚借”运用:光影,四时变化皆可入景……不可捉摸的瞬息之美。

建筑对自然的留白:

大面玻璃幕墙,最大限度地借四时、四方之景。

玻璃表皮的竖向线条在立面不同朝向的疏密变化管控对外的视线。

“佳则收之,俗则屏之”,是用园林的方法解决建筑的问题。

商业内街留白:

商包结合少量外摆,点到为止的生活场景展示。

设计师提供了一种暗示多种可能性的场所,但并未决定它。

使用者的使用和阅读将为其带来的真正震撼的效果。

空间对自然的留白:

古典造园手法中,对“虚借”的运用。

售楼处无边水景——水天相接,纳湖景瞬息变化……



成功的空间设计在于意犹未尽……

特意弃伞而行,听雪落,感受它落在皮肤的冰凉……城市生活给人便利的同时,也慢慢隔离身体关于自然的记忆。

那一日,久久伫立,看风起云涌,水光潋滟……那些繁世积累的浮躁,慢慢沉淀下去。有对园与园林的天然亲近,亦有对往昔的眷顾、对自然的珍重,以及对四季转换的欣赏和留恋,是此刻心情。

编辑于 2018-05-15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