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从柏林到戛纳,22年时间,神秘暗黑的《冥王星时刻》

独家:从柏林到戛纳,22年时间,神秘暗黑的《冥王星时刻》

北京时间4月17日消息,戛纳电影节公布“导演双周”单元片单,由中国导演章明执导、王学兵和刘丹等主演的《冥王星时刻》入选,恭喜。今天,《冥王星时刻》将在戛纳电影节世界首映。从导演处女作《巫山云雨》1996年入围柏林电影节青年电影论坛,到《冥王星时刻》入围第71届戛纳电影节“导演双周”,低调的章明用了22年时间。

我在章明出征戛纳之前独家采访了章明。

章明在戛纳

【故事简介】

电影导演王准和制片人丁宏敏等人,从上海前来西南深山采风,为拍摄电影《黑暗传》做前期的准备。

随着时间的过渡,历经行住的困难和欲望的折磨,几个人的疏密关系发生变化,致使他们渐渐模糊了此行的目的。各自内心的惶惑显露无遗。

山民古朴的葬礼上,聆听年迈的歌师夜唱丧歌《黑暗传》,在这个非凡的时刻,他们似乎进入一个不同的世界。

他们最终不得不回到城市的世界。堕入错乱茫然的生活,想象着电影的创作,似为他们可以坚持的仅有出路。

《冥王星时刻》剧照

章明发自冥王星的问候

问:程青松

答:章明

1. 问: 这个项目最早出现在2005年釜山电影项目推广平台ppp的名单上,并获得了鹿特丹电影节跟釜山合作的Hubert Bals Fund奖,后来又出现在了2014年台北金马创投的入围名单中,且都是以《黑暗传》的名字出现。您做这个题材是出于什么样的动机?为什么过这么久才拍摄,又去了这么多的创投平台?

答:当时的剧本构想是描述男主角与女友一起去寻找从北京逃离的女友的女友。他们在深山找到的是女友的女友的遗体,故事发生的背景是1989年的夏天。这个故事有当时一些真实新闻和事实传说的根据。后来为写剧本和随行人员前往西南深山采风,在这个过程中,得以更深入地了解当地古老民间传说及在葬礼上歌唱的这部被称为汉族“创世史诗”的《黑暗传》,并由这古朴的传统葬礼得到灵感,引申出相关《女朋友的女朋友》、《新娘》和《穿过黑夜》的构想,即《黑暗传》三部曲。因此在初始的想法上,就是故事、人物及时代背景各自独立的三部电影,但以葬礼让其有所交集;

我想用同一个歌师来演唱每部电影里葬礼的夜歌,这个夜歌就是《黑暗传》。2005年鹿特丹给了Hubert Bals Fund奖,我们得到了一万美元的剧本资助,得以开始构想和撰写三部曲的剧本。后来,我带着这个项目寻找投资未果,2007年,以很低的预算用DV拍摄了三部曲之一《新娘》;之后我放下了这个项目,拍了些别的电影。2014年我开始写《穿过黑夜》的剧本,内容以当年去西南深山采风为依据。2015年制片人沈旸参与进来,我们拿这个项目申请到了一些基金并找到了合作投资方,2016年终于可以开始拍摄三部曲的《穿过黑夜》,就是现在更名的《冥王星时刻》。十年后,当年参与《新娘》拍摄并在葬礼上演唱《黑暗传》的老歌师已经去世,《冥王星时刻》不得不重新寻找另外的老歌师。电影开机不久,合作投资方突然毁约失联,电影拍摄一度中断,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我们坚持到前期拍摄完成,2017年开始后期制作并仍然在寻找制作的资金。

冯家妹在《冥王星时刻》中

2. 问:汉民族口头传诵的史诗《黑暗传》对您的创作和人生有什么样的影响?现在又为什么改名为《冥王星时刻》,《冥王星时刻》和《黑暗传》之间有什么联系?

答:《黑暗传》是在八十年代被发掘、重视并被整理出来的民间长篇歌本,是当地主要的丧歌之一,当地人称其为“夜歌”。五千行的歌本《黑暗传》描述了天地起源、神氏诞生、人类发端、生命繁衍、社稷迁延,是汉族民间对古老历史绵衍至明代的恢弘描述。葬礼上歌唱《黑暗传》的民俗至今在渝东鄂西地区罕有地保留,也因此《黑暗传》成为一种“活态史诗”。在葬礼上老歌师唱《黑暗传》夜歌是西南山区一带的传统习俗,我的家乡巫山正处于这个习俗的核心位置,这些对我从小耳濡目染的习俗仍然还存在。跟《新娘》等其它几部我的电影一样,《冥王星时刻》的主要外景地也在巫山一带地域。虽然被称为《黑暗传》三部曲,实际上,电影都不是直接关于《黑暗传》本身的,而是描述关于不同境况的人身处“黑暗”的那些时刻。地球上,冥王星时刻是黑暗与白昼转换过渡的临界点;电影里,他们抵达葬礼的时刻,灯还未亮,天色朦胧,介于白昼与黑暗之间,这就是“冥王星时刻”。

关于影片的更多阐述:关于冥王星的比喻,我本人对冥王星被太阳照射的相关描述印象深刻,相对地球来说,那是一种介于黑暗与光明之间的低亮度。这正是电影主人公们处于焦灼的时分。影片的基调也来源于此。我从来是一个极为依赖视觉环境的人。想象的冥王星上的半明半暗的灰色,大部分情况下以自然光似的效果来达到如此呈现。我真希望电影里的一切在太阳或月亮的光线下自然如故,又有视觉无法辨别的白昼与黑夜……实在很矛盾,但我需要这个感觉。

另外,电影某些场景赋予了时间与空间的自由转换;这在银幕呈现时也可能会被视为某种想象、幻觉和梦魇的效果,或者某种新发现。轻便的摄影机运动(唯一的承载器材M15)、镜头超越凡人般的注视,这个视点可能是上帝、作者,也可能不是,而仅仅是剧中角色的跟随者;因此所有影片里的视角都与角色平行,没有俯视或者仰视;不像以往我的电影,这次演员用了更多的优秀职业演员而不是非职业演员,但我一再控制着让他们遵从自然率性的演出方式,还要准确跟从运动的摄影机,在镜头掠过时,不要失去焦点;好几场戏,我们组织上百从未见过摄影机的群众演员,实在让人抓狂。还好,想要的主人公与群众演员自然相融的状态,在摄影机和工作人员的虎视眈眈下,我们得到了。


问:拍这个电影遇到了很多的艰难曲折,从投资到演员。

答:2015年开始写这个剧本,剧本其实写的很快,当然里面的事情大部分都是虚构的,但是过程,那些状态,那很熟悉,剧本很快就写出来了,他们觉得可以做,可以做就开始去筹资了,反正很艰难的,后来我自己在北京找到一家主要投资方,这个投资方本来是让我给他拍一个喜剧片,都跟他签约了。

采访章明

问:中间您还给我看了一个剧本叫《白夜》。

答:那是另外的事情,我写了5、6个剧本,我写了个喜剧他们也想拍,喜剧他们要找大明星,体量很大,所以不可能那么快,我说那个之前能不能给我投一点这个钱,拍一下这个,只要几百万体量的小片子,他就很快就答应了,因为他们决定投几百万,作为主要出品方。我们开机拍到十天以后他就突然失踪了,制片人就撤了。我们开机以后就没钱了。


问:怎么解决的?

答 :就坚持,咬着牙,一直拍到快关机了,神农架那边都拍完了,接着拍巫山的戏份,巫山还剩一个星期,拍了一大半的时候终于找到北京一家基金。


问:边拍边找钱?找钱是另外的人去负责?制片人沈暘来负责?

答:对,她去找王学兵的经纪人了,郝为,拉了一家基金,他们投了100多万,然后把这个片子勉勉强强的拍完,还有很多工作人员酬金都没有,但是坚持把它拍完了。神农架和巫山部分都拍完了。但上海部分还没拍,等了半年,这几个月把这个剪出来了,一家家找投资,最后是爱奇艺就接盘了。他们成了第一出品方,这样才有钱把酬金给大家发了,然后上海部分的戏也有钱拍了。


问:就是把工作人员的那些钱结算了。

答:对。包括演员的。


问:上海的戏份多吗?

答:现在剪来出来只有几分钟了。然后就是漫长的后续。我去年5月份左右基本上剪完,然后开始做声音,然后就可以送双片,内容审查可以了,虽然声音没做好,但是有对白了就可以了。


问:真的蛮坎坷。

答:二月份才送出去,我是很晚才得到戛纳的消息,根本就没有准备。


问:你1996年去了柏林,带着处女作《巫山云雨》,那年是你和张献民两个人去的,到今年22年。

答:柏林去了很多次,2001年是《秘语十七小时》,2006年是《结果》。


问:你这22年拍了多少部电影?

答:11、12部,包括那些还没有出笼的。


问:你太低调了。

答:我差不多平均两年拍一部。


问:都是因为要在电影学院上课吗?

答:不是,还是投资的问题。


问:戛纳以后会好一些。

答:现在还不明朗,接下来投资的问题应该不是很大了,差不多7月份要拍《热汤》,女孩叫汤汤,男的很会熬汤。


问:是哪的人?

答:江西人,女孩是上海的,男的是个IT男,很懂大数据,想用大数据去控制那个女人,想了解她每天的行为,用大数据的方式去了解那个女孩到底爱不爱自己。

采访章明

章明简介:中国第六代导演。祖籍重庆市巫山县,1961年出生于四川城口(现为重庆市城口县)。1982年毕业于西南师范大学美术系油画专业,获文学学士学位。现任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教授。

1996年,执导处女作《巫山云雨》。

2001年,《秘语十七小时》;《晚安重庆》。

2005年,《结果》。

2006年,《爱情狗》。

2006年,《院长爸爸》。

2008年,《新娘》。

2011年,《郎在对门唱山歌》,获2012年《青年电影手册》年度十佳影片和年度导演奖。

2012年,《她们的名字叫红》,获2013年《青年电影手册》年度十佳影片。

2013年,《九号女神》。

2018年,《冥王星时刻》,入围第71届戛纳电影节“导演双周”单元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