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于理性思考
善恶的起源

善恶的起源

善恶起源于自然的进化从人类个人基因的繁衍升级到文化基因的繁衍过程中,引起的对事物看法的矛盾

1. 自然界无所谓善恶,自然定律也无所谓善恶,善恶只是人的一种主观认识

从宇宙大爆炸到原子分子的形成,再到星系的形成,再到从混合了水、氨气、甲烷、氢气的大气中神奇的涌现出有机物,再到自然选择的层层筛选,生物不断地进化,形成了我们生机勃勃的地球。这一切,没有善恶,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

长颈鹿伸着长长的脖子吃高高树上的叶子;狮子急速奔跑着,不断急转着追逐可爱的小鹿;蚂蚁放牧蚜虫,从蚜虫身上获取蜜露;食虫花散发着淡淡的香味,布下陷阱吸引小虫子,然后把小虫子作瓮中之鳖分解吸食;南极阿德利企鹅偷别的企鹅用来孵化的石头,雌性企鹅偷偷和其他雄性企鹅交配以繁衍;细菌寄生人体,渐渐演变为共生,帮人体进行消化;人类挑选果粒大的种子播种,一代代获得现在高产的水稻、小麦、玉米;等等等等,这些都不是邪恶,这些都是生物为了自己的基因传承下去,而依靠基因中生物的本能,从事的生存行为。

而善恶,只是我们的文化强加于我们的一种意识形态,告诉我们什么应该去做(善的),什么不应该去做(恶的),属于一种主观认识。下面还将讨论到,这种主观认识甚至会根植到我们的基因当中。而性本善(人类文化与人类个体共同进化),性本恶(某些人类个体生存本能)的对立学说,只是侧重点的不同。下面将详细阐述。

2. 在人类文明出现之前,人类个体为了生存和基因的延续所做的事情,在当今很有可能被认为是恶的

通过基因测序表明,人类(直立人、智人等人属)和黑猩猩在大约600万年前有共同祖先,我们可以这么认为,人类社会早期的群体活动,和现在的黑猩猩群体并无明显区别。

弗朗斯·德瓦尔通过对黑猩猩的研究,其著作《黑猩猩的政治》被列入了美国国会新议员的政治入门书单,书中讲的是黑猩猩里的权力结构,那些尔虞我诈与争权夺利,策略、联合、特权与交易,以及仲裁和集体领导的故事。

黑猩猩社会的雄性和雌性分为不同阶级,雄性首领有食物和交配的优先权。黑猩猩也会通过联合来推翻最为强壮的黑猩猩来获得首领的地位,弱势的黑猩猩也会通过偷情来繁衍后代。早期的人类,大概也莫过如此,是基因让我们选择了繁衍后代的不同行为渠道。先天强壮的通过挑战之前的首领获得优势,天生孱弱的利用计谋来获得繁衍机会。雌性对强壮雄性产生由衷的爱慕(生理冲动)来确保自己的后代有更好的生存机会。

而我们现在的社会,却告诉我们不要觊觎他人的妻子,要诚信,要讲究义气,要有仁慈之心。这种伦理道德观从何而来?又是谁对我们的思想施加了影响?答案是:文化。目前我们已经由个体的演化阶段上升到了文明的演化阶段。

3. 人类文明也是一个生命体,这个生命体为了生存和基因的延续而发展出高于人类个体之上的价值观,不同文明对于善恶的标准也是不一样的

冯诺依曼对生命如此定义:可以繁衍下一代,下一代也知道如何繁衍下一代。生命的本质不在具体的物质,而在物质的组织形式。生命并不像物质、能量、时间和空间那样,是宇宙的基本范畴,而只是物质以特定的形式组织起来派生的范畴。

而人类文明,完全可以看做更高层次的生命体。这个生命体为了自身的繁衍,而形成了自己的适应力,其基因就是文化基因-meme

meme这个词最初源自英国著名科学家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所著的《自私的基因》(The Selfish Gene)一书,其含义是指“在诸如语言、观念、信仰、行为方式等的传递过程中与基因在生物进化过程中所起的作用相类似的那个东西。”

道金斯认为,“任何一个事物要构成一种复制因子必须具备遗传、变异和选择三个特征。” 而在他看来,meme完全具备这三个特征。meme具有遗传性——meme传播的过程就是meme遗传的过程。如某种宗教信仰传播时,宗教信仰作为meme,不断地在信仰者身上遗传;meme具有变异性——meme的传递过程并非都是完善的,如人们在转述一个事件时,或许会添加一些细节,或许会删减一些内容;meme具有选择性——meme的传播能力是不同的,某些meme更易于被传递,另一些meme则从来得不到传播。如我们学唱歌曲时经常会发现,有些歌曲比较容易记忆,并能很快传播,有些歌曲则很少被传唱。meme具有遗传、变异和选择这三个特征,它是一种复制因子。

人类文明起源于世界各地,在遥远的地理隔绝的过去,诞生了埃及文明、古希腊文明、罗马文明、中国文明、古印度文明、玛雅文明等多种文明,至于在文明发展过程中而被兼并灭亡的文明则不计其数,不同的文明都有其自身的文化基因,不同的文化基因在彼此的竞争中进行优胜劣汰,而形成了目前的世界版图。

文明在自我的形成和发展过程中,形成了基于文明自身的价值观,来决定哪些事情是对的(善的),哪些事情是错的(恶的),来维系自身的生存。而文明也会通过彼此的杂交(文化入侵)、突变(新思想的产生与传播)而进化,甚至变成完全不同的文明。

比如古巴比伦文明,从它的汉莫拉比法典我们可以窥探一下这个文明的价值观:

以下摘自《汉莫拉比法典》:

1.若有人诱捕另一个人,将禁令加在他身上,他却不能证明,那诱捕他的必被治死。
2.如果有人控告人,被告人去河边,跳进河里,如果他沉在河里原告可以占领他的房屋。但如果河证明被告无罪,他毫发无损,那么控告者应被处死,而他跳入河中采取了属于他的原告拥有这房子。
110.如果修女开设酒店,或者进入酒店喝酒,则这个女人将被烧死。
142.如果一个女人与她的丈夫争吵,并且说:“我们性格不合。”必须提供相应的证据、理由。如果她没有犯过罪,而且并无过错,但是男性离开和忽视她,则女性免罪,她将拿回她的嫁妆并回到她父亲的家。
196.挖去别人眼睛的人也要被挖出眼睛。
199.挖出奴隶眼睛或是打断奴隶骨头的人要赔偿奴隶价格的一半。

汉莫拉比法典对于奴隶是不友好的,对于女人在当今看来也很不友好,而且有其迷信成分,但是对于维护当时的奴隶制社会制度,是非常合适的,维系了社会的稳定,从而也使自身得以延续。

其他的例子,比如中国古代认为妇女应该顺从丈夫,古希腊的同性恋偏好到基督教对同性恋行为的禁止与杀戮,美国南北战争之前的奴隶制度的合法性,基督教的十字军东征以圣战之名,当代的印度的种姓制度,英国的贵族制度,伊斯兰的一夫多妻制度等等,不同文明对于善恶的定义大不一样,而处于文化内部的文化个体,也完全认为自己的善恶是理所当然的,因此把善恶看成是人类个体的认知,就显得证据不足了。

那么,有没有一种广义的善或恶,是各大文明个体所普遍承认的价值观?是否这种广义的善或恶,就是人类本性的善恶?下面第四点将详细阐述这一点。

4. 人类个体和人类文明也在协同进化,文明不可以脱离人类个体诉求而单独存在,文明也会淘汰掉不符合的人类个体,使更符合文明价值观的个体得以生存,而文明也随之发展壮大

文明发源于人类个体,无法脱离人类个体,而又高于人类个体。文明的起源的第一步,首先是人类的文明,这和人类的生理活动、社会行为密不可分,换言之,文明首先起源于人类基因。

假如一个白蚁社会,它的文明会是什么样子呢?

以下摘自《知识大融通》

白蚁社会的文明教条:
自从我们的祖先大白蚁在第三世纪后期的快速进化中,发展出10公斤重的体重和更大的脑袋,同时学会用费洛蒙(注:一种用于交流的化学分泌物)来书写之后,白蚁的学术成就因此得以提高,伦理哲学也变得更加精益。现在我们可以精确地描述白蚁的道德行为规范。这些规范是不证自明而且举世皆准的(注:致敬美国独立宣言)。它们是白蚁的精神所在,包括:热爱黑暗,热爱土壤内部深藏的霉湿巢穴;在与其他蚁群频繁的战争和贸易中,能把本群体的生命放在中心位置;接受生理阶段的划分;认同个人权力是一种罪恶(群体至上!);给予拥有繁殖力的王族手足由衷的关爱;能从化学物品所编成的歌曲中获得乐趣;在蜕皮之后,能对采食蚁巢中其他巢友的粪便产生深刻的社会满足感和美学上的愉悦;对蚁吃蚁的习俗感到狂喜,并且在生病或者受伤时,乐意捐献自己的肉体,被吃比吃更有福。

由此可见,文明起源于基因,蚂蚁的社会文明和人类会很不一样。

而上面所提到的一种广义的善或者恶,我认为要从600万年前,人类和黑猩猩刚开始分开进化的时候进行探索。毕竟,相对于人类文明的历史,近代文明(公元10世纪至今)对人类基因的选择还不足以影响太大。

首先我认为,彼此协作,互相帮忙,赡养父母,抚养幼儿,甚至利他行为,是早在文明形成之初就已经存在的。首先人类是一种社会动物,社会性动物决定了我们彼此必须要进行协作才能生存下去。不懂得协作的,会很早就被自然所淘汰。动物界彼此协作的例子比比皆是,比如受伤的狮子,也会得到家族其他成员的照顾,直至康复再加入到狩猎行动中。大象社会有对于老者的赡养行为。利他的行为增加了同类基因的繁殖机会。这些我们冠以美德的行为,根源也是源自于生存的需要。文明在形成的过程中,几乎无一例外的都把这些源自于基因的行为视为美德和规范。

文明形成之后,会对个体施加自身的强大影响,形成新的价值观,比如共产主义的集体利益优于个人利益,各个古代社会对于奴隶的使用,斯巴达社会的集体制度,古罗马的将军身先士卒和中国古代的道家军师,法治社会和人治社会等等,在不同阶级、不同种族、不同性别等层面上重新定义了善恶标准。比如有的法典就这么定义正义:如果他杀害了你的女儿,那么你可以杀死它的女儿。还有,我们现在认为财产继承权是理所应当的,这和古代统治者认为国家传给子嗣也是理所应当是一个道理。直到近几十年,婚内强奸才被认为是罪行,而以前从未被认真对待过。

第二次世界大战是希特勒崇尚的自然选择至上,优势种族应该消灭低等种族的思想和自由主义的一次大型碰撞,自由主义文明的胜利使得我们当今的社会更加崇尚人权,崇尚人人生而平等。假如希特勒胜利了呢?社会的善恶又该如何书写?

中国的战国时期提供了文化发展的极好的土壤,当时百家争鸣,有道家,法家,儒家等不同学派,事实证明,当时最适应社会的是法家,其统治的秦国最后统一中国。秦始皇登基后又给中华文明带来了郡县制中央集权的meme文化基因,从此中华民族一直保留了这一基因,任何朝代,即使南北划江而治,都在骨子里面要统一对方,这就是文化强大的生命力。而并不最适合战国的儒家文化,却满足了中央集权统治的需要,在后续朝代成为又一文化meme。反观欧洲,从古希腊的城邦制,到古罗马的四个皇帝,再到东西罗马帝国,并没有诞生这一中央集权制的文化基因,相对而言,是宗教的统一,造成了长达上千年的皇帝与教皇的权力斗争。

人类文明也在激烈的进行自然选择,就像生物进化一样,文明的进化也无所谓好或者坏,哪个可以生存下来,它的价值观就得以保留,善恶的标准也得以保留,而这,就是善恶的起源。

发布于 2018-05-23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