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设计
首发于腾讯设计
层层剥开符号化设计的内核

层层剥开符号化设计的内核

符号其实是一个很大的概念,我们先从符号学说起。

符号学是研究符号的学说 - Semiotics is the study of the sign.

西方著作里常常这样定义符号学的概念,最早是来源于瑞士的现代语言学之父——索绪尔,他开创了符号学,创立了这样一个学说,给出这样解释也没啥毛病。但是从中文的定义看,好像是在说一句废话,《符号学原理与推演》的作者赵毅衡给出了一个更为清晰的中文定义

符号是携带意义的感知,意义必须用符号才能表达,符号的用途是表达意义。

也就是说,意义是不能单独存在的,当你要解释意义的时候,必须使用符号,符号跟意义其实是一体两面的,符号就是意义本身。

我曾和一些同事分享,问说起符号,大家最先想到的是什么?

有人说标点符号里的逗号,有人说我们设计领域的LOGO,可见大部分人对符号的理解,都是我们视觉可见的、具象的符号,那么我们就先来谈谈具体的符号,从最简单的符号入手,聊聊符号跟意义之间的关系。


一、最简单的符号

最简单的符号当然就是“点”,点符号跟我们生活息息相关,比如我们常见的标点符号里就有很多跟“点”相关的符号,比如感叹号“!”。有趣的是,最早感叹号“!”据说是拉丁文“胜利”一词“IO”变成纵向排列,O变成一点而成,那个时候也不代表强调符号。

直到俄国革命后一个叫亚历山大·罗德钦科的视觉工作者为了启蒙大众的革命意识,在甜点包装上,街头海报、电车等将“!”和宣传语句加入视觉效果中,感叹号才慢慢地普及开来用作强调的意思。

关于“点”符号的运用,还有就是我们经常在谍战片里面看到的摩尔斯电码,现在看来摩尔斯电码相当复杂,有些字母需要6-7个字符来组成,但它还是打开了远距离通信的大门,使之成为可能。

当然,“点”符号也出现在一些可能跟我们会产生距离感的领域,比如盲文

最早的盲文书是通过凸版的字母印刷,很笨重,摸起来也很慢。法国盲人路易布莱尔从人的体形上获得灵感,每个人都有两个肩膀、两个手臂、两个膝盖,通过这六个点来放入凸点。从而想出了六点式点字法,2的6次方可以有64种组合方式,可以囊括全部字母跟数字,后来又加入了一些音乐符号。

可能有一部分人接触过盲文,但盲文对于我们来说还算是一个比较陌生的领域,很多人看不懂。但有一个日本小哥设计了一套视觉化的盲文方案,让我觉得特别感动,他打破了我们普通人跟视觉障碍者之间的壁垒,让我们普通人也可以了解盲文的含义。他从“日”字形的角度出发,依照字母本身的结构把他们跟盲文点阵相融合。

通过盲文符号,我们也可以发现,其实符号不一定是视觉上的,我们也可以通过触感去接收符号。接下来我们说一个内涵丰富的符号。


二、内涵丰富的符号

我们这里要提到一个重要的符号——荷鲁斯之眼。可能玩游戏的或者对历史有了解的同学都知道。

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荷鲁斯之眼是古埃及鹰头神荷鲁斯的眼睛,具有神圣的含义,代表着神明的庇佑与至高无上的君权。古埃及人也相信荷鲁斯之眼能在他们复活重生时发挥作用:因为鹰可以看见很远的地方的举动,人重生时防止恶魔借机重回大地或能重生的人不能重生,所以在埃及第十八王朝的法老图坦卡门的木乃伊上也绘有有荷鲁斯之眼。

传说中,荷鲁斯跟杀父仇人赛特争夺王位的搏斗中左眼被夺走了,最后他经过殊死搏斗把赛特打败,夺回左眼。并将失而复得的眼睛献给了他的父亲——冥界之神奥西里斯,保护他免于黑暗的伤害,所以荷鲁斯之眼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成为辨别善恶、捍卫健康与幸福的护身符。

荷鲁斯之眼是一个高度符号化的表现,背后包含了埃及的历史跟文化,在电影、游戏、动漫中都有一定的呈现。

图片来自网络

1、很多人都看过《惊天魔盗团》,在电影的一开始,一个叫天眼“the eye”的组织,就通过塔罗牌的方式召集了四个魔术师,这个塔罗牌的背后眼睛的原型就是荷鲁斯之眼

2、《刺客信条:起源》的LOGO,本作是刺客信条主系列的第十部作品,游戏的背景是在埃及艳后统治下的埃及,玩家所操控的角色是一位隶属于法老的护卫,称为守护者(Medjai),是一名名为巴耶克(Bayek)的埃及刺客。

3、游戏《守望先锋》里的法老之鹰法拉的右眼,法拉是一个驻扎在埃及的军官。

4、游戏王中黑暗的千年神器的纹章,进行黑暗的游戏时会出现在持有者的额头上,千年神器也是来自于古埃及。


我们的生活中存在各种内涵丰富的符号:这里我们提到两个常见的符号:USB标志和蓝牙标志。

USB 标志的设计灵感是来自罗马神话中的海神尼普顿(Neptune)的武器「三叉戟」,一支强有力的三齿鱼叉。不过,为了避免鱼叉形状的设计暗示人们拿着自己的USB 存储设备到处乱插。设计师对三叉戟的三根尖齿进行了修改,将左右两根的三角形分别改成了圆形和正方形。这三个不同的形状意味着,各种不同的外部设备都可以使用 USB 这一标准进行连接。

蓝牙标志是由爱立信、诺基亚几家公司成立的无线连接技术的协会设计的,由于爱立信和诺基亚都来自北欧国家。在北欧国家的历史上,有一个叫哈洛德的国王,他统一了北欧各国,又加强了与欧洲大陆的联系,对整个欧洲历史进程有着重要的影响。

传说中这个国王特别喜欢吃蓝莓,有一颗牙齿被永久地染成了蓝色,所以人们都叫他“哈洛德·蓝牙”国王,哈洛德有着“实现统一、加强联系”的含义,所以就用了他的别名来命名,标志则用首字母“H·B”的古北欧字母结合而成。

可见,一个高度符号化的标志,可以蕴含着丰富的内涵,甚至可以表达一个地方的历史与文化,运用在各个领域中,可见符号力量之强大。


三、设计中的符号

刚刚大篇幅都在讲我们常见的各种符号,简单的符号背后都可以蕴含着巨大的能量,现在我们回归老本行,说说设计中的符号。说起设计中的符号,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LOGO。这些简洁干练的logo背后都承载着一个企业的文化理念以及企业想对外传达的形象,比如nike强调的运动感、苹果强调的创新精神、还有麦当劳给人传达的亲和力。

还有就是之前轰动设计圈的mastercard的新设计

这么一个看起来简单无比的LOGO也表达了“Mastercard 不想再仅仅被视为一家信用卡公司”的诉求,从 2013 年起它开始拓展旗下的电子业务,希望通过LOGO反应公司状况,希望他变得更简洁、更有冲击力,但也必须易于辨认。
红与黄交叠的设计保留了下来——它表示“连接”、“包容”和“途径”,此外,缩小的 C 是为了弱化消费者对“信用卡Credit”的印象,而新启用的 FF Mark 字体则是为了和“圆圈”这一主视觉相呼应。


第二个想到的是icon,icon是一个极其简化的符号的集合,图形符号也能表达其背后表达的意义,这里我举了两个我觉得最优秀的app,一个是ins,一个是airbnb,几乎每个icon都互为整体,体积比重以及位置都几乎无可挑剔。

四、为什么是符号?

看了这么多例子,我想问一个问题,为什么是符号?为什么符号这么简单,却能承载那么多的内涵和意义,得到传播,在普罗大众间得到认可?总结下来就是因为符号具有下面几个特点:


1、要让大众接受,充分传播,首先就必须在形式上进行高度的简化;
2、具有差异化和个性化的符号才更加使人印象深刻,是进行传播的必要条件;
3、符号是携带意义的感知,承载着文化、历史等信息与含义,在概念上应该是具有统一性的,也就是在某个范围内被人们理解应当是一致的,因为不同的文化背景的人对符号的接受会产生不同的理解,所以具有一定的约束性。

那么符号是怎么传递的呢?


通过“发送者”也就是符号的设计者,想表达他的意图意义,通过符号信息(也称作文本意义)发送,传递到接受者的身上,接受者会对这个符号信息做解释,也称解释意义。但是符号传递的过程中经常会出现问题,首先这三个意义经常是不一致的,要通过设计来让他们尽量保持一致,其次,符号传播是有时空跨越的,可能经过超长的时间跟距离,也可能是瞬时,最后,三种意义是有逻辑先后的,不可能同时在场。所以在符号传递过程中可能出现不一致的悲剧。


《符号学原理与推演》中,作者给出了一个很戏剧化的例子,说的是一部很老的电影《刮痧》
电影讲的是一个美国华裔家庭,儿子感冒了,他的祖父用了传统的中国疗法“刮痧”,回到学校学校发现孩子全身红印,认为是家庭虐待,警方卷入调查,最后剥夺了父亲的监护权。在这里的,我们作为一个中国人,可以理解意图意义,也就是刮痧其实是可以治病的,而文本意义却表现为“全身红印”,法院对这个“符号”的解释意义即为虐待,在这里是意图意义、文本意义跟解释意义悲剧性的产生了不一致。

对我们而言,设计的品质并非只来自功能和形式的内外一致性,而是设计与认知概念的内外一致性。通过符号的设计与表达,是否能让接受者理解你想表达的意义。


五、抽象的符号化设计

我们前面列举的全都是具体具象的符号,那么大家想想是不是只有我上面说到的那些具体的图形,比如LOGO、ICON才属于符号呢?

在符号学中,一场表演、一个眼神、一个梦、一首歌,都可能是符号。符号甚至可能不是“事物”,他需要的是一个“感知”作为它的载体,但感知本身却不是符号。作为符号载体的感知,可以不是物质,而是物质的缺失:空白、无语、无回复等。缺失能被感知,而且经常携带着重要的意义比如设计中的留白、音乐中的休止等等。

现在我们把我们的视角转换成上帝视角,也就是从更宏观的角度来观察我们的设计。我们在设计中使用的各种秩序、配色甚至声音都可以视为一种符号,按照我们的定义,符号的用途是表达意义,也就是说,我们要做的,其实就是每一个细节都是有意义的设计。

最后的最后,我们在这里做个升华,引入最重要的观点:从功能主义设计时代到符号化设计时代。这个概念其实是从工业设计领域引进来的,科技革新引起了时代的变化,人们的认知方式也在逐渐改变,从“具体”走向“抽象”。从功能主义设计走向符号化设计,不是一种颠覆,而是想在功能之上引入符号的形式。

也即在我们的设计中,过去我们所考究的可能仅仅停留在其功能性上,比如我们经常会想因为这里是主要操作路径,所以要突出一些,或者这里要留白是因为美学上的讲究。而符号化设计,是建立在功能主义设计的基础上,更进一步,通过打造各种符号,让面对设计这种符号信息的“接受者”可以通过更抽象的方式感知你的设计。

所以我认为,作为一个设计师,应当学习和了解关于认知心理学以及行为经济学等领域的知识,了解一个人在面对一个个符号时,会有怎样的认知和怎样的行为,从而从顶层去架构设计,而不是一开始就具象地去做设计。因为符号本身带来的,就是关于认知的,而人们在接触符号的时候所产生的感知,并不是具体的,而是一种宏观感受。

如果在下午我仍然记得中午用餐那支汤匙的形状,那只汤匙就不是一只好汤匙。

瑞士字体设计大师Adrian Frutiger如是说。他用来描述优秀的字型设计,我也想借此祝愿,所有设计师在作品中所创造的符号,能跟这个好汤匙一样,可以不留痕迹地传达我们想要表达的意义,成就令人印象深刻的好作品。


by腾讯员工 Hookc(设计师)

编辑于 2018-06-13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腾讯重视对用户的极致体验,秉承“少即是多”的设计理念,简单为美,腾讯设计专栏将与大众分享腾讯产品的设计理念,员工在设计领域的思考和总结,包含用户研究、交互设计、视觉设计、品牌设计、视频动画设计、UI开发、产品设计与市场研究等。希望与大家共同探讨更好的设计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