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于故事不多
因宗教洗脑而生 为大陆市场而撤 ——台独电视剧《智子之心》的前因后果

因宗教洗脑而生 为大陆市场而撤 ——台独电视剧《智子之心》的前因后果

一 来的快 去的更快

几周前,一部台湾低成本电视剧《智子之心》的预告片在大陆网民中引起轩然大波。

这部片子的重点其实不是历史,而是女主角的人生励志故事。但从预告片和最初两集的情节来看,中女主角在得知成为日军护士时欢欣鼓舞,在日本战败时痛哭流涕,而片中出现的日军官兵无不文雅礼貌,中国军队无不粗暴野蛮,清楚地表现了制作者对历史的看法。

网民早知台独文化亲日,但还是无法接受影视作品直接赞美二战日军,无法接受主角以服务侵略军服务为荣,因此纷纷声讨。但基于以往的经验,大陆网民并不认为自己的观点可以左右一部台湾电视剧的播出,只能在愤慨之余,“期待”后面的剧集做出更多的奇葩表演。

没想到在播出两集后,《智子之心》被制作方“大爱电视台”下架,甚至已经播出的两集片源也全部删除。

制作方大爱电视台宣布:

大爱台并非商业电视台,而是公益频道,制作节目、戏剧向来秉持「净化人心、社会祥和」为宗旨,然而这部戏内容,牵涉上战场、二次大战的背景和画面,引起各方争议和误解,这并非大爱制作戏剧的本意,所以决定停播。

这让大陆网民颇为吃惊——“大爱电视台”到底是什么立场?如果是台独文化团体,为什么要顾忌大陆网民的抗议?如果不是台独势力,又为什么要拍这样一部连续剧?

笔者也有同样的好奇心,所以做了一番调查:


二 大爱频道的四张脸

从《智子之心》公映的两集看,它的第一特征还真不是“台独”,而是“弱智”。大多数情节不是无脑煽情就是五毛特效。比横店的任意一部抗日神剧都还要简陋。台湾影视界竞争激烈,号称人均频道数世界第一,弱智的《智子之心》如何在媒体红海中生存?

打开“大爱电视台”的主页,我们可以发现两个问题。首先,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宗教电视台,由佛教慈济基金全额支持,所以不需要考虑和其他影视争夺市场。其次,大爱网络电视台上还有几百部视频,共同特点是内容重复,廉价制作,很多节目看上去和网络直播没啥本质区别,《智子之心》的制作水平在其中绝对不算差。概括起来,这个佛教宣传频道的内容可以归类为4种:

1 环保义工

代表节目是《草根菩提》,一天回放四次,现在已经播放到三千六百多集,全是台湾各地“慈济义工”纪实。内容一律是本人生活很惨很惨,做义工之后,或者得到慈济帮助之后,家庭生活一切都变好了。

2 素食与医疗

看上去节目类型这么多,但实际上,可以归为结为“养生”二字。说到这一层,大陆的读者想必知道其目的。

3 证严法师个人秀:

佛教鸡汤,重口味传教,无话可说。

4 大爱剧场

也叫大爱台剧,该栏目有一个很大的卖点:所有内容都号称来自慈济会员真实故事,所以虽然外人看来是狗血烂片,但慈济会员对此有极大的认同感,乐意贡献收视率。

这回引起巨大争议的《智子之心》就是一部“大爱剧”。既然剧情要源于台湾民众认同的“真实历史”,还要在底层信徒中得到一定收视率,在台独文化泛滥全岛的今天,对统独并无明确立场的佛教组织也只能主动迎合 “历史真相”。从这个角度说,《智子之心》的确是台湾底层文化越来越倾向于独立的体现。


三 洗脑产业链

电视剧成本再低,总归还是要花钱拍摄。更何况大爱本是两个本土台,一个国际台,外加两个网络电视频道,都要租用价值不菲的服务器和带宽。慈济基金如何保证稳定的资金来源呢?

除了捐款外,慈济最可靠的收入就是打着环保旗号的垃圾分类回收

台湾垃圾处理是一个重大问题。1988年之前,台湾没有任何垃圾处理或回收产业,只能以填海或填埋的方式解决垃圾。蒋经国死后虽然规划了一些垃圾处理厂,但至今只有30%的项目完工。而法律已经禁止生活垃圾直接填海,或是未经处理直接填埋。所以台湾每天几十万吨垃圾,大多以人力处理为主。

台湾政府只提供补助,而不负责组织这部分人力,而是主要靠民间自发组织的社区回收站或者清洁队来处理垃圾。其中有1/3的力量由慈济提供。

慈济的垃圾回收工都是无薪义工,全台湾大概有接近八万人,同时还控制六千“爱心回收站”,这些无薪工人不仅负责回收,还要对垃圾精细分类。很多“清洁队”不收的普通塑料袋,慈济会大规模回收分类,在回收过程中还能初步包装,极大的降低了回收成本。

垃圾分类后,台湾的所谓垃圾处理也以焚烧为主,真正意义上的再循环产业,是在2005年之后出现的。而慈济名下的 “大爱感恩科技”2009年建立,迅速发展为台湾影响力最大的 “B类”企业,即非盈利性企业。

可以说,借助强大的义工群体,慈济掌握了台湾最完整,最庞大的垃圾回收产业链。

颇有特色的“直销”式会员等级制

作为一个佛教机构,慈济的管理、金融能力并不强过普通企业。之所以能掌握如此之大的产业链,最重要的前提就是会员的虔诚。除了在回收和分类方面利用0成本劳动力外,慈济还能以绿色环保公益的旗号,让义工向全台湾推销高价再生品。从而获得丰厚利润。

大多数慈济义工是来自台东台南中小城市与农村的中老年女性,“大爱电视台”等宣传机构的主要目标也是这个群体。所以,尽管在大陆受过教育的网民看来,大爱频道的内容简陋,单调,还经常重复播放,但对于它的主要受众——台东与台南的农村人口而言,“大爱剧”的确是最容易获得,最容易听懂,最贴近生活(或想象中生活)的精神产品。

从营销角度说,这些 “土且蠢”的节目是非常有效的客户筛选,第一时间排除了那些不可能被证严法师这种鸡汤作者哄骗的群体。《智子之心》也许会在熟悉历史的受教育人口中引发反感,但在台南落后群体来看,这恰恰给他们乏味艰苦的历史涂抹了一层浪漫色彩,可以激发他们对慈济的向心力。


四 不是慈济强 是台湾政府烂

一般估计,慈济的会员网络覆盖了台湾20万家庭,其中至少有10万人会从生到死跟随慈济,在所有服务项目上优先选择慈济系业务。宗教-社会-商业综合体能在现代社会做到如此惊人的规模,固然有证严法师善于经营的原因,但根源还在于台湾政府主动放弃了太多的社会工作,底层民众只能向宗教机构获取帮助和认同感。比如说前面提到慈济的垃圾回收业务,存在基础就是政府在垃圾回收方面无所作为。

慈济基金经营的其他业务主要是养老和医疗,而台湾的医疗与养老体系严重集中在台北和新北市——哪怕南部最发达的高雄市,高质量的医疗与养老院也远不如台北。慈济的医院与养老院以花莲为大本营,比较平均的分布在台湾南北各县。为慈济不同等级的会员们提供相应的医疗与养老服务,当然能在底层扎根。

发展到今天,慈济已经拥有了自己的教育体系。慈济大学与慈济中学都在为慈济体系提供专业管理人才,既招收普通台湾青年,也对慈济会员有定向招生。这意味着慈济在社会学意义上拥有了“造血”功能,可以源源不断地生产下一代会员,向他们提供基本服务和精神抚慰,同时获得捐款和廉价劳动力。

台湾只有2300万人口,牢固掌握几十万家庭的慈济是不可忽视的票仓。所以慈济能凌驾所于所有党派之上。现在能让蔡“总统”和马“前总统”同框参加活动的台湾机构,除了慈济大概只有“最高法院”了。

慈济浴佛大典,在中正纪念堂外隆重举行,还请来了两位地区领导人为其敲钟

最近几年随着慈济“虹吸效应”的扩大,台湾很多与基层管理相关的公务员都开始入会,为此慈济专门成立了一个名为“慈济警察消防暨眷属联谊会”的分支,甚至可以直接向警察机关下令:

再比如上面提到的佛诞节浴佛大典项目,与只敲了两下钟的两位“总统”不同,海巡署署长与台北市市长都亲自参加台下的集体舞。镜头中还可以看到大量穿着海巡,消防,应急等部门制服的公务员参加。

考虑到台东台南的底层民众更多,绿营对慈济的态度可以说用“毕恭毕敬”来形容。只在台独问题上会稍微抱怨一下:

不意外的话,慈济对蔡英文政府的质问可以嗤之以鼻,而绿营也只能当没看见。但问题在于,慈济撤除台独电视剧不必顾忌绿营,那撤除本身又是顾忌谁呢?

五 慈济怕谁?

早在1991年,慈济就开始在大陆进行活动,2008年,慈济基金会正式在大陆注册,最初是向在大陆台商募集捐款,后来逐渐在大陆居民中发展会员。直到今天,慈济还是仅有的法人非大陆居民的内地基金会。鉴于两岸同文同种,宗教基础类似,慈济对百倍于台湾的大陆“市场”给予了最高的重视,经营起来也是战战兢兢——慈济在全球十几个地区有分支机构,只有大陆分部会每年发布经过会计事务所审计的年度财务报告,而且从财务报告上看,支出与收入也很规矩,唯恐惹上半点法律麻烦。


此次大陆网民群起抗议,虽然暂时动摇不了慈济在台湾的根基,但从长远看,很有可能毁掉慈济在大陆的苦苦经营,消灭慈济爆发性扩张的可能性。所以,慈济在安排电视剧节目时可以不在乎台湾蓝营和绿营的想法,却会对大陆网民的抱怨保持非常高的敏感性。这倒真是一个谋划深远的宗教机构的样子了。

微信公众号“马前卒工作室”作品,欢迎关注。

相关内容:

马前卒:让你信神未必肯,教你发财干不干?zhuanlan.zhihu.com图标马前卒:背弃唯物主义,唯心主义也不会保佑你zhuanlan.zhihu.com图标中、越、朝、日等远东诸国为何没有如埃及、两河诸国一样成为神权国家?为何中东地区的宗教势力特别强盛?www.zhihu.com图标

编辑于 2018-05-29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