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脑师
首发于姚脑师
看脸有什么科学依据吗??

看脸有什么科学依据吗??

文/ @姚脑师


长辈总说找对象要看心灵美


话虽是这么说


真的找起来,男女老少还是要!看!脸!


脸都看不上的,心灵美不存在的


君不见国内「网红脸」一波未凉一波又起


隔壁韩国走得更远,连男人都要靠化妆整容找工作了!


文明在进步,可人类为什么依旧如此“肤浅”?


看脸的世界是一种祝福还是诅咒?


1 看脸其实是人类的集体智慧

2000年的一项研究综合分析了900多篇期刊文章,发现全世界人民,无论他们身处何种文化(单一的或多元的)、是何种族,对高颜值的标准有着惊人的相似度 [1]。当高颜值标准具有跨文化、跨时空的普遍适用性,这就意味着“看脸”这一普遍行为很有可能是自然选择的结果,是人类在进化过程中的集体智慧。


从进化的角度来看,如果面部特征能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一个人的繁衍价值和生存价值(是否健康,有没有携带寄生虫),那些会通过“看脸”择偶的个体就更有机会把自己的基因传递下去(会挑选高富帅/白富美的人就能生出更容易存活的后代)。这样说来,“看脸”其实是一种适应环境的行为


如果“看脸”关系到个体的生存和繁殖,那什么样的脸才能反映较高的繁衍和生存价值呢?


俗话说的好,情人眼里出西施。好看不好看难道不是青菜萝卜各有所爱?


就好像有人迷吴亦凡迷得耳晕目眩,有人爱刘昊然爱得一往情深。


虽然颜值的标准有很大个体和文化差异,但是科学家发现至少有三大的特征在人类范围内普遍适用,是高颜值的象征。


2 高颜值的3大特征

这第一个特征就是面部对称度

下图两张脸左边为对称脸,右边为不对称脸。相信大多数人会偏爱对称的脸a。

按照基因的设计蓝图,在最优条件下,人的左右脸应当是绝对对称的。然而构想都是美好的,现实却总是会被打脸。

人左右脸的发育情况会受到个体基因成长环境的共同影响。从基因来看,如果个体的基因发生突变,或是近亲繁殖,那面部发育就可能出现畸形。就环境来讲,如果个体在成长过程中缺乏营养,或是感染寄生虫,亦或是小时候老被人打脸,也会出现左右脸发育不匀的结果。


这样说来,一个人的脸越是发育得对称,就说明这个人越健康。不仅基因上没什么特别的突变,而且TA也不大可能带有影响发育的寄生虫。这个理论确有实验证据支持,显示面部对称度和一些疾病有相关性,比如面部不对称的人自称更容易感染呼吸道方面的疾病 [3](丑就丑了,还要死的比别人早……)。


第二个高颜值特征是平均脸(面部平均度Averageness)。一个人的脸部特征越接近人口平均水平,其颜值就越高 [4]。如下图是几个国家女性画像合成的平均图片,是不是每一个都能算得上好看呢?


有的人可能觉得特别美和特别丑的人不应该是少数吗?为什么“平均脸”反而高颜值呢?


这是因为平均脸其实反映了基因的多样性。如果一个人只有方脸基因或只有圆脸基因那就不会那么好看。如果各种基因混在一起,脸型就比较适中,相对就比较好看。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混血儿(基因多样)通常颜值比较高。

基因多样有什么好处呢?


一个人的基因越多样,对病原体和寄生虫的抵抗力越强 [5]。这相当于在RPG游戏里练了一个「万精油」的角色,能打能抗还能自己加血。在打BOSS的时候,只加智力的法师基本都被小怪秒了,只加敏捷的盗贼完全抗不住魔法攻击。也只有那些个什么都会一点的圣骑士啊,德鲁伊什么的才能像小强一样笑到最后。


第三个高颜值特征是面部的第二性征。男人的脸越男性化(宽下巴,高颧骨,大胡子)越帅,女人的脸越女性化(男性反面)越美。比如在下面这组图片里,大多数的人会觉得左侧的男脸更帅。右侧的女脸更美。

男女性成熟后由于性激素的作用,面部特征出现分化 [6]。面部分化越明显,就反映该个体基因的质量越高。这是因为第二性征其实是一种「生理缺陷」,要损耗大量能量和时间才能生成 [7]。比如,睾丸酮(雄性激素)会降低个体的免疫能力 [8]。如果一个男性的第二性征很明显,而且他还很健康地活着,这说明他的免疫系统生来就很强大——经受住了睾丸酮带来的考验。


除了以上三个特征,还有很多普遍适用的面部特征如:皮肤健康度、肤色等也和颜值相关。但不论是哪个特征,大多能反映该个体的健康状况和基因质量。如此看来,“看脸”其实是有生物学基础的。它不但不是肤浅的表现,而且是难得的生存智慧。


然而不幸的是,人类总是会聪明过了头,最后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3 假貌泛滥对进化的挑战

当颜值能“真实”反映一个人的健康程度的时候,“看脸”其实是非常有效的一种择偶策略,是对人类进化有益的。


但聪明反被聪明误,人类对颜值的过度追求孕育出了「PS」、「化妆」和「整容」这三大恶人。。。


大家都知道朋友圈的照骗没在手机上P两小时都不敢放,不加个滤镜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有instagram。网友第一次约见转了俩小时愣是没认出约会对象。原以为视频通话可以判定颜值,没成想现在的视频APP都自带美颜效果……


为了有张美丽的脸,各路美妆博主在网上也是画脸点睛,各显神通。她们技艺高超,靠一支神笔就能把马云化成杨洋,把罗玉凤化成高圆圆。

更有决心的会 “对自己狠一点”,动刀子。整容技术的迅猛发展,批量生产了一批批的小鲜肉和小仙女,让人目不暇接。


当然,PS、化妆或是整容都是人们的自由。


真正的问题在于,当 “貌” 不再真实, “看脸” 也便脱离了它的生物基础。人们对颜值的追求造成了“假貌” 的泛滥,反而导致颜值成为一个空洞的数字。


“假貌” 的泛滥会导致我们对平均脸的判断失真。


由于大脑对平均脸的计算离不开看脸的经验。越是常见的脸,大脑加工起来就越省心,也觉得越有吸引力 [9]。比如说,我们看镜子里的自己(镜像脸)看得多,常常会对着镜子自恋。但是一看到自己的照片(实际脸)就觉得自己怎么辣么丑。


如果我们天天看到的都是高颜值的“假貌”,那大脑计算出来的平均脸就要比实际的平均颜值要高很多。这给少男少女们无形增加了很大的心理压力,对自己的相貌缺乏自信。他们有的被迫加入 “假貌” 的队伍,加剧了 “假貌” 的泛滥。有的在抑郁中不能自拔,影响了正常的生活。那些“对自己狠一点”的人成家之后,可能还要担心以后如何跟自己的孩子解释……


“看脸”本是一种有用的本能,但是在 “假貌” 盛行的今天它反而带来了伤害。


希望在不久的将来,人类能醒悟过来,掀起一股 “我素颜我自豪” 的浪潮,让看脸发挥其应有的价值!


真实的才是最美的


不是吗?


- End -


参考文献

1 Langlois, J. H., Kalakanis, L., Rubenstein, A. J., Larson, A., Hallam, M., & Smoot, M. (2000). Maxims or myths of beauty? A meta-analytic and theoretical review. Psychological bulletin, 126(3), 390.

2 Cunningham, M. R., Roberts, A. R., Barbee, A. P., Druen, P. B., & Wu, C. H. (1995). " Their ideas of beauty are, on the whole, the same as ours": Consistency and variability in the cross-cultural perception of female physical attractivenes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68(2), 261.

3 Thornhill, R., & Gangestad, S. W. (2006). Facial sexual dimorphism, developmental stability, and susceptibility to disease in men and women. Evolution and Human Behavior, 27(2), 131-144.

4 Langlois, J. H., & Roggman, L. A. (1990). Attractive faces are only average. Psychological science, 1(2), 115-121.

5 Thornhill, R., & Gangestad, S. W. (1993). Human facial beauty. Human nature, 4(3), 237-269.

6 Enlow, D. H., & Moyers, R. E. (1982). Handbook of facial growth. WB Saunders Company.

7 Zahavi, A. (1975). Mate selection—a selection for a handicap. Journal of theoretical Biology, 53(1), 205-214.

8 Kanda, N., Tsuchida, T., & Tamaki, K. (1996). Testosterone inhibits immunoglobulin production by human peripheral blood mononuclear cells. Clinical & Experimental Immunology, 106(2), 410-415.

9 Zajonc, R. B. (2001). Mere exposure: A gateway to the subliminal. Current directions in psychological science, 10(6), 224-228.


谢谢阅读!

欢迎关注微信微博的 @姚脑师

编辑于 2018-06-11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姚脑师,姓姚学脑的老师,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神经科学及实验心理学讲师博导。姚脑师在此发表关于脑科学,学术和英国的原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