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国
首发于幻想国

澳宋外传——戏假情真(1)

第一章 缘起





“督工,你看看这个。”通讯组长李运兴轻轻把一张纸放在马千嘱面前,上面是一张手绘的图表,几条曲线弯弯曲曲地越爬越高。



“穿越那么多年,当年买的硬盘,现在已经不够了。”



“怎么现在才说?”马千嘱听说过这事。论坛早就限制上传10MB以上的附件了。



“从去年起,我们电信部就把这个问题提上了日程。”李运兴小心翼翼地说,“大图书馆要储存各地的行政、军事、运营数据,还要记录元老在论坛上的扯淡信息。这些数据每天增加至少两个G。不出意外的话,再过半年,我们的硬盘都会被榨干。”



“怎么用那么多?”吴南海抬起头,“都是闲得没事做吗?”



“农相,像你这么每天忙的,又有几人?”李运兴指了指另一张表,“一千个元老,加上他们的子女,打酱油的反而有七八百。论坛是他们唯一的现代化生活方式,不灌水还能做什么?而且——”他微笑着说,“就是编排农相您和督工的段子多,想不想看看?”



“不必了。”吴南海哼了一声。他知道不是什么好话。



“那也用不了那么多吧。”文德嗣站起来,“我们不是带了成PB的硬盘吗?P懂不懂?是一千个G。灌水的文字才占几个字节?”





“主要是视频。文宣口用了一大部分。”李运兴深吸一口气,说,“临高晚会,你老的讲话,督工的视察,每次会议记录,都是高清模式,占了不少空间。对了,格子裙俱乐部和芳草地的视频也有很多,还特么全是高清多机位……”



小会议室的空气冷下来了。大家盯着会议室角落的小摄像机,又看着文德嗣面前那台摄像机。摄像机的指示灯一闪一闪,像调皮眨眼的孩子。



“还有呢?”马千嘱喝了口茶,面无表情地问。



“……还有军队。军队用了一大部分。”李运兴面无表情地说,“每次打仗前演习要拍摄,打仗时要拍摄……打完了还要逐个拍摄记录战利品统计死伤。”





“我看这么着吧。”文德嗣站起来,“军队是不能不用的。战前准备搞不好是要死人的。但是……我们几个元老留下视频,也不是为了我们自己,而是为了让归化民记住元老的形象,也是不得已的。我看,以后我们都用标清模式拍算了,也能多留些档案。”



“省不下多少。”王洛宾翻着笔记本说,“下个月您有十个讲话,五个大会,督工有六个演讲,八个视察。按照惯例都用双机位……老吴你别笑,初晴第四卷烟厂开业典礼,你不是也要去吗?”



“那就删几个小电影吧。”马千嘱随口说,“反正也没人看。”





会场里的元老向马千嘱投来冰冷的目光。



“督工,玩笑开大了啊。”王洛宾慢条斯理地说,“你可是有两个婆姨,站着说话不腰疼。”



“婆姨多也不行。”吴南海仍然愤愤不平,“这是原时空给我们留下的最后印象,怎么能说删就删?”



“马督工,我想指出一下。”李运兴伸出三根手指头,“你知道服务器上播放量前十名的影片是什么吗?不客气跟你讲,有九部是小电影。”



“还有一部呢?”



“是文总在女仆革命的讲话,每人发七个女仆那段,到今天都没兑现。一万多条评论,你猜都是在说啥?”



文德嗣尴尬地咳嗽了几声:“好了好了,这都不是重点。为了澳宋的将来,该删的还要删。”他缓缓站起来,看着王洛宾说:“老王,你是通讯委员会的主任,我考考你,知道关羽是什么形象吗?”



“红脸绿袍美髯公,青龙偃月刀。”



“那张飞呢?”



“黑脸络腮胡,豹头圆眼丈八蛇矛。”



“那霍去病呢?”



“……嗯?”王洛宾愣住了,“不……不知道。”



“那戚继光呢?袁崇焕呢?他们什么长相,用什么兵器?”



“这个……想必是大将军吧,兵器无非是长枪大刀……”



“是了。”文德嗣得意地笑了,“各位兄弟们,为什么关羽张飞的形象,在你们脑袋里,而圆嘟嘟你们就不记得?”



“因为看电视剧电影多了啊。”有人答。



“没错。”文德嗣肯定地说,“人总是要死的。他的画像也不能一直留下去。但是,他的形象一旦成为戏剧主人公,却可以流芳百世。所以,我们大可以把现在的一些重大事件,改编成戏剧,世世代代永流传嘛。”他说得兴起,声调也高了几分。



“然后呢?”马千嘱突然问。



“然后?然后就删了视频文件啊。”文德嗣继续说,“要删的文件那么多。我们有很多事做啊。这样芳草地艺术学校的学生也有事做了……”



“从谁开始?”马千嘱又打断了话头。



“从谁……从谁开始还不是一样么?”文德嗣说,“比如我看你上次主持的那个什么高炉点火仪式,就很好嘛,你想,找几个女学生穿制服扮演工人,找个头发少的扮演你……”文德嗣越说兴致越高。



就在这时,会议室里“啪”一声脆响。



马千嘱已经把玻璃茶杯掼了个粉碎。





“好啊文总,这就要删了我?开始过河拆桥了?别忘了当初的穿越三巨头是谁。老子是为穿越做了贡献的!放着观网的大好前程不做,陪你们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除了我还有谁?亏你还记得刘关张,我看你是天天盼我走麦城吧?”说着,马千嘱伸手揪住文德嗣的衣领,举拳就要打。



会场一阵大乱。元老们慌慌张张地从把两个人分开,七嘴八舌:



“算了算了,大家都让一让。”



“就事论事嘛,硬盘满了确实恼火。”



“文总也是无心一说,督工你别多想,删谁不一样啊……”





好不容易把两个人分开了,他们气喘吁吁,咬牙切齿地瞪着对方。



“好了好了,拍谁都是拍。这样吧,”王洛宾开始和稀泥,“我们元老每人拍一个如何?”



“好,拍。谁不拍谁是穿奸。”马千嘱咬着牙说。



“哪有那么多演员……”吴南海小声说。



“去招人!社会招!应届招!把芳草地的学生都招来!”文德嗣也开始咬牙了,“穿越样板戏,在此一举!”

编辑于 2018-06-17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