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国
首发于幻想国

澳宋外传——戏假情真(4)

//你们不敢黑元老,我敢……




第四章 回忆




在一年多以前,广州的紫明楼时兴了一阵炸酱伊面,一碗要卖三十多个流通券。达官贵人无不以吃炸酱伊面为荣。但不管怎么说,炸酱不是什么贵重东西,伊面在广州更是最常见的食材,所以很快就成了大众食品,街头很多小贩都在卖。

那么,这炸酱面是谁发明的?绝大多数人都说不清楚。有几个经常逛紫明楼的,还记得紫明楼后面曾经建了幢二层小楼,Pepi那时候经常向小楼喊话,过不多时就顺着铁丝滑轨传过来很大的食盒,里面装的一碗一碗的炸酱面。后来听说小楼里出了叛徒,大特务李丝雅就躲在小楼里,她每天吃十个小孩的心,五个小孩的肝,都派那炸酱面小老板去抓……所以澳宋老爷就封了这小楼。

——那炸酱面小老板呢?

——谁知道?或许是死了。

——听说是个归化民?

——是啊。



小楼的主人没有死。刚刚还在给戴嫣她们煮面。


那一天,潘建龙和沙洋两口子无意间引火上身,好好的炸酱面厂,被说成是卷烟厂高管(初晴)的瞒报关联企业。为了平息争端,炸酱面厂被稀里糊涂地充公,夫妇俩成了“不受欢迎的人”,被赶出广州。他们跌跌撞撞逃到九江,偏偏又遇上败退的明兵,大兵过境,寸草不生,加上连日动荡,使潘建龙大病了一场。等他好转,已经过去三个月了。

“钱也没了,家也没了,还怎么回顺天啊……”潘建龙愁眉苦脸。

“回什么顺天?”沙洋一脸不屑,“你看这大明还能蹦跶几天?湖南的军队不到一个月就散了。我看还是找个机会回澳宋。”

“那我们现在就回去?”不知为什么,潘建龙说这话时,声音有些发抖。

“说什么糊涂话。你那宝贝孩子不是还在顺天府吗?我劝你趁现在这时候,赶紧去把孩子接来。不然等澳宋大军打到顺天屠城,你们老潘家就断根了。”

“我……还是你去接孩子吧。”潘建龙犹豫了一下,“你知道,我还有个做面做酱的手艺,在澳宋吃饱饭总不是个问题。等我在广州把家安定下来,你们来了就可以直接住下,不是更好么?”

“你让我一个女人穿越战区?”沙洋瞪着潘建龙想了一会,“好吧,当家的,你说的也对。我一个女人回澳宋,也没什么手艺,确实困难。”

潘建龙感动地一把握住她的手:“家里的,我……”他不知说什么好了。

“别来这儿女情长了。”沙洋语气软了一些,“我看你这几天也瘦了一大圈,你改个名字,在广州住下,我想也没有人认识你。哎,话说回来,你现在是澳宋不受欢迎的人,听说被抓住是要送蜉蝣地做苦工的。你的风险不比我小。你……可千万保重自己,等我带孩子来找你。”



“你叫什么名字?”广州海关,面无表情的办事员问潘建龙。

“小人……小人叫龙建攀。”潘建龙报了个假名。

“你也姓龙?黎系咩广东人嘎??”办事员饶有兴味地抬头看了看他,见他一脸懵懂,又失望地垂下眼皮,“好啦,去那边做净化。”

潘建龙战战兢兢。他已经看到,在入境办公室墙上,贴着很大一张油印通告,上面是六个大字:不受欢迎的人,下面是黑乎乎几十个头像。

他知道这里肯定有他自己,不敢多看——其实他现在比那时瘦了二十斤,颧骨突出,办事员根本没有办法认出他。

他脱光衣服,向净化室走去。他知道,澳宋为了杀卫生,归化民的包袱要检查,所有布料都要高温蒸了杀虫,但是每人可以留一个小箱子不动。



潘建龙的箱子的夹层里,是一张印刷的照片。这照片,连沙洋都没有见过。正面是一个甜甜笑着的姑娘,反面是一个“缘”字。

是初晴。


前段故事:澳宋外传——顺天人在广州(合集)

编辑于 2018-06-19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