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国
首发于幻想国

澳宋外传——戏假情真(5)

第五章 启示



“吴南海,你是不要脸的畜生!你不管生产,不管销售,整个卷烟厂全是我一个人打理,你倒好,日上三竿才起床,趿上鞋就去找那几个狐狸精!”舞台上,戴嫣指着张春华说。

“哈哈。我是元老,你不能管我。”身穿男式干部服的张春华说。干部服明显比她的身材大了两三号,晃晃荡荡,像个面口袋一样。

“吴南海,你再这样,我……我是不答应的……”戴嫣咬牙说。



“停!停!停!”台下坐着的杜雯站起来。

“已经练一天了怎么还这样?张春华,我觉得你的感情不足。你要记住,元老院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哪有像你说话这么客气的?你要把吴南海的坏劲表现出来。帽子歪一点,对,肚子再挺出来一点,啊对了,你们小姑娘也没肚子,回头让道具组给你做一个穿上——要多用力气,想想他们吃饱喝足一脸油光的样子,懂吗?你放学的时候没吃饭吗?”

张春华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还有戴嫣,你的感情也不对。你还是旧社会的思想,觉得初晴就是吴南海的附属,是不是?不敢对主人喊,是不是?你这思想很要不得,落后!腐朽!你要记住,你是有独立人格的人!是卷烟厂的主人!”

“是……是……”戴嫣一叠声答应着。

小姑娘们强打精神,又演了一遍。这次她们自己都觉得不如上次,杜雯也连连摇头。想到辛辛苦苦抢来准拍证,要是只有这样的效果,早晚会成为那些男人的笑柄,不免心情沮丧,赌气一甩手走了。



听着自行车远去的声音,几个女孩颓然坐下来。

“唉……”

“总说我们不真实,没感情……”

“是啊,但是实际不就这样的么……”

“这几天每天晚上都在拍戏,连学习也耽误了。”

“小戴你一直是考第一名的怕什么。我们可惨了,搞不好要发配到慢班去。”

“哎哎,你们听,炸酱面大叔过来了,先去吃夜宵吧。”



“你们今天出来晚了。”潘建龙笑呵呵地说,递过来五碗面。

戴嫣的一碗,加了一小堆艳红的辣椒酱。



“你们今天怎么穿的这个衣服?”潘建龙看着她们吸溜吸溜吃面,饶有兴致地问。

“大叔,我们在排练。”

“排练?什么是排练?”

“排练啊,就是演戏。以后我们要当大老倌了。大叔,我们给你讲……”一句话又打开了几个姑娘的话匣,七嘴八舌地给潘建龙讲起剧情来。

“是……关于初晴元老的故事?”潘建龙觉得自己的声音哑了。

“是呀,是她的故事。”

“那……她也会上台吗?”

“大叔,不可能的。”戴嫣笑着说,“这是拍戏,又不是真的,本尊怎么可能来呢。我饰演初晴。她——”戴嫣指着张春华说,“她饰演吴南海。嘿嘿。”

“对,还不快叫本小姐一声夫君?”张春华笑着说。

“去你的。”女孩子们毕竟忧愁来得快去得也快,嘻嘻哈哈笑成一团。




“但是这位小姐,你这样子可不像吴南海啊。”潘建龙盯着张春华,若有所思。

“怎么?你见过吴南海?”张春华吃了一惊。作为一个小归化民,她只见过吴南海的照片,没有机会见真人。

“我……也没见过”。潘建龙又撒谎了。其实他第一次来广州,就是因为接了李默的信,在南海庄园见过那面相和善的农业相,但是他怎么敢说呢?他现在的身份,已经是流亡归化民龙建攀了。

“不论怎么说,中年人不是这样的。”潘建龙只能这么反复强调。

“大叔,那中年的元老是什么样?”张春华问。



是啊,中年元老是什么样的呢?吴南海,文德嗣,执委会这些人的脸仿佛又浮现在潘建龙的眼前……

中年元老是这样的。除了极少数几个,其他元老已经学会了与现实的妥协。他们习惯于确认自己可以得到的,追求有可能得到的,而放弃肯定得不到的。在面对土著民和归化民的时候,元老自恃身份,已经不愿意直接和归化民冲突——特别是爆发了几次归化民刺杀元老未遂的事件之后。

但元老是会记仇的,他有千百种方法,让归化民生不如死,而自己的双手却仍然一尘不染。他们的眼皮是低垂的,容貌是和蔼的,但心是冷酷的,手段是残忍的。



潘建龙像竹筒倒豆子一样滔滔不绝。这些事情,他不但听过而且见过。他的小炸酱面工厂开得好好的,因为几句话,就被驱逐出澳宋,他能不刻骨铭心吗?吴南海的暴怒,马甲的冷笑,文德嗣的冷酷,都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越说越激动。





张春华和戴嫣眼睁睁地盯着炸酱面大叔,没想到一句笑谈引发了大叔的长篇大论。他的话音虽然不高但是清楚有力。慢慢地,吴元老的形象在她们心里浮现出来。那已不再是剧本里干巴巴的几个字,而是一个活灵活现的中年人,一个冷酷的中年元老,一个掌管着帝国一千元老和三百万人口饭碗的男人。

鬼使神差般,张春华挺起肚子,低了低下巴,努力挤出一点肥肉。她轻轻眯起眼睛,瞧着戴嫣,低声说:

“初晴,你要记住,本元老就是法,你敢对抗澳宋的大法吗?”



吓得戴嫣打了个冷战。

发布于 2018-06-20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