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国
首发于幻想国

澳宋外传——戏假情真(7)

第七章 有话


今天排戏格外的晚。炸酱面摊的小梆子已经来来回回敲了好几次,惹得女孩子们心不在焉,台词丢三落四,杜雯连连皱眉:

“都打起精神来!这是干什么!”

“兽掌,我们已经很卖力了……这还不行啊……”戴嫣弱弱地抗议。

“卖力?你看你们无精打采的样子。这怎么回事?”

几个女孩子不敢说话,戴嫣悄悄指了指自己的肚子。杜雯恍然大悟:

“嗨,后半夜饿了就直说嘛。想吃什么?”

“我们想吃面……”

“吃面?这么晚哪有卖热食的?”

“外面就有……”

“叫进来!”



小礼堂里,潘建龙低着头煮面。他认得杜雯,她在挨屁欧大会上神采飞扬的样子,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怕杜雯认出来。

杜雯根本没注意他,顺口说:

“煮六碗,都加蛋,加卤肉,我请客。”

几个小姑娘一阵欢呼:

“大叔,不枉你这么晚还没走哇。”

“大叔,你今天赚了,要多给我们加面哦!”

“卖面的,你和他们很熟吗?”杜雯警惕地问。

“不是啦,他就是个卖面的。”戴嫣抢着说,“他的味道好。”

“报告,小人叫龙建攀,半年前来了广州,就以摆摊卖面为生。这是小人的证明书……”潘建龙赶忙掏出身份证和小摊的“三证”递过去。

“哦,卖面的归化民……”杜雯没有看他的证件,沉吟道,“也好,这个戏到现在还没有男人看过。你们几个,吃完了再把这场戏演一遍。看看男人是怎么评价这出戏的。”

令出山摇动。几个小姑娘放下吃了一半的面碗,演了一遍。


“演得怎么样?”杜雯问。

“回兽掌的话,演得好。”

“别说这个了,我们不兴这一套。你就照直说,不要怕。”

“那小人就放肆了。”潘建龙说着,站起身来。

潘建龙说,这场戏的剧情很奇怪。初晴为什么开始高高兴兴地接受挨屁欧的公开质询,后来突然就被吴南海追打?要说是李丝雅捣乱,李丝雅是整个澳宋的共同敌人,这样吴南海应该帮着初晴打李丝雅,断没有反而去追打初晴的道理,是不是?这说不通。

潘建龙又说,这戏的角色也有问题,缺少阳刚气,几个女演员之间动手相打,看起来更像是打情骂俏,开玩笑的。这两位姑娘——他指着戴嫣和张春华——很卖力,但是毕竟身材所限,看着不像真打,观众会觉得不过瘾,像玩笑,过家家酒。

潘建龙最后总结说,所以,这里肯定有更深的情节。吴南海和初晴并不是铁板一块。他放肆地猜一猜,初晴肯定是对吴南海不满,所以喜欢上了其他人,像什么普通归化民呀——初晴自己不也是归化民么,什么有一技之长的小老板啊这种。这样,人物才更立体,形象更丰满。


一席话说得杜雯频频点头:

“你怎么懂那么多?”

“回兽掌的话,小人没事的时候也喜欢看一些粤剧和徽剧。”

“嗯,你说的倒也不错,这部戏确实少个男人。”杜雯翻着剧本说,“实际上,吴南海追打初晴虽然罪不可恕,也不是没原因的。你们几个过来……”


杜雯对几个女孩说,本来初晴姑娘把卷烟公司治理得井井有条,挨屁欧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但是有一个姓潘的归化民,猪油蒙了心,冒用初晴姑娘的名义开炸酱面工厂,如此污蔑元老、冒名顶替的行为实在可耻,这个人已经被打出澳宋,永世不得回来,就死在伪明的地狱里吧,死后也不能翻身。(潘建龙一阵发抖)

杜雯又说,初晴工作好,生活也好,把吴南海照顾得白白胖胖。她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也并不喜欢小老板。是每一个澳宋新女性学习的榜样。(“反正我这还有她送的照片呢。”潘建龙笑着想)

杜雯还说,退一万步讲,即使初晴看上了那个炸酱面厂小老板,吴南海也应该本着理性的态度,尊重女方的抉择,和初晴协议离婚并且给予合理的赡养费和青春损失费。动手打女孩子算什么?这人不尊重妇女,思想很有问题。(潘建龙频频点头)

杜雯最后总结道,最初的剧本没写这些情节,是因为怕元老和归化民理解不深,误解了意义。实际上,初晴是个好姑娘,错都在吴南海和那个小老板身上。她并不介意加入这些情节,但是——你们一定要合理对待,不能有任何误解,否则,蜉蝣地的女监并不拥挤,多几个女孩子还装得下。

几个小姑娘还是第一次听杜女王讲这些故事,都惊呆了。


“好啦,以后就按照新的剧本演。不过这么一来,我还得找个男人来演这个炸酱面小老板是不是……”杜雯的眼光落在正在专心收拾碗筷的潘建龙身上,舌绽春雷:

“小老板!”

潘建龙浑身一颤。

“来吧,你来跑个龙套——你不是也会做炸酱面么?”

发布于 2018-06-22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