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怎么夸王传君都不过分

再怎么夸王传君都不过分

点映场,我看了《我不是药神》

关于这部电影,我当然有很多话要说。

留到正式上映后吧。

毕竟大多数人还没看。

我先夸一位这部片子里的演员吧。

按捺不住地想夸。

谁?

王传君

王传君是谁?

——这可能是很多人听到这名字后的第一反应。

不太熟。

看了半天照片,好像有点印象,但还是说不清楚。

这人演过什么呀?

我来给你提个醒:

《爱情公寓》。

认出来了吧,王传君就是关谷神奇。

写下“王传君就是关谷神奇”这句话的时候,我在心底里默默地给王传君道了个歉。

因为他肯定不希望别人这样介绍他

他是靠《爱情公寓》成名的,这一点没错。

但从演完《爱情公寓4》之后,他似乎就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和关谷神奇说再见了。

王传君想要做的,不是一张观众眼睛里的“熟脸”,他想要的人生,也绝不是靠一个角色来吃一辈子。

他想做个好演员,他想拿出好作品。

于是,我们都看到了。

四个字就可以评价王传君在《我不是药神》里的表演:

脱胎换骨。

在影片中,王传君演一个慢粒性白血病患者,角色叫吕受益。

这位吕受益一出场,我就被镇住了。

这哪儿是演员演的,活脱就是个病人。

王传君把病人的状态描摹得精准极了。

演病人,大口罩不重要,服化道甚至都只是辅助作用,眼神才是杀招。

影片中吕受益的病,要想拖着,也就只有一线生机。

而王传君的眼神里,就有种溺水者在命悬一线时的感觉。

很多人看《我不是药神》哭的稀里哗啦。

我的泪点几乎都被吕受益这个角色承包了。

有一场戏,是吕受益带着徐峥饰演的男主到自己家里吃饭。

看着自己几个月大的孩子,吕受益说:

“得这个病的时候,老婆怀孕五个月,我天天想死,他出生了,看到他第一眼,我天天都想活,现在有药了,也许我可以看到他娶妻生子,我可以当爷爷了。”

说这些话的时候,王传君的眼神里满是温柔。

这种温柔是天真而纯净的。

角色心底里那份最单纯的对生命的渴望,被王传君演出来了。

这后头有场戏,主角和一起卖药的几个人喝酒,最终不欢而散,王传君对细节的处理也到位之极。

欲哭无泪,举起酒杯想说些什么又说不出口。

那种难过和绝望的心情,全都写在他的脸上了。

毫不夸张地说:

王传君凭借吕受益这个角色,配得上任何华语电影大奖的最佳男配。

前段时间大家讨论《燃烧》,讨论刘亚仁。

很多人感慨于我们自己国家男演员的青黄不接。

看到王传君能释放出如此炽烈的能量,我开心多了。

事实上,这也不是王传君第一次让我刮目相看。

前年的《罗曼蒂克消亡史》,王传君参演。

他演一个流氓,或者说是打手。

小角色。

在王传君的诠释下,小角色有了大乾坤。

演这个角色,除了流利的上海话外,王传君用了太多的小细节。

比如站姿。

脑袋的歪斜,身体的前倾,都是这个角色的特点。

流里流气,就这么被演出来了。

他说话时的神采飞扬,更是让人印象深刻。

当时看《罗曼蒂克消亡史》的时候,我不知道这个角色是王传君演的。

看完片子,我立马百度。

然后就发出了感叹:

几乎看不出来是他。

这次的《我不是药神》,估计又有很多观众要“看不出来是他”了。

现在很少有年轻演员敢于让观众认不出自己。

所谓“流量”,如果认不出,岂不是没有了优势?

更何况,“认不出”可能会意味着自毁形象,偶像包袱这四个字,不是谁都抛的下。

王传君没有偶像包袱。

想做个真正厉害的演员,也不能有偶像包袱。

演《罗曼蒂克消亡史》的时候,导演程耳让王传君给他发个照片。

身边的人让王传君找一张青春帅气的。

王传君没管。

他随手自拍了一张,就发给了程耳。

这不是对导演不尊重。

相反,王传君很聪明。

他知道导演想看到的是什么。

修饰过的气质不是气质,有自我的人才能演好更多的角色。

王传君当然有自我。

他在演艺圈里,活得特立独行。

16年年底,《摆渡人》上映。

关于这部电影,网上议论纷纭。

王家卫发了条微博:

于是,各路明星开始响应。

全网的“喜欢”,好一个欢天喜地祥和人间。

王传君也发了条微博:

真不会演。

不喜欢的肯定不止他一个,但敢说出来的,还真没有几个人。

王传君在生活里可不是个好演员。

有人说王传君是“异类”,我倒更愿意说他是个“纯人”。

纯人不是蠢人,可能做的事在大众眼里是“蠢”的,但他内心一定明明白白。

纯人对于自己热爱的事情,容不得半分玷污。

王传君的微博,平时会推荐些好的电影。


简单而纯粹。

他是真的爱电影,也是真的爱演戏。

在能借着高人气赚大钱的时候,他沉淀了下来。

王传君接戏不多,但一出手就是好戏。

看他演的角色,我们会忘记王传君。

没有戏的时候,很少有人会记得王传君。

但我们会记得他的角色。


他是那样的“不一样”,却让我由衷的希望:

这样的“不一样”,才应该是更多演员该有的样子。


相关阅读:

zhuanlan.zhihu.com/p/39

编辑于 2018-07-07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