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覆你的想象——《之我精神导论》:总有这样一幅画

颠覆你的想象——《之我精神导论》:总有这样一幅画

总有这样一幅画


一、

我向往春天来临的时候

花香在空气里游荡 鸟儿在柔风里翱翔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总有这样一幅画

那本该在大洋乘风破浪的巨轮锈迹斑斑

搁浅在一望无际的沙漠上 与时光一起停滞了千年

船底四周长满了奇花异草如精灵般摇曳欲言又止


我向往冬天来临的时候

腊梅严寒里送来沁香 瑞雪无声里预告丰年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总有这样一幅画

那本该封冻世界的青藏高原此刻却春意盎然

绿色淹没了皑皑白雪 鸟兽绝迹寂静如死

珠穆朗玛峰露出了真容太阳鲜红如头盖扣在上面


我向往夏天来临的时候

骄阳似火大地有能量 夜里望星空怀念过往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总有这样一幅画

那本该高悬的月亮却找也找不见了

星光贼亮变幻无常 诡异里充斥悲凉

潮汐成了美丽传说海床裸露大海已成为死海


我向往秋天来临的时候

瓜果飘香伴田野金黄 落叶纷飞在风中吟唱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总有这样一幅画

那本该采摘的果实在光秃的枝头悬挂

乌鸦带着鸟儿守着那颗最红最艳摇摇欲坠的柿子

一座城都被拆光了 池塘里的浮萍在空中摇晃


我向往暮春时节的大江

柳树林子绵延千里 清香的绿把一切都埋葬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总有这样一幅画

那本该东去的江水却往西奔跑流淌

轮船冒着黑烟拽着船队吃力地在水中挣扎

江水退却殆尽 三十年前丢在泥滩上的脚印找到了


我向往隆冬时节的太阳

阳光显得是那样珍贵 冲出乌云时令万物欢畅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总有这样一幅画

那本该远遁的野鸭子却在空中凝固起来

芦苇在风中停止了舞蹈根根竖起如同钢铁一般挺拔

弹棉花的弦声飞越三百年从河边古镇上娓娓道来


我向往仲夏时节的海南

夜里海风夹着海味把人间的愁苦失眠和噩梦涤荡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总有这样一幅画

那本该落山的太阳却一直在海面上滑翔

暴雨中有人沿着波涛汹涌的岸在纵情歌唱

两只巨大的烟囱挂满了海藻从水里伸出冒着淡淡的烟


我向往深秋时节的月亮

炊烟在山谷里伴着篝火驱赶氤氲湿气胆怯和害怕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总有这样一幅画

那本该灵动的枪栓却被焊死总拉都拉不动了

毛猴用石头取火点燃火把竟招来了一大群狼

齐天大圣一声呼唤如来的笑声在山与山之间回荡


二、


我向往漆黑的夜去大海远航

除海的气息时空模糊就像星辰坠入宇宙茫茫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总有这样一幅画

那本该汹涌的波涛却含情脉脉温柔而平静

暗流在海沟深处激荡引来了数不清的鱼儿

硕大无比的漩涡从海里一跃而起盘升到水面上


我向往雪花飘飘滑行在人行道上

电影散了随大人们离开剧场哈着热气心花怒放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总有这样一幅画

那本该散了的电影却一直在心里回放

奶奶坟冢下边是父亲的坟冢春天里花儿飘香

放着老电影的银幕梦里飘浮在两颗老槐树上


我向往走在没月亮有星光的田埂上

每走一步总觉得是在黑黢黢的海上踏浪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总有这样一幅画

那本该美丽的风景却被冷漠激灵得支离破碎

饥饿之后狼吞虎咽紧接着醉酒呕吐踉跄泥泞小路

一只猫头鹰飞临朱大伯家后院在大树上坐窝吟唱


我向往逡巡新河两岸寻找从前过往

大桥烟囱船闸与来自大山的源源不断的清流依旧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总有这样一幅画

那本该逝去的景象穿越时空在眼前久久摇晃

运煤运粮的船队和木排竹排消失得无影无踪

让人不忍心再望的远去的牛的背影却成了画的绝唱


我向往听钢厂夜里火车的汽笛声入梦乡

夏天荷花绽放姑妈家那片老旧的房舍叫我神往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总有这样一幅画

那本该正点的列车却一直没来令人懊恼惆怅

夕阳温暖地挂在燕山山脉隐隐约约暗示搭错了车

冬天的风刮着孤独的灵魂在去往京城的路上彷徨


我向往骑单车在北京老胡同里流连遐想

老宅子老巷子老树老故事宣告光阴也可倒着流淌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总有这样一幅画

那本该消失的场景在眼前活灵活现上演了

骆驼祥子在茶馆外闲逛常四爷提着鸟笼大话啼笑因缘

王侯将相商贾名角跃跃欲试随时准备翻越那平行空间


我向往去天津逛文化街看泥人张饱览海河风光

跑马道洋教堂世纪钟劝业场处处闪烁岁月的沧桑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总有这样一幅画

那本该报时的钟声却在一遍又一遍把历史敲响

燕王铁蹄踏过一座城无意中崛起演绎中西合璧典范

清风佛号香烟缭绕大悲禅院迎来送往善男信女不歇


我向往骑着马儿漫步羊肠小道和山岗

早晨太阳出山鸟儿们竟没有开唱露珠挂满枝头和草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总有这样一幅画

那本该早起的农夫们还在被窝里抱着梦乡

田埂上架起了水泥路通向村村寨寨和僻壤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在大山的深深处深藏


三、


我向往在白马尖的峰顶上垒一座房子

云蒸霞蔚冬来春往日月星辰伴鸟鸣花香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总有这样一幅画

那本该一览众山小的视野却被眼前一幕弄懵了

大象在玻璃栈桥上趾高气扬骆驼在山涧缆车里四处瞭望

印度洋板块发生了位移引得太平洋海水倒灌在山丘激荡


我向往去吉布提那儿的阿萨尔湖

阿萨尔湖是非洲最低处比死海还要咸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总有这样一幅画

那本该生物绝迹的湖面鱼儿成群结队水草随波荡漾

沙漠里绿树成荫戈壁滩上庄稼茁壮成长

轰隆一声火山沉睡中醒来从湖底喷出了赤色岩浆


我向往驾飞机降落到南极的南极点上

那儿的太阳一年只升落一次方向只有北方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总有这样一幅画

那本该被冰雪深埋的土地见到阳光古老种子开始发芽

神龟猛兽蛰伏了数万年醒来在茂密的森林里横冲直闯

噶扎一声不知道是什么断裂了地球瞬间便失去了磁场


我向往坐船从新疆额尔齐斯河去北冰洋

来自阿尔泰山的清流滋润了两岸绮丽风光杨树成行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总有这样一幅画

那本该激流澎湃的河水却被凸现的冰山挡住了

北极熊拖儿带女在岸边跋涉向天山的深处进发

格陵兰岛被雪彻底吞噬爱斯基摩人回到了祖先故乡


我向往踏进美洲丛林搜索那儿的玛雅文化

殿堂庙宇陵墓石碑天文历法处处都丢下谜语成筐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总有这样一幅画

那本该沉默的水晶头颅却张口说话

在一个月圆之夜地震和海啸令生灵涂炭文明凋亡

现在的美洲土著与古代玛雅人根本就是无牵无挂


我向往天空湛蓝星海璀璨亘古不变

何必问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活着一天是一天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总有这样一幅画

那本该歌舞升平万家灯火的城市即将熄灭

循时光隧道可返回过去从前也可到未来遥远

最后一班飞船已经升空大地颤抖中就要四分五裂


我向往每天都满怀喜悦让心灵把阳光充满

欲望追求痛苦失败失意得意挫折忧愁似浮云即逝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总有这样一幅画

那本该快乐的日子为什么不知道去享受快乐

不速之客闯进了太阳系在行星轨道上已经安营扎寨

就像被驱赶的骡马人类终将会成为任人宰割的奴才


我向往黑暗来临呼吸停止的那一时刻

肢体在僵硬之前是那样舒展能够听见周围人在叽叽喳喳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总有这样一幅画

那本该痛苦的时候为什么会觉得是那样轻快

从生到死一个个忘却的罕见的画面如倒放的电影瞬间涌现

灵魂之我与思维发生短路在脱离中升腾化作那看不见的烟

注:白马尖——大别山主峰,因白马寺得名,所谓“北有白马寺,南有白马尖”。


选自《之我精神导论》------------------

编辑于 2019-10-15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