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哆啦A梦》2019年剧场版的一些猜测:从异说徽章谈起

对《哆啦A梦》2019年剧场版的一些猜测:从异说徽章谈起

Shimmer对本文做出了较大贡献,在此一并感谢。

动画电影《哆啦A梦:大雄的金银岛》已在中国大陆下映,并且本作的DVD及BD也即将于8月1日在日本本土发售。

《大雄的金银岛》在日本本土赢得了非常广泛的好评,并且也创造了票房与观影人数的最高纪录。可惜的是,由于本作的中文字幕以及中配台词的翻译存在着严重的问题,大量关键剧情甚至核心剧情被错翻,直接影响到了观众对作品内容的理解,很大程度上使得本作在中国大陆的口碑受到了非常严重的影响。好在,按照以往惯例,在本作的DVD及BD发售以后,《金银岛》有望被国内的视频网站引进,所以相信国内的观众还是有机会在字幕翻译质量过硬的基础上对本作给予一个更加公允的评价。

不过在《金银岛》的DVD与BD发售之前,将于明年3月在日本本土上映的下一部《哆啦A梦》动画电影的情报会在本月中下旬公开。在此之前,我们准备借着本篇文章,并结合有限的已知信息,对明年的电影做一个简单的猜想。

《金银岛》彩蛋动画与《异说俱乐部徽章》

从2007年的《新魔界大冒险》开始,每年的《哆啦A梦》长篇电影都会在上映结束后播放由次作导演负责制作的彩蛋动画(おまけ映像),在二十秒左右的时间内如“犹抱琵琶半遮面”一般向观众透露下一部电影的主题。

2012年的彩蛋动画

我们首先来回顾一下《金银岛》的彩蛋动画所讲述的内容:就在穿着海盗船长服的哆啦A梦驾驶着海盗船在海上开心地航行的时候,一个圆形的徽章突然之间从天而降,附在了哆啦A梦的帽子上,而本应一望无际的大海也突然出现了一个圆形的边界。随后,这个红色的徽章映在了屏幕的中央,并配合着“2019年春上映决定”的字样,仿佛在向观众暗示这个徽章就是下一部电影的关键。在彩蛋动画的最后,两个捣着年糕的玉兔出现在一轮圆月之上,并有另一只兔子抱着一堆做好的年糕快速从屏幕中走过。

一些非常熟悉《哆啦A梦》的观众在看过这一彩蛋动画以后可能已经知道了这些内容的出处。没错,彩蛋中的这些元素均出自短篇故事《异说俱乐部徽章》。下面我们就首先回顾一下这一个故事。

《异说俱乐部徽章》最初于1980年连载于《小学六年生》11月号,原题为《异说俱乐部徽章及麦克风》。这一故事在经过加笔后收录于1982年发行的单行本第23卷,并被改为现题。这个故事加笔后的总页数达到了22页,篇幅在所有短篇故事中位于前列。

《异说俱乐部徽章》这个故事展开于后山的一个深洞。大雄在后山发现了一个深洞,并猜想这个洞可能是一个通向地底世界的入口。在大雄的这一想法被小夫嘲笑之后,哆啦A梦拿出了一件叫做异说俱乐部徽章的道具。当道具的使用者对着麦克风说出自己所提出的异说之后,这个道具就会为徽章的佩戴带者呈现出与所提出的异说所相符的世界。

在这个故事中,佩戴带着异说俱乐部徽章的大雄于哆啦A梦来到了地底世界。大雄于哆啦A梦在地底世界里创造出了地底人,教会了这些地底人取火的方法以及一些基本工具的使用方法,并最终产生了一个全新的文明。

《异说俱乐部徽章》这个故事有着较为浓厚的创世元素与科幻元素。对于科幻元素而言,里面涉及到了多种异说与传说,如地心说、地球空洞说、月背文明说、玉兔传说等。不过,和故事里面所涉及到的其他的异说与传说相比,这个故事所重点涉及的地球空洞说在中国的知名度就显得不是那么高了。

地球空洞说(Hollow Earth Theory)的支持者有着不同的主张,但是这些主张均认为地球并不是一个实心球,其内部存在着巨大的空洞。在1692年,计算出哈雷彗星公转轨道的英国天文学家埃德蒙·哈雷提出地球由一个实心核和三个与实心核同心的壳层共同组成,壳层与壳层、壳层与实心核之间被大气所填充,而最外一个壳层就是我们脚下的地壳。此外,科幻作家斯普拉格·德·坎普(L. Sprague de Camp)与科学史学家维利·奥托·奥斯卡·雷(Willy Otto Oskar Ley)也曾在由他们合著的科普作品《超越大地(Lands Beyond)》中提到,数学家欧拉也曾对于地球空洞说提出过自己的主张。根据书中的说法,欧拉认为地球只有一个地壳,但是在地球内部存在着一个为地底文明照明的小太阳。不过De Camp与Ley并没有在书中给出能够证明这一说法的文献。

在1818年,美国陆军军官小约翰·克里夫·西蒙提出了新的主张。他除了认为地球的内部是空的以外,还认为在南北两极各有一个洞,穿过厚厚的地壳通向地下世界。《异说俱乐部徽章》中所提及到的地球空洞说就采用了西蒙的主张,只不过入口变为了一个。

异说俱乐部徽章的动画化

《异说俱乐部徽章》最初曾在大山版初期被做成动画,并于1981年10月9日播放,题为《大雄的地底文明说》。大山版的这个故事基本遵循了原作,并没有做出太大的改动。这一版本的制作STAFF如下:

编剧:水出弘一
分镜:井上修
演出:もとひら了(时任TV版动画首席导演)
作画监督:中村英一

时隔28年之后,这一故事被再一次被搬上荧幕,此时《哆啦A梦》动画已经进入了水田时代。在水田版动画中,《异说俱乐部徽章》被拓展成名为《欢迎来到地球的中心》的中篇故事,以上下集的形式于2009年5月1日和8日播放。《欢迎来到地球的中心》的制作STAFF如下:

编剧:大野木宽
分镜:铃木孝义(前篇)、佐藤真人(后篇)
演出:吉野芙纪(前篇)、佐藤真人(后篇)
作画监督:岛津郁雄(前篇)、田中薰、吉田诚(后篇)

2009年正值哆啦A梦动画开播三十周年,也是水田TV版动画浓墨重彩的一年。在这一年里有大量优秀故事被播出,仅是中篇就有《再见哆啦A梦》《爱上大雄的美少女》《哆啦A梦漫长的一日》《45年后》等神作。虽然和这些名篇相比《欢迎来到地球的中心》无疑要显得逊色一些,但是这个故事仍然可以称得上是一个优秀的改编。

水田版的这个故事相对于原作进行了大幅度的扩充与修改。和原作漫画最为不同的一点是,在水田版中,大雄让地底人学会了使用语言,并与地底人建立了非常深厚的友谊,其中尤其以一个叫做帕隆的地底人为代表。在角色刻画方面,本次改编也采用了水田哆啦一贯的叙情风格,带入了更多温情的色彩。

本次改编在角色刻画方面有两个非常值得一提的细节。首先,大雄在创造地底人时所一并创造出来的怪兽在本次改编中不再单纯地以反面形象出现。在大雄等人赶走了怪兽以后,大雄发现了背地里哭泣的怪兽,并为其找到了一个容身之所。这一细节除了突出了大雄这一角色的魅力之外,也使得大雄创造的这些生物被更加平等地被对待,从而避免了“同样是被创造出来的生物,但是一出生就要被抛弃”这样的争议。后来这只怪兽还帮助了地底人守卫家园,这一细节也体现了生命之间和谐共处的思想。

此外,本次改编对于大雄于静香两个人的关系也画了较多笔墨去刻画,而下面的这一个细节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前一天傍晚,三人开心地从地底世界走出来后,大雄和哆啦A梦特意叮嘱静香不要把地底人的事情告诉胖虎和小夫,因为“想要他们认输”。静香听后会心一笑,她理解了大雄被当成傻瓜的不甘心的心情。正因如此,当第二天一早大雄再次受到胖虎小夫的冷嘲热讽,情绪处于爆发的边缘之时,静香悄悄握住了他的手并为他鼓劲——大雄的要强、静香的善解人意,就这样通过一个温暖的小动作被展现了出来。

然而,虽然水田版的这一故事的整体基调以叙情为主,并把较多的笔墨放在了情感描写上面,但是本次改编也有着非常浓厚的SF要素,很多细节也体现了制作团队对这方面的思考。比如,其中有这样一个细节:帕隆跟随着大雄来到了地上世界并看到蔚蓝的天空后,因为对世界的认知被完全颠覆而彻底陷入迷茫。——由于帕隆长期以来生活在地下,对于他而言他所认知的世界是一个封闭的世界,因此他的脑海中是并不存在天空这一概念的。帕隆如此,我们人类是否也是如此?我们人类是否也同样遇到过、并仍将会继续遇到对于整个宇宙的认知被完全颠覆的情况?这一细节无疑可以称得上是本次改编的神来之笔。

无论是原作还是水田版的改编,小夫和胖虎在这个故事中都扮演着反面角色。不过原作和水田版动画对于这两个人的刻画有着较大的不同。在原作中,小夫和胖虎在知道了地底世界以及地底世界高度发达的文明之后,主动向利欲熏心的大人们泄露了秘密。而在《欢迎来到地球的中心》中,小夫和胖虎是在向朋友们炫耀时被大人发现并胁迫之后,才向大人们交代了地底世界的细节,并被迫成为了大人们的帮凶。虽然在水田版中这两个人仍然犯下了大错,但是在角色刻画方面则明显要比原作更加深入立体。当然,由于原作《异说俱乐部徽章》和大多数短篇故事一样有着轻松的氛围,而《欢迎来到地球的中心》的叙情风格则更加接近于大长篇的创作思路,所以原作与水田版动画对于小夫和胖虎刻画的区别很大程度上也是其不同的风格导致的。

原作中,大雄与哆啦A梦在知道小夫和胖虎向大人们泄露了地底世界的秘密之后,为了不想打破地底世界的宁静,把徽章和麦克风都埋了起来,并在小夫和胖虎向大雄等人索要徽章的时候装傻,从而守住了地底世界的秘密。这样一来,大雄与哆啦A梦既成功地保护住了由他们所创造出来的地底世界,又没有彻底失去在今后再一次来到地底世界的可能性。然而,和原作《异说俱乐部徽章》相比,《欢迎来到地球的中心》则有一个非常悲伤的结尾。——被胁迫并沦为大人们的帮凶的小夫和胖虎最终导致了大雄、静香和哆啦A梦与地底世界永远的分离。

总地来说,水田版的这次改编可能并没有达到同一年的其他中篇名作所达到的高度,但是《欢迎来到地球的中心》仍然可以称得上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故事,留在了很多观众的心底。

对明年电影的初步猜想

剧情

上面已经简单地介绍了《异说徽章俱乐部》以及其所对应的水田版动画。根据《大雄的金银岛》的彩蛋动画,明年的电影将与《异说徽章俱乐部》类似,异说俱乐部徽章和麦克风将作为关键道具,而大雄一行人会在道具生成的异说世界中展开一场波澜壮阔的冒险。

那么明年电影的情节也会全面继承《异说徽章俱乐部》主体部分,围绕着地底世界以及大雄所创造出来的地底文明展开吗?这样的可能性的确存在,但是恐怕并不会特别高。《异说徽章俱乐部》的主干内容所涉及到的创世题材以及地球空洞说已经在大长篇《大雄的创世日记》中有所体现,而且《大雄与龙骑士》的故事也发生在地下(虽然这和地球空洞说所描绘的地下世界有着较大的区别)。再加上这一次的彩蛋并没有给出地下世界的镜头,而是在有限的时间内把镜头的重点投向了月亮、玉兔等元素,因此也许明年的电影将会把故事的主要舞台放在存在玉兔与文明的月球,而非地底世界。《哆啦A梦》中没有出现过以月球为主要场景的作品,而2019年又是人类登月50周年,而这也使得明年电影故事发生在月球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当然,故事的舞台也并不一定就会仅局限于月球与地底世界这两个选项。此外,由于电影作品的故事架构要比中、短篇故事更加复杂,因此说不定由异说俱乐部徽章所生成的世界也将会与现实世界发生着某种联系。当然这些就仅仅是我们的猜测了。

主创导演与作品风格

最开始已经提到,从2007年开始,每年的电影在上映结束后都会播放由次作导演制作的彩蛋动画。而彩蛋动画的制作STAFF也会登在片尾,因此观众可以从中得知下一年度电影将会由谁来负责。根据《大雄的金银岛》片尾的演职人员名单,八锹新之介与冈野慎吾两位导演成为了下一部作品的主创者。不过,八锹新之介的名字让很多对作品导演人选比较关心的观众大呼意外。

八锹新之介为水田哆啦剧组一手培养起来的导演。八锹加入Shin-ei后即被分配到了《哆啦A梦》剧组,而当时正值水田哆啦处于起步阶段。经过了多年的努力,最开始仅是一名制作进行的八锹新之介被提成拔为了一名演出(注),并最终担任了2014年的《新大魔境》以及2016年的《新日本诞生》的监督。八锹新之介深受原惠一、已故的宫下新平以及整个水田哆啦剧组的影响,在演出风格上较为注重叙情以及对人的描写,并以此获得了广泛的赞誉。

注:对于TV版动画而言,一集动画的演出相当于这一集动画的分集导演;对于一部动画电影或者剧场版动画而言,演出这一职务则相当于这一部作品的执行导演。而一部动画(TV、剧场或动画电影)的监督以及首席导演(Chief Director)则为该部作品导演或总导演,并且当监督与首席导演两个职位同时存在时监督的权限要大于首席导演所拥有的权限。

不过就在2017年7月,在执导完《蜡笔小新外传:玩具大作战》之后,八锹新之介接替了善聪一郎,成为了水田TV版动画的第二任监督,并和一同上任的首席导演大杉宜弘一起共同成为了TV版动画的主导者。正因为此,外界基本上都认为八锹在接下来将把重心完全放在TV,这也是八锹将负责明年的电影的这一消息公布后观众大呼意外的核心原因。此外,从4月开始,八锹新之介不再担任TV版动画的监督一职,这一点也是出乎观众意料的。(此后,首席导演大杉宜弘成为了TV版动画实质意义上的监督。)

下面再来简单介绍一下冈野慎吾。冈野慎吾和渡边步、大杉宜弘等人一样,是一名作画出身的动画导演。冈野慎吾最初于2009年参与哆啦A梦动画的制作,并先后参与了《新铁人兵团》《秘密道具博物馆》以及若干TV版中、短篇故事的作画监督工作。除了作画以外,冈野慎吾也在《新大魔境》以及《新日本诞生》中担任了演出一职,成了一名作画、演出全面型选手。在去年7月TV版动画步入新体制以后,冈野慎吾也以原画、演出甚至编剧的身份参与到了多个故事的制作,由其负责的TV版短篇故事《有生命的森林》更是成为了近年来最具艺术性的故事之一。

由冈野慎吾担任分镜及演出的《有生命的森林》具有着非常高的艺术性

八锹新直接与冈野慎吾两人不仅在《新大魔境》与《新日本诞生》中建立了深度合作关系,并且在TV版动画中也有多次联手。在这种情况下,明年的电影由八锹与冈野两人共同主导也就并不奇怪了。

不过,目前我们仍然不清楚八锹新之介与冈野慎吾有着什么样的具体分工。由于《金银岛》刚上映的时候八锹新之介仍然担任着TV版动画的监督一职,当时有很多人猜测八锹并不会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到明年的电影之中。如果这一猜测属实,八锹与冈野两人有较大的可能性保持着共同监督或者是总监督与监督的关系。不过由于八锹从4月开始不再担任TV版监督,接下来他将有足够的精力投入到动画电影的制作现场。结合《金银岛》的先例,冈野慎吾将更有可能会负责角色设计及总作画监督等工作,而这也符合冈野慎吾作画出身的特点。

我们知道,近两年的《南极大冒险》与《金银岛》在美术风格以及角色画风方面都与以往的作品有着比较显著的改变。这除了与水田剧组近年来的对于《哆啦A梦》系列电影的创新意识有关之外,也与作品的监督以及人设的风格有很大的关系。不过,由于八锹新之介在这十多年来深受水田哆啦剧组的传统风格影响,冈野慎吾笔下的角色也均保持着水田哆啦一贯的画风,因此明年的电影无论是美术风格还是角色画风都可能会与《秘密道具博物馆》《新大魔境》《新日本诞生》等作品所体现出的传统风格更加接近。

最后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一位目前隶属于日升(Sunrise)的国人原画师邓佳湄(微博ID:言爱咕咕)也参与到了明年的电影的原画工作。她此前曾在TV版动画中参与了《大象与叔叔》《埃及大冒险》《梦境电视机》等优秀中、短篇故事的原画,并负责了《胖虎与机械胖虎》这一短篇故事的机械设定工作。从这一角度来看,明年的作品也是非常值得国内观众期待的。除此之外,这些年来也有多家国内以外包为主的动画公司参与到了动画、上色等环节。

当然,由于目前观众所能掌握的信息非常有限,因此上面这些猜测都可能与实际情况有着非常大的偏差。不过明年的电影的进一步情报不出意外在这两周内就会公开,到那个时候我们就可以了解到下一部作品的更多细节了。让我们拭目以待!

编辑于 2018-07-13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