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重的战利品 —— 东线被俘“虎“式沉浮录(三)

沉重的战利品 —— 东线被俘“虎“式沉浮录(三)

本系列已更新完毕:

夏逸凡:沉重的战利品 —— 东线被俘“虎“式沉浮录(一)zhuanlan.zhihu.com图标夏逸凡:沉重的战利品 —— 东线被俘“虎“式沉浮录(二)zhuanlan.zhihu.com图标

尽管自502营的“虎”式于43年1月被苏联红军首次俘获开始,至45年5月结束欧洲二战的整个征战历程中,红军也或多或少地获得过一些“虎”式,但“虎”式生龙活虎地为红军效力的例子并不多见。

究其原因,有以下几点:首先,德军很少直接抛弃掉那些还能抢救的“虎”式,而对于评估现状后实在无法撤离或现场维修好的坦克,德军倾向于直接自毁破坏;其次,“虎”式本身的数量并不多;此外,在作战中,为了减少战损,红军更倾向于干净利落地直接击毁敌方的“虎”式,而不是仅仅使其失去作战能力而已,而且打掉一辆“虎”式本身就相当于稳拿一枚勋章了。

考虑到这些原因,直到43年底时才首次有被俘“虎”式在红军序列中作战也就并不稀奇了。

三、服役于苏联红军的“虎”式坦克

摄于1944年末至1945年初之间,在对缴获坦克进行盘点的苏联红军。

第一个吃螃蟹的是来自近卫坦克第28旅的N.I.Revyakin中尉(лейтенанта Н.И. Ревякина)。12月27日,501营的一辆“虎”式陷入沼泽中动弹不得,它的懦夫乘员未进行自毁处理便赶紧溜了,这辆“虎”式成为了红军的战利品,并且在次日就加入近卫坦克第28旅的作战序列中。丰富的作战经验以及荣获过两枚一级卫国战争勋章和一枚红星勋章的战斗资历使得Revyakin中尉被任命为这辆“虎”式的指挥官。而在这之后,近卫坦克第28旅又获得了另一辆“虎”式。

1月5日,这辆炮塔上绘着红星与昵称“Тигр”(即“老虎”)的“虎”式正式投入了战斗。它在近卫坦克第28旅的生活与在501营时相差无几 —— 经典的德味事儿逼重坦:时常需要维修,但零件的缺乏使维修部队抓狂。

另一个案例发生在44年1月17日。第220坦克旅的A.S.Mnatsakanov中尉(лейтенанта А.С. Мнацаканова)指挥其T-34车组成功在战斗中俘获了一辆可用的“虎”式。换乘这辆缴获的坦克,Mnatsakanov中尉与其车组摧毁了敌人的纵队。由于这场英勇的战斗,他被授予苏联英雄的称号。

被KV-1底盘充当的牵引车拖曳着的“虎”式坦克

44年春季,战争形势发生了改变,几场战役为红军带来了更多的“虎”式。

例如,44年3月6日,在沃洛奇斯克(Волочиск),近卫坦克第61旅缴获了两辆“虎”式;3月23日,又于古西亚京(Гусятине)缴获总共13辆的“虎”式与“豹”式;3月25日,再次缴获一辆“虎”式。近卫坦克第61旅并没有让这些战利品堆着变成废铁,44年4月7日的日志显示有3辆“虎”式服役于近卫坦克第61旅中,虽然它们只进行了几天的战斗。近卫坦克第61旅缴获的这些“虎”式很有可能来自503营。

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一些“虎”式被送往某地进行修理,至于是哪,目前并不清楚。在1944年春季,红军装甲车辆总局收到的一些信函中抱怨道,没有足够的射击瞄准具等光学设备来维修敌人的重型坦克。由此可以推断,这些坦克最终进入了维修车间,它们中的一些在维修好之后被运回前线部队中。

截至1944年7月5日,第51独立摩托团的作战车辆。该团可以说是苏联红军中对虎豹的使用最有经验的部队之一,主要原因是其装备了国外租借的车辆,并且有足够的燃料供应。
摄于44年8月,华沙郊区,Sotnikov中尉的部队所使用的缴获“豹”式

目前为止,唯一能确证接收这些经过维修后的“虎”式的部队只有一个——第51独立摩托团(51 ОМЦП)。这个团的特殊之处在于除了10辆 T-34外还装备了5辆“虎”式与2辆“豹”式 —— 都是维修好之后返回前线的缴获车辆。在利沃夫-桑多梅日攻势发起前,该团拥有的“虎”式减至4辆,报告显示有1-2辆“虎”式需要修理。

44年7月21日的战斗中,该团损失了6辆 T-34-85,而敌军则是损失了2辆“虎”式,3辆自行火炮及2辆装甲运兵车,敌军的“虎”式很有可能是被该团缴获“虎”式击毁。20日至22日期间,该团共摧毁了7辆“虎”式,损失了7辆T-34-85,在这之后,该团得到补充。截至7月28日,该团拥有9辆T-34-85和4辆“虎”式。在这些“虎”式中,有3辆虽然仍在运转,但需要适度的维修。在8月19日,这3辆“虎”式仍旧保持这种状态在该团服役。

随后,该团被移交给内务人民委员部去解决乌克兰国家民族组织(ОУН),此时这些“虎”式才被移出该团序列。

总的来说,战争期间,有不少于10辆被俘的‘虎’式曾于不同的时间,不同的部队中为苏联红军效力。

四、尾声

库宾卡测试后亮相于高尔基中央休息公园的德军缴获装备展览中的100号“虎”式,由两辆四号在两侧“护航”
其炮塔侧面的猛犸标志清晰可见
这辆坦克是展会的“明星”,很受观众的关注,注意驾驶员观察口的左侧上还有一个幸运马蹄铁
同样对“虎”式感兴趣的朱可夫元帅
库宾卡之虎,指挥型,底盘号250427,这辆坦克推测来自503营或506营,在45年1月或2月的撤退中被遗弃,现在博物馆将其重新涂装并赋予505营的标志,其炮管上的100即炮塔号,类似的炮管上涂车号的照片范例还有505营的111号,300号,312号

编辑于 2019-02-23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