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英特尔成立五十周年  篇三  力挽狂澜

纪念英特尔成立五十周年 篇三 力挽狂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上章 失而复得


八十年代初,英特尔的经营状态非常糟糕,作为公司支柱的存储器业务正受到来自日本的严峻挑战。

日本半导体行业起步很早,索尼在1955年率先进军半导体行业,比仙童半导体甚至Shockley实验室还早。六七十年代,日本政府采用“以市场换技术”政策,从美国引入大量技术,日本半导体行业迅猛生长。对日本半导体的发展,一开始美国人乐观其成。美国公司在经济衰退时削减投资,这往往导致经济复苏后产能跟不上市场需求。日本有效弥补了美国的产能不足。

很快得,美国人就笑不出来了。日本人善于精益求精,专注产品质量,做出的内存无论是寿命还是一致性都远超美国货。更可怕的是日本人发动价格战。美国公司卖啥价,日本就按其九成报价;你降价,我跟着降价;你再降,我再跟,始终低百分之十。美国做半导体的基本上都是纯粹的半导体公司,而日本则是三菱、东芝、富士通、日立等具有多种业务的巨无霸企业,可以利用其他业务赚来的钱支撑价格战。不光如此,得益于日本政府扶持产业政策,日本企业能以极低的利息借到几无止尽的贷款。

日本企业打得起价格战,英特尔打不起。英特尔从创立之初就一直凭高技术含量走高利润路线,价格战从来不是其擅长。

1981年,英特尔营收同比下降7.7%,净利润暴降71.7%。

82年毫无起色,IBM担心这个重要的供应商垮掉,注资2.5亿美元换取12%股份。

83年和84年初,得益于个人电脑市场火热英特尔经营好转。但是84年第四季度起,形势急转直下。

1985年英特尔严重受挫,税前利润亏损,凭着税收政策勉强保持微弱的净利润。

1986年是最糟糕的一年,英特尔净亏损1.73亿美元,自公开上市来第一次年报亏损。情形最严峻时,高层曾偷偷商量为破产做准备。

英特尔1986年财务报告

形势逼人,Grove和Moore几番商量后,痛苦地决定退出DRAM市场。主营业务完蛋了,得有一项新产品挑起大梁。英特尔扫了一眼自家产品,眼光落在80386上面,就你了。

英特尔首先需要解决一个棘手的商业问题。1984年MOS存储器市场总额为65亿美元,微处理器市场仅有5.7亿,只不过内存市场的零头。不光CPU市场总额小,由于半导体业里有着“第二供应商”的行规,英特尔在x86处理器还面临诸多直接竞争对手。

第二供应商这种做法起源于六十年代,那时军方是美国半导体公司的主要客户。跟普通民用相比,军用产品要求苛刻,集成电路需要耐高温和极高稳定性。当时半导体生产工艺原始,良率全凭运气,不走运的话颗粒全无。另一方面产品用在武器上,需求全凭战争进度,无法事先规划。供应能力不稳定加上需求无法预测,所以军方规定竞标的企业必须提供第二家有生产同种产品能力的供应商,来对冲风险。七十年代美军从越南撤离,IBM等计算机公司取代军方成了行业里最大的客户,这条行规也延续了下来。

IBM挑中Intel 8088做PC后,不断向英特尔施压,要求提供第二供应商。英特尔联系了好几家都没谈成,不得已只好找到AMD。英特尔与AMD两家“交情”久远。七十年代末,英特尔状告AMD侵犯了EPROM专利,AMD股票应声暴跌,跌到发行价的十分之一。AMD不得不与英特尔和解,成为Intel 8085的第二供应商。时来运转这次反而是英特尔上门来求,AMD乘机狮子大开口,得到英特尔大批产品的授权,换取一份长期协议。

第二供应商授权协议的麻烦之处在于研发成本该如何分担。英特尔提出让AMD开发CPU的辅助芯片作为交换,并设计一个公式来计算产品的复杂度,以此衡量成本。不过AMD挺没出息的,把协议当成长期饭票,一门心思在CPU频率上压过英特尔一筹。而到了核算成本时,则拿出一些结构复杂但毫无实用价值的设计搪塞过去,搞得英特尔非常不爽。

AMD不是唯一获得英特尔授权的公司。西门子、英特矽尔等七八家公司有,IBM也拥有80286的生产权,只是并非像AMD那种长期的。

其实没获得授权的公司也能生产x86处理器。早期美国法律对芯片设计保护不足,直到1984年国会通过Semiconductor Chip Protection Act后,芯片的遮掩板设计才受到版权法保护。

也有暴力破解成功的公司。NEC通过逆向工程制造出NEC V20、V30微处理器,分别是8088和8086的克隆。英特尔诉至公堂,法院判定NEC芯片的microcode设计与英特尔有明显差别,不构成侵权。

以前读史我总有疑问,IBM怎那么傻,将CPU主导权落在英特尔手里,操作系统交给微软。资料看多了才明白这种“先见之明”完全是事后诸葛亮,在这80年代初半导体行业的商业模式下,IBM真不用担心。

大家都能做8086,产品缺乏差异必然导致CPU货物化,最终杀到成本价,大家都不赚钱。让英特尔更担忧的是,假如有人在8086指令集的基础上渗入新的指令集,重演Z80取代Intel 8080的故事,那么英特尔会再次将自己开创的市场拱手让人。

英特尔决心把命运全赌在CPU上面,自然要排挤掉诸多竞争对手。从80386起,英特尔决定打破行规,不再授权第二供应商,并在多处异地建厂来打消OEM对产能风险的疑虑。

那些一次性授权的厂家还好,拥有长期协议的AMD比较难对付。英特尔起初曾经提议两家公司合并,后来索性撕毁了协议。英特尔做事也挺损的,不打算遵守协议也不通知AMD,而是采用拖字诀忽悠对方,直到一年后AMD才意识到被英特尔耍了,然后开始打起长达数年的官司。

两个冤家从此开始长达三十多年的竞争

对于暴力破解的公司,英特尔也有应对。NEC的官司虽然输了,但是法院判决对英特尔有一个重大利好:法官裁定芯片里的microcode具有版权,这使得CPU多了一层法律保护。80386采用全新的32位架构,比前代产品远远复杂,竞争对手想要靠逆向工程,需要几年时间。以AMD为例,AMD在386上落后英特尔六年,486上落后四年。

英特尔有了拳头产品,有了制胜策略,但在如何执行上遇到最大的阻力:IBM。今天IBM远不如以前,可在全盛时期IBM对计算机行业的影响,大概相当于现在的苹果,加上谷歌,加上微软,再加上亚马逊,四家巨头的总和。那时候IBM对PC平台掌控权还在,兼容机厂商仍一步一随跟在IBM后面抄袭。

IBM对80386不感冒,明面上的理由是担心英特尔的供货能力,其真正的想法不得而知。有人猜测是IBM不愿浪费286的生产权;也有人猜测是因为80386性能强劲,IBM高层担心会威胁到大型机业务。

为突破IBM的封锁,英特尔找上了康柏。康柏1982年成立,以做PC兼容机起家,短短四年挤入世界五百强,五年营收突破十亿大关,比苹果还快。康柏不甘心与一干兼容机厂商争夺IBM的残羹剩菜,有意树立自己行业领导形象。在英特尔力挺以及微软暗助之下,康柏率先推出第一台搭载80386的电脑,DeskPro 386。就这样芯片厂操作系统商和OEM三家联手,第一次抢走IBM的风头。

DeskPro386 广告

IBM自然大怒,撕毁与英特尔的技术互换协议,取消好几笔芯片订单,并清空所有英特尔的股票,来警告惩罚英特尔。清空英特尔的股票是IBM犯下的一个重大错误。且不说这笔股票日后价值数百亿,首先这个惩罚不痛不痒,英特尔股价受其影响只小跌了4.5%。更重要的是IBM错过一个重大机遇。虽然在PC市场被兼容机商抢去不少份额,IBM还是计算机行业毋庸置疑的霸主,手里有几张好牌。其中之一是有钱,IBM可以通过收购来夺回掌控权。

直接收购OEM对手是行不通的。PC兼容机厂商的兴起原因是IBM为自家PC定价过高,毛利润太高;同时PC制造的技术壁垒和资金壁垒低,想一想在大学寝室里白手起家Mike Dell就知道了。利润丰厚且壁垒低,有如三岁小儿持千金过市,怎么不会引发众人垂涎?IBM收购Dell,市场上立马会出现新的公司Bell、Cell、Fell、Gell……。事实上光是有被收购的预期,就会刺激兼容机厂商更激进地与IBM争夺市场,效果全反。

收购微软也行不通。微软从未通过股权融资,这导致公司股权集中在两个创始人以及Steve Ballmer为首的几个高管手里。Bill Gates不爱奢华生活节俭,除了买豪宅买跑车买私人飞机外很少花钱,他牢牢握着45%以上的股份。Paul Allen绝大部分股票也捏在手里。Ballmer更不用说了,微软刚上市时他拥有5%的股票;到退休时仍有约4%,是微软现在最大的个人股东,三十多年来几乎从未变现过。市场上流通股太少,只要Gates不答应IBM无法收购微软。

英特尔是唯一的可能,何况IBM原本就已经拥有20%多的股票。虽然82年入股时,IBM曾答应不干涉英特尔独立运作,以及拥有的股票不超过30%,到这种关键时刻就该跟英特尔撕毁AMD协议一样,厚着脸皮乘英特尔股票还没走出低谷时控股。至于垄断嫌疑,只要答应继续向OEM出售芯片,不用理会。IBM真正需要不是排挤兼容机厂商,而是牢牢掌握PC平台的话语权。一旦把英特尔控制住,只需要在驱动程序上卡一卡,微软哪里敢在OS/2项目上跟IBM决裂。

好了不多意淫架空历史,还是回到现实。随着Compaq DeskPro 386推出,其他厂家纷纷跟进,连IBM也推出了搭载80386的型号。1990年英特尔赶尽杀绝,发动代号Red X的大规模公关,打出“286的价格买到386的机器”的宣传口号,把残存的80286生产商赶出市场。

在“intel inside”之前,英特尔最大的公关宣传,红叉项目

386推广成功标志着英特尔的32位架构成为PC行业十几年里的标准,为英特尔竖起一堵厚厚的城墙,把诸多实力强大的竞争对手排除在外边。最后只有AMD和另一家小公司Cyrix,能跟英特尔分食,而他们的产品往往落后英特尔数年。从经济学角度看,CPU是件固定成本高边际成本低的商品,设计流片的成本占大头,而真正生产成本极低。有了这几年空挡,英特尔可以早早收回固定成本。对手上市时,不光成本上居于劣势,还面临着英特尔新一代更强大的CPU。

英特尔通过386获得的巨额利润,不断研发新的芯片,不断改进生产工艺,终于在1992年成为世界第一半导体公司。The rest is history.

发布于 2018-0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