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觉的反思(二):录取禅三的真正条件?断我见的实质何在?

上一篇讨论正觉学员对正觉假借释惟护的名义出版《坛经注解》的看法。释惟护是被佛教正觉同修会的萧平实导师亲自印證为明心开悟的出家人。《坛经注解》在大陆地区出版不久,释惟护迅速变节,另投他师。有关此事的讨论,虽然大部分涉及佛教团体做事的正当性,以及其管理决策制度的合理性,但是其中关於禅三和断我见的部分,值得另闢新篇讨论。


当一名出家人,明心开悟后居然会开豪华汽车,还有美女相伴,作为一个正觉学员,我们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问题都是:他当初是如何明心如何断我见的? 明心的人怎么会有这种行爲?


正觉弘法以来,一直以能够帮学人断我见和明心开悟为号召。有些人长途跋涉耗费大量金钱时间辛苦去上课就是希望可以儘快开悟见道,成爲不退转菩萨。


除个别被私下印證的人外,正觉学员想要开悟,首先必须完成禅净班受菩萨戒,由亲教师评核定力、慧力、福德,才能报名每年两次的禅三。是否录取大部分取决于萧导师。不过,这些只是台面上的标準,实际情况只有已经开悟的人才知道。


每年报禅三的人数远比录取人数多。一般正觉学员都以爲,能够录取禅三又能最终开悟的人,一定是满足上述条件的人。事实上,录取禅三的人不是每个都真的知见扎实、有稳固定力、懂得如何深入观行。事实上,一般在正觉能够上完禅净班后很快就能开悟的人,属於下面几类:


1. 萧导师认爲是过去世与自己缘分很深的人。


2. 捐助了大笔财物(主要是金钱,但也包括特殊资源):大笔的财布施可以增加录取禅三和开悟的机会是很多学员公开或私下的认知。因爲此事曾经多次被质疑,萧导师公开否认开悟学员都捐助了某个金额。可是重点不在此。开悟的人不一定捐了很多钱,他/她可能属於此中其他几类。但是,只要观察力好一点的人都知道大量金钱“护持”绝对能够让正觉认识你并且让你更快速开悟。


3. 没有捐助大量金钱,但是从事的行业或者身边的人脉可以替正觉节省大量金钱,又或者让正觉的弘法业务取得很多方便的人。


4. 台北以外需要重点发展地区的“开荒者”


5. 有特殊技能的人,譬如美编、出版、网站管理等等。


6. 社会地位高(或有特殊身份者),可以光耀正觉门楣的人


7. 被亲教师、组长或与萧导师亲近之人的推荐


8. 正觉内部重要人士的眷属,比如亲教师的配偶和子女


9. 鞠躬尽瘁,为正觉付出大量劳力者:在正觉做大量义工确实可以感动萧导师,但是若只有体力精力的付出,那一般没有上面几类容易录取禅三。


请注意,正觉早年明心的标准,因为当时人力稀薄,所以比目前低很多。用萧导师自己的话来说, 就是他当时 "手很松”。某段时间,又因为错误评估大陆地区的形势,以为不久就可以全面在大陆弘法,所以明心的人数暴增。


比较谦虚又不自欺的明心菩萨其实都知道自己有几分斤两,也知道自己可以快速开悟的原因。但是正觉的禅三是一件讳莫如深的机密,明心的人不会跟尚未开悟的学员讨论这些事情,基层学员即使猜测也不敢公开探问。


明眼人都看到,有些人天天做义工,比上班当家还勤奋努力多年也未能录取,录取了也要折腾很久才被印證开悟。另一些知见不错,定力也不差,品性也好,但也耽搁了很久。


符合上述条件的人,禅净班毕业后虽然定力智慧都欠缺,也不一定比其他人优秀,次次录取,而且一次两次三次就被萧导师印證开悟。


上述所举的因素,大部分都与定、慧无关。


正因如此,所以正觉的亲教师才一再对学员强调:大家的定、慧相差都不远,能否录取禅三是福德方面的差异。福德够不够当然只有萧导师才知道。如果你没有别的优势,很多人禅三前就会去捐一笔钱,来“提升”福德。在正觉做过柜台义工的人大概都见过这种现象。


那释惟护多次录取禅三的原因是什么?


萧导师既然说是他帮释惟护开悟的,那看来释惟护的“智慧”没有特别好。萧导师又说释惟护开悟后开名车有美女相伴,那似乎此人定力也有限。此二皆无,那只能说他当初录取禅三的一定是因爲“福德”特别出众。


正觉创办以来,释惟护不是第一个变节的人。除了三次法难,被印證后退转的人大有人在。萧导师一向的解释是因爲福德不够,所以那些他“滥慈悲”引导开悟的人,才会怀疑甚至否定自己所證。


这是萧导师早期的做法,但是用来解释最近几年的情况不免牵强。首先释惟护肯定是有足够福德才被录取禅三,禅三期间萧导师也是观察过他的福德是否足够吧?既然福德够,为何后来会退转?如果不够,让他开悟又给他这麽大一个“虚名”岂不是故意陷害?


另一个问题是:既然一直都有人退转,爲何不提高禅三录取的标準或开悟的标準?


原因一:发展业务需要全心投入的义工。正觉的政策是,只有开悟的人才可以担当特殊的工作,像是柜台义工,助教,亲教师,各小组的高级幹部和组长、各地区的干部领导等等。正觉自创办以来,学员人数有限,有时间做义工的人数更有限,为了拼尽全力发展弘法业务,必须赐予很多人“圣者”的封号,让他们全力为正觉效忠服务,提供各种资源。最初的明心标准非常低,甚至是导师明说的。后续人员稍微充足,就开始选择那些有资源有特殊能力和身份的人快速开悟,这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事实。比如当初以爲可以在大陆大规模弘法时,开悟的人数突增。


原因二:壮大胜义僧(明心开悟者)的数目,这个数目越庞大,明心者越有财力势力学历,越显得正觉的法是正确的。

针对明心菩萨陆续退转,萧导师一直找各种理由辩解。最初三次法难的理由是没断我见,后来是福德不够,最近又提出未到地定不够的问题。


尽管大家不敢质疑导师,但是这些“退转”发生后的“补救解释”缺乏说服力,多年来笔者在正觉内部听过不少想法和疑问:


一、先説最普遍的质疑:爲何很多萧导师印證开悟的圣人,傲慢无礼、自我中心,品德连世俗人都不如?自开办禅三以来,被正觉印證的许多“开悟圣者”,品德修爲都有明显缺陷,差别在于有些人明心开悟後公开变节,有些在正觉内部努力钻营,巩固自己的正觉“仕途”。关於明心菩萨,我们私下最常听到的一些问题是:爲什麽开悟的菩萨判断力会这麽糟糕,几乎到了幼稚的程度?爲何越是开悟越是有职位的菩萨,行爲越是无礼虚僞执著?正觉裏面有很多谦逊无私的菩萨,但是反面教材也多得让大家无法理解。明心开悟的菩萨有些态度恶劣、颐指气使、对上谄媚虚僞对下欠缺基本尊重,官威逼人、经常浪费他人时间却从无愧疚,乃至动辄辱駡。辛劳工作的基层义工往往敢怒不敢言,长期忍辱,令人痛心。对正觉学员来説,释惟护变节离去对大家没什么影响;留下的无德无能之人,才是正觉应该头疼的。


二、到底是烦恼還是习气?对开悟菩萨的失德行爲,正觉的人通常的説法是:这些都是习气。首先应该厘清,到底“烦恼”和“习气”在定义上有何差别,又如何检验?比如一个人经常駡人、出言不逊、告状抹黑、抢功德、争权夺利,那如何判断这些行爲是因爲我见深重而引申的粗重烦恼,还是断除我见后的微细习气?正觉的不成文认知是:总之被印證开悟的人做的事就是“习气”,沒悟的人的不良行爲都是“烦恼”。我们在正觉見過某些位高权重的“菩萨”,一点小事指责就他人“没有转依如来藏”,转头自己言语粗鄙刻薄,被人指责时马上高举“我不是三果人,所以有习气”的说法。这种姑息自己苛责他人的説法,听起来何其自欺。


三、为何开悟後,很多人德行越来越不堪?与其説很多人开悟后一时习气难改,更合理更显而易见的解释是:权力腐化人心。很多开悟前似乎很谦逊低调的人,突然在正觉的阶级制度中高人一等,享有尊荣和特权,觉得自己是全世界为数不多的圣人之一,福德深厚,成爲三地菩萨的入室弟子,马上自我无限膨胀。隐藏不住的人,没几天就原形毕露,品德上的种种缺憾表露无疑,甚至变本加厉。


四、断我见是否就是理论上理解和确信十八界无常这麽简单?《阿毘达磨俱舍论》明确指出,声闻见道(也就是證初果)要断除八十八种「见所断烦恼」【注一】。 这是经论中提出,检验一个人有没有断我见的标杆。正觉对二乘法的教授颇爲粗糙,欠缺细緻説明,所以大部分人其实不知亦不懂如何检验自己,对各种烦恼和不善心所法从未仔细瞭解,更不要说深入观行。试想,初果的力量是足以让一个修行人七次人天往返必入涅槃,真的是理论上确信就可以获得?科学家,或者是有学过大学程度的生物和物理的人,都很容易理解和从各种角度确认十八界的无常变异,这些人难道都可以轻易取證初果?


五、我见和我执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名相吗?正觉的断我见定义是:理论上确认十八界无常即是断我见,尔後才开始断我执著。经论上从未将我见和我执如此划分界定:以断我见属初果,断我执属後三果。佛教经论中,我见和我执意义非常接近,比如人我见和人我执是同义。正觉所尊崇的《成唯识论》中,多用我执少用我见,也从未如此区分这两个名相。此外, 正觉把我见分爲“断续分别我见”、“俱生断续我见”、和“俱生分别我见”。这个我见的分类法也是独创,经论中未曾有。《成唯识论》的分类是:俱生我执与分别我执。俱生我执又分爲与第七识相应的“相续俱生我执”,以及与第六识相应的“断续俱生我执”。分别我执只与第六识相应,因此一定是断续的。


经證:


《成唯识论》:然诸「我执」,略有二种:一者、俱生,二者、分别。「俱生我执」,无始时来,虚妄熏习内因力故;恒与身俱。不待邪教及邪分别,任运而转;故名俱生。此复二种:一、常相续。在第七识,缘第八识,起自心相,执为实我。二、有间断。在第六识,缘识所变五取蕴相,或总或别,起自心相,执为实我。此二我执,细故难断。后修道中,数数修习胜法空观,方能除灭。

「分别我执」,亦由现在外缘力故;非与身俱。要待邪教及邪分别,然后方起。故名分别。唯在第六意识中有。此有二种:一、缘邪教所说蕴处界相,起自心相,分别计度,执为实我。二、缘邪教所说自性等相,起自心相,分别计度,执为实我。此二我执,粗故易断。初见道时,观一切法法空真如,即能除灭。

玄奘的师父护法菩萨在《大乘广百论释论》中,有类似定义,可见我见与我执其实是同义:

《大乘广百论释论》:又诸「我见」略有二种。一者俱生。二者分别。「俱生我见」,由无始来内因力故,恒与身俱,不待邪教及邪分别,任运而起,故名俱生。

此复二种:一常相续。在第七识,缘第八识起自心相,即执为我,名为我见。二有间断,在第六识,缘五取蕴,或总或别,起自心相,即执为我,名为我见。如是二种俱生我见,微细难断,数数修习胜无我观,方能除灭。「分别我见」,由现在世外缘力故,非与身俱,要待邪教及邪分别然后方起,故名分别。

此亦二种:一缘邪教所说蕴相。起自心相。分别为我。名为我见。二缘邪教所说我相。起自心相。分别为我。名为我见。如是二种分别我见,粗重易断,圣谛现观初现行时,即便除灭。


六、正觉切割我见我执的定义,产生了什麽问题?不论是南传佛教,断我见绝对不是纯粹的理论理解,没有相当扎实的定力配合正确的修行方法,是无法彻底断我见證初果。当正觉把断我见定义为理论上的“心得决定”时,就必然会出现这种“名不符实”的初果人,而且绝不是一两个人而已。正觉的一些资深“亲教师”甚至在课堂上表示不解为何有没有断我见的菩萨。加上内部派系鬥争、争权抢福德功德的心态无处不在,大家私底下难免怀疑这个团体裏面充斥著一堆带著圣人高帽的凡夫。


七、明心的人可否通过对比虚妄的十八界与真实如如的如来藏而断我见?这个问题如果牵涉法义颇爲複杂。简单来说,佛法的修行核心是破执—我执与法执。要检测一个方法是否真的有效,最直截了当的是看看它的实际效果。正觉明心菩萨的品德问题,其实已经揭示出萧导师的方法成效不佳。


八、到底怎麽观行?正觉的书中确实有说,行者必须现观五阴十八界虚妄才能断我见。事实上,许多正觉学员读完禅净班,到了进阶班多年,还不清楚观行到底是什麽。不光学员不清楚,明心的菩萨也未必説得清楚应该如何观行。为何如此?正觉禁止学人互相讨论观行的内容,所以都不敢探问,即使询问亲教师也没有明确答案。佛教历史上从未听闻观行的内容是不宣之密。很多学员不知道的是,正觉的观行与正统佛教的观行截然不同。正觉的观行变成秘密,是因为观行牵涉正觉明心开悟的密意,倘若公开讨论,密意必然泄露。


九、开悟的人都有未到地定?正觉的禅三录取是不会检测一个人有没有未到地定的,已经明心的人也都知道开悟其实不需要深厚定力。笔者常聼到正觉的菩萨抱怨,进入正觉后爲了纍积上禅三的福德,必须参与大量义工工作,读书和拜佛沦爲次要。而明心开悟的人也一样,必须有所贡献才可以获得更高的职位。换句话説,有时间修定的人不多。上了禅三断不了我见或是明心了退转,缺乏未到地定是正觉的另一个“官方説法”。可是除了有时间修定的人不多,我们也没有听过几个人説得清楚如何修定,如何才叫具备未到地定,那些认爲自己懂的人之间,也有好几种答案。亲教师教的是无相忆佛,并不是无相忆佛后如何一步步修到未到地定。

其实此中有一个重要问题一直被忽略。二乘佛法的正统修行中,现观五蕴空的止观法门,要求止与观的双运。简单来説,具备有制心一处的定力后,必须不断以定力为工具使得观行越来越深细,确认五蕴空,大乘法的修行原理相同,同样是打坐修止,再以定力为工具破除法执。

以定不断使智慧深细,又以慧增益定力,定慧相辅相成。正觉的无相念佛拜佛法门,只是修定的法门,与观行的慧切割,与现观五蕴苦、空、无常、无我没有直接关係。


总结:


正觉一直标榜断我见并非难事。可是事实上,很多学员耗费大量时间金钱精力护持正觉,多年下来,还是有很多困惑不解,而且发现很多问题,如观行和未到地定,是没有清楚明确的答案的。


大乘和二乘佛法见道的实质,有两个检验方法:

一是,见道位的体验是否与经论相符。

二是,是否有断除烦恼的效果。


当许多开悟圣者的言行操守背离菩萨律仪和四摄法,甚至菩萨戒,但却自我感觉良好,岂不令人怀疑到底正觉的断我见和明心的实质是什麽?


萧平实导师一直说不断做义工有助断除烦恼。我们在正觉多年,看到的是,大家拼命做义工背後的推动力是要录取禅三,录取禅三才能被印证明心见性,明心见性才可以成为特权阶级。


在这样一个明心制度,福德证量与世俗利益没有区别,助长的当然是功利心、做业绩的心、甚至是掌控权力的心。否则正觉内部不会跟外面的公司企业一模一样,有这麽多跟红顶白、争权夺利、因妒嫉中伤抹黑的染污法。根本的原因就是大家做事的动机都是与我见我执相应的私心私欲。


笔者写作本文,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一再听到身边的人,感叹爲何萧导师不重视大家修行 — 尤其是断我见方面 — 的实质,爲何要如此迫切地大量生产“开悟圣者”?任何机构团体,都是先打好根基才能够向外拓展的。


释惟护事件,是萧导师唯一公开承认的“错误”,也是一个累积多年终于爆发的特大号警报。真正瞭解情况的人,都明白此事的成因肯定不在释惟护个人的私心,而是萧导师所教导的佛法和建立的制度。


萧导师虽然有提及因弟子德行有亏被高地菩萨责备,大家私底下疑惑的是,这些问题其实都是多年沉疴了。难道萧导师身为被佛召见又可以跟护法神直接沟通的三地菩萨,以及证量高强的亲教师全部都缺乏先见之明,一定要等到出了大纰漏后才懂得反省和纠正?






注一:《阿毘達磨俱舍論》卷2〈分別界品 1〉:【八十八隨眠及彼俱有法并隨行得,皆見所斷,諸餘有漏皆修所斷,一切無漏皆非所斷。】(CBETA, T29, no. 1558, p. 10, b20-21) 《俱舍論記》卷2〈分別界品 1〉:【八十八惑,迷理起故,是見所斷。】(CBETA, T41, no. 1821, p. 48, a3-4)

编辑于 2019-0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