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觉同修会的名相错解:诸「行」无常的「行」指的是行蕴?

正觉官网:第一目 诸行无常、苦法印之正理

诸「行」即指五蕴中的行蕴,包含身行、口行及意行。身行,包括行住坐卧乃至參禅中色身毫无动摇,仍属身的行蕴,因仍有呼吸、脉搏、新陈代谢等存在。口行蕴则包含语言、文字、思虑等表义名言;甚至无语言思虑时,以对外境六尘了了分明之觉观,仍属显境名言,故亦属於口行所摄。甚至於四空定中之非想非非想定,因仍有意识心的极微细了知存在,仍属於显境名言所摄境界,亦属口行蕴 。
意行蕴之粗者如缘於五尘、贪瞋之意识(如藏传佛教双身修法,觉知心因成就第四喜大乐而起贪爱,希望永住此大乐之中,此乃欲界低劣粗糙的贪瞋觉受境界,是极粗的意行蕴);细者则如欲界定缘於六尘觉观之意识,或如初禅缘於四尘觉观之意识,乃至无想定、灭尽定中已无意识,但仍有意根存在之意行。
因此,只要尚有六识及意根的存在,即是意行境界;只要还有呼吸、心跳,即是不外於身行境界;只要还有觉观,即是不离口行境界。


《识蕴真义》:行蕴者,谓身根之种种行为,所谓表色及无表色,皆是行蕴;亦谓识蕴之种种心行,皆是行蕴。人类皆有身根,不坏之身根即名有根身;有根身在人间之存在,必有行来去止、坐卧睡眠及饮食、大小便利……等事,由此显示种种表色,皆是行蕴;乃至由表色而显示出来的气质、神韵……等无表色,亦皆属于身根之行蕴所摄;身根之行蕴即是肢体动作等色蕴所显示之法,故行蕴中有一部分是由色蕴之行为所显现,即是色蕴之行来去止肢体动作等事相上之功能差别,亦是众生所最执著之自性,摄属行蕴之一。


辨證:

1. 首先,佛经中“行”的一般解释是无常迁流的意思,与“有为”同义,其概念内容有广狭种种义,不能全部混爲一谈。

三法印之一“诸行无常”的“行”是最广义,指的是,一切法,也就是现象界全体,都是在不断变化迁流的状态之中。所以这裏所说的“行”,不能定义爲仅仅是“行蕴”,因爲“五蕴”全部都是包含在这个“行”当中。

这是佛法裏面小学生级别的知识。正觉的老师们对此贻笑大方的错误似乎一无所知,学员当然也都跟著错。会犯这种错误,原因不外乎:没有好好读书,低估佛法的难度高估自己的理解,惯性望文生义,又缺乏对梵文/巴利文的瞭解。由此,才导致对经论名相的诸般误会。正觉一直以爲印顺和佛教界无能力与自己辩论,事实是,佛教界和佛学学者,是不会愿意浪费时间,降低身份,与任何连“诸行无常”都解释错的人辩论。


2. 从广狭义来説,“诸行无常”的“行”是最广义的“行”,“五蕴”的“行蕴”次之,“十二缘起”的“行”再次之,以“思心所”为“行”是最狭义的。

对“行蕴”的定义,正觉都说是身口意行。

原始佛教,也就是讲解二乘佛法的阿含经裏面,行蕴主要是指思心所,因爲五蕴的施设,就是爲了解释衆生造业,需要有身体(色),再经过分别(识)、感受(受)、取相(想)、然後内心生起去造业的推动力。

而十二缘起裏面的“行”与“业”的意义相近,指身、口、意的造作以及造作所留下的业力,业力引生识入胎,於是有不断的轮迴。也就是説,由思心所引发的身、意和语等行,都包含在这个“行”的範围。

到了部派佛教时期,“行蕴”範围不再限於思心所。如说一切有部等还设了十四种“心不相应行法”,都包括在“行蕴”之中,即是明显的一个例證。

又,俱舍宗将一切有为、无为之诸法概分为七十五法,其中,有四十四种心所与十四种不相应法等,共计五十八法,总称为行蕴。《阿毘达磨俱舍论》第一卷云:「除前及後色、受、想、识,馀一切行,名为行蕴。」这就是说,除受、想、识以外的所有其他心行都属於行蕴。

世亲菩萨的大乘百法明门论,将一切法分爲五种。其中,行蕴包含了除受、想二心所等49个心所法,加上24个心不相应行。《大乘五蕴论》(玄奘译):「云何行蕴。谓除受想。诸馀心法及心不相应行。云何名为诸馀心法。谓彼诸法与心相应。彼复云何。谓触作意受想思。欲胜解念叁摩地慧。信惭愧无贪善根无瞋善根无癡善根精进轻安不放逸捨不害。贪瞋慢无明见疑。忿恨覆恼嫉悭诳谄憍害无惭无愧惛沈掉举不信懈怠放逸忘念散乱不正知。恶作睡眠寻伺。是诸心法。五是遍行。五是别境。十一是善六是烦恼。馀是随烦恼。四是不决定。」

亦有阿含经及大乘经将行蕴定义为“六思身”。如《杂阿含经》第三卷云:「云何行受阴,谓六思身,何等为六,谓眼触生思,乃至意触生思,是名行受阴。」再如《大乘阿毘达磨集论》第一卷云:「云何建立行蕴,谓六思身,眼触所生思,耳触所生思,鼻触所生思,舌触所生思,身触所生思,意触所生思,由此思故。。。思作诸善,思作杂染,思作分位差别。」

《对法论》在建立行蕴门中说:「云何建立行蕴?谓六思身,眼触所生思,乃至意触所生思。由此思故,思作诸善,思作杂染,思作分位差别。又即此思,除受及想。与馀心所有法,并心不相应行,总名行蕴。虽除受想一切心所有法及心不相应行皆行蕴相,然思最胜,与一切行为导首,是故遍说。」

《显扬圣教论》第五卷依叁种差别建立行蕴:(一)由胜差别,即取思心所为主,一切行中,思力最胜,作令心等成杂染清净法故。(二)由依差别,即从眼等所依建立六思身,即眼触所生思,乃至意触所生思。(三)由诸行施设差别,建立诸馀相应法和不相应法。这施设差别有三种:(1)杂染施设,建立烦恼及随烦恼。(2)清净施设,建立信等十一法。(3)分位施设,建立二十四种不相应行。

《瑜伽论》五十三卷说行蕴自性,由五种类令心造作:「一为境随与,二为彼合会,三为彼别离,四能发杂染业,五令心自在转。」五十三卷末说行蕴差别有五种:(一)由境界说六思身,(二)由分位说二十四不相应,(三)由杂染说根本烦恼及随烦恼,(四)由清净说信等十一法,(五)由造作说遍行别境等。


縂結:

总结经论的説法, 行蕴最广义是百法名门裏面的49个心所法加24个心不相应行法,最狭义是思心所。種虽然正觉上课有略讲过百法,正觉縂持咒也引用百法明门论中的句子,可是行蕴与百法之中的心所和心不相应行的关係,正觉的人似乎完全不知。正觉书中网站中电视弘法中,对行蕴的定义片面偏狭。“诸行无常”和“行蕴”的正解,不单是小学生级数的佛法知识,而且网上随处都可以搜寻到。一个标榜自己是唯一正法,拥有数百位见道“圣人”的佛教团体,爲何连这些知识都欠缺?

最後,行蕴的定义,与正觉开悟明心的“密意”有密切关係。当正觉对行蕴定义偏颇,其密意的有效性,应同时受到质疑。

编辑于 2020-02-20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