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ibili2018年7月事件始末(改)

Bilibili2018年7月事件始末(改)

2018年7月20日上午,国内知名弹幕视频网站BILIBILI站长徐逸在网站内发帖,批评知名主播孙笑川(ID:带带大师兄)粉丝在B站内大量使用低俗脏话,不久后,徐逸本人账号被B站封禁。当天下午,新闻频道点名批评Bilibili网站及其他动漫网站和APP低俗内容,报道称有些内容甚至涉及乱伦。在这则新闻中,在B站连载的动漫作品《ISLAND》出现了一个镜头。

次日,《ISLAND》被迫下线停播,并最终引发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百度贴吧血小板吧被恶意入侵,随后各大应用商店下线B站客户端。7月26日,一则“有关单位要求下线动漫名单”的新闻在国内动漫爱好者之间流传,随后爱奇艺、优酷纷纷下架了名单中的大部分内容,引发国内动漫爱好者之间的恐慌。

背景:BLIBLI弹幕网站的兴衰


BILIBILI网站首页


BILIBILI弹幕视频网站(以下简称B站)成立于2009年,由徐逸(网名:⑨Bishi)创始,是一家以ACG(Anime动画Comic漫画Game游戏)为主打内容的视频网站。2013年以来,随着“二次元文化”(即ACG为主的亚文化)在国内年轻人之间流行,B站开始迅速发家。2013年暑假,B站在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举行了第一届线下活动BILIBILI MACRO LINK。2014年开始代理手机游戏。2015-1017年,B站开始“大跃进”式发展,大量年轻的ACG爱好者进驻,B站也开始频繁进行商业合作。而B站能有如此成就,都要靠B站现任董事长——陈睿。陈睿曾任金山毒霸事业部总经理,2011年投资B站,2014年正式成为B站董事长(因此也有徐逸是“先帝”,陈睿是“二世”的玩笑话)。

但是物极必反,B站在不断壮大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

BILIBILI现任董事长陈睿

用户低龄化。B站的知名度暴涨,吸引了一大批新用户进入,其中就有不少被网民称作“小学生”的人群,其中大部分是未成年人。这些群体一大特点对ACG文化和网络暴力知之甚少、容易盲目随波逐流、自视为“二次元的代理人”,最严重的是“萌二”和“二卫兵”思想——极端排外,一旦有人批评自己喜爱的动漫就会愤愤不平的去反驳甚至爆粗。而这些人群一方面不仅有损ACG爱好者群体的整体形象,而且还成了某些网络暴力的调戏目标—— 2016年2月2日晚,国内知名虚拟偶像(虚拟偶像即利用电脑制作形象、配音演员配音饰演的“人造歌手”)洛天依登上2016湖南卫视小年夜春晚,次日便有人故意在洛天依贴吧中放出恶意刷“洛天依xi du”“洛天依潜规则”的帖子,引发洛天依粉丝和刷帖者混战。在这次事件中,所谓“小学生”是双方的主要“参战人员”。值得一提的是,ACG虽然是以动漫游戏内容为主,但在B站壮大之前,都是以15岁以上的青年爱好者为主要受众,具有一定辨别是非能力。ACG文化的传播,在现在看来只是吸引了没有网络自制能力的“小学生”加入以及成为网络暴力的目标,即“树大招风”。


反洛天依吧是2017年初洛天依事件主战场

营销号入侵。作为一个主打ACG的视频平台,B站起初的主要内容都是动漫、游戏、“鬼畜”等内容。随着B站的知名度不断壮大,也吸引了许多其他网站的UP(Uploader,上传视频的主播)前来,其中就有大量“营销号”——通过发视频盈利的人。2017年,营销号开始渗透B站,其中主要以标题党为主。2017年7月(时年BML举办前不久),B站由于版权问题对网站内的影视区进行大清洗,几乎所有外国影视作品被一扫空。这虽然避免了B站因为非法提供影视资源而面临麻烦,但却引发了用户的强烈不满。在这种情况下,影视类营销号开始大量出现——影视剪辑、没有内涵的“影评”(即简单把剧情说一下就当成“影评”视频发上来滥竽充数),以及人见人憎的“标题党”视频,开始充斥B站,大有喧宾夺主之势。而B站审核团队却放任这些视频的滋长,导致如今B站,非ACG题材视频滋生,这无疑是要砸了“二次元”的招牌,进一步引发了用户不满。

在这种情况下,B站陷入了“外强中干”以及“塔西佗陷阱”的困境中。尽管B站在资本运作上继续向前,但是却逐渐失去了老一代用户的信任。2017年月,B站针对UP们为手游打广告的活动提出“绿洲计划”,引发争议。而今年年初,B展开始直接在客户端首页为各种产品打广告。

背景:带带大师兄


孙笑川(带带大师兄)

带带大师兄,即孙笑川,一位隶属于“抽象工作室”的知名斗鱼主播。在一次直播中,孙笑川宣称“每送一个火箭删一个粉丝”,但当真有人送火箭时,孙笑川出尔反尔,于是便有不满观众去贴吧编造孙笑川的谣言。


疑似孙男子殴打外国老人视频截图

但是不久后,事情开始超出了调侃娱乐性质的范围。一张“疑似孙笑川男子在国外殴打外国老奶奶”的图片开始流传,“孙笑川打奶奶”的梗开始流行,紧接而来的是“孙笑川无恶不作”、“XX事情真凶是孙笑川”等过分的内容。加之孙笑川本人素质确实不好,其在直播中的口头禅,如“安排上了”、“你ma死了”等也成了“网络流行语”,以及网络暴力常用语句,其粉丝四处使用,最后流行。

伏笔:2018SP直播争议

2018年是B站历史上最艰难的一年。今年3月,B站红人、美国男演员比利·海灵顿因车祸去世,一方面有不少人悼念,另一方面有人指出比利·海灵顿是一个日本军国主义崇拜者和色青影视演员。6月,B站代理的手游《Fate Grand Order》出现“黑卡代充”丑闻,游戏在更新后出现大量BUG,而官方则在时候封锁消息,最终导致用户不满大爆发。事后,陈睿亲自道歉,并宣布为各位玩家补偿奖品,但大部分玩家没有接受,要求B站整顿游戏运营团队。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2]

陈睿就《Fate》手游事件道歉


2018年7月14日,在距离B站一年一度的最大活动BML举办只剩一周之际,B站官方突然宣布——本届BML的SP环节将进行转播。

BILIBILI MACRO LINK有三个环节:以洛天依等虚拟偶像为主的VR、以日本艺人为主的SP以及以B站站内UP为主的BML。根据日本方面传统,由于版权问题,艺人(尤其是声优和歌手)的演唱会是不允许直播的(录播都不允许),B站开了这个头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而广大用户最气愤的是——BML只在上海举办,许多人辛辛苦苦买了票定了酒店坐飞机高铁从全国各地赶来,冒着夏日看自己的偶像,却突然告诉我那些没买票的人在家里就能开着空调免费看到偶像的脸,顿时“被欺骗”,“被耍”的心情涌上心头。

当晚。大量用户跑到公告下发表过激言论,如“陈睿你MA死了”、“直播你MA呢”,甚至有人叫嚣在演唱会现场“捣乱”、“把荧光棒扔到台上”和“打烂摄影机,别让那些没付钱的白看”。次日,B站宣布取消SP直播。

但一切远没有结束。

7-20上午:徐逸发帖批评“狗粉丝”

在上面有关SP的介绍中,我们可以看见许多激进的人在抗议SP直播时,用到“你MA死了”、“安排上了”等词汇,而这些跟孙笑川语录的流行不无关系。实际上,早在SP之前,B站内就有不少人在进行网络暴力时,大量使用孙笑川说过的脏话。

7月20日,BML的暖场活动——BILIBILI WORLD开始,这场持续三天的动漫展的第一天,就出了事情。当日早晨,B站前站长徐逸(网名“碧诗”)发帖,批评“狗粉丝”(即孙笑川语录使用者蔑称)素质低下,扰乱B站评论区秩序,大部分人对此番言论表示支持。然而随后,徐逸却自己用“你说你Ma呢”批评反驳他的“狗粉丝”,随后,这条帖子被删除,徐逸被封禁七天。此时,徐逸本人还在BW的舞台上直播游戏。

7-20下午:点名B站,恐慌蔓延

下午,中央电视台12套新闻节目播放了一条引发混乱的消息:CCTV新闻频道点名批评“哔哩哔哩”网站及其他动漫网站和APP低俗内容,报道称有些内容甚至涉及乱伦,而读者中不乏十四五岁的未成年人,呼吁要传播制作正能量鲜明的青少年节目。对此,B站晚间回应:1、第一时间下架了疑似涉嫌有不良内容的视频,并启动复查;2、加强用户举报反馈机制,并对相关工作人员进行问责;3、即日起对站内内容展开全面清查。次日,在新闻中出现的动漫《ISLAND》被下架停播。


消息一出,立刻引起动漫爱好者群体之间的恐慌。贴吧、微博与Q群炸锅,“B站被点名”成为贴吧热搜。一些动漫爱好者纷纷发帖,不满地批评“思想老套”、“用旧眼光看待新事物”,对动漫作品不分黑白一刀切,有人担心其他作品会不会受影响,有人指出是“狗粉丝”为了报复,故意拨打举报热线投诉B站,更有甚者,极少数人利用此次机会散布反动言论信息,挑拨前文所说的“小学生”颠覆政权,一些反政府分子也趁机出来冒充动漫爱好者,自称要“推翻文化部”。一时间群魔乱舞,秩序大乱。

7-22:BML嘉宾遭虐待?



尽管“B站被点名”仍占据着贴吧热搜头条,但BW还是要照常进行。7月21日,几名不明身份者在BW会场——上海世博会展中心外打出写有“陈睿你MA死了、直播你Ma呢、啤梨啤梨干杯”字样的横幅,有关消息很快被B站贴吧删除,因此没有照片。当晚,SP开始,陈睿本人出现在了会场观众席,但是没有出现“万众期待”的“陈睿被攻击”新闻。

22日下午5点,BML正式开始,然而当天早晨,受邀参加BML的B站知名主播“逍遥散人”和“怕上火暴王老菊”却在微博上贴出了自己的“嘉宾休息室”的照片,只有几张椅子、桌子和冰冷的地板,连个床都没有。此外,受邀参加BW的日本演员小见川千明(粉丝爱称“破音姬”)被爆“站着签名,连个坐着的椅子都没有”,一些女嘉宾也被爆出“睡在柜子里”。

随着微博被纷纷转发,“B站虐待嘉宾”的谣言开始流传,广大用户再一次表达了对B站的失望。但是第二天,B站开始辟谣:王老菊和散人属于忙中出错,带错了地方,真正的嘉宾休息室配备有床、空调和电视。此事后来得到王老菊证实,并表示不要利用他煽动恶意。小见川千明签名处有两个椅子,疑似有人故意没拍到以造谣。而“女嘉宾睡柜子”则是女嘉宾们在衣柜中玩耍时拍的照片被人断章取义。

7-23:血小板吧遭入侵,有人幕后煽风点火?

BML事件余波未平,新的风暴已经出现。

《工作细胞》角色血小板

作为一个以动漫为主(曾经是)的视频网站,从2011年起,B站都会购买正版日本动漫版权在网站内播放。2016年,B站获得东京电视台独家播放权,几乎成为了国内日本动漫版权大头。根据播放季度,这些动漫被分为“一月新番”、“四月新番”、“七月新番”、“十月新番”,每三个月就会有一批新动漫。

而在今年的新番中,有一部名叫《工作细胞》的作品。它将人体内的各种细胞变成动漫角色,通过简单易懂的方式科普人体细胞工作原理。然而这么一部具有教育意义的动漫,却引发了争议。作品将“血小板”一角色塑造为一个几岁的幼女,活泼好动可爱,虽然得到了许多观众的喜爱,却也引来了许多“变态”的注意——极少数人在该角色红起来后发表过激言论,诸如“我要cao血小板”、“我的老婆在我身体里”,甚至是“我要割腕见我老婆”这种极端激进的言论,完美的诠释了lian tong pi之恶心疯癫。这一次,升级版“小学生”们做出了惊人的举动:23日,百度贴吧血小板吧遭到入侵,大量不明身份自称“血小板粉丝”的人开始在吧里发帖。血小板吧原是一个为广大血小板疾病患者求医问药的平台,但是“入侵者”们却宣称要“把这里变成血小板的粉丝吧”、“病秧子滚出去”,当然,也有部分人又使用了“孙笑川语录”。

但这次爆吧事件非同小可,涉及用低俗语言谩骂攻击在血小板吧求助的病患。25日,B站官方宣布,将联手贴吧方面调查此事。血小板吧宣布禁止该动漫有关内容。在B站的帖子中,提到了“经过策划,有意冒充动漫爱好者,意在操纵舆论,诬陷爱好者群体”。确实,这次爆吧事件发生在敏感时期,且过于快速和集中,很难让人相信不是有幕后策划。

而在24日晚,孙笑川也在微博上发帖,要求“狗粉丝”们收手。25日,孙笑川发布一个视频,表示自己已经因为“狗粉丝”而遭到私信轰炸,怎么解释自己和最近的事情没有关系都没有用,自己已经成为了网络暴力的受害者。孙呼吁广大网友不要因为玩梗而去进行网络暴力,批评一些人将娱乐过激变成伤害。然而可惜的是,这两篇微博下面的评论仍然是以对孙笑川个人的人身攻击为主。

7-26:寒冬将至 B站下架番剧下线

自从20日点名B站导致《ISLAND》下架之后,广大动漫爱好者就一直担心其他动漫的未来。果然是怕什么来什么。

26日笔者一整天都在杭州萧山机场等待因暴雨延误的航班,而回到广州家里时已经晚上九点。一打开充好电的手机,就看见了令人震惊的消息:根据有关单位的要求,二十多部动漫将被停播,其中有许多是在动漫圈中有崇高地位的经典作品。此外,B站客户端业已经从各个应用市场下架。至笔者回到家中时,爱奇艺和优酷已经下架部分番剧。消息一出,ACG圈如同十级大地震,到处都在讨论此事。和之前不同,几乎所有人把矛头直指XX单位,诸如“臭老头”、“锁国”和“一刀切”等充斥有关贴吧和Q群,当然其中也不乏反动言论。此外还有人担心,会不会又有激进的“小学生”作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如果B站被查封,我们以后去哪里看动漫?B站一旦消失,势必会加剧盗版资源的流行……

7月27日早上,B站开始动手下架名单中的动漫作品。

7-27晚:一转攻势 广电:我不是我没有

7月27日晚,B站内的大部分“榜上有名”作品中,大部分已经被处理。《清恋》、《风夏》和《爱神巧克力》已经被下架,《龙与虎》和《零之使魔》部分镜头被打码处理。镇站之宝《某科学的超电磁炮》幸免于难。由于网上流传的“封禁现状”名单大部分不可信,笔者也没时间一个一个看个究竟,因此在此不提供所有动漫处理情况。

当晚晚上六点半,由广电总局和广东省文化机构主办的中国国际漫画节动漫游戏展官方微博发帖:近日网络流传的名单不属实。

中国国际漫画节是由广电总局举办的,而这个动漫节的微博否认了所谓“枪毙名单”的真实性。帖子一出,又引发了讨论。一方面有人批评造谣传谣,把整个圈子害惨了,一方面有人质疑这个漫展是否真能代表广电总局官方。同时,也有人去查证,寻找真相。

而我个人通过查证和思考,得出以下结果:

1.无论是文化旅游部还是广电总局官网,都没有查到有关此事的文件,如果名单属实,那他应该出现在有关单位官网公告栏,而不是贴吧或微博。

2.按照以往的惯例,一部动漫如果被有关单位亲自封杀,那不仅是作品本身,其有关的视频也会一并消失。但这次风波后,名单上的少数下架作品,仍可查到相关视频、

3.从名单出现至B站开始下架作品,间隔超过12小时。

4.也是最重要一点:B站镇站之宝《某科学的超电磁炮》“榜上有名”,也是名单流传后引起众怒的原因之一。但是直到目前仍未下架(貌似做了一点小删改)。相关单位要求下架的东西,怎么可能会幸存保留呢?

终上所述,如果有关单位真的有意让名单中的作品“desaparecer”,那别说视频,这篇文章发不发的出去都是问题。可多样证据证明了,有关单位没有参与“清洗动漫”,这份名单并非出自有关单位之手(至少不存在“消灭动漫”一说)。个人猜测以下情况最有可能——

1.B站、爱奇艺等视频网站的内部下线作品名单。2.极少数人伪造名单,通过在名单内写入人气较高的作品,挑拨动漫爱好者与政府之间的矛盾。如果是第二种情况,那么为什么视频网站要急着下线而不是求证?

这又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插叙:被下架的那些作品们

早在2015年,也就是笔者刚刚“入坑”那一年,就上演过“枪毙名单弄假成真”的闹剧。

当年还是国内动漫热潮兴起的一年,《刀剑神域》、《暗杀教室》和《东京喰种》在国内年轻一代动漫爱好者之间大火。就在这时,一则“X局封杀动漫”名单在贴吧和网络流行,包括上述三部在内的50多部作品全部“榜上有名”。很快,各大网站纷纷下架这些作品。动漫爱好者和有关单位之间的恩怨就由此开始了。

然而现在回想起来,也许当年那份“封杀名单”从未存在过。我们不仅从未看见过有关此事的政府公告或可信任的文件,甚至视频网站也从未解释过下架之原因。如果你去X度搜索这些作品,还能看见相关信息。而一般来说,被有关单位封禁的作品,只会给你一个“根据有关……”于是有人猜测,这份名单完全是一个伪造的闹剧,但是视频网站方面看到后,误以为是真,于是在上头开始检查之前加紧下架,避免担负责任。于是便有了那一次“下架风云”。

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还发生了另一件事:当年7月26日,山西卫视新闻栏目播报了“动漫展有待规范”一新闻。报道中,记者未经许可拍摄漫展cosplay者,并将其未打码发布在电视上,随后又“采访”了漫展内的家长,甚至通知公安前往漫展现场收缴所谓的“刀具”。新闻一经播出,引来一片嘘声。广大动漫爱好者纷纷批评山西卫视“侵犯爱好者肖像权等合法权益”,并要求其道歉,最后此事不了了之。现在看来,我们在三年前就应该做好某些事情的心理准备。

2016年暑假,又发生一件大事:北京文化执法队对当时的大红作品《甲铁城的卡巴内瑞》进行查封,并且还发了微博公告。这一次就属于有可信文件的官方执法了。随着爱奇艺下架《甲铁城》,又是一堆去文化部臭骂的爱好者。而B站在推迟了几天最终还是下架了甲铁城以后,愤怒与恐慌继续蔓延。

然而几天(具体多久我也记不清了)后,神奇的事情发生了:《甲铁城》重新上线复播。这可让广大观众震惊了。这部作品以丧尸为题材,充满暴力打斗与砍杀,一开播就有人担心会不会被查。而下线之后,几乎所有人都不对复播抱希望。然而这一次,太阳却打西边出来了。不过我个人没有去深入探究背后的故事,觉得有的看就不错了。

后来的几次“查封”风波中,我都总是拿《甲铁城》一事调侃:“文化执法队亲自查封的东西都可以复播,你们怕什么”。直到现在,《甲铁城》在B站仍然可播放,不过有删减和打码。

而今年年初又闹了一件“停播”事件:2月不知几日(我记性差),B站知名UP LexBurner制作了一个漫评视频,说话一向滑稽幽默的他在评价动漫《Darling in the FranXX》(由于该作制作团队云集日本一流人物,因此被称为“国家队”)时,对动漫中少见地正经的批评“男驾驶员坐在趴着的女驾驶员后面”这个设定,认为其“令人不舒服”和“过分低俗”。

随后麻烦来了。一个微博名叫“地下室的霍加斯”的人,自称Lex的粉丝,称“Lex说的很有道理,我去举报这部低俗动漫了”,然后就晒出了自己去有关单位举报这部作品的截图。然后,爱奇艺和B站下架此作。后来自然又是一片血雨腥风,其中的固定节目也不多说了。幸运的是,爱奇艺后来又一次恢复了此番。事实上,有关单位在此事中未发一言,因为那时是寒假,临近春节,人家不上班,完全是视频网站自己吓自己。

上述三件事情,有一个固定模式:“有关单位要求下架”→番剧下架→广大“小学生”怒喷→番剧恢复,有惊无险皆大欢喜OR番剧不恢复,事情随着热度下降不了了之。

而其中“有关单位要求下架”,我是打了引号的,因为2015事件和国家队事件中,有关单位从未明确表示“这番要封”,后者更是自己吓自己闹出大乌龙。

回顾完之前的风波,我们再来看现在:广电总局在事件闹大后,进行了迟来的辟谣,虽然还没有广泛流传,大部分番剧(注意我说大部分,名单上还有一些作品目前幸存)番剧还处在“冷冻期”,但我相信风波不会持续太久。希望在此期间,各位“萌二”“小学生”万不可冲动,一切静待结果。

于2018年7月28日下午18:51,本文会持续更新。

编辑于 2018-0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