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丨中华五千年文脉从未断过!

这些年中国的公知可是有够嚣张,成天就胡说,就胡说。

什么“明亡之后无华夏,崖山之后无中国”啦,什么“日本马桶水能喝啦,印度全民医疗,德国下水道良心”啦,什么“中国现代文化的衰落,本质上就是扎根于中国三千年的文脉断掉了”啦.......

这真是绝对的胡说八道,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就爱搞个大新闻。

日本人这样说,就是坏!期望打散中国人的民族自信心,虽然他们知道这没用;

而中国公知这样说,不仅坏而且蠢而且奸,前些年我们需要招商引资发展自己,随着日资美资进来的,就是日资美资扶持的这么一帮精致利己、无国无家、饕欲难填的傻瓜坏蛋。

这是我们国家发展的正常逻辑,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锦绣大道上,总会有几只乌鸦嘶鸣,不碍事;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我们发展起来,国家已经到了与美帝争锋高科技的阶段,自然就该收拾他们了;

这些,都是三十年前他们还在狺狺狂吠遮天蔽日的时候,就可以预料到的事情,没有什么好说道的,需要说道以及需要我们知道的是:

我中华五千年文脉,从未断过!

它是深深扎根在这片土地上的,是深深扎根在14亿中华儿女灵魂与DNA中的,更是深深扎根在每一个老百姓那普普通通、简简单单的生活中的。

现在,就让我们走入神州大地的乡野田间,把这伟大的文脉上溯千年。

所谓文脉,根本不用想得高大上,它就是文化的脉络,就是文字中所承载的精神脉络。

中华五千年历史,五千年兴亡看饱,世事沧桑,多难兴邦,每一件事每一段情都融入了五千年的文脉之中,并使其更加壮大、更加浩瀚、更加浩浩荡荡无边无尽。

这里面根本没有断与不断之说,为了说明这一点,我就讲讲我们汉族统治中断的那几个朝代:

元朝虽然战胜了汉族正统朝代,但它也继承了华夏的政治体系,用《易经》中的“大哉乾元,万物资始”命名朝代,后来不肯汉化,就胡无百年运了;另外,看《射雕》你就知道,一代天骄的宿命里也对冲着丘处机的道法成仙,这些都融入了中华文脉中;

宋朝“崖山海战二十万军民蹈海而死”,但是它的精神却足以不朽,近代我们牺牲两千万建立起人民共和国多么的壮志凌云气吞山河,这正是这种精神的传承,所以说断个毛啊;

清朝更不必说,起初就是明朝的一只狗,侥幸入关压了华夏民族几百年,到最后也完全融入进去了,自己的那点垃圾文字系统也完全找不到影儿了;

还有之前五胡乱华时期,那些匈奴、鲜卑、羯、氐、羌等少数民族,说是乱华不如说是融华,像赵武灵王的胡服骑射一样,让游牧民族赫赫武功与华夏民族灿灿文治完美结合,一直到北魏统一五胡、隋朝统一天下、横空出世的大唐气象也兼有胡人之风。

五千年的历史浩瀚激荡,不仅成亦成,而且败亦成,不过是煮中药时文武火互煎罢了,不过是对具有钢般质地的文明再一次淬打罢了。

五千年中华文明正因为有了那些濒临绝境、剖骨挖心的苦难,才有了不断凤凰涅槃后历久弥新的辉煌。

而这份苦难辉煌,都融入了现代中国人正常的话语文字系统中了,每一个中国人都不自觉的受其滋润。

接下来,就让我们从我们平常的话语文字系统中,领略五千年中华文脉的博大与豪迈。

我们的文字演化脉络一直有迹可循,当你拾起一片甲骨文,你就能追溯到三千年前殷商的故事。

虽然我们文字的形状,经历了甲骨文、金文、大篆、小篆、六国文字、隶楷到简化,但文字背后所渗透的思想、故事与精神,却千年未断。

第一、我们先来看看咱们的成语、词语系统。

我们来说说“冠军”这个词。

冠军就是第一名的意思,所以这个词很重要,一个民族要有挣冠军的心,才能让这个民族的文化功业足够璀璨。

但中国人“冠军”这个词,所包涵第一名的意思就更浩大了,一提到冠军,我们就想到了一个将军骑着高头大马、勇冠三军。

我们更会想到,霍去病首战带领800勇士一夜间疾风电掣,就带回2000多颗匈奴人头,让匈奴与大汉攻守易势,一战就被封为“冠军侯”!

从这个词中,就可以看出一个民族的伟岸与博大。

而西方的冠军——“champion”,来自拉丁语 campionem ,由 campus (平地,在此指平坦的战场)衍生而成,指在战场上决斗的战士。

很显然,西方人并没有赋予champion这个词特定英雄故事与内涵;退一步讲,也仅仅指战场上搏斗的勇士,是1VS1,不是乔峰的“虽千万人吾往矣!”

这气势顿时就下来了。

我想,这就是中国在现代能够成为发达国家粉碎机的原因,这就是中国人在任何行业好像不做到第一就不兴尽的原因。

这些,正是这种“冠军”精神的传承。

“冠军”一词,可谓解透了中国文化的密码。

而其它浩瀚无边的成语,更是凝练了数千年来中华民族拼尽人力极限所获得的的智慧,可谓涵天盖地,无所不包,可谓千变万化,无穷无尽,对此我就不费笔墨去写了,感觉不写1亿字打不住。

第二、我们再来看看我们的中华诗词。

当我们看到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时,我们不自觉就吟出“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与西周写下《诗经》先祖一起浪漫;

当我们想念家人时,我们会吟出“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与宋朝的苏轼一起寄情明月;

当我们功败垂成时,我们会吟出“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与明朝才子杨慎一起领略几度夕阳红;

当我们面遇不公时,我们会喊出“冲天香气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与唐末的那个落第少年共唱豪彩;

当我们豪情狂吟“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终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时,我们就不仅仅只是与盛唐诗人王昌龄穿越千年对唱,一起共情了;

我们还能品味秦始皇一扫六合、虎视何雄哉的王霸之气,以及汉武大帝雄图大业、烽火万里的帝皇豪情;

而这秦魂汉魄,又一起注入这盛唐气象中,让我们一起跟随王昌龄的胸襟,一起登顶那人类诗词的绝峰,一吟浩大,传唱千年。

如今这些中华诗词,传唱至今,又再一次发酵出更伟大的豪迈。

所以,只要中华诗词传唱千年,那么中华精神就必定浩浩万年!

就像是杨奇函所说的:

“中华诗词辉煌千年,九州同济万古流传,壮哉我中华诗词绵延不断,雄哉我中华诗词洋洋大观,奇哉我中华诗词星移斗转,美哉我中华诗词春色满园!”

第三、讲一个最平实不过的东西,那就是我们的流行歌曲。

最近有首流行歌曲,叫做《骁》。

这首歌开篇第一句是:

“我走过,玉门关外祁连山上飘的雪。”

曾经,在玉门关外,耿恭率领几百人,在疏勒城力抗匈奴几万人;

鲜血拼杀数月,食尽革皮树皮,最后只剩13人形同枯槁,到达玉门关,可谓悲壮澎湃,情动宇宙。

曾经,在祁连山上,卫霍骑兵纵横,越野千里,大败匈奴;

杀得匈奴离开了自己的祁连山,悲泣道“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

所以,这第一句唱出来,就不仅仅是简简单单的地名了,这个地名早已经升华成一个英雄的象征了,一种精神的符号了;

就算有些中国人不知道地名背后隐藏的英雄故事,却也能感受到歌词中的豪迈。

这就是中华文化潜移默化渗透到底的影响力啊!

要知道,无论哪个地方哪个种族的英雄故事,都是“此身负苍雪,才能斩楼兰”啊!

然后,第二句唱到:“也走过长城边上潇潇吹过来的风。”

长城早就成为中华民族的精神图腾,面对时不时的巨大灾难,我们时不时就会搬出“众志成城”的口号凝聚人心。

神州大地的每一处山,每一处地方,都注入华夏英雄的魂魄,凝成壮丽的诗篇,以至于这些地名都就被冠于了特殊的英雄内涵。

因此走过玉门关外、祁连山上飘的雪后,走过长城边上潇潇吹过来的风后,第三句就能唱出:

“山河边,英雄遁入林间化成一场雨;

天地间,一柄剑,划破了青天!”

瞧瞧,这就是一首简简单单的流行歌曲啊!

但是,它背后竟然承载一个古老文明永恒不竭的精神光辉,而我们都不以为意,都只是自然而然、潜移默化地接受它的滋润与影响。

我想,这就是在中国文化背景下成长的孩子,就是比日本孩子更大气浩然的原因吧!

看看,简简单单的日常用语、融于生活的中华诗词、以及无处不在的流行音乐,都无一不渗透着中华文明的伟大密码与基因!

所以,你怎么能说出“中华文脉已断”这样浅陋迂腐至极的话来呢!

这何止是愚蠢,简直就是愚蠢。

而中华文脉的内涵,还远远没有这么简单。

日本人不是坏么?不是说我们的文脉已断么?那我们就来解剖下日本的文脉。

日本人啊,就是瞎扯淡,它“神国由来”的史观,让天皇成为天照大神万世一系之神裔,其他日本人就只能是奴隶了。

诞生这种文化的本质原因,我之前文章提到过,就是因为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日本处于地震带地形狭长丘陵还占国土面积的78% → 所以农业经济发展不起来 → 所以地方势力就不容易尾大不掉 → 所以日本人的历史演化简单,底层造反太少,就一个连张作霖都不如的丰臣秀吉 → 所以现在日本这个国家还掌握在军国主义后代安倍晋三等人的手里 → 所以日本人现在还认着这种与现代社会体系格格不入的“神国史观”,天皇万世一系,普度众生,小民匍匐在地,接受雨露雷霆恩泽。

而我们中国人就不一样了。

我们中国鼎定在孔子“子不语怪力乱神”的世俗政治体系中,让每一个炎黄子孙都能上溯先贤,尧,舜,禹,汤,文,武,周,召,孔,孟,董,韩,周,程,朱,张,王,曾,孙,毛,邓.......

我们中华民族就这样传递祖先的荣耀,拼出人力的极限,迸发无限的光彩。

我们这种文化体系彻底摆脱神的束缚,让每个人都能彻底解放个人的意志,让每个人都能堂堂正正做一个大写的人。

14亿人,人人都是天皇,人人都是属于他自己的神,所以我们能创造出无数的神迹与奇迹。

所以,近代的土改、解放、革命、独立,都是我们中国人靠自己最底层的人民完成的,我们人民英雄英勇就义的时候喊得是“为了新中国向我开炮”,这也是毛主席教他们的,要为人民服务;

而日本人只能在“天皇”体系的号召下拼命,他们的土改还是麦克阿瑟完成的,日本人死时就喊“天皇万岁”,还逼着自己妇女自杀,看看《紫日》里的描述女大学生,她没有死在苏联人和中国人手里,却死在了自己人手里。

这两者的精神高低,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同时跟中日都交过手的美国士兵麦克琼斯,也是这么认为的。

晚年的麦克琼斯在日记中这样写道:

“志愿军通常是三人一组,在冲锋时也和日本人一样,但两者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有的志愿军甚至身中数刀却依然咬牙坚持战斗;

当年日本人的‘万岁冲锋’看起来凶猛无比,但从他们的眼里能看得到他们的恐惧,可志愿军不一样,他们只想死,甚至要和我们同归于尽。”

所以,日本的靠军国主义后代小圈子,靠神国由来的宗教化体系,靠靖国神社这种战犯精神维持的国家组织体系,都必然而一定没有中国的这一套文化体系,酝酿的国家组织体系大气畅然、惶惶正义。

这就是五千年中华文脉一直渗透着的华夷大防背后的本质:

神人之辨!!!

中华文化不像其他民族的宗教文明一样,把自己弄成神,然后摆在那么一个高高在上的地位,让老百姓越发敬畏,越发臣服,越发消磨锐气,越发颓靡;

它也不像美国一样,直接把搞血祭献祭的民族给屠杀殆尽,重新架空搞了现代国家;

它是靠周公终结了殷商向神明血祭献祭的血腥传统,并由他的迷弟孔子鼎定了中华“仁者爱人,天下大同”的儒家思想;

它是有文脉传承的,它是其来有自的,不是中断的,所以中华文明能一脉相承,代代相传,震铄古今。

我们要摒弃神灵,因为我们自己就是神灵。

就这样,中华文脉这一千年未变的世俗文化体系,迎来了马克思哲学的加持,睁开了惺忪的睡眼,从此狮吼东方,恩泽万国。

现在,让我们来到我的出生地山西翼城。

不久前,考古学家在翼城西关的墓地里,测出了两个古DNA类型。

根据历史学家的推测,这个墓地是属于周朝黎国的君主,黎国君主是当时周天子的后裔,所以测出的这两个古DNA类型,就是周天子的。

2017年,23魔方公司就通过分子人类学的研究方法,测出周天子的DNA标记是N-M128,跟西关墓地里测出的标记完全一样。

根据这个DNA标记,全中国应该有864万人的标记是N-M128的下游,是周文王姬昌或者说周武王姬发的后代。

当然,中国历史浩大无边,名臣将相不断迭出,就是最顶尖的帝皇那也是数不胜数,所以还有大量的人是其它帝皇的后代。

例如,全中国有1400万男性,差不多是男性人口的2%,都是刘邦的后代;也就是说一个公司100人,就有2、3人是好高祖的后代;他们的DNA标记是O-F254;

就这,汉高祖还仅仅排第二,第一的遗传标记为O-F656,他的后代有1440万人,她就是卧薪尝胆的勾践;

而当我们翻开《百家姓》,“赵钱孙李,周吴郑王”,任何姓氏的祖宗,都能在五千年历史长河里,找到一个牛人。

咱根本不玩天照大神那一套,咱就在现实里、在DNA测序里找祖宗,那也足够我们后人荣耀并为之奋斗的了。

这就是人类世俗文化演变的极致啊!

这就是中华文脉发酵的极致啊!

在本文的第一段,我这样说过:

中华文脉是渗透在中华民族的基因与DNA里的!不过,我这只是形象的比喻与类比的表述;

现在,我们都知道了,我们中华儿女的基因里,我们中华儿女的DNA里,就流淌着中华先祖的血脉啊!

编辑于 2021-09-18 09: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