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觉同修会的名相错解: 气质神韵是无表色?

先看正觉对无表色的官方定义:

《识蕴真义》:行蕴者,谓身根之种种行为,所谓表色及无表色,皆是行蕴;亦谓识蕴之种种心行,皆是行蕴。人类皆有身根,不坏之身根即名有根身;有根身在人间之存在,必有行来去止、坐卧睡眠及饮食、大小便利……等事,由此显示种种表色,皆是行蕴;乃至由表色而显示出来的气质、神韵……等无表色,亦皆属於身根之行蕴所摄。

正觉官网三乘菩提概说第24集 :

刚刚讲说显色,因为有显色而有形色,有形色所以有表色,但是这个表色显示出来的时候,就会产生了无表色。那无表色是什麽?譬如说你这个东西很漂亮,这个人跳舞很优美,这个无表色就出现了。所以这也是属於法尘的部分。
。。。
接下来说:无表色。无表色事实上刚刚已经讲,在前面讲色法已经讲过了。无表色,当然五尘上面都有无表色,还有一个无表色是属於戒体。也就是说,这个戒体是因为你是依於五阴而得到的结果,所以说,戒体也是依於你的色身而有的;那依於色身而有,所以说,它是属於无表色。


无表色的正确解释:

无表色的梵语 是avijñapti-rūpa,又作无表业、无作色,或单称无表、无作、无教,由“表业或定力”引生, 为「表色」、「表业」之对称,属於法处所摄色之一的“受所引色”。

追溯此名相来源,部派佛教时期尚未建立阿赖耶识这个贯穿三世的本识,所以说一切有部用无表色,加上其三世实有说,解释业果是如何延续到未来世。简单来説,外在可以看得到的业(表业),比如打人駡人,是身业语业,叫(有)表色(业)。这种业刹那过去之後,产生一种潜藏在身体裏的力量,叫无表色,具有防非或妨善之功能,而且会相续不断。

说一切有部将一切法分爲75种,无表色归属11个色法之一,所以是色蕴所摄

世亲菩萨的《百法明门论中》,无表色属於“法处所摄色”中的“受所引色”,是11个色法之一,所以同样归类于色蕴。正觉说:“行蕴者,谓身根之种种行为,所谓表色及无表色,皆是行蕴”,是因爲全然误解了无表色的意思,把它當成表色上顯示的气质、神韵、美醜等添加概念,才将这个色法归在行蕴的範围内,才説 ”当然五尘上面都有无表色“。

对於业力如何相续这个问题,各宗各派的理论皆有自己的説法,因此,无表色是否存在,到底是心法还是色法,在不同宗派有不同的説法。

俱舍宗对无表色的定义与说一切有部类似,认为无表色是由四大种所造,以色业为性,故名为色,立为七十五法之一,具有防非止恶或与之相反的障妨善德之功能,而又为不可见,且无障碍性之色法。俱舍论卷十三、十四载,无表色之类别有三:与善心等起之无表色,称为律仪,能遮灭恶戒之相续,比如戒体;与不善心等起之无表色,称为不律仪,能遮灭善戒之相续,比如破坏戒律的各种因素;又非此二者,称为非律仪非不律仪,比如布施是不属於律仪也不属於破坏律仪的行爲。

成实宗认爲无表色既不是色法也不是心法,摄於不相应行蕴。

经量部及大乘唯识家不认其为实有。唯识学认爲无表色是建立在思心所的种子上,不是色法,只是就其所发动的所防护的身业和语业这些现象而言,说它是色法。而且把无表色分爲两种:散无表和定道戒。


總結:

正觉的人大部分都直接把神韵气质当作是无表色,听过戒体是无表色的应该都不多。

事实上,美醜、气质、神韵都是我们在色法上添加的主观概念,与业果无关,没有善恶性,也没有防善止恶的功能,而且必须通过眼识可以观察到的表色来展现。而无表色是用来解释业果延续的一个概念,与动作形态上显示的神韵气质是两码事。

爲何说无表色(业)由“表业或定力”引生?

以戒体为例子。戒体属於法处所摄色中的“受所引色”。“受所引色”这一名相的意思就是“领受师教(即戒)所引发於身中之色”。受戒是表色(业),受戒后,产生防恶的力量,可以让受戒者今生和未来世继续持戒。这种善性业力潜藏身中,相续不断。

定力可以引生无表色,因爲入定可以获得定共戒之无表色,有制止恶业的功能。

若您上网搜,只有正觉的官网以及正觉学员建立的网页,才会把无表色定义为行蕴和神韵气质;佛法词典绝对看不到此种定义。

笔者举这些错误的例子,像“无表色”和“诸行无常”,是因爲这些都是非常单纯和基础的名相,出处源流定义很容易查得到,不是艰深的概念。爲什麽正觉同修会和萧平实居士的书裏面会一直把“无表色”定义成神韵气质?

这其实和误会《心经》的“心”是指有一个真心第八识、误会《金刚经》的“金刚”是指有一个金刚不坏的常住心、误会木叉趜多即是般若趜多、误会“诸行无常“的“行“是行蕴,背後是大致同样的原因。

佛法传承两千多年,其经论中的专有名词非常繁多;有些,如无表色,有多个异名,其中有些听起来可能与别的名词非常类似。但其实佛法中的一些专有名词,在不同时期、不同佛学体系、不同经典裏面,有著不同的定义,有时只是广狭义之别,有时则截然二致。此外,經論很多是从巴利文或梵语翻译过来的,不同译者选字风格行文迴异,因此要正确理解佛经,绝不可望文生义、穿凿附会。如果以爲任何人都可以拿著佛法经论,翻一翻就可以理解得完全无误,那实在太低估佛法的难度。

上述这些观念在正觉,笔者没有听过任何正觉的老师提过。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其他原因:

1. 迷信:在正觉,大家只读萧导师的书,深信正觉出版发表的文章天衣无缝、毫无破绽。如果你坚信萧导师有證量就不会犯错,那不管看到多少错读多少不合理的事情,你都会自动帮正觉找藉口开脱。

2. 佛法统一观:大家有个错觉,以爲所有佛法经论,不管是中观唯识还是藏传的觉囊派,都是在说自家这一套如来藏法,於是很容易错会经论的意思。事实上,这些佛法体系的著重点和理论都有差异,绝不是拿著一套东西可以汇通的。

3. 偏见:一般学佛人读经论,都会参考可靠的注解注疏,无奈正觉的人认爲其他学者法师都错得一塌糊塗,就算发现佛学词典与自家説法有别也不会深究。还有那些已经被萧导师标签为邪师的,像是密宗所有祖师(除觉囊派的两个祖师)、印顺法师、陈那、安慧等,他们的文章全体都是错的,没必要不会有人拿来研读一下。


这样学佛的结果,不但无法掌握佛法的全貌,而且越学知识和心胸越狭隘,难以理性拣择,与追求真理的精神背道而驰。


太虚大师在《佛法总抉择谈》裏面,对般若宗(中观)、唯识宗(以《成唯识论》为代表)、和真如宗(以《华严、法华》等经,《起信、宝性》等论为其代表),有很中肯持平的比较,值得学人深思:


然此三宗,虽各有当,若从策发观行而伏断妄执以言之,应以般若宗为最适,譬建都要塞而便於攘外安内故。若从建立学理而印持胜解以言之,应以唯识宗为最适,譬建都中部而便於交通照应故。若从决定信愿而直趣极果以言之,应以真如宗为最适,譬建都高处而便於瞻望趋向故。要之、於教以真如宗为最高,而教所成益每为最下,以苟非深智上根者,往往仅藉果德故。於教以般若宗为最下,而教所成益却为最高,以若能绝虑忘言者,必成妙观而发真智故。於教以唯识宗为处中,而教所成益亦为处中,以如实了解唯识者,虽或进未行證,而必非仅能仰信故。


丁福保佛学词典对无表色相关名词的定义:

旧云无作色,新云无表色。受戒时,以强盛之身口表业为缘,满身四大製造之一种色体也。此色体有防非止恶之功能,恒防止身口之过非,故以之为戒体,其物体外相不显,故名无表。又为由身内地水火风之四大而生者,故名为色。是非如他色有物质,有障碍,然由四大之色法而生,故摄於色法之中。是乃小乘有部宗之义也,若依成实宗之义。则此法无缘虑之性用,故非心,无质碍之性用,故非色。即为非色非心之法也。大乘法相宗以之为第八阿赖耶识所有之思种子别作用,摄之於心法。此无表色有善恶,善性之无表色,有招乐果之业道功能,又有念念倍增之防非止恶功能。恶性之无表色,有招苦果之业道功能,又有念念倍增之防善止善功能。俱舍论一曰:「无表虽以色业为性,如有表业,而非表示令他了知,故名无表。」

无表业

 (术语)业体有表业无表业二种,旧云作业无作业。小乘有部宗以二业皆以实之色性为体,故复名之曰表色无表色,成实宗以为以非色非心为体,大乘法相宗以为以心法为体,而假名曰表色无表色。

无表色

 (术语)旧云无作色,新云无表色。受戒时,以强盛之身口表业为缘,满身四大製造之一种色体也。此色体有防非止恶之功能,恒防止身口之过非,故以之为戒体,其物体外相不显,故名无表。又为由身内地水火风之四大而生者,故名为色。是非如他色有物质,有障碍,然由四大之色法而生,故摄於色法之中。是乃小乘有部宗之义也,若依成实宗之义。则此法无缘虑之性用,故非心,无质碍之性用,故非色。即为非色非心之法也。大乘法相宗以之为第八阿赖耶识所有之思种子别作用,摄之於心法。此无表色有善恶,善性之无表色,有招乐果之业道功能,又有念念倍增之防非止恶功能。恶性之无表色,有招苦果之业道功能,又有念念倍增之防善止善功能。俱舍论一曰:「无表虽以色业为性,如有表业,而非表示令他了知,故名无表。」

无表色二功能

 (名数)表色即表业之善性恶性,唯有成大业道为感未来异熟果之异熟因之一功能。无表色即无表业之功能,一成业道,二别有防非止恶之功能,此功能自未捨戒以来,其功能念念倍增。故若捨戒时,失其念念倍增之防非止恶功能,而不失感异熟之业道功能也。

表业无表业

 (术语)就身语意之叁业言之,小乘俱舍之说,局於身语二业,有表业无表业(谓为表色无表色)。大乘法相之义,叁业皆有表业无表业。表者表示之义,身之表业者,他可见之动作。取捨屈伸等是也。语之表业者,他可闻之言语,名句文是也。意之表业者,起贪瞋等之念。意业虽不表示於他人,然犹於心内自表示,故名为表业。三业之无表者,与身表业共於身中生不可表示於他之一种业体也。是为身无表业。又与语表业共於身中生一种之业体,谓为语无表业。又与意表业共生一种之业体,谓为意无表业。其中小乘不立意表业,故随而不立意无表业。大乘立意表业,且叁业共以思之心所为体,故意表亦如身语二表有意无表。然而小乘以为表业无表业共为四大所生实之色性,谓之表色无表色,大乘之表业以现行之思之心所为体,无表业以思心所之种子为体。故其实业性虽为心法,而现行之思,起色法之身表业语表业,有防色法身表语表过非之用,故纳於所发所防,而假名谓为表色无表色也。盖小乘立思心所造作之身表业语表业,为善性恶性无记性之实法,故直以所发之身语二业为业体,以其中善恶之业体为感苦乐之果,然则业体即色法也。无表业为色处中之表色(色处有显色形色表色之三,取捨屈伸等为表色),语表业为属於声处之声屈曲,故共是无记法,而不能招当果,故不立为业体。业体定为能发之思心所,但就所发所防之色而假付以色之名。盖业体正为心法也。若依成实宗,则立之为非色非心法。问:小乘立身语二表业。大乘立身语意叁表业。此二表业叁表业悉有无表业耶?答曰:表业有律仪,非律仪,非律仪非不律仪之叁种。律仪业,为受五戒八戒等时之表业。非律仪业,为正作杀生等恶戒之表业。非律仪非不律仪业,非善戒,亦非恶戒,此其馀善恶之所作也。小乘俱舍谓此三种共生无表,大乘唯识家无定判,一同於俱舍。一谓律仪非律仪之表业,虽必生无表,然非律仪非不律仪即处中之表业,善恶之心,皆为微弱,故无发无表者。是难陀论师之义也。慈恩谓二说中为判是非之显文,故取捨任情。但俱舍论处中之表业,虽谓为律仪非律仪外之善恶,然非谓无论如何微少之善恶业,皆生无表,谓依善类似律仪,恶类似非律仪之规则所立之中品善恶业而为无表,非不规则之汎尔善恶也(此事於无表色部辨之),因而善恶分上中下叁品,上品之善,与律仪之表业,共有律仪之无表业,上品之恶,与非律仪之表业,共有非律仪之无表业,中品之善恶,亦与非律仪非不律仪之表业,共发非律仪非不律仪之无表。但下品之善恶,惟有善恶之表业而无生无表者。例如誓於十日乃至一月布施於僧,为处中之善业,此发无表,如只布施一时。为汎尔之善业,不发无表。见俱舍论业品,义林章叁末。

叁种律仪无表色

 (名数)律仪无表色又有叁种,一别解脱律仪无表色,依受戒作法而发之无表色也。二静虑律仪无表色,依入有漏定而发之无表色也。入定则身中自发防非止恶之戒体。又谓之定共戒。叁无漏律仪无表色,入无漏定时所发之无表色也,又谓之道共戒。此二种与有漏无漏之定心皆为共生共灭之戒体,故总名曰随心转戒。

叁种无表色

 (名数)一律仪无表色,依受善戒之表业而发,或与禅定共发,或与无漏智共生,有防非止恶之功能者。二不律仪无表色,或由生於不律仪之家,依其家法,行杀生等恶法而生,或依活命之仪故,发我一生为杀生业等之誓心而生,有防善止善之势用者。三非律仪非不律仪无表色,上二种为戒律的无表色,此依善性而非善戒,恶性而非恶戒之善恶表业而生,此中摄善与恶之二种。即开极善极恶为二、合中善中恶为一也。今示发善之非律仪非不律仪无表色,则一由福田,向诸福田施财宝园林等也。二由誓,未礼佛念起十善之誓也。三由作,以慇重之作意而行善也。此等皆发无表,由此已下下善下恶不至发无表。见俱舍论业品。

八种别解脱律仪无表色

 (名数)依顺受戒作法,发动善性身口而生之别解脱律仪无表色,又有八种之别:一苾刍律仪无表色,依比丘受具足戒而发者。二苾刍尼律仪无表色,依比丘尼受具足戒而发者。三正学律仪无表色,依式叉摩那受六法而发者(式叉摩那,译曰正学女),四勤策律仪无表色,依沙弥受十戒而发者(沙弥,译曰勤策),五勤策女律仪无表色,依沙弥尼受十戒而发者。六近事律仪无表色,依优婆塞受八戒而发者。七近事女律仪无表色,依优婆夷受八戒而发者。八近住律仪无表色,依优婆塞优婆夷受五戒而发者。

散无表

 (术语)依善戒而得善无表,及依恶事而得恶无表也。对定无表而言。

定无表

 (术语)对於散无表而言。入定所得定共戒之无表,与起无漏道所得道共戒之无表也。其无表假令入於无想定,灭尽定,无心之时亦尚相续也。

编辑于 02-20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