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评论】叫惠的女孩运气不会太差,评《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轻评论】叫惠的女孩运气不会太差,评《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

本文作者: @歧路先知

参与评审: @浅色回忆@甚谁@熊腾浩@枝濑透@浅月与猫@羽毛


零. 序章

《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祝福!》(以下简称“素晴”)是发表在“成为小说家吧”网站上的网络小说。作者是晓なつめ,他的名字有时也被翻译为“晓夏目”,但目前尚没有统一的翻译版本。本书于2013年在角川Sneaker文库被轻小说化并连载至今,插画家是三嶋黑音。到目前为止,本书共出版正篇13卷、惠惠外传《为美好的世界献上爆炎》4卷、巴尼尔外传《与假面恶魔的商谈》,以及其他人执笔的达斯特外传《为那个笨蛋也打上脚灯》。素晴已有两季动画,第一季动画在画风辣眼的前提下依然收获了广泛好评。就在前不久,素晴还公布了剧场版动画的企划。以规模和影响力,素晴可以说是当代轻小说的顶级IP了。

在“轻评论”这一项目策划之初,我们讨论过日本的网络小说(或称为web文)是否要列入计划。web文与轻小说的宣发途径、创作思路不太一样,是两类不同的载体;但一部分web文改编为轻小说之后取得了一定的成就,也是客观事实。因此我们初步决定将轻小说化比较彻底、影响力较大的web文纳入评论的范围,而本文所述之素晴,是此类作品中的王者,无可置疑的No1。


一. 给设定集安排出路

素晴需要简介,但不需要把晓老师自己写的简介再复制粘贴一遍。取而代之的是,我们重新整理一下素晴的创作思路,以及素晴化网络小说为轻小说的思路。

至少在刚开始动笔的时候,素晴并没有一个严密而完善的整体构想,而是使用了长篇网络小说的通用手段——投石问路,引而不发。初期不想太多,闭眼捏人物,铺设定。看看哪些人物和设定更能激发读者的兴致,再逐渐深挖。

素晴对“游戏系统”的处理就是一个投石问路的经典案例。游戏系统是异世界题材乃至其他各种奇幻题材常用的外挂,除了素晴等异世界网文之外,《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这种英雄史诗类、《刺客守则》这种养成类作品也大量调用游戏系统,使用数值、属性、技能、职业等信息去量化角色的能力。使用游戏系统的好处在于可以让读者快速进入状态,但隐患也很明显——篇幅长了之后,游戏系统的复杂度跟剧情的复杂度难以兼容。在剧情上,弱者打败强者有一万种可能的方法,把其中一种写出来就可以产生一段精彩的故事;而在游戏系统上,5战斗力打败100战斗力是不可能的,一定要将其变为可能的话,又要追加冗长的解释说明。

真要按正统TRPG的规矩去跟小说设定死磕,和真的操作是不好圆上的。比如说他学的初级魔法,实战中常常以“造土”接“造风”、“造水”接“冰冻”这两种素质二连发起进攻;而在《龙与地下城》这样的设定体系里,一般不会允许这种表演性质的法术直接与敌人互动。游戏做如此规定,主要是为了避免太弱的玩家偷鸡;但小说在很多情况下恰恰需要主角偷鸡。

解决办法很简单,淡出就行了。素晴第一卷花了大量篇幅讲解异世界角色扮演系统,比如阿库娅的奇葩属性值,惠惠和达克妮斯的胡乱加点与和真的任性加点。从第二卷开始,解说设定所占的篇幅就大幅度减少,往后就更少了,只是偶尔提一句的程度。反正写小说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出配套设定集,设定方面极易做多错多。顺便一提,《地错》虽然反应比较慢,但后来也反应过来了,同样让“女神刺字”的设定体系淡出了作品。而死抱着游戏设定不放的作品,就很容易变得无聊或者脆弱。


二. 为穿越者保驾护航

素晴是异世界文,但令人惊讶的是,素晴里面不怎么打架。我们往前翻一翻,看看异世界文本来应该写点啥。

现下铺天盖地的异世界网文与轻小说,其源头似乎可以追溯到《零之使魔》。依年代与影响力来认祖归宗,零使当得起这一波作品的师父。虽然以今日的眼光来看,零使这部作品的综合水准也就算个差强人意级,但在2004年,零使提前为后辈们解决了一个底层问题:穿越/异世界题材该写点啥。

吃螃蟹的勇士理应被尊重,不过这个问题也是真心简单。穿越过去之后,首先要抱大腿,一般是抱紧女主。然后依靠自己从原本世界带来的(或者在穿越过程中获得的)某些独有能力来辅助战斗,建立优势,反客为主。还可以在这个过程中顺便攻略别的妹子,开开后宫。由此看来,穿越实际上是一个对奇幻题材的切入点。这个切入点的优势在于让(大部分)读者可以迅速产生代入感,跟上作者的节奏;同时“穿越者的优势”本身就是非常简明的主角光环。只要穿越者可以合理运用自己的优势,并且作为本体的奇幻故事不崩,一部合格的穿越作就粉墨登场了,比如《零使》《信奈》等。

但到了素晴,情况发生了变化。在素晴里,战斗依然占据大量篇幅,但战斗不再是作品的主轴了。素晴本质上是换壳的恋爱喜剧,后宫情感戏是骨架,武打戏是肌肉。纲举目张,两边的联动与融合颇为自然。渡过最开始的草创期之后,大家都以一种非常平和的心态去处理战斗,就像学生处理上学一样——很重要,但只不过是例行公事,一般不值得特别对待。一个类似的案例是《线上老婆》对网游的处理,也是把篇幅较多的网游当作肌肉,情感和人生则作为骨架。


三. 让男主角闪闪发光

既然本质恋爱喜剧,那么男主角的性格自然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作品的基调。而佐藤和真这个人,与先代的轻小说男主有许多本质性的区别。甚至可以说,和真的构筑与性格在很多方面是反轻小说的。我们来随便列举几条和真的反向操作:

正常的男主总是充满了责任感和使命感,对其他人尤其是妹子们提出的要求是默认会接受的,而不像和真那样默认选项是拒绝;

正常的男主无论人际交往能力为何,都有提升人际关系的欲望,而不像和真那样不仅不想提升,反而还有点想降低;

正常的男主面对妹子倒贴的时候,总要闪避一下;和真不仅不闪避,而且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而且不针对特定目标,比如说敢坦然地当着惠惠的面调戏悠悠。

和真的反向操作还有一大堆,这里就不罗列了。先代男主的固有形象,是和真的作品外参照。巧的是,在故事前期,有那么几个正向操作的穿越者配角,他们的形象构筑跟普通的男主差不多,这就是和真的作品内参照。假如把所谓正常的男主称为“郭靖”式,那么和真无疑是一位“韦小宝”式的主角了。

究其本质,素晴不是面向学生的轻小说,而是面向工人或者说“社畜”的网文。反映到作品的价值取向上,学生更重视收益而社畜更重视性价比。因此先代的经典作品里充满了“不惜任何代价也要实现xxx”的桥段,哪怕职场作的先驱《奋斗吧!系统工程师》也是这个论调(这顺便说明了SE还是校园/热血题材的内核);而素晴则变成了“坚决不做付不起代价的事”,代价不明的情况下就能推则推,得过且过。

若是按人生阶段来划分显得较为偏颇,我们也可以按人生态度来解读。先代作品相信付出终有回报,因此会毫无保留地付出;素晴则带有一种“付出就是在削弱自己的议价能力”的意味,导致和真对各种形式的付出都充满疑虑——当然只怀疑自己的付出。要是有主动送上门来的,不论是房子,妹子还是票子,和真来者不拒。

在价值观上产生分歧的原因,是对自身定位的不同。泛泛地说,老板更努力,因为老板的努力更可能有回报;相比之下,工人更不努力,因为工人努力的成果总会被老板拿走大头,反而会伤害到自己。先代作品面向的是充满无限可能的学生,他们默认未来总是会更好;以素晴为代表的网文面向的则是可能性已经碎了一地的社畜,对待生活是一种“非暴力不合作”的态度,走火入魔的话也许会变成三和大神。

一个佐证是,和真不止一次表露自己“看不起”冒险者的观点,“我已经攒够了钱,再也不想冒险了,是时候转职商人了”“能用钱解决的问题为什么要用更麻烦的方法”。这在轻小说,乃至其他来源的奇幻小说里是不可思议的,不过放在素晴里并不显得突兀。是啊,冒险又麻烦又累,甚至有生命危险(虽然不一定会真死),挣来的钱还总是被莫名其妙地坑走(划重点,回忆一下第一卷结尾),有什么意思呢?如果能当老板,为什么要给人打工?

十六岁的佐藤和真与二十九岁的枪羽锐二,心理年龄是颠倒的——如果和真的心理年龄不是更大的话。读者就算没有看出和真特殊的心理年龄也不用着急,读了晓老师的新作《派遣战斗员》之后,再回过头来看素晴,或许就能看出作者的言外之意。


四. 把修罗场搬上舞台

作为本质恋爱喜剧的素晴,其主轴是达克妮斯与惠惠的此消彼长。

达克妮斯比和真大两岁,惠惠比和真小两岁。两人的性格都特别正常,但残念的部分也颇为高亮。达克妮斯的抖M和惠惠的中二既是她们各自的标签,也是素晴这部作品的名片。

在故事开始之初,和真对两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好感。如果说他对达克妮斯还有一点点“性欲”,对惠惠则只是单纯的嫌麻烦。不过在短暂的磨合期过去之后,和真与两人的好感度分别疯狂上升。一方面是两人倒贴起来都不含糊,另一方面则是和真的态度也积极到可怕,你敢送我就敢收,你不敢送我还敢要,因此感情线的进度可谓是狂飙突进。

但在推进度的过程中,达克妮斯逐渐被惠惠超越了。尽管在中期的几卷里,作者有意力捧达克妮斯,还推出了爱丽丝等一系列颇有战斗力(各种意味上)的达克妮斯相关者,无奈达克妮斯本人还是捧不起来。究其原因……原因什么的其实都是玄学,也许是因为达克妮斯的抖M表演在读者眼中看来没有惠惠那么真诚?

惠惠的实力是无可置疑的。她对中二的依赖没有达克妮斯对抖M的依赖那么高。抖M属性在很多场合下限制了达克妮斯的决策,她能做出什么反应很容易被读者预料;惠惠的中二则是“争强好胜”与几个固定台词的搭配,并不对惠惠的行事风格起指导作用,她的自由发挥空间也就更大。至于她自由发挥的水平……要记住,名字里带惠的女孩,情商都不会太差,何况是double惠。

惠惠对剧情的掌控力也比达克妮斯要强一些。达克妮斯走了的时候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但惠惠一走,就常常带着整个团队一起动。在惠惠一方设置的配角,比如悠悠,以及更后面登场的小米,阿露等人,不仅个性鲜明,而且跟惠惠的关系也很明确,和真要想跟她们建立联系的话不可能绕开惠惠;不像爱丽丝,爱丽丝虽然也很给力,但达克妮斯把她介绍给惠惠之后,和真就直接跟她建立单线联系了。

进一步地,惠惠的性格补足了和真的缺陷——如果你认为前文所述算缺陷的话。与和真对比,惠惠还是个孩子,她对生活的态度比和真要积极一些。至少,她有一个无关利益的目标:练成惊世骇俗的爆裂魔法。和真对于惠惠的目标,所抱有的态度还不是鄙夷,而是包容,甚至还带有一点羡慕。和真眼中的惠惠,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和真想要成为、但最终放弃成为的那种人。虽然他的心已经快冷了,但潜意识里还存在着不顾性价比潇洒走一回的浪漫主义情怀,而惠惠的出现,让他的情怀有了寄托。难能可贵的是,二人对待价值观上的分歧非常默契,和真能理解惠惠的执念,惠惠也能容忍和真的势利。假如这是三次元的故事,那我们就该意识到,惠惠出现的时机正合适。来晚了的话,和真潜意识里的火苗可能已经熄灭了,也就无法再容忍惠惠了。


五. 帮阿库娅充值智力

上文未把阿库娅与另两位女主并列,自然有说法。阿库娅在本书中有着特殊而超然的地位。她的定位可以精准概括为“妈系角色”。来看一下书中对阿库娅的塑造是怎样构筑妈系角色的。

不同于惠惠和达克妮斯,阿库娅在能力与地位上对和真有着全方位优势。

首先,阿库娅把和真带到异世界,可以说是开启了和真的人生。

然后,阿库娅的综合战斗力是远高于其他主角的。以实际表现看,达克妮斯和惠惠都有显而易见的缺陷;和真主要靠四两拨千斤与剧情杀;而阿库娅的绝对实力是碾压级的,只不过适合她发挥的场合不多,而且她习惯性留一手,因此出风头的机会没那么多。

再考虑到阿库娅事实上握有复活和真的能力和权力(操作起来甚至还可以打折扣),和真对阿库娅的态度非常微妙。和真总是对阿库娅表现出不耐烦,但遇到真正的困难时又非常渴求阿库娅。不一定是渴求阿库娅的帮助,只是在等待着阿库娅能表现出一个愿意帮助的姿态,甚至只是想要看到她的存在。仔细回忆一下,自己在人生的某一个阶段的时候,是不是以相似的态度对待妈妈的呢。

阿库娅还对惠惠、达克妮斯和和真之间的关系进行“制动”。注意到惠惠和达克妮斯之间是显而易见的竞争关系,但阿库娅表现得却不太像竞争者,她只是喜欢各种出手阻止。她的表现近似于提醒自己的儿子在找对象的时候要慎重。特别地,阿库娅的操作客观上控制了素晴作为恋爱喜剧的节奏。素晴的感情线几乎一路狂飙,好感度各种猛增,需要有阿库娅来抑制好感度上涨过快的趋势,不然后面就没的可写了,新人物也完全没空间了。

顺便一提,和真几乎不敢对阿库娅进行严肃的性骚扰,这与对惠惠和达克妮斯形成鲜明对比。

不要对“妈系角色”这样的概念感到紧张。就好比与“姐系角色”结婚并不是跟自己亲姐姐结婚,只是找了个定位和性格与一般意义上的“姐姐”比较像的对象。这里并不存在什么伦理问题。

妈系角色在近年来是个颇为冷门的定位,轻小说里极少使用此类角色。妈系和其他常见年上角色如“老师”“姐系”等有着本质性的区别。就以阿库娅为例,她从来不对和真进行任何实质性的指导,也不过多干预和真的各种奇葩操作,更不会蛮横地对和真指手画脚。阿库娅有着自己的生活节奏,并不会积极与和真的节奏同调,也不像另外两位女主一样主动要求和真跟上自己的节奏。但是她会默默地搞钱,在和真遇到麻烦的时候还会果断抬一手。如是,和真与阿库娅的关系简化到极致之后,就是“妈,打钱”。

纯粹噱头的《你妈平砍连击带顺劈》就不必提了。近年来能与阿库娅同场竞技的大约只有赫斯缇雅,碰巧两人在很多意味上都可以称为同一代人(神)。赫斯缇雅的初期构筑跟阿库娅有点像,只不过随着剧情的铺开,赫斯缇雅与贝尔的关系很快变成了另一种“发包人-承包人”的经典模式,这与本文关系不大,就不赘述了。时间尺度再往前拨一些的话,最深入人心的妈系角色,应该是Saber,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归纳一下Saber与阿库娅的相同点。、

在最新一卷的后记里,作者提到,阿库娅将与本书结局有着至关重要的联系。不过这也未必是阿库娅线,毕竟剧情上的至关重要与情感上的归宿不一定完全符合,茧墨阿座化了解一下。我大胆预测全书结局的可能性,惠惠end>后宫end>阿库娅end>其他情况。


六. 尾声

素晴是当代网文转轻小说的最成功的案例,同时也在抬升轻小说受众年龄段上做出了大胆而成功的尝试,可以在业界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素晴巧妙结合了恋爱喜剧与异世界打怪升级两个流派的优点,是一部大胆构思,小心行文的佳作。强烈推荐所有还没读过本书的读者赶快体验一下,已经读过本书的话,或许可以考虑……再来一遍?


轻之文库VOL.1应援群:192338882


声明:

本文章版权归轻之文库所有,未经许可禁止一切形式转载

文章配图来源网络,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编辑于 2018-08-23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