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觉同修会萧平实居士的名相错解:持业释、依士释

蕭平实导师所著之《识蕴真义》中有下面一段:

《唯识述记》又註解云:【述曰:二、释名也。 所知境者,谓有为、无为。无颠倒性,谓真如理。由覆此境,令智不生,能障菩提,故名所知障。此即释名。此望所障增者,以得名故;下转依中,自当解释。 前烦恼障,烦恼即障;此所知障,障於所知。前当体彰名,持业释也;此所障受称,依士释也。】 [0560c15]
语译如下:【述曰:第二是解释这个名相的由来。所知境的意思,是说有为法与无为法。无颠倒性的意思,是说真实不坏性及如如不动之理。由於障覆此真如正理及无颠倒性的境界,所以使得般若实智不能生起;因此而能障碍佛菩提,所以名为所知障,这就是解释其名相。这是相对於所障碍的佛菩提智而增说者,以所障碍的佛菩提智而得名的缘故。下面讲到转依的道理时,自然就会解释到。前面所说的烦恼障,显示烦恼本身即是遮障;这个所知障,是障碍於成佛所应了知的境界。前一个烦恼障是依烦恼当体而彰显其名为烦恼障,就是从执持业种上来说的;这个所知障是依所障的应證受的佛菩提境界而称名为所知障,是依修行者的菩萨心性而解释、而称名的。

出处:a202.idv.tw/a202-big5/B


辩正:

上文语译部分把“持业释”和“依士释”解释为:

持业释:就是从执持业种上来说的

依士释:是依修行者的菩萨心性而解释、而称名的

這是望文生義所造成的錯誤。

梵文是组合性文字。梵文文法中,将复合词划分为六种关系,称为六离合释,又名六合释。窥基大师在《大乘法苑义林章》卷一对此有细緻解説,请见文末。


佛光大辞典 (慈怡法师主编) 对 六合释 的白话解释:

梵语 sat-samāsāh。又作六离合释、六释。即指解释梵语複合词(二语或二语以上之合成语)之六种方法。其作法为先将複合词加以分别解释(离释),次再总合解释(合释)其义,故称六离合释、六合释。此係源自梵语之文典,传入我国後,内容则多少有所变化。


(一)依主释,梵语 tat-purusa。又作依士释、属主释、即士释。即複合词中的前节之语,作为名词,或视同名词,而对後节之语有「格」(格,梵文文法之一,有八种格)之关係者。如「山寺」,即「山之寺」之意;「王臣」,即「王之臣」之意。前节之语为於格,後节之语为属格(所有格)。以上係指狭义之依主释。在广义上则含有持业释与带数释,即凡是依前节之语而限制後节之语的複合词,皆称依主释。


(二)相违释,梵语 dvajdva。即两个以上之名词,有对等之关係,而可独立列举出来者。如「山川草木」,即为「山、川、草、木」之意。


(三)持业释,梵语 karma-dhāraya。又作同依释。即前节之语对後节之语,有形容词、副词,或同格名词之关係者,故後节之语常为名词或形容词。如「高山」,即「很高之山」之意;「极远」,即「非常远」之意。


(四)带数释,梵语 dvigu。即前节之语为数词,有聚合之意。如「叁界」、「四方」等。上述四释係名词上的複合词之解释法。


(五)邻近释,相当於不变词(梵 avyayī-bhāva),为副词之複合词。即指前节之语为副词、关係词等不变化词,後节之语为名词之一种複合词。例如,yathā(如)-vidhi(法),乃「法如」、「从法」之意。但我国历来对「邻近释」之解释与梵语原意不同,而谓从近立名者,是为邻近释。例如,四念处虽以慧为体,但其义接近念,故称念处。


(六)有财释,梵语 bahu-vrīhi。又作多财释。即複合词具有形容词之作用者,称为有财释。上记五项之複合词,若当形容词用时,亦可解释为有财释。例如,「长袖」(持业释),可解释为「长袖的」、「有长袖者」之意。


爲何“烦恼障”这个名相属於 当体彰名,所以是 持业释?爲何“所知障“以 “所障受称”,所以是 “依士释”? 有位知友之前已经解释得很清楚 【全文请见 https://zhuanlan.zhihu.com/p/27048463】:


持——能持之体,业——所持之义。

两义同依一体,如烦恼障。烦恼是体,障是用。

烦恼本身就是障,它的体是一个,不可以分成两个。

烦恼和障,不是两个东西,是同一个东西。

又如同「藏识」,识是体,藏是用。摄用归体,体能持用。藏就是识。

。。。

又如所知障,所知不是障,此障障所知。

也就是所知之障。


縂結:

这是一个正觉同修会萧平实居士望文生义而错误解释专有名词的另一个极緻例子。


在正觉的文章中,有不少这类错误。出现这种错误,是因爲 萧导师读书飞快(他自己经常如此自誇),看见专有名词常以自己的意思理解,也不上网去搜寻背景资料和佛学词典。


这类错误,不是理解断句的错误,而是用自己的意思随意解释专有名词,显示萧导师对自己的佛法知识极度自信,而且也没有读过窥基的《大乘法苑义林章》。


就算萧导师大意出错,正觉的书都是由专人校对过的,校对者不是亲教师就是助教老师,可是校对过程中从未发现这个错误,提出纠正。


《识蕴真义》出版多年,所有读过此书的正觉老师和学人也都没有发现错误。


对此现象,以笔者在正觉多年所瞭解,总结原因就是大家只读正觉的书,加上盲信萧导师不会出错,而且即使发现错误也不敢提出、不愿修正。


如果您是正觉同修会的学人,当您一而再再而三看到这种错误和无人纠正错误的现象,您或许应该尝试理解,爲何有很多学员推出正觉、爲何外面很多人说正觉法义偏斜、爲何藏传佛教的弟子不服正觉、爲何佛教界不愿与正觉对话。


笔者也是经过许多年,在正觉内部看见许多无法爲其自圆其説的问题,才慢慢看清真相,明白爲什麽这麽多人对正觉反感。


若您是正觉的铁桿支持者,对笔者所分享的内容反感,那请您换位思考,想象一下印顺法师的弟子对萧平实导师的言语有何感想;想象以上错误若是出现在密宗的书籍裏面,正觉会说多麽难听的话;也想象一下若无人敢揭发这些错误,正觉是否会修正自己的做事方法。


在正觉学佛多年,笔者觉得最不能接受的不是错误,而是错误发生后,极少看到有人愿意大方承认、诚恳道歉。全球唯一正法团体,爲何连谦卑反省这些美德都欠缺。



同类文章,请参閲以下链接:

爲何正觉同修会把般若趜多与木叉趜多误读成同一个人?

《狂密与真密》爲何要批评无著菩萨的摄大乘论?

正觉同修会错解的佛法名相:《心经》的心真的是指阿赖耶识?

正觉同修会的名相错解:诸「行」无常的「行」指的是行蕴?

正觉同修会的名相错解: 气质神韵是无表色?


大乘法苑义林章卷一:

论今释者。西域相传。解诸名义皆依别论。谓六合释。梵云杀叁磨娑。此云六合 。杀者六也。叁磨娑者合也。诸法但有二义以上而为名者。即当此释。唯一义名即非 此释。一义为名理目自体。不从他法而立自名。二义为名理有相滥。故六合释无一义 名。初但别释二义差别。後乃合之。如说佛陀名为觉者。者是主义。通於五蕴。觉是 察义。唯属於智。此别解已。有觉之者名为觉者。此即合之故名为合。释此合名有其 六种。名六合释。虽如菩提有其二字。二字但目一觉之义。义既是一理目一体。既无 相滥。何用六合。六合之释。解诸名中相滥。可疑诸难者故。此六合释以义释之。亦 可名为六离合释。初各别释名之为离。後总合解名之为合。此六者何。一持业释。二依主释。叁有财释。四相违释。五隣近释。六带数释。初持业释。亦名同依。持谓任 持。业者业用。作用之义。体能持用名持业释。名同依者。依谓所依。二义同依一所 依体。名同依释。如名大乘。无性释云。亦乘亦大。大者具七义。形小教为名。乘者 运载义。济行者为目。若乘若大同依一体。名同依释。其体大法。能有运功。故名持 业。诸论之中多名持业。少名同依。摄大乘论亦复如是。许能摄教即是论故。故无性 云。是故说此名摄大乘。尽其所有大乘纲要。无别说故。此以本经名大乘。末论名为 摄。非以本经摄大乘品。名摄大乘也。又如唯识.成唯识论。识体即唯。能成之教亦 即是论。故皆持业。於识名中名为藏识。藏体即识。持业亦尔。如是种类名义非一。 不能烦述。宜应准知。依主释者。亦名依士。依谓能依。主谓法体。依他主法以立自 名。名依主释。或主是君主。一切法体名为主者。从喻为名。如臣依王王之臣故名曰 王臣。士谓士夫。二释亦尔。於论名中。摄大乘论。以本经中摄大乘品名摄大乘。此 论解彼名摄大乘论。义可应言摄大乘之论。依摄大乘品而为主故。以立论名。故依主 释。若许论亦名摄。摄通於理。论者是教。摄大乘之论。类亦应知。唯识之成名成唯 识。以理为成。论者是教。成唯识之论。亦是依主。於识名中如名眼识。依眼之识。 类此应知。有财释者。亦名多财。不及有财。财谓财物。自从他财而立己称。名为有 财。如世有财。亦是从喻而为名也。如论名中大乘阿毘达磨集者大乘阿毘达磨。此乃 根本佛经之名。集通能所。能集即论。所集即经。今以彼大乘对法为集。名大乘对法 集。故有财释。此论以唯识为所成。名成唯识论。亦有财释。以阿毘达磨为藏。名对 法藏。有财亦尔。如是一切义皆类然。相违释者。名既有二义。所目自体各殊。两体 互乖而总立称。是相违义。如摄决择分初立地名。云五识身相应地意地者。此非五识 身地即是意地。亦非五识身地之意地。亦非以五识身地为意地。两地各殊。共立一称 。体各别故。名曰相违。今以义准理有及言。应云五识身地及意地。但论略之。诸教 之中与.并.及言。皆是隔法令其差别。竝相违释。如因明说能立与能破。此显能立 义非能破。故说与言显二差别。馀一切法类此应知。隣近释者俱时之法义用增胜。自 体从彼而立其名。名隣近释。如说有寻及有伺等。诸相应法皆是此体。但寻伺增名有 寻等。亦如念住体唯是慧。但念用增名为念住。意业亦尔。馀一切法类此应知。带数 释者。数谓一.十.百.千等数。带谓挟带。法体挟带数法为名名带数释。如说二十 唯识论。言唯识者所明之法。其二十者是颂数名。挟数为名。名带数释。广百论等准 此应知。此中六释且依共传略示体义。其广辨相如馀处说。谓此六中初持业释。於八 转声何声中释。乃至带数为问亦尔。皆如别处。更有释名。如宗轮疏。恐厌繁多且指 纲要。前总聊简义通诸教。所馀有学宜应用之。若讲别部用此文义。於一一门中。应 结归自义。不尔便是太为疎略。此中所有义理徵释。皆於大师亲加决了。但传之疎谬 非无承禀也。诸有智者幸留意焉。

编辑于 02-20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