娴妃纯妃不黑化,《延禧攻略》才会更高级

娴妃纯妃不黑化,《延禧攻略》才会更高级

欢迎关注满仓大兄弟微信公众号(mc-bro)

秦岚在接受采访时曾经说过,《延禧攻略》是一部反转比较多的剧。

也许正是为了制造这种反转,《延禧攻略》让几位重要角色的黑化略显生硬。有些角色黑化,是心魔被唤醒了。而另一些角色黑化,其实是违反人性的。

满仓大兄弟通过梳理这些黑化角色的剧情之后发现,如果不这么玩,反倒会让这部剧显得更高级。宋春丽饰演的太后,已经在台词里提示了这样的方向。

在圆明园这场戏里,很多观众对愉贵人的忘恩负义感到不解和不满。弹幕上有剧透人士表示,愉贵人此时的黑化是不得已而为之——后期她还会反转,会帮助魏璎珞。其实,即使是这样,也大可不必。

愉贵人当初受到高贵妃几次陷害,母子险些双双丢命。若不是魏璎珞几次救她,她即使躲进皇后的长春宫,也难逃不测。如今,她为了找保护伞,就曲意逢迎纯贵妃,对魏璎珞恩将仇报,这实属不该。在这场戏里,虽然是纯贵妃先对魏璎珞发难,但皇上已经提出了“不赏不罚”的方案,纯贵妃也圆滑地表示理解,因此愉贵人实在没必要为了向纯贵妃表忠心而对魏璎珞不依不饶。她闭嘴,也没人拿她当哑巴。

其实,愉贵人的黑化,只是《延禧攻略》为了追求反转而刻意黑化角色的最新案例而已。纯贵妃本人和已经晋升皇后的娴妃,最初的黑化也比较生硬。

纯妃的黑化,内因是对傅恒的失望和对魏璎珞的迁怒,外因是娴妃的催化。可是,即使纯妃拿魏璎珞当情敌,也不该去加害皇后和七阿哥。纯妃和皇后出嫁前就是闺蜜,这感情难道是塑料的?皇后从始至终都对纯妃绝对信任,更没有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她本该成为阻止纯妃黑化的一缕阳光,结果却成了靶子。

如果说,纯妃加害皇后,是看到皇后生产时,皇帝对皇后的那份紧张以及对前来探望的娴纯二妃的无视,那就更不应该了。帝后感情好已非一日,弘历继位以前就这样了。纯妃作为皇后的闺蜜岂能不知?因此,纯妃只是希望自己的儿子能成为太子,就对皇后母子施以毒手,这是对纯妃人设的违背。

佘诗曼饰演的娴妃,是《延禧攻略》里最早黑化的重要角色。她的黑化,内因是家变、是母亲临终前的抱怨,外因是高贵妃的压迫。可是大家别忘了,娴妃在黑化之前,也是颇为明事理的一个女子。娴妃的母亲是个惹祸精,如果不是她以死相逼要救儿子,娴妃的父亲也不会失去晚节身陷囹圄。娴妃曾为此与母亲大吵,却在母亲死后沿袭了母亲的遗志,甚至在晋升皇后之时首先想到告慰母亲。娴妃的是非观,去哪儿了?

娴妃除掉了高贵妃之后,又将皇后当成了靶子,这其实也是《延禧攻略》通过故意制造误会在引发宫斗升级。

娴妃偷听到皇后临时撤走太医导致娴妃弟弟丧命的事,却因为只听到一半就走了,导致她没听到皇后的苦衷。这就是一个误会。封建社会官大一级就压死人,而娴妃的官阶比皇后低了三级,却能在偷听之前没经过宫女禀报就直接进屋,这也是《延禧攻略》为了让娴妃记恨皇后而故意忽略的重要细节。如果宫女先进来禀报说娴妃求见,皇后还会说这个事吗?即使说,也会当面把苦衷一并说出来吧。

尔晴的黑化也让人有些难以接受。虽然尔晴始终有嫁入豪门的野心,但她和纯娴二妃一样,曾经也是非常明事理的角色。明玉当初那么不懂事,在傅恒的问题上都能懂得该放手时就放手的道理。尔晴比明玉懂事得多,反倒出于嫉妒去针对魏璎珞,这是什么道理?如果尔晴不黑化,就凭皇后对她的态度,日后为她选一个好人家也不难。反正尔晴在乎的也只是权贵,而不是爱情。

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有剧透人士说,尔晴在皇后轻生前的那一晚,曾把自己爬上龙床的事告诉给了皇后,成了压倒皇后的最后一根稻草。可是,傅恒对尔晴再不好,尔晴也不该迁怒于皇后啊。尔晴与皇后的这次谈话显然是有备而来,也就是说,尔晴的这次催命谈话,与皇后在此期间跟她说过什么无关。至于尔晴当时是咋想的,但愿《延禧攻略》能在将来尔晴坦白的时候,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在所有黑化的角色里,只有袁春旺的黑化是能想通的。尽管袁春望对魏璎珞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但袁春望从小就是畸形心态。他认为自己对魏璎珞那么好,魏璎珞就该用他希望的方式来回报他,否则就是背叛。袁春望压根不是正常人,所以不能用正常人的逻辑去分析他。

通过这一番分析之后,我发现《延禧攻略》目前几乎所有黑化的女性角色都是不该黑化的。可是如果不让她们黑化,又想引发宫斗升级,该咋办呢?其实,更高级的做法,已在剧中。

当高贵妃出局以后,如果上述重要的女性角色全都坚守各自人设不黑化,后宫其实会在皇后一家独大的局面下呈现出短暂的祥和。按照历史,皇后三十六岁就去世了。于是中宫之位就会出现空缺,这一定会让以纯娴二妃为代表的前排角色们看到机会——新的宫斗由此产生。

按照历史,富察皇后去世以后,乾隆皇帝为了寄托哀思,在操办丧事的时候劳民伤财,引发朝野不满。在对待皇后丧礼是否应该铺张的态度上,娴妃与纯妃也完全可以形成相反立场——娴妃从理智出发主张节俭,纯妃从闺蜜情感出发支持铺张。在谋求成为新皇后的大背景下,两派之间逐渐从意见分歧发展为派系争斗。其实,这种“新宫斗”的思路,也是太后已经提示过的方向。

太后曾对娴妃和富察皇后的管理风格有过一番对比:皇后更侧重于节流,但宫里颇有微词;而娴妃更注重通过细节的改善,去拉动新的经济增长点。

所以你看,这其实就是两任管理者的理念不同。如果娴妃不黑化,而是等到皇后去世以后,再凭借太后的信任和自己的新理念放手大干,则会招致以纯妃为代表的“保守派”的反对——因为纯妃是富察皇后的闺蜜,她看不惯娴妃推翻富察皇后旧例的做法。

这样的宫斗,两派一开始都是出于公心。纯妃虽然站在维护皇后旧例的立场上,但皇后的旧例也并非一无是处。纯妃和娴妃之间的新宫斗,以立场不同为主,以个人恩怨为辅。让历史去选择,让人性去发光,比通过勾心斗角定生死要高级得多。这会让《延禧攻略》从一部传统宫斗剧,变成一部古装现实主义职场剧——这才是大剧的范儿。

按照满仓大兄弟的设想,吴谨言饰演的女主角魏璎珞依然会在“新宫斗”里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新宫斗”只是舞台,魏璎珞在情感与理智之间的选择才是正戏。出于对富察皇后的情感,魏璎珞会理解纯妃的坚持;而出于对“就事论事”的考量,魏璎珞又会支持娴妃的新政。魏璎珞在两派之间如何取舍、如何斡旋、如何取而代之,才是真正的“延禧攻略”。

最终,娴妃会在成为“继皇后”之后,因为坚持新政而触怒皇帝,最终被贬入冷宫。这既更加贴近历史,也可以让佘诗曼的角色从野心家的层面实现升华。宫斗并非一定是“比狠斗坏”,让观众在“立场不同但各有道理”的纠结中看到人性的交锋和历史的选择,这要比现在的剧情更加具有现实借鉴意义。

编辑于 2018-08-29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