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0个年轻人慷慨赴死,宋美龄却吞了中国空军的军费

1700个年轻人慷慨赴死,宋美龄却吞了中国空军的军费

昨天是日本投降纪念日,有篇文章刷屏了,说是《1700个年轻人集体赴死,今天的头条属于他们》,我看了很感动,同时也很遗憾。

中国第一代的空军很了不起,他们开着简陋落后的飞机,守护者疆土,和凶残的敌人血战长空,付出了年轻的生命,他们都是精英中的精英,英雄中的英雄,大家都知道,一个飞行员,比一架飞机珍贵得多,宁可损失一架飞机,也不能损失一名飞行员。

但在那个时代,我们只能用那些宝贵的年轻生命,去和对手殊死相搏,因为国家危在旦夕,民族命悬一线,总有些高尚的人们,要为了人民,为了未来去牺牲。他们或撞机同归于尽,或击落对手后陷入重围,或弹药燃料耗尽后自杀殉国,每一个名字后面,都是一个鲜活的生命,都是一段可歌可泣的传奇。

但是,在此时此刻,我要唱个反调——为什么这些年轻人,就该集体赴死呢?那时候的中国国民党政府,是不是该负点责任呢?我今天要和大家讲的故事是——1700个年轻人慷慨赴死,宋美龄却私吞了中国空军的军费。

宋美龄如今被许多学者和作家美化,很多人歌颂她和蒋介石的爱情,歌颂她在美国国会的演讲,把她说成是一个“爱国者”,还有人把她说成是“中国空军之母”,听到这些,只怕当年那些血洒长空的空军英魂泉下会不安的。

早在30年代初,蒋介石就发起全国性质的献金购买飞机的运动,因将正好五十大寿,民国各地方政权想方设法宣传号召民众“捐款”购买飞机,包括上海的黑社会老大杜月笙,都协助蒋介石发行“航空券”,号召老百姓为国捐钱。

于是,很快就捐到一笔“巨款,如按照当时物价计算,一共够买1300余架美国、德国生产的先进飞机。这都是老百姓节衣缩食,一分一毫为了国家富强、抵御日军侵略积攒起来的钱,拿来为国家买飞机的。


可是,当抗战爆发时,当蒋介石向时任空军司令周至柔询问能用于和日本作战的空军飞机数量时,周打开空军力量配属表,蒋却大吃一惊:当时中国空军能动用的全部各种飞机,仅305架!!少了1000多架。

那么,这1000多架飞机为何没购买呢?要知道用捐款购买飞机的主要负责人,就是由时任中国空军航空委员会主任,挂中将军衔的宋美龄。


原来,宋美龄与美国飞机制造商谈合作时,有人对她说“现在飞机更新换代的太快,现在买了,很快要落后,不如先把这些钱存起来,等战争爆发时再买。”宋美龄认为有道理,就将这些“捐款”的大头,存到纽约中国银行的账户上,而很大部分被她私下划到自己名下。宋美龄是负责人,但具体操作者却是孔二小姐孔令伟。这两位爱财如命的美人,就把空军买飞机的钱,存到私人银行账户吃利息去了。

老板都这么干,下面肯定上行下效,在购买回来的飞机中,缩水严重。在和美国飞机制造商商谈价格时,孔令伟居然能将每架10万美元的飞机压到8万美元。当然,一分钱一分货,美国制造商也不客气,将飞机发动机的功率从1000马力降到了800马力。而每架2万美元的差价,也就“存进”了孔二小姐的私人账户。

而平时是怎么瞒过蒋介石耳目的呢?他们让飞机每天起飞降落的时候,重新喷漆涂刷,重复起飞,让蒋介石看到的都是一波一波的“新飞机”。


据说,蒋介石知道后立马派人调查当时的经手人和飞机的保管人,最终发现当时中国空军的绝大部分飞机上,都有着“Oct1928(1928年出厂)”的字样(此时蒋宋美龄结婚不足一年),蒋大发雷霆,随即给戴笠签发密令:将全部飞机机库保管人员“清除”。至于孔令伟在此次“购买飞机”中捞了多少钱,也许只有天知道。

等到抗战爆发后,拿着钱再去买飞机,却再也买不到了,全世界都陷入了战争的危机中,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中国空军在抗战初期,就只能驾驶着老旧的飞机到天空和日寇玩命。直到后来苏联航空援华队和美军飞虎队先后到来,才缓解了来自天空的压力。

如果这些钱,真的早早拿去发展空军,那1700中华男儿,又何必早早去集体赴死?中国的第一批空军,都是真正的英雄,但害死英雄的,不光是日本人,还有那个愚蠢而又邪恶的国民政府。

此外,宋美龄抗战时经常去部队“劳军”,但是穿着奢华无比,一天换一套旗袍,空军的驼峰航线冒着生命危险运送物质,里面竟然有不少宋美龄的个人用品,如钢琴等奢侈品。

我们如今讨厌国民党政府,不是因为他们不抗战,他们确实抗战了,但是他们愚蠢、腐败、没有自知之明,不把老百姓和底层士兵当人,他们的抗战,不是真心想要抗战,而是心存幻想,打给欧美列强看,让一个个年轻的生命,去白白送死。他们没有实事求是的战略部署,没有相关的政治宣传,在老百姓眼中,烧杀抢掠、拉壮丁害死千万人的国民党军队,甚至比日寇还不如。孙立人的新一军,被老百姓叫做“新日军”,汤恩伯的军队在河南,被老百姓叫做“水旱黄汤”四大害之一。

抗战时任中国红十字会长的蒋梦麟先生说:“在八年抗战期内,未入军队而死亡的壮丁,其数不下一千四百万人”。这个数字,比在抗战中死于日本刀枪炮火之下的中国士兵都多。

自抗战开始,美国政府就一直在给蒋介石援助,特别是宋美龄在美国国会风光演讲之后,美国人更是直接给蒋宋捐钱,他们一共从美国拿到了数十亿美元的援助。

然而,这么多钱,却并没有真正用到抗战救国上,四大家族及其蛀虫们无耻地分赃了这笔钱,其中有七亿五千美元,进入了宋美龄私人的腰包,这让美国人都无比愤怒。

抗战结束前夕,国民政府的官员们对政府的忠诚已消失殆尽。政府愈来愈贪婪,甚至在财政上叛国,贪得无厌的印钞票,使得中国对美金的汇率跌到只剩几百万分之一。许多国民政府的军队因没有薪水而被迫乞讨,但是美国外交官员们发现,从美国送去中国的军事补给,有时在一抵达中国就出现在黑市上。


即使在战争最紧张的时刻,蒋女士也经常离开她的丈夫,忽然消失,到纽约住几个月。

在上海时,蒋女士如常地坐着她的大型加长豪华车上街购物,这时蒋女士已经在华府引起风潮,她在国会强有力和热情的演说,引起了如雷的掌声,她然后横越整个国家,出现在麦迪逊花园广场和好莱坞。但是她同时却引起了美国军人对她的厌恶,尤其是她回到战时的首都重庆,带着许多皮箱,其中一个撑开来,露出了里面奢华的化妆品,私人衣物和时髦昂贵的日用品。

其他在中国的美国官员也对国民政府偷鸡摸狗的腐败行径发出警告。美国在战时,支持中国超过三十亿美元,但是大多数都是由宋子文经手,宋是中国驻在华府的财政首长。后来事实显示,宋家为了分赃这些美援,搞得家庭很不愉快。

以至于后来杜鲁门总统怒骂:“他们是贼,每一个人都是贼他们从我们送给蒋政府的上十亿美金里,偷取了将近七亿五千万美金。他们偷了这笔钱,却将这笔钱投资在巴西的圣保罗,以及就在我们眼皮底下,投资于纽约的房地产。


后记:


告诉大家一张图的真相,就是那张日本投降签字仪式的图片,1945年9月9日,中国战区日本投降签字仪式在南京举行,侵华日军最高指挥官冈村宁次在投降书上签字。图为侵华日军参谋长小林浅二郎向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呈递投降书。

那张图其实是一张油画,是我们对当年真相的美化,图中的何应钦将军气宇轩昂,腰板笔直,而日方代表低头弯腰,递交降书。


但当年的照片是这样的,何应钦弯腰低头,身子前倾,而日方代表直着腰杆,态度傲慢,一边的国民党总司令根本不像个战胜者,一边的日军参谋长也根本不像个战败者。

更令大家震惊的是——在受降仪式结束后,国民党的高级将领还和这群日军侵略者军官把酒言欢,共诉衷情,因为他们很多人,都是当年在日本的同学,国民党高层许多人,都对日本抱有好感,何应钦本人,就是个坚定的“亲日派”,还记得臭名昭著的《何梅协定》吗?就是这位何总司令的手笔。他们许多人,都没有真正坚定地“抗日”过。

就在日本投降以后,那个侵华日军的刽子手之一——岗村宁次,也躲过了审判,成为蒋介石的座上宾,成为国民政府“剿共”的军事参谋。

所以,我们纪念那些为国牺牲的国军烈士英灵是应该的,但我们不该怀念那个畏日如虎,媚日如奴,贪婪无耻,残害国民的南京国民政府。

编辑于 2018-08-16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