斋墨中医经方山河(三)经方初窥(学中医)

斋墨中医经方山河(三)经方初窥(学中医)

无学斋:斋墨中医经方山河(一)风又起-中医自学

无学斋:斋墨中医经方山河(二)破茧问道-中医学习

“技可进乎道,艺可通乎神;中人可易为上智,凡夫亦可祁天永年;造化自我立焉。”(魏源)

这一篇,不去深入介绍各种派别书籍,而是对于伤寒经方做个入门介绍,从市场派、实战派、学院派、湾区经方派、日本古方派等做个总论,对于一些比较有代表性书籍做个介绍,对于各个宗派的传承,探索一下背后的文化原因。



从难到易

如果觉得自己资质、能力都不差,古文底子也可以,可以选择一条从难到易的路,就是《唐容川医学全集》,《伤寒发微》,《金匮发微》,《皇汉医学》,《陆渊雷医书全集》和胡希恕的《伤寒金匮讲课录音》。以名字来说的,就是唐容川、曹颖甫、汤本求真、陆渊雷、胡希恕。在这儿不做详细介绍,只是大体理一下脉络,到了后面提升篇章来说他们的医术,因为这篇是以比较基础的来讲述,那么这几个人的体系,对于学习能力比较强的可以作为一条路。

以脉络来看,这个几个人的传承,算是比较倾向实用的,不过也容易被时方看做是废医存药的隐形代表。唐容川在注释伤寒金匮两书采用的底本就是陈修园的《伤寒、金匮浅注》。而曹颖甫弟子姜佐景把这些带到了台湾,倪海厦传承的就是姜佐景,同时推崇曹颖甫。曹颖甫在理论上注重黄元御的体系,把自己经验补进去,不断完善临床成为一个成熟的体系。汤本求真算是日本古方派的集大成者,陆渊雷整个体系偏向日本古方派,对汤本求真也比较推崇。而我们的胡希恕老先生,第一个老师是进士王祥徵,他推崇的是唐容川和陈修园,后来胡希恕跟着朱壶山学习,而朱壶山又师从唐容川,到了中年,胡希恕从《皇汉医学》中得到启发,推崇汤本求真,医术逐渐融合达到成熟。从这儿我们看到,就是今天的市场派,被推崇的各路经方派,都是和唐容川、曹颖甫、汤本求真、陆渊雷、胡希恕牵扯在一起。

这个体系下来,算是最实用的,大约也是很多经方学习者要了解的中坚力量。对于从难到易这条路子,要么你自己比较犟,自己有深厚的术数知识,读书也比较灵活,古文底子也不错,那么自学就没有多大问题,不过这样的人毕竟是少数。而另外一种就是你有这种师承资源,那么这条路走起来就不会那么难。

经方学院派

经方学院派这个体系,大约介绍多少次,也不会有新鲜的东西,因为历史时间段太短,大约也就是二三十年的样子,到了今天,有学院派,但是不一定有经方学院派。为什么这么说?这个学院派是内经和伤寒一体的,到了今天能把握这种平衡的人少了,要么还有一些老教授,在坚持强调用内经来教授伤寒论;要么新起来的话事人,其实是比较粗糙的,很多是研习日本古方派的方式,大抵走到最后就是套方方式。

学院经方派是集体智慧,但这个集体智慧讲求的是融合,没有把个人的秘传写进教材,也不一定有确实有效的临床操作,他们和其他所有的教材一样,讲究一种对伤寒经方的整体构架,这个构架是一种大纲共识。不是说要你学实用的实战,让你怎么看病,而是教你怎么读伤寒论,如何建构起来大框架。

号称伤寒经方派,维持内经伤寒一体传统, (任何教材都是最保守的人为主,保守是为了出现更少的意外),学院派讲求内经伤寒论体系,从湖北的李培生到北京刘渡舟,南京的陈亦人,福建的俞长荣,山东的李克绍,(同样很多厉害的角色比如范行准从事医学史整理,陈慎吾等人没有等到这些机会参与进来)。再到他们的传承者郝万山、张家礼、连建伟、姜建国等,这一批都是八十年毕业成长起来的,也是学院派桃李的代表。说实在的,我们学术体系以论文和出版书籍为参考标准,大抵不是以医术来区分,所以去找学院派的经方家,大都是对内经有造诣的人。


《伤寒论讲义》第五版,《伤寒论选读》,《伤寒论译释》陈亦人著, 这三本书,就是学院经方派的代表作,最有集体智慧分量,建立大刚性六经框架,配合郝万山的视频会更容易上手学习。大约今天新生代的市场派,已经不再推崇这些,更多是讲究他们的师承,讲究是传承黄元御,讲究自己是胡希恕师承二代三代,这样在市场之中很容易做出来品牌效应。可我的建议,还是要看看这这几本书,这几本书是实战家编纂整理,相比之后的版本更有目的性,之后我们的版本都缺少这种伤寒经方的眼光。

伤寒金匮解读:李培生《伤寒论讲稿》,《刘渡舟的伤寒论讲稿》,《李克绍医学文集》,《金贵要略讲义》第五版,《伤寒论汇要分析》俞长荣,连建伟《金贵要略方论讲稿》,张家礼《金贵要略讲稿》,姜建国《伤寒论讲稿》。而这一串书单中,最基本的就是《伤寒论讲义》第五版。对于这些版本大多都是各个中医学院的代表作,比较可惜是,如果这些老师离开他们的岗位,大多这套体系也就退出了教学系列。而对于自学经方的人,他们内容依然是框架性结构,读起来不会很难,对于很多问题都是单线逻辑叙述。不过我们多注重一点,就是他们书中的一些序,还有对六经八纲的阐述,这些也是作者觉得他们比较厉害的地方,也是他们在江湖上的品牌。这几本书,也代表了几个中医大学的品牌,也是湖北、山东、福建、南京、北京、四川等中医门户之作。

我想我们都是从现行教育中走过了,为什么建国后没有出伤寒代表性人物,你会说不是有刘渡舟、李克绍、胡希恕吗?这都是建国前培养出来的医家,并且自己学习能力也特别强,有着章太炎、唐容川、朱壶山的传承。大约这几个行业都会比较一致,画院、医学院等,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画院的大多强调是技法的功力,对于能穿透灵魂的作品大多不知道是什么;同样,医学院培养的人才,是考前熬夜突击题库,把老师讲的重点背诵下来,甚至大部分老师也没有临床经验。大约老师也不知道医学的重点在哪儿,纸上谈兵和实战应该是两码事情,可是作为学生只能按照这些既定方式走,大约你想想,那些论文写得好,条理清晰的论文,竟然里面没有实战内容,等毕业之后坐在那儿按照自己的空想内容开药,自己也没有体验过各种药方,大约自己也会后怕。

我们目前医学教材编辑方式,没有纯粹的历史传承,直接跳过了清末和民国,按照苏联的方式编纂的教材,并且这些教材是经历过三十年断代之后,讲求的体系研究,思想系统,具有纲领性指导作用,有目标有口号,虽然刘渡舟、李培生都是有实践的,但整个系统倾向要做学者型,这样的教材编辑都是大纲要点方式,里面对于实际的运用不怎么强调,而实战却每时每刻都是意外。这也就是说,对于学习学院派,我们能迅速抓住大纲,可是对于实用,往往茫茫然。说的直白点,就是可以讲出一些的漂亮话,可能真正实战时候不抗揍,被民间的很多土中医就给打趴了。

名家名师书稿

学院派的路子都是中规中矩,并且比较保守,引经据典的也是一种能力。我们了解的学院派,到了李培生、刘渡舟等慢慢退出实际舞台,他们的延续者,很努力,只是如果作为医学如果理论上只是讲大纲喊口号,实战中不能打,面对市场派的兴起,就是只有挨揍的份。

如果说目前传承下来有什么代表人,就是中医名家名师讲稿这个系列。大约这个系列反应的就是当下学院派的研究成果,里面整合内经、伤寒、温病、针灸、方剂学等,也可以说这就是当下的中医系统,并且这条系统中有一般还是倾向内经伤寒一体。大约到了今天,医学院的学生,连这套体系都已经不熟悉了。在西医知道下的时方温病系统,应该是当下的主流,你说他们不好吧,他说你泥古不化,不知道前行,不接受新的科学。

这个学院派的讲稿系列,应该还是在不断的出版中,后续学院的更多传承者都会以这种形式面向市场吧。

(日本古方派)水流千载归大海

这儿呢,直接来说古方派,古方派到今天也仅有五百年,你可以认为他们在这个五百年走出来了一个新高峰,也可以说,最后走到无路可走,大约变成了事实上的废医存药,到今天惦念日本古方派的,也只有今天国内学习经方的人。

日本古方派,给我展现的是日本的匠人精神,也实际上是日本这五百年的变革轨迹,越来越实用,也越来越走向西方教育体系。通过下面的书籍,我们就能明显的看到中日汉方的走向。也能看到文化的差异,以及彼此功底的不同。这篇我们不去把日本名古屋玄医,后藤艮山,吉益东洞父子,汤本求真等这些大神拿出来,我们只是介绍一下几本有代表的基础性书籍,但也代表了日本人古方派的深度



尾台榕堂的《类聚方广义》,我是觉得可以作为古方派的入门书籍,这儿没有推荐宗师级别的吉益东洞,可是作为吉益东洞的弟子,把类聚方解读给大家,里面有《类聚方》的内容,也有更多的延伸,这个书是可以作为初学者一探日本古方派。



奥田谦藏的《伤寒论阶梯》是中规中矩的传承日本古方派的医家,或许因为汤本求真太耀眼了,作为同时代的奥田谦藏虽是汤本的同路人,彼此合作,可最终没有人注意,同样叶心铭和叶橘泉两个人翻译《伤寒论阶梯》的时候,把自己的名字放在前面,大抵也就很多人不知道这位日本学者。



龙野一雄的《中医临证处方入门》,其实已经走向西医特色了,就是你看书中的编排,大约像是我们看到的西药说明书。你说这本书好吗,以理论来说,我们觉得不好,可是以实际运用来说,这就是实用医学的范本



后面的还在勉强坚持的就是江部洋一郎,他的《经方医学》算是接续古方派,不过这种方式大约今天也不能改变日本古方派的没落,同样也不会引起国内经方学习者的兴趣,彼此文化差异,很多人看过之后,觉得他的方式简陋,可让我们来写这样的书,我们写不出来,这种踏实的功夫我们做不来。我们做的是什么功夫,我们做的是研究一下易经,研究一下道学,然后用道学、术数来解读伤寒论,把伤寒经方搞得很玄幻,把自己搞成市场上唯一的天才,发现了仲景千年不传的秘密,似乎听一堂课就可以百病不侵,听两堂课就可以起死回生。

矢数道明《临床应用汉方处方解说》,大塚敬节《中医诊疗要览》,这几本书都是非常适合经方的经典书籍。关于大塚敬节的书,如《汉方临床治验精粹》《临床运用伤寒论解说》,《汉方诊疗三十年》大约也是初学者的首选。

相对来说,古方派尾台榕堂、奥田谦藏、龙野一雄的书,虽然推荐起来像是入门,可是他们台阶不一样的,我们教材和书籍,是为了降低门槛,让更多不懂得人进来读,所以往往一个问题阐述比较复杂,内容却也比较单一。可是这几本书,虽说拿来入门,什么龙野一雄的书,名字就是入门,可他们要求进入汉方的这些人比较严格,医学书籍也以实用为主,这就是日本不断改革,融合西方的文化,内容不在于阐述大纲和理论体系,而是面向应用(面向实用就会在单一问题下阐述多个情况)。这也就是我们习惯了学院派的大纲教学方式,对于这种实用的医学方式,读起来觉得晦涩,也没有觉得有什么深度,也不容易串联前后知识点。可是你临床实战多,才能和他们产生共鸣,因为这些书中不讲套话,出现的就是一段话中阐述好几个问题,这个点又不利于初学者。


湾仔医家

前面说过了学院派的医家,这儿补充一下湾区的伤寒经方的传承。其实我们觉得医家是不关乎整枝的,可是中医名家都是和整枝家绑在一起,对于民国之中的医家也是如此;加上比如承淡安的书稿被烧掉,陈慎吾等五老的经历,大约民国之后的很多医家书籍都是断片的,比如当时的南京中医四大名家,大约今天连医学生也不会知道,他们有什么书籍更不清楚。再有后来的各个医家,大抵都和陈立夫有点故交,如果你能看到原版旧书,书中的序会经常出现这个名字。

其实民国中医经历了一波高潮之后,也迅速的跌落谷底,一方面是建国后,大部分经方家都没有发表著作,三十年间也没有人读书。上面我们看到学院派的,其实是从全国各地汇集而来的,他们是很厉害,可是传承和文化底蕴上还有天赋上,还是有很多的亏欠,这在我们的教材上就可以看出来,没有传承以前的底蕴,大部分教材是提纲性质。

至于湾区呢,大抵也不理想,只能说断断续续的保留花火,而这里面功劳比较大的就是姜佐景,大约不是倪海厦,可能这个人物不会被大家熟知。作为曹颖甫的关门弟子,我觉得他比章次公这些师兄更有天赋,我们看《经方实验录>就能知道这个人的天赋,大约就是到了今天,《经方实验录》这本医案,依然是经方家前三的选择。姜佐景没有在湾区大红大紫,大约也是因为当地的气候,容易出现温热病,所以时方、温病的市场更有效(这个点在我读过和看过的视频上,确实行之有效)。



不过在这儿,我们以姜佐景的《伤寒论精简读本》为引子,来看看学院派的另外一套体系。因为湾区没有断代,经方的整个起点就比较高。《伤寒论精简读本》有简体版,但是最精彩的前后序都删掉了(目前简体本删掉三成多内容),前后序其实可以帮我们建立起来一个湾区伤寒经方的框架。因而建议大家尽量去找到繁体原版看看。



姜佐景推荐的八大医家,对于学习者建构了一个很好的空间,卢觉愚的《卢氏实用伤寒论讲义》,卢氏擅长针灸,融内经伤寒针灸一体;陆渊雷的《伤寒论今释》,柯琴的《伤寒来苏集》,山田正珍的《伤寒论集成>,吴国定的《伤寒论诠释》,成无己的《伤寒论注》和《明理论》,吴谦的《医宗金鉴伤寒论注》,曹颖甫的《曹氏伤寒发微》,这些书,今天我们是都可以搜集到,比如卢觉愚、吴国定的书,也有人在整理影印版。其他的书籍,各个出版社都出版过,找到应该不难。



姜佐景给的评论很中肯,卢觉愚阐扬病理最精心可从,陆渊雷介绍东医最周翔可敬,柯琴判断难题最公明可服,山田正珍考据典故最翔实可靠,吴国定搜评最博雅可观,成无己始创注解最难能可贵,吴谦钻研脉诊最微妙可贵,曹颖甫指点方治最确切可师,目前来看,是觉得姜佐景的这个书单是很有见地,也是从一个大的格局上来考量如何推荐书,有成无己这样的开创者,有陆渊雷这样的把古方派融合的实战家,还有中规中矩的吴谦、柯琴、卢觉愚这些路子。不过有一点,这些书,已经不像是给初学者,像是中高阶学习的必备书。不过我们也可以从这些书单中看到民国持续下来的传承,到了倪海厦又把这些不同融合推向市场。

对于传统文化是有敬畏之心的,先贤态度是我们要尝试改一改,大抵没有像那位胡先生那样,觉得传统文化是裹脚布,又臭又长,要全部丢弃,一点不留,对于传统文化是深恶痛绝,可是对于宗族观念是老实的守护,家中有狮吼功的妇人,把他收拾的服服帖帖,想搞个花心还被搞得灰头土脸,伤了面子。

湾区伤寒经方的传承,大约还是带有历史的痕迹,从洋务运动开始,文人的思想开始转变,经学大师廖平、章太炎都进入到中医世界,那么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到了后来中西并存,经历五四小哥历史变化,出现废止中医也是一种时代发展的趋势,甚至丁福保、陆渊雷、谭次仲、施今墨、时逸人的中医科学化,被传统医家看做废医存药,大抵民国的中医江湖是风起云涌。而最后走向的是一种折中,就是内经的东西还要讲,新的临床要继续。

不同于我们看到的学院派,也不同于日本的实用派,湾区的经方家注释伤寒经方,还是保留了对传统文化的敬畏,也大抵还是文人的天下,在注释伤寒论上,不管建国前的陈逊斋,还是后来的吴国定、卢觉愚、姜佐景,都是文化功底极其深厚的,如果习惯清末文章考注的,你会发现这些人的伤寒注释中依然有这种习惯,同时把洋务运动后的实用纳入进来,在伤寒的注释中,对于实际症状的应用相当注重。

有姜佐景这样的体系,我们也会想如果民国医家更进一步发展是什么样子?给出答案的是恽铁樵之孙恽子愉,我们看胡希恕,觉得纯粹的中医就应该是如此了,可恽子愉先学西医,后学中医,用中医理论来阐述西医,用西医生理学来阐述中医,这或许就是没有断代的样子。只是比较可惜,我从JT叔叔口中了解到他,网络上也仅能看到零碎的转载文章,不能窥其全貌,可是看过他的文章之后,还是觉得惊艳,他的医学全集对于我们来说算是奢求了。只能从网络上了解融合内经、伤寒、温病、西医生理学等,这儿提出来他,是希望有缘人可以注意到他。他的探索,也是中医的一个大方向,这条路总归有人去继续。



大约没有姜佐景、倪海厦的这个传承,这个突破性的开创市场,或许二十年前,大家选择的是黄元御,因为姜佐景传承,唐容川、曹颖甫、汤本求真、胡希恕等成了今天的市场主流,也就是大家选择的最实用的临床操作。大约因为有了恽子愉,我们知道中医有无限可能,不是随便玩玩。

市场派

很多人问,我想开始学经方,我到底听谁的正确,或者比较好,我觉得一句很佛系的话,听东西或者看视频,凭的是缘分,那有什么正确与否,作为入门级别的视频,你还指望他要多么正确,就是让你了解,也不要觉得我一定要记住什么,不需要,轻松的做个笔记,多听几家,边听边睡觉也行,就是为了熟悉经方

几个比较系统的,就是郝万山、倪海厦、JT叔叔等,你喜欢偏向时方的,那就去选择黄成义。没有那个是唯一对的,为什么这么说,按理说经方应该好用,可是黄成义用时方来解读伤寒论,强调经方用药之后会产生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在湾区就是存在,所以黄成义在实际中实战性更强,可是这些方法,离开那个湿热气候,你再用就未必对,可是作为一个学习者,你就是要知道各种情况下的意外,所以在推荐经方视频资料的时候,都睡推荐一下黄成义,因为他可以作为伤寒经方的弥补。

听看视频是一个过程,是让你轻松知道经方世界原来有这种多样性,比如今天很多听胡希恕一派的,不是胡希恕本人,而是自称胡希恕三代的那些青年医家们,还有学习黄元御体系的,再有各个网站都在推荐年轻的经方家,这些都可以听,不要说他们一定对,他们讲的很多框架理论也是书籍的总结,就算是教你怎么读书。你自己不会读书的时候,都去听听,等你自己会读书了,大约扔掉他们的时候眼睛都不会眨一下。可是开始的时候,他们就是阶梯,过桥之后就舍弃了,这个没有什么的。

每次强调郝万山、JT术数、倪海厦、黄成义等,是因为伤寒论不是那么容易过时的东西,别看后面那么多讲伤寒的,在框架体系结构上,依然是他们几个最系统最完整,也代表了不同的特色。这些视频呢,几年下来,爱好者都已经做成各种文字记录,连JT叔叔的慢慢教,三年的课程,都有中医爱好小组做成文字版,对于今天学习经方的人来说,到处是捷径了。

他们的医术和各种体系放在最后说,在这儿只说一个大概,就是你知道这几个人的大体方向。不要去跟着网络说,他的这个体系不好,那个是骗人的,喊这些话人大多是一知半解,如果你认为不对,列出你的观点,写出你的文章,论证你彼此体系的差异,如果只是喊着谁是唯一,谁才是正确的,然后给不出来观点,大部分也是故弄玄虚或者搞个推销满足虚荣,如果你会被这些带偏,那你也要考虑一下自己是不是要学医了,如果过自己都没有定见,之后怎么用方,用方如用兵

郝万山,是学院派的代表,也就是经方和内经的融合,也就是前面说的学院派的大纲体系。这个方式,对于我们接受的教育也是相一致,听完他的课,伤寒经方大纲会有了。黄成义,虽然脾气怪,可是我觉得他算是湾区的传承者,看过湾区的中医考试大纲,就明白为什么以时方为主,这个传承大约就是中医应该出现的样子。倪海厦作为市场派开拓者,还是坚持了内经伤寒一体但是最大可能区分时方温病,也算是用自己的心力来改变一些现状。JT叔叔的课,就是典型从本草系入手,把内经和伤寒分离,这个路子大约是学院派不能做的,市场派来做这样事情最得体,本就是为了实用,也最大满足了学习者的需求。

至于说谁的医术不高,谁的理论不对,这个没有什么标准,一旦你自己入门了,对于这些市场派的放弃也是一眨眼的事情,在浩瀚的医学世界中,我们面对整理出来的五六千本中医书籍,而在这些中医书籍中,随便提取几百本伤寒著作还是不难的。

关于书籍

对于书籍,有些朋友说是不是可以建立资料库分享,我想对于这样的事情,大约我是没有兴趣,也不会花时间在这上面。今天的版权意识和二十年前已经完全不一样,任何书籍分享的时候,各个网盘都会第一时间给你删除资料,甚至很多资料自己上传的,本人下载都困难。从2002年开始整理资料,那个时间最常用的就是学校的FTP,到后来的VeryCD(电骡或电驴),二十年来,收藏的中医书籍大约有三五千册,并且那个时候收集的很多资料,是有各种古书的扫描版。可惜的是2019年,个人的硬盘坏掉,大部分资料都遗失。再去收集电子资料的时候,发现2000年以后出版的书,都已经见不到,能见到的一些版本也是网络付费版,对于今天的大部分人说,存量几千本医学书应该是奢侈的事情。

随着伤寒经方成为显学,明清民国的很多书籍陆续在两千年后出版,这些书籍因为版权问题,大多网络上电子版很少,不过这些书我是觉得不错,都会适当的推荐给大家。至于你想怎么读到这些书,应该是去电子书城或者某多上吧,很多书真是绝版书,就是出一次,今天能看到的好多都是影印版了。这些书的收集,应该应该是重点。毕竟民国之时,中医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也是医家辈出的年代,那种感觉,就像是中医最后的狂欢,当时废止中医,大约中医医家有了前所未有的使命感。

其实每隔几年,我都会把一些TXT或者一些中医资源网的书籍,就是一篇篇拷贝下来,自己整理上目录,这个过程自己就建立框架,然后整理打印出来。我想这种事情是可以尝试着去做一下,今天的快节奏,很多书,我们大约是一面之缘,而通过整理之后,大体价值你已经有个概念,如果这本书不好,你就丢进了你的书库,好的可以打印。毕竟好多古书,绝版书已经被炒到几百上千元,如果真的读书,这可能是个折中的办法。

对于两千年以前的书,大约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各个出版社整理出版各种中医古籍。这些书集中在清末以前,在各个中医论坛中,大抵还是没有版权,也是中医爱好者可以随时下载的,大约是一个免费的中医知识库。

对于中医书籍,新生代会说自己继承创新,可是医术是时间的积累,不是科技技术的更新换代,现有各种讲座、论坛都是为了能降低门槛让我们快速的了解中医。真的进去了,其实没有那么容易,还是要重新开始,重新建构,所以自己收集几千本书籍真的不算多,等你开始读书的时候,你总会发现,那些重点的书籍就是你收集不到的。

我所介绍的书,大约是从这五六千本中挑出来,大约我自己能读过的也不到一半,很多时方的书籍,我也是有偏见,只是看看开头,看看结尾,对于很多内容没有细化。大约我能介绍几百本,你从这这几百本书中找到你想看的几十本书。

小结

对于不同文化下的伤寒经方传承,大约是我们要注重去注意一点,这个也或许是我的个人观点,因为在不同时期,不同地区的伤寒经方书籍,展现出来的传承不一样,伤寒经方大家的财富,这些流出去的水,在适当的时候保持了医学的文脉,对于那些固守中医的人,会慢慢让他们回归到我们这个大海之中,或许不能固执己见,不能非黑即白,对于各种伤寒经方的传承保持包容,那么日本古方派也罢,洋务运动后的伤寒经方大变局,学院派的八十年代重建经方,今日市场派的实用方式,融合内经、伤寒、温病、生理学等,没有谁是一定对得,也不可能有那个人就可以超越一切,经方沸腾之后,急功近利之后,还是需要很多人静下来研究。如果不能静心,大抵伤寒经方就像前辈告诫的,成为走俏的快餐品,忘记了基本原则,最终走向一个死胡同。我们今天所以觉得自满,是因为这个时代,历代的经方精华被整理出来冲击我们的视野,如果古人的知识消费完了,我们自己无法融汇贯通,不去做冷板凳,那么凋落是肉眼可见的。

共勉共勉。

未完

作者 无学斋
全网同名,文章首发公众号

编辑于 2021-10-25 1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