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Project在模因层面的传播、融合与发展(上)

东方Project在模因层面的传播、融合与发展(上)

本文是北大第七届日本动漫文化高端讲座之博丽神主活动的入围论文,已与原火编辑部进行沟通,并获得了提前发表的授权。

发表之前又读了一遍,仿佛又回到了那段为了见神主而肝论文的日子,不得不说当初给的时间确实非常仓促,在看到论文要求后,本着不能写垃圾文的底线,我曾经一度要放弃这次的机会,毕竟这么能摸的我,在短时间内完成一篇高质量的文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而且赶工的话也不一定能写出高质量的内容,最主要的是,当时更本不清楚要写什么方面的,本来想写东方社区,但似乎我还是没有调查到那一步,而现有的资料都很零散,这时灵光一闪,为啥不来想一想东方的传播模式呢?诚然,东方同人文化的发展离不开东方众,而东方相关信息在东方众间的传播所构建起的东方圈,则是东方及其同人文化的根基,如果能在这种最本质的层面研究出点什么,那么对于我们圈子的发展是非常有益处的。而之所以选择模因论作为本文的理论基础,也是因为本人多年对于欧美东方圈的研究,虽然meme被欧美人以讹传讹的用作“梗”的含义,但这背后所影藏的道理,是所有亚文化圈形成的原因。东方x模因论,也许可以在某些方面说明什么,探究出这里面的原理就是我写本次论文的动力之一(最主要还是想参与这次的活动)

算下来,时间非常紧张,合计24天的时间,其中相当多的时间(大概一周半)都用来研究模因论的本质,为什么?因为模因论作为一个边缘学科,理论基础非常的不完善,而且某些现有的内容经不起推敲,查看了大量论文及模因论的相关作品(许多文章的观点我并不赞同,所以这些论文没有放到参考文献里),经过两周左右的推敲,似乎我在模因论上形成了一种自己的理论,并在第一章进行了表述,当然,也可能会有人并不赞同我的理论研究,这个只能由时间来决定理论的正确与否了。

其他的三章则是将模因论与东方圈实际存在的现状进行结合,其实许多现象并不只局限于东方圈,各位在看的时候也可以引申为亚文化领域,不过由于时间紧张的关系,最后的“发展”章节只有3天时间来写了(最后排版和校对被压缩成了1天),许多逻辑回路最终并没有得到闭合,所以无论引用的例子,得出的结论,作为我本人来说并不满意,这一模块希望大家在看的时候能轻喷。

为什么我不修改后再发表?也许现在并没有足够的灵感了,亦或是对那段肝论文的日子一种肯定吧。

以下是本次投稿的原文,请各位鉴赏。


作者:Pak长


摘要:东方Project的同人文化的发展,是由神主和广大东方爱好者所共同构建的,我们出于对东方的热爱,促使了我们对东方进行传播,进行创作,社群也以东方为话题进行讨论交流,我们乐意看到和东方相关的内容,并加入到这些东方社区里,不断的发展构建起了东方Project的社群及其同人文化。既然东方同人文化的发展是靠爱好者进行的,那么这种发展模式又是一种怎样的存在?从模因论的角度看,模因是文化进化过程中独立存在的复制因子,模因的复制、传播及模因相互间的融合,构建起了文化的传播、发展模式,基于模因论的角度,可以从根本的角度解读文化的进化。东方同人文化也是由人所构建的,自然是可以用模因来进行解释的,本文也是从模因层面,以后结构主义的方式,解构东方Project在同人文化上传播、创造、发展的模式。


关键词:东方Project、 同人文化 、 网络亚文化 、模因论


什么是模因


SCP基金会系列是一个由爱好者们协同编写的超自然事物作品集,因其神秘性和真实感,所以有不少的读者,其中一些SCP项目有关于模因方面的互动(这些项目往往会涉及影响到人的心智,并让人产生不存在的意识或概念),许多人就是从SCP基金会开始第一次了解到了“模因”的概念。

“Meme”源自于希腊语”Mimeme”,指“被模仿的东西”,这也意味着模因概念的核心是“模仿(即复制)”。


理查德·道金斯所编著的《自私的基因》(1976版)中,将基因的概念引申到了文化领域,并创造了“Meme(模因)”这个概念

牛津大学生物学家理查德·道金斯在《自私的基因》(1976)中首次提出“模因”这个观点,假定了文化中存在类似基因的因子,并通过自我复制而传播。相比较“模因基因学说”,学界更倾向于将模因类比做病毒,即“模因病毒学说”:模因在不断的复制中不断的传播,在不断的传播中不断的进化。但模因论也一直饱受着各种争议,由于模因在概念性上的模糊,至今仍有不少学者认为不够本质、不够严谨、边界模糊、过于抽象,甚至不应该存在的东西,而不少模因论的支持者往往过于主观,过于强调复制的重要性,却鲜有从更多的层面解构模因论,以及网络上错误的泛化模因的概念,所以直至今日,模因论依旧不被学界广泛认同。

诚然,模因论因为概念性的模糊,从文学、语言学、传播学、社会学、宗教学、心理学、生理学等都有涉及,理论上的混沌是无法避免的,然而人类的文化从本质上说,也是一种从混沌中拔立出的东西,存在于我们认知的发展之中,且多年来模因论并没有被证伪,所以模因从原理上说因该是存在的,甚至可以成为我们现有文化学科的良好的延伸和拓展,只是目前已知的概念并不能很好的定义模因,因为本文的重点并不是论述模因,所以在这里我仅从我对模因现象的思考,发表一下我关于模因的定义,也是本文的理论基础:


  1. 、信息是模因的因子,模因是文化的因子;
  2. 、模因的受体是人,模因产生于意识,意识源自于现象,现象的变化造就了信息,对于信息的关注触发了意识并产生了模因,即模因的复制,同样的现象因为人在理解层面的不同而产生不同的模因;
  3. 、模因的存在时间短暂,模因通过复制被延续着存在,主动的延续即意识层面的概念强化,通过不断对模因的关注,复制模因的存在,进而深刻了模因的概念,并以概念的形式被持久化;被动的延续是通过人的意识将模因复制在任何可使意识关注的载体上(如纸上书写的文字、广播的声音),并被具有相关表征知识的人正确关注和理解,同时因为人的表征不同而产生差异性的模因,而人的知识所构建的认知体系可以将差异性的模因归纳为自我意识中对应的模因,模因的概念也因此得到强化;
  4. 、模因的进化源自模因的融合,模因的融合来自模因在意识层面的碰撞,模因的融合导致概念的强化,认知的升级,而模因的复合构建了人的思维。


自从互联网的诞生,人与人之间交流的隔阂变得愈加微薄,距离已不再是主要的障碍,个人所能接触到人群的规模也远超曾经,人们不再只从单一的渠道获取资讯,交流得方式愈加多样化,网络的隐匿性也使人卸下负担,进行知心交流。在这个网络中,信息的产生会被快速的接收、复制,并通过人对信息的表征传递出来,成为新的信息源,而这种模式即是模因传播的模式。因为网路的存在而导致模因可以被广泛、高效的复制,同时如同达尔文进化论角度下的基因,模因在传播过程中受到各种约束而逐渐变为小众、独特、多样化的,构成了文化层面的多样性,可以说,网络传媒、网络社交正是验证模因论的最好场所。


东方圈在国内已经存在了10年以上的时间,从我一直以来的观测看,国内东方圈,乃至各国东方圈的社群文化,都以非常快的速率进行着更迭,同时也因为人本质的社会性,在某些理念、共同爱好下,在东方圈的范畴里又聚集其大大小小的各种次级圈子(如THB、东方吧、则圈、铁道圈等),并构成了独有的、更小众的东方社群次级文化,丰富了东方圈的活力。


在THB圈子里具有特殊含义的表情
喵玉殿论坛的吉祥物人设:喵玉娘。这个形象是源自东方作品里的杂兵:毛玉(东方红魔乡里首次登场)。如果不加以说明,我们是很难看出二者之间的联系,毛玉的模因被粉丝们不断融入新的要素,加之社群文化的特殊性,最终以毛玉的模因为基础构建出了喵玉娘的模因
毛玉在游戏里的形象

解构东方圈里存在的丰富多彩的社群生态文化有多种方法,本文将以模因论的角度出发,以解构-结构主义的方法,阐明东方、东方同人文化及东方社群文化在传播过程中的发展及现象。



二、【传播】同学,你听说过东方吗?

试想,新人是如何通过什么入的东方坑这个问题,原因大概会有多种,如通过官作入坑、通过同音入坑、通过漫画入坑、通过游戏入坑,及其他一切的入坑可能。我们从模因的本质来看一下这个问题,事实上新人在接触东方之前是没有(或者模糊的有)东方Project的概念,关于东方相关的模因不足以在意识层上构成概念。然而人们在人生经历中所形成的爱好是不同的,对于该爱好下的信息会更为关注,假设在该爱好下存在东方相关的同人作品(东方同人作品可以视为东方同人创意者将自己的东方相关模因复制在了物质载体上),那么当新人接触的时候,会首先关注到爱好相关的模因内容,同时,也会关注到附带的东方的内容,东方的模因也因此在新人的意识中得以复制,并产生初级的“东方”概念,同时,该爱好(一种概念,这里视作一个模因)与“东方”模因的融合,及关注其他东方同人作品时产生的新模因,在意识层面的不断的被复制(即产生对作品的回想,或者更深层的脑补),当模因的概念被强化后,产生的效应会驱动自己对于“东方”的关注。而东方及东方同人一直以来的积累,有许多优秀的作品,它们囊括了非常多的要素,很容易和关注作品的人意识中已有的模因产生共鸣,再加上普通东方爱好者的广泛传播,使得这类东方的模因容易被新人所接收到,在关注的同时复制了东方的模因,而起作用的也许只是一段音乐、一段视频或者一个梗图。

Bad Apple!!影绘PV是不少新人成为东方众的原因。精彩的影绘和表现手法,再加上不错的演唱,使得成为弹幕视频时代里最火爆的东方视频,对于新人来说,从这些要素里不断的深刻“什么是东方?”这个疑问模因的复制,最终导致了去查看东方相关资料的行动效应

以上是对于东方圈外的传播模式,接下来我们再来分析一下东方社区内部的传播模式。


在东方社群里,每天都会产生许多的新内容,作为已经是爱好者的我们来说,也存在没有接触过的新内容。但这些新内容并不是平白无故产生的,而是在现实已有的内容上创造出来的(即新内容是旧内容的一种新离散表征)。因为我们具有东方的相关知识,使得我们在接收时能识别这种离散的表征,对于新内容的关注,产生了新模因,并通过社交平台等传递、表征给其他东方众,或者其他非东方众。由于东方社群范围有限,这些新信息可能会在东方社群里不断往复的传递着,每一个东方众都会反复的接收相同的信息,新模因也不断的被强化着,形成了新概念,而传播的过程中往往又会产生新内容。也就是说,这些新东方内容的传播非常依赖于东方众,同时东方众对于新内容的表达方式影响了其传播模式,并最终影响了新内容不断进化的过程。

黑皮琪露诺是东方天空璋里的自机之一,因为黑皮要素,琪露诺的人气迅速的飙升(东方圈以前从来没有产生过“琪露诺在夏天会变黑”的模因,普遍存在的模因是“琪露诺会被晒化”),造成的效应是各种关于黑皮琪露诺的创作被激发,并非常容易被爱好者们传播开

那么,我们为什么会去传播东方相关的内容呢?让我们先来思考一下为什么模因会被传递这个问题,模因的是通过人对模因的表征产生的现象(文字、声音、行为等)被传递出去,换句话说是人将模因表达在了信息载体上并被其他人所接收并正确理解造成了模因的复制,人之所以会主动传递出模因是希望模因能引起某种期望的效应,而人对模因的表征产生的现象在某些情况下会直接产生效应,其余情况下会在他人得到并理解模因(包括正确理解及非正确理解)后,通过某种行为表现产生效应,人对于知识的掌握可以预判模因产生的结果,但有些时候因为掌握不足而导致不同于预期的模因效应。所以说,我们传播模因的动机是希望产生期待的效应,而我们传播模因的动力则是为了用自己的能力和资源达到这种效应。回来看一下东方,我们之所以会主动传播东方相关的内容,正是因为我们期待这类东方模因的传播能产生预期的效果,如获得同样是东方同好的关注,交换到了东方相关的情报,或者创作得到更多人的喜欢等,而我们为了达到我们的目的,则会通过更广泛、更多频率的传播来加强这种模因的复制传播,以获得更好的传播效应。


东方里依神紫苑的是贫穷神,加之在东方凭依华里的表现, “紫苑很贫穷”的模因被东方众们所传播开来,紫苑的表情包一般是在群里出现“土豪”概念时发的,目的是为了调侃“土豪”(现在开始流行叫“富婆”了),所获得的效应是幽默效应和社交效应

模因的复制还有一种行为是模仿,如跟风、复读机、分享链接等现象等,这类现象在东方圈也是很常见的,这类行为由于比较容易实现,在行动方面的成本小,同时可以达到诸如获得存在感、认同感、归属感等本能情感的满足,某些情况下会在不经意间进行(半意识状态),成为了模因忠实的传递者,模因虽然不一定会被这类传递者很好的在意识层面被复制,但其传播的效应则是让跟多的人接收到了该模因,这一点也是模因论所设想的情况。

不过并不是我们对于东方模因的传播会得到理想的效应,一些时候我们会因为对于模因效应估计的不足而导致一些不愿意看到的事。比如无脑跟风刷“来生愿入幻想乡”等梗的现象,虽然这可能是一种表示东方圈认同感、归属感的行为,但在其他人看来,自己希望获取的模因被其他看来“低价值”的模因给干扰了,会从本能上产生抵触这种“低价值”模因的模因,而接触这类“低价值”模因越多,越能加强“抵触”模因的复制,形成了东方黑等人群。此外,由于人在表征方面的能力不足,我们在错误的场合,错误的人面前错误的表现东方模因的现象,一些时候也会被他人所误解,形成了对于东方不利的现象。所以我们理智的对东方相关模因的表征是一件很有必要的事情。


对于东方华灯宴这类视频来说没有问题,在早期的B站立,由于缺少有效的屏蔽机制,弹幕刷屏难以屏蔽,而简易的屏蔽方法又往往导致希望看到的评论性弹幕出现,所以对于刷屏现象的愤怒往往会引像弹幕所代表的作品群体,由刷票导致的愤怒和作品模因相融合,产生了“XX群体素质低下”的模因,起到的效应是对于


(【太长补充】起到的效应是对于作品本身及其粉丝的厌恶)



对信息的不正确解读,造成无法正确理解模因

当然了,并不是每一个接收者都会接收并理解到相关东方的模因。事实上信息只会传达给知道如何正确进行解读的接收者,这一点对于模因来说同样适用,对于模因现象的正确识别和理解才能对该模因进行复制,而这又需要该模因的相关知识。回到东方来说,我们对于东方一直以来的关注构建起我们意识层中关于东方的一系列模因及概念,也就是说我们具备了关于东方的知识,这使得我们在接收该类模因时会更容易关注到,并在不断的关注中构成了模因间的联系(这种联系亦可以视为模因的一种),即使某些很隐晦的符号(如9、6、10等),我们也会很容易想到东方相关的内容,而对于没有东方相关知识的人来说,由于缺乏这种关联构建,是无法想象到与东方之间的联系,所以也无法很好的融入到相关东方话题的交流之中,或者对于表象的关注引起了曲解,非东方众种种的效应行为使得在东方层面上很难构成与东方众的亲近,由此我们也就有了“圈内人”及“圈外人”的概念。



(你首先看到的是什么?)


(东方众和圈外人对于这张图的第一是不同的,对于圈外人来说,字面上和图片构不成联系,没有相关的概念;而对于东方众来说,这字和话所代表的内容在东方角色方面是存在联系,我们因为存在“八云紫的毛发是金黄色”这个模因,所以看到“紫的假发”和“金发”后,第一时间反应的是八云紫的模因概念,而读完以上内容后,以上内容所表征的大众型模因将会覆盖掉我们从现象的第一反应里产生的东方模因,并难以再出现之前的第一反应。不过我们依然能建立起紫和金发之间的联系,这是由于我们具备相关的东方知识所导致的)


国外的关于圈外人的梗图,常常发表在为有人笔误了的时候

作为东方众,我们很乐意通过各种方式表达这些东方内容,那么如何来选择正确的表达对象?虽然我们不清楚在网络上投放的信息究竟能带来什么样的效应,但作为东方众,我们一直以来所构建的人脉,构建的人与人的关系,都是以“东方”这个为衡量尺度,所以所交际范围、辐射范围也是侧重于同样有着“东方”概念的圈内人。而对“非东方”的圈外人,传播东方的信息往往不能带来有效、有益的效应,甚至是会引起一些不利效应(如引战),生物本能的趋利性会让我们避免不良效应,这也是我们不热衷于向非东方众传播、分享东方相关的内容,不过当意识到有利可得时,如某个朋友存在成为东方众的可能,或者父母愿意提供资金购买东方周边时,我们则会愿意分享东方的内容,这也是源自生物本能的趋利性。


某些情况下,即使有关于东方的知识,也会存在理解和认知上的隔阂,这里面最大的障碍来自人的元表征(即人语言方面的表达),语言间的差异使得不同国家的东方众间在交流上产生了隔阂,由于不具备对方的语言知识,所以无法正确的理解他们传递出信息的含义,自然也就无法正确理解和接受他们所传递出的模因,当然不是绝对,通过翻译工具及所具备知识的推理,我们大致也能进行理解,但在理解方面仍然会比该语言下的有着较大的离散。不过这种现象并不是绝对不好,从另一面说,交流层面的隔阂保证了文化集群不会受过多外界的干扰,元表征性的文化传播也会产生一种进化结构,一种受惠于防止过度重组的障碍的结构,由此模因可以在该国的独特文化背景下得到进化,从而形成了各国千姿百态的东方圈。


这个梗图需要具备俄语的元表征知识才能完全的理解,否则只能从图片的内容里得到诸如“点赞”、“帕秋莉”等模因

除了受限于元表征外,东方圈里还存着着大大小小的“圈子”,也会受一些特定知识而产生隔阂。如同圈子的形成,当圈子足够的庞大时,同时圈内的人具备了各种各样的知识时,必然会形成圈子的圈子,当然由于人所具备的知识可以有多种,所以每个人往往会涉及多个圈子。人以类聚,物以群分,人们会倾向于选择具有自己熟悉的模因的圈子,或者某些模因在行为上表现为排斥其他圈子,这些都使人偏向在特定的圈子里发展,造成的现象就是群体之间的某种隔离,随着不同小圈子的发展,产生了基于圈子知识的独特的模因,在不了解前提知识前,其他圈子里的人也无法有效的接受该模因,自然难以传播该模因,当然模因如果有趣,或者错误的解读出“正确”的信息,仅在忠实的传递、模仿、复制的情况下,那么该内容还是存在被人们传播的可能性,只是模因上会发生变化。不过如同在元表征的隔阂一样,不同圈子因为其独有的知识,对东方的模因进行了融合和创新,形成各种各样不同的东方圈。东方社群文化的多样性正是在这种不断的传播和隔阂中构建起来的。


出自于Yonder Voice社团鬼千鹤笔下的千鹤子,是YV社团及其粉丝爱用的一个特殊形象,作为东方同人社团,关于千鹤子的创作往往被结合着东方进行
出自于Yonder Voice社团鬼千鹤笔下的千鹤子,是YV社团及其粉丝爱用的一个特殊形象,作为东方同人社团,关于千鹤子的创作往往被结合着东方进行

我在上面提到了两个群体:东方同人创意者和东方普通爱好者,这两个群体构成了东方同人文化的基本面,这里我也有必要再详细说一下他们在传播过程中扮演的角色。


东方同人创意者:

东方同人创意者是东方及其同人文化的核心驱动力。在这里我所指的创意类型非常广泛,可以是绘画、编曲,也可以是表情包制作、段子编造,甚至是角度独特的评论、考据等,在这里我就不过于纠结同人的概念了。

创意者相比于普通爱好者要更倾向于表达自己独特的想法,并会使用自己的技艺将其实现成一件具体的内容,创意者的创作方式只是对于“东方”相关主题的表征方式,创意者所创作出的东方同人内容,功能上来说则是维持和传播着“东方”相关信息。从模因的角度说,是在已有的模因概念中尝试结合东方相关的模因概念,产生新的东方模因并复制到载体上,进而被更广泛的传播。

创意者往往提供了东方同人文化的突变因素,创意者并不忠实于对上一信息的传递,对于信息的创新和表征,创造出新的内容,这也是东方社群持续保持活力的重要原因。


东方普通爱好者:

东方社群的主体是由广大的普通爱好者所组成。

我们从文化的角度说一下,文化的传承有两种方式,一种是表征,另一种是模仿,而模仿我们则可以理解为一种对信息原封不动的传递。结合东方来说,很多时候,因为在技术经验上的缺乏,爱好者并不能扮演起创作者的角色(虽然可以从创作者的作品中获知一二,但动手操作能力确是不可传递的,只能通过个体的实践来培养),多数人大多数时候扮演的是信息的忠实传递者和可靠接收者,但也是因为此,基于爱好者们所覆盖的交际网,所身处的场所,及所支撑信息传播的资源,东方及其同人文化可以被爱好者们广泛的传播,对于东方相关内容进行传输和贯彻得正是作为扮演这个系统基石的广大的普通爱好者们。


某博丽神社例大祭里的场景,参与者基本是东方圈里的创作者们与爱好者们,正是这些人们对于东方的创作和传播,才有了东方同人文化

三、【融合】Rule ⑨:“万物皆可东方”

(东学,东学.jpg,作者:泡面姬)东方原作及其他官方作品的要素非常多,这个是我们进行东方化的基础

“万物皆可东方”,意思是说东方的元素包罗万象,只要想象力足够,所有的东西都可以结合着东方进行创作,而这个概念在欧美的宅圈里也存在,如集合了各种网络现象创造的“互联网规则(Rules of the Internet)”里,这个概念也被定义为“Rule ⑨”:如果存在,必然会有东方的版本(There is a Touhou version of it. No exceptions.)。当然这些都只是梗而已,但任何现象不会平白无故的出现,存在必然有其合理之处,而这个梗所代表的现象自然也是值得研究的事情,让我们来看一看东方模因是如何在不断的传播中不断进化。


首先我们明确一下模因和梗之间的关系。


彩虹猫是一种典型的meme,出自V家的曲子的一个音乐视频“Nyan Cat”,其本身不代表什么含义(虽然会被人意为“萌”,但萌这个模因概念非常模糊),但却被广泛的复制传播,这种现象也许就是网络次时代里“娱乐至死”的亚文化吧

在欧美网络文化里,“Meme(模因)”往往特指“Internet meme(网络模因)”,从早期的电子邮件、超链接,到如今博客、推特等,人们喜欢对自己关注的内容进行转发,不需要经过繁杂的操作(如文字上的重新编写),只需要简单的几个操作,信息就能辐射到自己的关系网里,令更多的人得到该内容。网络上的人由于各自阅历、知识的程度不一,信息常会在传播的过程中被错误解读,造成了与原有含义所截然不同的新内容,而这些流传在网络上的信息从模式的角度来说,是符合模因论的定义,在网络中所形成的新内容也被称之为“网络模因”。

网络的去中心化性令信息源与接收者间的关系复杂而又重叠的交织着,加之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对信息的理解和表达也各不相同,所以信息在传播过程中是高度变异的,人们出于各种的理解,往往会偏向关注于包含某一类要素的信息,或者赋予信息之外的要素,随着信息所囊括的特殊要素越来越多,量化的积累转向了质变,形成了特定人群的“梗文化”。


“梗”是“哏”的讹用,哏的含义有“笑点、滑稽、伏笔”,是相声中的一个术语,在被媒体讹用成为梗后,梗就成为指代具备一定笑点的信息内容,但对于梗的正确理解需要具备相关的知识,这也往往使得各种梗文化难以被大众所广泛接受和使用。

从原理及所应用的角度来看,“网络模因”与“梗”具备很高的相似性,而“网络模因”又往往被错误的用“Meme(模因)”表示,所以人们时常以为梗即是模因,这当然是不对。梗只是模因的一个层面,模因则是一种更根本、更原本的概念,当意识对特定的信息产生了关注,模因也会因此得到了产生。

我们回到东方网络文化的层面看,如果我们想探寻东方Project在模因层面的融合模式,或者说源于“东方Project”的一系列模因是如何在网络所关联人群的传播中进化的,那么我们是不能单单研究东方的梗文化。


再回到最开始的话题:万物皆可东方。

要素的融合也是一种模因融合,融合模因是由多个模因融合形成的,我们也可以从融合模因里识别和复制那些被融合的模因,效应是所有模因效应的总和。融合后的模因应被视为单个模因

试想,当我们听到一首很好听的东方同人音乐后,为什么会产生脑补行为?人对于信息的感知会激活相关的概念,在对概念的关注则会引发某种行为,当我们关注东方同人音乐的时候,激发了东方相关概念及音乐有关联的概念,所产生的联想行为在脑内不断生成可能的情景,而这就是意识层中模因的活跃及碰撞融合的结果。模因的融合意味着模因的进化,模因的进化是由模因们不断融合的结果,如果我们把模因比作成基因里的核苷酸,那么模因的融合所构建的新模因则相当于核苷酸所构建起的基因序列,一团团的模因所构建起了文化,就如同一段段的基因片段构建起了遗传信息,如同RNA基于基因进行的转录和翻译而产生的蛋白质,构建起了生命体一样,人类所基于文化而产生的一切认知和行为,创造了当今的人类社会。所以说,看似简单的脑补行为,却是人类文化一直以来进化的方式。

人类本能的热衷于新事物的创造,而对于东方抱有热爱的我们,也热衷于将东方的模因与其他知识体系所掌握的模因相融合,从而创造出基于东方模因的新模因,丰富了东方社群文化。所以有必要讨论一下这种融合的模式。


信息在传递过程中突变性很大,取决于信息内容、背景及接收者的不同。人们在不同情况下接收到相同的信息,但基于当前的环境及自己对信息的解读,往往会产生偏差,对信息的关注和理解生成的模因也各不相同,呈现出离散的差异来,在此基础上,人们在意识层里对于模因的不断思考促使了各种已有的模因与当前模因的融合,对其中新生成模因的关注促使新模因被大量复制,并形成了概念,替代了开始时接收到的模因,同时人们在表达方式、表达能力上的不同,表征的差异性也使模因存在突变的可能,一系列的结果造成了模因在传递过程中发生了种种的变化。

与其说是模因在传播过程中发生了变化,不如说是新模因复制掩盖了旧模因的存在,模因并没有消失,曾经的模因存在于相关人员的潜意识里,或者存在于被遗忘的媒介载体上,只要重新被人们所关注,那么旧模因依然会被复制,延续着模因的稳定性。


大九州合同祭上跳的⑨舞。⑨舞是Niconico的“恐怖。”和“KUU.”基于“琪露诺的算术教室”所创作的舞蹈,虽然⑨舞从产生至今已有很长时间了,但这个模因已经形成了中东方社群特有的效应模式,当人们举办东方主题展会的时候都有跳⑨舞的冲动(⑨舞和东方活动的模因融合),此外⑨舞每年也会在日本的北海道固定举行,这

(【说明太长补充】这些现象都导致了⑨舞在东方众里的不断深刻)

人们对模因的知识使得在接收具有差异性模因的时候,可以识别出这种差异性来,对模因的理解拆分出已知的模因和新模因,这也是为什么人们能从不同的内容里得到相同的信息,而这个机制的存在也在一定程度上确保了模因的复制与传承。

东方Project系列从诞生至今,其社群文化的构建已经经历了一代又一代爱好者的参与,在这里面,源自东方官方作品,东方同人及其他衍生内容产生了丰富的二次设定内容及梗文化。从模因传播变异的角度看,源自于东方官方作品、官方说明及其他源自官方的内容,是所有东方模因存在的基础,这些也被称作一次设定或官方设定,官方模因在玩家、爱好者的相互交流过程中,内容被复制的同时产生了差异,因为与其他作品、内容里的模因有共同点,爱好者们将东方模因与其他来源的模因进行了的融合(梗的产生及再创作),二次同人创作者们将这些融合的模因实现成了相关的东方同人作品,被更广泛的传播,模因在这些传播过程里一次又一次的发生了变化(最好的例子就是对原作曲目进行各种Remix的东方同人音乐),新旧模因共存于东方社群的各个角落,形成了斑斓的东方同人文化圈。

当然,随着一代代爱好者的加入和褪去,一些旧的内容渐渐被人们所淡忘,但爱好者们对于旧内容的相关记录使得未来某时刻可能会被新人所关注到,从旧模因发展出的新模因,延续了旧模因的存在。


十万巫女是灵梦的一个昵称,出自漫画《二色蝶》,由十万巫女引申出来的昵称无节操、贫乏巫女等的新模因,丰富了灵梦的二设形象(虽然一设里也暗示里穷),除了灵梦外,东方其他成员或多或少都有昵称,在东方圈里,这些昵称都能用来准确指代相关的角色

东方的社群文化现象里也有对于差异性模因识别的案例,如源自相同官方曲目的二次同人音乐,我们在接收到了熟悉的旋律(一种模因),会建立起同音与原曲间的联系,以及和相关角色的联系,角色模因与同人音乐模因的融合,使得我们对于相关同人音乐有更深的理解。当然,我们对于东方的知识有些时候也会“误解”非东方的信息,如幻视现象,将巧合性的事物理解为东方相关的要素,不过“误解”也往往是一种丰富文化模因的方式之一。



一种典型的幻视现象,是由知识所引起的错误理解,模因被曲解产生了新模因
模因的预判本身也是中模因,导致的效应是我们能联想到现在的内容和未来的内容间发展的联系。如上图,我即使不说你们也能想象出之后的发展

在人不断以来对模因及其效应的关注中,对模因形成了预判机制,而预判本身也是一种模因,预判模因是模因及其效应现象融合的产物,人们会根据模因的效应,选择偏向于有利的模因及概念,不同模因存在的差异由此形成。同时因为人的社会群居性质,人们在生活中共同模因的不断复制,产生了共同认识,对于模因的效应也会有着相似的预判,加上生物本能的趋利避害,所以偏向于选择可以达到自己目的的有利模因的效应,相关模因也得以被复制成为了某种意识形态上的概念,即这个群体里的主流文化内容。当接收外部传来的模因时,不符合主流的模因会被刻意避开,而符合主流的模因则进一步融入到社群的模因之中。这里要说明的是,有害模因与有益模因的概念都是模因融合的产物,即模因内容与其效应、结果、利弊等现象产生的模因相融合的产物。

我们以东方梗为例说明一下。东方圈每天都会产生梗,梗也是东方圈文化的重要内容之一,然而并不是每一个梗都会被大家所接纳,由于东方众一直以来的经验,人们所偏向选择的梗往往是那些会被他人理解的,或者不产生消极歧义的,这些梗带来的效应是让其他东方众得以认同,或者得到更高层面的心理满足,当然,对于一些文化的鄙视现象(如对于“抄袭”概念的反感,或者对“盗版”概念的抵触),我们在意识里形成的概念也会刻意回避相关内容,使得这些梗无法被足够的人传播,造成了梗的淡忘,或者“误解”为其他的有益模因。因为绝大部分东方众所具备的三观是积极的,不符合三观的消极模因很难在东方圈得以流传,从某个角度说这也是文化社群具有文化自净功能的原因之一。


东方很正能量的(正论)

相比起偶然的模因融合所产生的文化现象,大部分情况下,人类会通过主观能动来进行模因的融合,通过激发特定类别的模因在意识层中碰撞融合,定向产生该方面的创作。那么关于创作的动机和动力又是什么?我们传播模因是为了从模因复制的效应里获取到预期的目的,作为社群里传播者的我们,事实上这些模因已经存在于社群的人群当中,以致传播效应不及预期,或者单纯的复制效应并不能达到预期目的,这时人的欲望会激发意识产生一种冲动,活跃模因的碰撞,产生一种对融合出的新模因复制的冲动,这种冲动就是创作的冲动。



大黄的作品融合了多种看门大爷的要素,形成具有我国特色的有趣的东方图

创作对于创作者来说是有代价的。在意识层中,模因的碰撞虽然时时发生,但往往并不是我们所期待的模因融合结果,所以对于创作来说,存在着时间、体力等方面的代价来实现预期的模因融合结果。创作的代价还表现为相关知识体系的具备及思维方式的构建:学习是一种对于知识类模因持久化的强化复制手段,并结合相关的行为形成条件反射,使得我们具有绘画、乐器演奏等本领,这个过程需要创作者耗费大量的精力来实现,而思维方式的构建则是由我们对于模因间关联机制的择优过程,我们对于模因的融合方式会趋向于跟高频率的融合机制,换句话说就是方法论的构建过程,而这也需要耗费大量的精力来实现。不过当具备了这些要素后,创作者可以比其他人更容易实现模因的融合,并具备特殊的模因传播方式,从而在获得模因效应时更容易取得预期的目的。


amibazh的东方作品,以经典油画为蓝本进行东方化的创作

人本能的欲望是人类社会前进的动力,对于现状的不满会激发冲动与行动,创作者则是这种现象的典型代表。然而,某些时候,由于创作者在模因融合和复制上投入的成本远超在模因效应上获得的回报,此时创作者则会倾向于更低代价的转换,转向其他方向的关注内容,降低或者暂停了原本方向的创作,这种表现即是创作动力不足。这种现象从社会总体上看是良性的,可以自发性地择优社会资源的配置,然而对于类似东方同人等特定的文化圈来说,则是一种风险性现象。作品是模因复制在物质载体形成持久化的结果,也可以被看作一种模因的表征效应,当作品本身有着足够的受众人群,那么创作将会更容易的转化为创作者所期待的目的(这里要说明,即使是本身心理上的自我满足,亦是一种达到预期目的的实现),其他文化圈的创作者也会趋向于这些可以获得更好回报文化群体的社群文化,而当作品缺少受众后,作品将无法得到足够的回报,自然难以维系创作动力,使得创作者的流失到其他方面的创作。所以爱好者对于创作者的支持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回到东方来继续说明一下。

东方同人文化的基础是来自东方官方的各种内容,这些内容所吸引到的第一批创作者是东方二次同人文化的起点,而这些创作者则是从爱好者中产生的,爱好者对于东方模因的接收并产生各种脑补行为促使了东方模因与其他体系的模因进行融合,所产生的新模因对于尚处空白的东方同人文化来说是具有价值的,所以为了使这些融合后的新模因得以传播,爱好者使用已具备的技能,或是花费精力学习新技能,成为了东方同人的创作者,将新模因表征在各种载体上(这些载体范围很广,包括了文字、歌曲、图画、周边实物等在内的一切),使得新模因得以更广泛的传播。东方同人创作者一开始的动机很简单,即模因复制的冲动,我们从东方官方作品里获取到很多能产生价值、愉快的内容,同时传播给他人后也能得到一种社交方面的满足感,而他人深入东方并创作,则会引起自我价值的肯定。当然,人生价值是人在社会层面的主观能动性的最大动力,所以存在诸如对于金钱、名利等追求的现象,即使是东方圈也是由人所构建的,所以当东方圈有着足够的受众资源时,东方同人创作者可以将自己的模因转化为对等的价值体现,然而当东方圈的受众受到其他作品冲击而缩小时,创作者会因为作品不能获得期望的价值而减少、暂停了东方相关的创作活动,并转向了其他作品的创作。当然,创作者本身对于创作的理解也不同,除了理解为创作是换取等价的物质价值外,也存在认为创作其本身就是一种人生价值的体现,而创作同时也是一种学习的过程,后者则更多的是由东方爱好者发展而来的创作者,相比较物质价值,更希望获得的是人本价值及社会价值(或者可以简单理解为东方圈内人气)。

当然,即使不存在物质上的追求,创作者在人气效应动力不足(包括人气下降、人气增速降缓等)、负面效应等情况下,也会存在转向其他作品创作的趋势。而这种现象所直接关联的则是广泛的东方爱好者们。


Pixiv的点赞按钮

爱好者与创作者之间的关系有很多种,这里我只以模因论的视角阐述一下。

创作者对于特定文化模因的创作,是将该文化模因与其他的模因进行融合的结果。对于作为该文化的爱好者来说,获取这种特定模因会激发起意识层里该类模因涉及到的各种积极的、美好的融合模因,即特定文化模因与促使心理产生满足感(高兴、喜悦、兴奋等感情概念的模因)的模因间融合的模因内容,对于该类模因的接收和复制会带来对自我的有益效应,爱好者往往具备了足够的知识来接收各个体系里的模因,从而能分辨出创作里所包含的其他模因内容,并能从更广的层面里获得各个模因在接收与复制中产生的有益效应,这就是跨领域模因间融合所带来的效应。爱好者为了能持续获得这类有益模因效应,构建爱好者与创作者之间良好积极关系是很重要的,即回报是相互性的:爱好者从创作者获取了有益模因效应,创作者从爱好者获取了作为预期目的的模因效应,这种互惠体系是平衡的,也受精力、财力等资源的限制,而积极的方法则是将资源投入该体系内,当然人们的能力是有限的,但是每天所浪费的资源也是很多的。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比如说对P站(Pixiv)的东方题材创作者的支持一般是转发和点赞,虽然操作简单,而并不是人人都会这么做,或者说没有行动,原因有很多,但最终的结果是作者并没有从潜在的受众中获得作为动力的人气。所以即使是微小的行为,其背后也可能是一种强大驱动力的形式之一。



“猴子也能懂东方”视频的封面,UP主:囧星人

我这里以“猴子也能懂东方”的事件来说明一下,猴懂东的作者是个东方众,也是个视频创作者,她所做的猴懂东的视频融入了大量的技巧与手法,使东方模因和其他大众类的模因很好的融合,即使不具备东方模因知识的人也能从其他知识体系里理解视频所传达出的模因内容,并接收和复制东方模因,所以具有很强的传播价值,也往往被东方众用以“传教”(一种对于对圈外人宣传东方的戏称),有很高的概率让他人深入接触东方Project系列。爱好者和视频作者间的关系本应是一种良好的,创作者获得模因效应——“人气”与“自我价值”,爱好者则通过视频“传教”获得了自我价值,然而因为一小部分爱好者的催稿行为,使“催稿”模因不断被其他人(包括非东方众)所接收并复制,产生模因效应,而这种效应对于创作者来说是负面的(情绪上的负面,强制性投入精力的负面预期等),随着负面效应的不断产生,创作者所投入的创作成本变现为了一种负面模因效应,当达到心理承受底线后,阻力超越了驱动力,创作者选择了离开该方向的创作。虽然她所留下来的创作依然被广大的东方众所传播着,但对于大部分爱好者来说,失去了新模因的接收与复制效应,也是一个巨大损失,并被东方圈作为一个事件性教育模因,警醒着东方众要注意爱好者与创作者间的良好关系。


上面提到了跨领域模因间融合会带来效应,东方众往往也是其他多个文化圈的受众,作为融合里的一部分,我也从模因论的角度说明一下。

人从胎儿时刻起,当意识不再混沌后,对接收信息的适当反应会增加接收者的生存希望,世界是多领域的,所以为了应对各种情况,人会不断的从外界获得信息,摄取模因概念,增加生存希望,而这一过程中,接收到的不同领域的模因及对模因传播、融合、复制现象的认知,会使人具备各种领域的知识,最终将构建起人的思维观念。从本质来说,思维是人类认知世界的产物,亦是一种模因的复合体。由此说,人一定具备了多个领域的模因知识。


完全了解这个梗图需要知道这个梗的出处,而对于只了解这个梗的人来说,缺乏东方的知识而不能完全得到这个图的笑点

跨领域模因是由不同领域模因间融合的产物,能关注并正确理解跨领域模的前提是具备相关领域的模因知识,也就是说能接收跨领域模因的人是相关领域的关注者。对于跨领域关注者,跨领域模因所带来的接收和传播效应为相关领域模因效应的总和,同时具备跨领域模因的知识使得相关的融合更容易发生,并产生新模因,而这也是创新里的一种重要模式。

跨领域模因往往还会导致其他几个效应,比如促进了不同领域间受众群体的交流,促使了作品进行跨领域创作,降低了创新的模因融合成本等。跨领域模因往往是正面的、有益的,但并不是绝对,如果融合成跨领域模因的模因里,存在某个令相关群体厌恶的模因,那么该群体在不具备其他模因知识时,往往会先入为主的产生出“厌恶”的模因,并得以强化厌恶模因的概念,这种厌恶模因往往会附带到跨领域融合模因所包含的其他模因上,造成了对于其他模因知识领域的厌恶。


AGENT 0社团的Maddening专辑就是一张死亡金属风格的东方同音专辑

举个东方的例子,如果东方爱好者同时也是一个金属乐死亡金属的爱好者,那么当听到死嗓唱法的东方同人曲后,往往会比其他类型的东方同人曲所更为激动和兴奋,而对于没有金属乐知识的东方众,则无法听出黑金属、死亡金属,甚至和重摇滚间的区别,因为知识模因的不具备而往往无法因此而获得有益效应,甚至会从本能的听觉里获得厌恶模因,当然要是对此关注并反复的听,一些时候会因获得意外的模因而获益(类似洗脑的效果),这是跨领域模因间融合所带来的效应。

此外在东方圈里,我们也非常喜欢创作“东方 x 某某某”模式的作品,这里的“某某某”指其他的作品,由于其他的作品往往也会被粉丝进行再创作,形成基于该作品的独特模因,作品文化圈的独特模因往往是吸引人们关注的因素,而跨越作品的将东方模因与这些作品独特模因间的融合,形成的模仿、致敬、玩梗向作品,可以降低创作的难度,并能得到独特模因带来的模因效应。同时,跨作品的创作是搭起两个作品间受众交流的桥梁,双方的粉丝通过该类型的作品了解了对方的文化模因,并形成了模因复制的可能,促使更深入的了解对方的作品。


小马X东方是一个典型的跨领域例子,许多小马众也是东方众,二者作品间是有一些要素上的相似性,相关的融合创作也比较普遍,导致的效应是两个受众群体间相互了解对方的作品
恶饿鬼创作的东方X赌博默示录的作品,将二者有趣的模因巧妙的融合,很好的引起了东方众合逆境无赖爱好者的关注

文化是不同领域的个体共同合作的产物。人除了在能力上是有限的,对于模因的掌握也是有限的,在创作时往往会因为模因的欠缺,而造成预期的模因融合难以实现,这时合作就是一种解决困境的选择。合作的目的是合作群体所共有的预期目的,合作的意义则是为了实现这个预期目的,合作群体间除了会集合各自的物质资源外,在模因层面,群体间通过交流,不断地从对方的表征里复制得到模因,丰富了自己的模因,并加大了预期的模因融合发生概率。

在东方圈里,除了个人创作外,以社团模式进行同人创作是非常普遍的现象,社团往往会制定一个大致的主题和目标,然后社员基于该主架进行作品的实现,这种创作出题制定的目的就是确立该社团整体的预期目的,使得人们会倾向于这类模因的融合与复制。


本节的最后,我们回到最开始的部分,再讨论一下“梗文化”。


东方梗的本源来自官方作品里的模因,如⑨梗

如果我们泛化文化层面梗的概念,那么一切对原有含义曲解后得到的内容,都可以算是梗。这种曲解是一种主观有意的行为,包括了误解、重新赋予含义、含义的转换等解读方式,即使是某些出自无意的误解,被人所故意引用,那么就是一种梗的存在,相对于梗,模因则是一切对现象认知而得到的,对模因的理解包含了本意的理解与非本意的理解,当意识到我们接收的模因并不是其原本的内容,却依然使用该模因代替原本模因进行表征,那么这时就可以归纳为泛化的梗,所以说,梗源自对模因的曲解。


上海爱丽丝幻乐团因为只有神主ZUN一个人,所以经过引申,有了这个梗图

相比较泛化概念的梗,日常里我们所接触到最多的梗则是源于网络的梗,或者也叫网络模因,这类梗出自网络,或者主要在网络上传播,也往往在线下所使用。首先要说明的是为何为“网络”模因,我们所身处的时代为网络时代,人与人之间交流方式大部分会涉及到网络渠道,相比于现实里面对面的交流,网络里人与人的交流距离被拉近,交流规模也比现实中更广,而流传在网络上的模因,其传播、复制、融合的效率远远高于线下模式,这也意味着模因在传播过程中存在着更大的突变可能,而信息在不同环境下的含义也存在着差异,所以模因也会在不同的场合中被人融合了新的要素。当梗在网络上产生后,人们关注、理解并认同梗后,便会以复制的形式进行传播,梗一般不直接为原有含义,使用梗进行交流需要双方都能理解梗所隐喻、指代的真实含义,所以这也造成了梗只能在限定的范围内被传播。我们使用梗是为了传递梗的信息,相比较对信息的元表征,使用梗可以更快的指代某些复杂的含义,因为梗的使用群体的限定性,类似暗号,我们使用梗可以在人群里识别出特定文化群体的人,令对方激发起相关的模因复制,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一种文化认同感的提升。


好吧,其实这个图是我改的,目的就是为了研究梗在国内的传播模式,根据我最后收到的图被压缩的多绿可以估计大概的复制次数

当然,即便是梗也会存在被“曲解”的现象,当特定群体的梗被其他不了解梗的隐喻的圈子所使用时,往往只能从元表征、符号、内容等要素中结合已知的知识进行理解,形成了与梗真实含义截然不同的含义,像DSSQ(大势所趋)现象就是一个典型的代表。


幻视也是一种对于模因的“曲解”,往往造成了新的梗

除了文字类梗的存在,图像形式也是一种梗的方式,图像类梗是一种符号文化的概念,往往隐喻的是人的表情、动作等元素,相比较文字梗表达的是意义背后的含义,图像类梗则偏向于人感情的流露。在网络中,在不借助摄像工具的情况下,我们是无法从文字中完全流露出要表达的情感,当交流的渠道允许使用图片格式,我们在交流中为了深刻某种感情,会使用图片、表情符号等元素深刻这种表达,而图片和文字类梗相互融合,即形成了表情包文化。

表情包文化是一种诞生在网络文化里的亚文化(所谓亚文化,可以认为是非大众文化的跨领域流行文化),表情包是为了流行而创作的,为了达到可以被人们所流通的目的,表情包的制作往往是趋向于简单直白深刻的,并带了一个或多个梗要素。当表情包被他人关注时,表情包的简单与直白,可以使人从文字部分与图形部分,够快速的获得其表达的内容和感情;表情包的深刻可以让表情包的模因在意识里反复复制,而表情包的流通又促使了这种复制的深刻,使得我们在交流中变的更偏向于使用表情包来代表语言表达。表情包还往往带有很多的娱乐性,表情包的制作往往采用幽默的表现方式,通过夸张、揶揄等的手法进行表征,所以对于表情包所携带的幽默模因会给关注者带来心理上的放松,像斗图等现象,其本质是一种社交游戏。由于数字内容复制的便利性,我们对于表情包的复制、收藏、分享成本极其低廉,这种也促使了表情包文化的传播。当然并不是所有表情包都会被流通并延续下去,理解难度大,或者与时代、文化脱节的表情包,会逐渐减少使用。此外,有时候我们也会因为表情包的使用者而厌恶对方发的表情,或者厌恶携带有关厌恶对象模因的表情包。

上官绯樱所创作的妹红表情包,被中外大量的使用,不过外国人使用是根据英文来意会的,而英文常常和中文对不上,所有对于懂中文的人来说,有时候老外使用这个表情包会很有意思

新表情包的使用往往带有一定的爆发性,某一类模因会因为偶然而获得了网络群体的认同,通过被大量复制产生了群体认识,并导致一段时间里这个网络群体普遍使用该类表情,然而模因在这个群体里复制的泛滥,导致人人都具有了该模因,使该表情在传播的时候,往往不能再产生足够的模因复制效应,当新表情被使用后,旧表情的使用往往会迅速的消退。


回到东方,在东方社群文化里,梗文化是最为重要的文化。

东方众来自不同文化领域,各自所具备的知识也不同,东方官方作品里的要素也很丰富,东方众在官方要素的基础上重新解读,并赋予其新的观点和设定,被称为二次设定,这种基于官方要素原意的曲解就是东方梗来源的基础。此外东方众在特定语境中对于东方模因的理解产生的偏差,也往往会导致新的东方梗诞生。

东方梗的创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种轻度的东方同人创作,我们对于东方的喜爱,偏向于东方模因与有趣的模因间的解读与融合,所诞生的东方梗往往是有趣的,当然以寿命论为代表的东方梗也是深刻的。创造东方梗的目的是为了让更广泛的人从梗的角度了解东方的内容,以文字等形式将东方梗表征在网络社交媒介中,人们对于梗的关注会促使梗的复制和传播,进而丰富了东方的同人文化。此外对于东方同人物的创作者,在作品中运用、创造东方梗,可以丰富作品的内容,在有限的篇幅中扩展出足够吸引人的元素,有助于作品的传播与作品价值的实现。

我们玩东方梗的同时也是对于我们东方众身份的一种认同,玩梗的目的是为了娱乐,娱乐是为了达到心理放松,而其效益的结果则带来了梗所附带东方模因的复制。某些东方梗的深刻也使其脱离了东方圈的概念(比如说各种⑨课的概念)。


摄影⑨课的Logo,成立于ACFUN年代,使用了射命丸文的形象和⑨梗
帝玖管弦乐团的LOGO,其前身为天朝帝都第⑨乐团,同样使用了⑨梗

东方众也非常喜欢使用表情包,这是因为东方众基本上是网络文化的收益者,在东方圈的交流也偏向于线上交流,当交流平台具备使用图片格式交流时,我们则会使用表情包表达某种感情。东方表情包的使用原理和表情包一致,但往往带有东方的元素,我们会添加符合表情包表达逻辑的东方要素进去,创造出东方表情包。使用东方表情包交流,可以促进东方模因的复制并带来相关复制效应,而东方要素增强了表情在使用时的代入感,提升了复制的冲动。


【知乎的文章字数限制被缩到2w了(原来我记得是3w),啧啧啧,只好在另一篇文章里把剩下的塞进去了】

下半章节链接:

Pak长:东方Project在模因层面的传播、融合与发展(下)zhuanlan.zhihu.com图标

编辑于 2018-08-23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看山看水看东方,好花好酒好姑娘。 欢迎投稿: Gensokyo_in_Zhihu@foxmail.com 你也可以向@玄鸟 、@萝卜发送私信,申请加入作者群体。 知乎的东方同好们请加QQ群129743419,记得带上你的知乎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