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Project在模因层面的传播、融合与发展(下)

东方Project在模因层面的传播、融合与发展(下)

注意:本文章是因为超字数限制而不得不分隔,请先看上半部分,然后再看本部分,以免影响观看体验,上半部分链接:

Pak长:东方Project在模因层面的传播、融合与发展(上)zhuanlan.zhihu.com图标

四、【发展】想要东方圈变得更好吗?

自从1996年《东方灵异传》体验版发售起,东方圈已经经历了20余年的历程,期间有过辉煌的同人文化时期(约2010年~2012年),东方Project将同人文化开拓到了一个新的高度,然而随着后起之秀的不断更迭,人们对于ACGN文化的喜好也变的多样化,各个作品都逐渐的把同人文化视作自己作品的衍生文化领域,对于同人资源的争夺也变的愈加焦灼。资本的不断涌入,对于创作者们来说自然是一个利好的事情,创作会在原有爱好的基础上,为自己带来更大的价值,对于相关作品的相关作品的爱好者来说,更多的同人作品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

但这种趋势真的好吗?比起文化的深度、内涵,热门作品们更加的快餐化,卖点上激发生理冲动的软色情元素愈加常态化,人设的重要性盖过了作品营造的故事本身,重视用户粘滞性而不再重视用户忠臣性,以消费玩家为目的的营销手段,使得整个圈子变得愈加浮躁。此外资本的介入虽然让同人圈有一种欣欣向荣的感觉,但隐藏在表象下的浮躁却像毒药一般的作用着:创作者们从作品爱好者的角色,变为了作品服务者的角色;从出于对作品的热爱产生的创作,变为了追求物质价值的商业化创作。同时由于资本的冲击,原本以爱好为基础的同人创作者们变的边缘化,同人物制作的成本上升导致了作品的流产的机率。显然这个市场还没有饱和,而这个趋势还会继续下去。


包子脸,里三层外三层的人设,对新人极为不友好的弹幕玩法,似乎按照现在热门作品的卖点,东方里一个也不占,但东方同人文化之所以能发展到现在的程度,是因为有着更核心的模因,这些造就了东方众的用户忠诚性

作为用爱发电的东方同人圈,在这种局势里势必被动,虽然东方圈的规模趋于稳定,但受到其他作品冲击,创作者的流失是明显的,而创作的减少会导致圈子活力的减弱,并弱化推广、宣传方面的能力,进而造成对新人吸引不足的结果。

如果我们将模因拟人化,那么这种作品们对于创作者、爱好者的吸引,就相当于不同作品的模因争夺复制的主动权,而失去复制主动权的作品模因则面临的是人员流失引发的恶性循环,使得热门作品出现着一次又一次的更迭。然而这种模因的“战争”最终带来的效应却是文化上的繁荣,达尔文在进化论里提到了“优胜劣汰”,同样也适用于模因的进化。

所以为了寻求解决东方圈能够变得更好,为了让东方同人文化能够延续下去,我们需要行动起来,或许我们可以从模因层面寻找一下可能的答案。



最近的“灵梦”紫薇事件就是一个很好的研究案例,人们看到花时,会想到花和灵梦间的联系,造成了模因的复制,然后通过转发等行为对该事件模因进行传播,越早传播对于传播者来说效应就越好(早期转发的人,基本上后面的人都会转发来自自己的消息),同时复制传达到了创作者,关于这方面的创作也一个个产生

当一个作品保持该领域的优势地位时,在模因层面上,可以认为是模因在复制、传播上的占有主导权,由此也将带来模因在融合上的趋势。人所具备能力和资源是有限的,导致模因在复制、传播、融合的效率上也是有限的。如果我们希望东方及其同人文化能够更好的发展,那么我们在模因的复制、传播、融合的效率上进行提升,而模因的复制、传播及融合在现实里的效应是紧密联系并相互作用的,只有同时对模因这三种方式进行提升,我们才能在文化作品间的模因战争中重新占领主动局面。

模因在人意识层里被复制的先决条件是通过现象接收了模因,当模因被接收者反复接受后,模因在意识层里的接收由被动变为了主动复制,模因的主动接收是由人意识到模因的接收和复制效应是有利的而进行的(此时往往是身心方面的有益),此时接收者会主动的寻找模因相关的信息并接收。当模因在意识里足够丰富时,人将不再满足于模因的接收,对于模因在意识里的复制也由被动变为主动,通过思考、回想等方式主动的复制模因,模因在一系列的复制效应下被深刻为概念,持久化的效果导致了接收者开始向传播者的角色转变。

当模因的复制超过环境能带来的模因,接收者将不再满足于模因复制的效应,萌发了对于模因传播的冲动。模因的传播同样能带来有益效应(这时的的模因传播效应将不再限于身心方面,开始偏向于自我价值的实现),当传播冲动被环境里的某一要素激发后,传播者将开始进行模因的传播。最基本的模因传播方式是模因的模仿复制,此时仅扮演的是模因传递者角色,随着对模因传播的欲望愈发强烈,传播者会在更大力度上进行模因的传播,而模因的传播成本也开始凸显出来,只有当模因的传播效益高于模因的传播成本,模因的传播才能在更广的渠道上展开。随着模因扩散广度的增大,模因的传播成本将会超过模因的传播效益,此时传播者会通过技巧等方法,对模因进行融合并加以传播,此时的复合型模因在传播时带来的效益将会是所有模因效益的总和,而模因的传播成本则依然是作为单个模因的复合型模因本身的传播成本。由此,为传播而进行的模因融合,是传播者转化为创造者的标志。

模因的复制和传播增加了接收者的意识层里模因间碰撞融合的概率,模因融合所产生的新模因对于创造模因的人来说是有价值的,这个“有价值”是因为领域内不存在该模因,对于模因复制、传播的效率将远高于模因在复制、传播后期的效率,同时模因在复制、传播的成本也是低廉的,由于接收者们不具备该模因,造成接收模因后产生的主动寻找模因并复制模因的行为,形成了模因传播的负成本。由于模因的融合是原模因与其他模因融合的产物,如果其他模因在传播中具有更高的传播效益后,融合模因所带来的传播效果将惠及原模因,在传播过程中具有更强大的扩散能力。

如果我们将模因的发展模型总结一下,会得到以下结论:


  • 模因的复制促使了模因传播的效率,也促使了模因融合的概率;
  • 模因的传播促使了模因复制的次数,也促使了模因融合的概率;
  • 模因的融合促使了模因复制的次数,也促使了模因传播的效率。


对于东方及其同人文化来说,如果要东方模因得到更高层次的发展,那么我们就应当从模因的三个模式中入手,并开展相关的行动,才能使东方同人文化在当今的作品级模因的冲击下,屹立于同人之柱的地位而不倒。



本文将从渠道、人员素质、宣传力度、内部因素的角度,对东方在模因层面的发展进行一些探讨。

社交媒介的改变

以东方吧为代表的东方网络社群是许多东方模因的创始之地,这些社交平台拉近了东方众之间的距离,让东方众们进行交流的同时促进了东方模因的发展
油库里的形象是由匿名版发展而来的,早期匿名版不能发图,所以用颜文字的形式绘制出了东方角色头部形象,这个模因传播到其他技术较高的平台上,经过发展形成了现在的形象。

随着技术的进步,科技带给我们的便利性,促使了人类社会向更高效的方向发展,对于东方社群来说,从早期的Blog,到论坛或匿名版,再到现今各种的社交平台、社交软件,东方众与东方官方、东方众与东方同人创作者、东方众之间的距离被大大缩短,形成的关系网交错的编制着。这种发展形势下,东方社群变的愈加去中心化,信息在由以前的东方官方向东方爱好者传递的模式,转向了以东方爱好者之间相互传递东方信息的模式。这种模式下,东方的模因在传播广度、传播范围上被增强,而爱好者之间反复的交流,也大大强化了模因的复制,在传播和复制的过程中,模因因为表征、理解方面差异性,造成了模因的突变,此外模因的丰富也加大了模因融合的概览。

网络技术的发展也给东方同人创作物的传播带来了便利性,也给创作者带来了在东方同人规则以内作品价值实现的机会,像米画师的约稿类网站,Ko-fi这种赞助类网站,即其他形式的惠及创作的网站,对于包括东方同人在内的创作者有着非常大的益处,模因在复制、传播上成本的下降,促进了模因效益的产生,而对于创作者来说,这些模因效益也是他们能坚持创作的动力。

此外数字化作品买卖、交流渠道的发展,使得东方同人物不仅以实体版本的形式进行展览和贩售,当人们不再追求与物质性的内容而希望得到作品所包含的内容,那么选择数字化同人商品将是一件实惠的选择。这种模式下,模因传播的成本得到削减,有效的模因可以被便捷的传播,以Bandcamp网站为例,Bandcamp是一个以售卖数字化CD内容为主的平台,欧美等地的东方同音创作者选择这个平台作为作品的销售渠道的原因,是因为当地的东方同音CD制作成本较高,销售渠道不理想,而数字化的方式能在更广的范围内进行传播,同时成本低廉,模因传播成本的下降导致模因的传播效率的提高。


群众素质的进步

Steam上的永远消失的幻想乡。由于Steam的到来,国内的玩家接触了正版游戏后产生了“正版消费”的概念,并逐渐培养自支持正版软件的行为,随着神主对于Steam东方同人版权的开放,使东方同人游戏有了更广泛的售卖渠道,东方众也能很方便的购买喜欢的国内外东方同人游戏。


早期东方的模因传播主要通过网络共享资源的方式进行传播。网络共享资源从某种意义上说等同于盗版,但与盗版最大的区别是,网络共享资源的传播者并不是以营利为目的,而是以传播作品为目的,传播者所获得的收益仅在人气方面,而对于东方爱好者来说,能获取到东方同人作品的模因自然是一件获利的事情,网络共享资源的坏处也是显而易见的,作品的创作者无法从潜在的受众里获取到足够的价值,造成创作热情的下降。但这个问题需要配合当时的环境来看,早期由于条件上的不允许,海外爱好者其实很难找到合适的渠道购买作品,或者有渠道但也不知道作品的存在,错过了作品购买的机会,模因在传播上的高昂代价抑制了模因的复制,自然正版作品的模因在复制、传播的效应方面难以获得成就,如何在传播和价值盈利方面取得一个平衡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事实上网络共享资源是有正面效应的,但往往带有很高的延迟性:由于早期爱好者普遍为学生,购买力上的薄弱,对同人作品的支持也比较乏力,然而通过网络共享资源,这些爱好者们获得了作品的模因,并形成了深刻的概念,随着经济能力的不断提升以及购买渠道愈加便利,对于同人作品的购买力也得到了加强,经济基础的发达促使了“正版”概念的模因复制,并表征为对于喜爱作品的购买。对于创作者来说,合理的分配作品资源作为传播模因,让爱好者认识并关注到作品,虽然并不是人人都会进行支持,但随着作品传播的广泛,样本的扩大导致了购买的必然发生,对于作品价值的实现也是有意义的。


此外对于官方作品的认知也得到了提升。在早期没有设定资料可以查询的情况下,往往会因为对于东方了解的不足而产生二设入脑的现象,虽然二设的模因也是源自官方的模因,但只对二设模因的接受,往往导致无法理解东方系列作品中许多蕴含的内容,而这些内容往往是让爱好者得以深刻热爱东方的原因。随着THBwiki等渠道的建立,爱好者们得以准确的接收官方模因,促进了东方社群的共同认识,也将东方作品里深刻的模因复制到了爱好者的意识中,深刻的理解后产生对于东方更高层次的感情因素,有利于东方圈的稳定以及东方模因的传播。

宣传的重要

宣传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宣传是人们在模因传播上的表现,宣传的效应即模因传播的效应,我们为了将东方模因在传播方面的效益最大化,会通过种种手段进行宣传。当超过自我能力后,宣传往往会带来物质上的成本,好的宣传可以将模因推送到模因潜在接收者那里,不理想的宣传则在成本、效果方面都不尽人意,由此,使用简易地宣传手段是有必要的,简易是让接受者准确的识别并接收到有效信息,并且避免因为模因在复制及理解上产生的偏差误解了原意,对于东方同人作品来说,简单、直白的宣传是有意义的,某些情况下可以跨越语言障碍产生模因传播效益。模因的宣传渠道也是很重要的,相比较由爱好者们相互传达,一些聚集了大量关注者的主页是作品宣传的良好渠道。


高质量的东方作品对于东方模因的复制和传播也是有着重要的意义。高质量的作品在表征方面,往往更容易让人深刻,如凋叶棕的作品,在编曲上的优秀使得非东方众也能很好的接受,而对于东方同人作品的接受往往是成为东方众的第一步,高质量作品在这里面扮演着重要的东方推广角色。


发展的圈内元素

同人是东方的根基,官方与同人创作者的关系是这个根基的基础,官方对于同人创作者的支持和鼓励,目的是为了更广泛的促进东方同人的创作,在模因层面上将有利于东方模因的发展。为了协调好同人创作与东方官方的关系,东方官方制定了一系列规则,目的是为了东方同人的创作在合理的范围内进行。对于官方来说,如果官方不能掌握住东方模因的发展(如外围资本的介入等情况的发生),那么作为官方的上海爱丽丝幻乐团会面临被动的局面,而过于的把握住版权,则会对东方同人的创作产生消极影响,所以这也是神主制定东方同人规则的原因,促使同人可以在合理的范围内无忧的进行创作,同时避免了外界力量的介入产生的冲击。

东方创作里也有一些打破东方的同人创作规则的恶意创作(如300英雄里的东方角色,虽然以免费的名义,但实际上东方的角色是吸引东方玩家并氪金的原因之一,间接上成为了盈利产品)(或者像秋雨未央这种自东方萃梦想的改编曲目,但作者不承认和东方的关系,并因此进行盈利,属于盗用或剽窃行为),这类创作的目的是为了得到更多的物质利益,但对于其他遵守规则的创作者来说,则失去了创作的公平性,打击了创作热情。作为爱好者来说,对于有意为之的恶意创作行为,避免这类作品模因的复制则是一种有效手段。即使是再简单的作品,也存在模因融合上的成本,创作者创作作品的目的是为了达到作品的预期目的,然而作品模因的传播被限制后,作品将无法获得足够的传播效应,久之,恶意的创作者将不得暂停这种类型的创作。


(知乎上对于二设入脑现象的讨论:zhihu.com/question/4624


有些时候,我们会对二设入脑等方面的作品产生厌恶,我们对于这种现象的厌恶实际上是对担心东方官方模因存在被替换的风险,因为从我们对于以往二设入脑(官方设定的模因被粉丝设定的模因给替代产生的效应)现象的关注,可以预测到其他类似现象发生的可能,往往会导致东方警察现象的出现。东方警察问题的本质是对于模因复制趋势下降的担忧,但由于这些爱好者普遍缺乏沟通处理技巧,处理结果反而造成了负效应,这种负效应产生的模因使得其他圈子的创作者在准备进行东方向创作前都会怀有心理负担。

东方圈已经存在许多的二设入脑的粉丝,然而多年来也未有明显的本末倒置的现象,除了作为东方众对于圈内风气的自我净化外,二设入脑的作品存在着一个本质的缺陷,虽然一些作品会有趣,但由于缺少东方文化里真正令人深刻的模因,二设作品对于东方众的吸引力不足,往往会被其他热门作品给淹没。处理好这种情况,关键是要通过交流的来解决,在辨明创作者的意图后,对于无知和误解产生的创作,我们应当通过引导的手段,向创作者传达正确的官方设定。我们对于东方官方的内容抱有着自信,原因就是那些更深层次的模因,既然东方理论上足够吸引人,那么对于二设入脑的粉丝,必然也存在真正能吸引他们的地方,当引导足够充分时,循序渐进中必然会有触发到对东方模因复制冲动的时刻。在特定的时刻和机遇里,外界的刺激会激发出我们强烈的情感,并将东方模因转化为一种深刻的概念(往往发生在某些自我感动的时刻里),这种概念的难以被抹消,并会在特定的条件下爆发概念有关的模因进行复制(类似于触景生情),即使没有产生冲动,东方系列中深刻的模因也会遗留在这些粉丝的潜意识里,直至某个时刻被激发。这种原理对于经典作品来说是普遍存在的,宗教在模因层面也是同样的原理,所以在东方圈里,东方众也常常将东方打趣的比作宗教的概念。


77gl的东方作品融合了大量的neta元素,又不失东方的味道


在东方圈里,创作者的数量是有限的,新模因的产生效率也是有限的,相比口头上的呼吁,爱好者亲自行动起来成为创作者才能真正有助于东方圈的发展。东方同人的创作在官方规则以内的都是被允许的,也是每个东方众所应有的权利,东方同人的创作并没有门槛,任何人都可以对自己喜欢的东方内容进行创作。初心者的创作应当是为了满足自我的身心目标而进行的,这既是一种对作品热爱的表现,也是一种磨练技巧的行动。由于技巧的匮乏,创作初心者的创作能力有限,往往表征出来的内容与自己所期望内容相差较大,技巧的熟练只能通过自身的锻炼来实现,任何人的创作过程都是由初级向高级的演变,所以创作水平提升的过程,只能循序渐进的进行,对于初心者的努力,他人应对给予鼓励及建议,而以高标准来打压初心者的行为切不可取。作为初心者来也不应惧怕他人的批判性意见,意见的提出者往往会带有主观的情感,在抛开主观因素后,所携带的信息就是一种修改建议,或者在某个层面上的观点。当创作有所成就后,不应当引发自我的过度膨胀。膨胀虽然有利于欲望的产生,促使自己向着更高目标行动,然而过度膨胀则会制定远超自己能力的目标,而当遭受挫折后,膨胀所带来的负面效应难以被弥补,造成的现象就是对于信心的打击。

神主关于steam东方同人版权开放的内容

为了更好地促进东方同人的发展,令东方同人创作者的作品产生更大价值,神主也在尝试诸如开放Steam在内的贩售渠道。这些平台虽然是商业平台,自然也受到一些东方爱好者的争议,然而比起存在争议,如何让同人创作者可以更好地进行创作,作品能得到更好的传播,更好的产生自我价值,才是神主所要考虑的问题。同人游戏发布到商业平台这种问题,同人范围的概念问题,所带来的效益可以更好的促进东方圈的同人文化发展。只要不打破东方官方制定的规则,那么这种创作就是合规的,只要理解东方官方模因,那么这种创作就是合理的,只要不是怀有恶意进行创作的,那么这种创作就是合适的。在此基础上,东方众应当对于创作者的东方同人作品抱有足够的宽容,并予以能力所及的适当支持,维护好东方同人圈的创作风气与氛围。




五、结语

以上就是本次论文的全部内容,感谢你能抽出时间阅读完这篇文章。

相信到这里的东方众们都应该知道我,其实这个题目的雏形很早就有了,在调查欧美东方圈的时候为了研究国内东方作品在海外的传播模式,我在Facebook上建立一个实验性的东方主页,用国内比较火热的梗图为样本,研究各类梗图的在海外的传播模式,本质上我是希望能找到更好的推广国内东方同人作品向海外发展的方法。


我们为什么想转发内容?我们为什么会喜欢特定的内容?为什么这种明明那么有意思却没人转发?……


在研究过程中我不断的产生问题,对于问题的思考和我观测到的现象,我愈发感到了模因论在某些方面的正确性,然而在知网等地获得的结果是令人失望的,鲜有学者从模因论的视角来探讨网络亚文化现象,更不要说从专业的ACG角度阐明作品背后的现象,这时我感到写一篇关于这方面的文章是具有意义的,感谢神主ZUN和北大,给了我完成这篇文章的动机和动力。

遗憾还是有的,就是论文的准备时间太短了,加上工作的原因,每天能进行研究的时间并不多,虽然我在此前的研究里略有准备,但实际到写的时候才意识到了不足之处,对于模因及其逻辑的思考,对于东方圈里的现象及其背后本质的思考,需要花大量时间的推敲才能得到令人信服的答案,以致写到文章的后半段时,已经迫近截稿日期,没有时间进行逻辑的推敲,一些例子举得确实有些勉强。

不过总体来说,我对于文章还是比较满意的,相比起关于东方Project的研究文章,我觉得这篇文章更偏向于用东方Project的发展规律来讲解模因的原理,文章里我对于模因论发表了与业内不相同的话语,其目的是为了给研究模因论的学者们一个新的视角,一个源于网络和亚文化层面的视角,对于文章的理论我进行了很多的思考,可以保证我对模因论定义的可靠性,也许我这篇文章会在未来某个时候成为学者研究的内容吧(笑)




六、参考文献

  1. [英]凯特·迪斯汀(Kate, Distin),(译)李冬梅, (译)何自然. 文化的进化[M]. 北京:世界图书出版公司, 2015.
  2. [英]凯特·迪斯汀(Kate, Distin), (译)李冬梅. 自私的模因[M]. 北京:世界图书出版公司, 2014.
  3. 张德玉, 吴炳章. 语言模因的进化动力学研究[J]. 中国海洋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1, (01): 94-99
  4. 冉永平. 元表征结构及其理解[J]. 外语与外语教学, 2002, (04): 15-18
  5. 马铁泉. 浅析新媒体对青少年亚文化的影响——以解构主义为视角[J]. 视听, 2018, (02): 113-114
  6. 邓胜利, 林艳青, 付少雄. 国外社交网络位置信息分享研究述评[J]. 情报资料工作, 2018, (02): 5-12
  7. 谢朝群, 何自然, Susan, Blackmore. 被误解的模因——与刘宇红先生商榷[J]. 外语教学, 2007, (03): 11-15
  8. 姚鹏. 社会化媒介进化规律探究[J]. 新闻界, 2016, (12): 55-60
  9. 李玉立. 模因理论视野下表情包的生成、传播与动员[D]. 重庆:重庆大学, 2017.
  10. THBwiki:https://thwiki.cc
  11. Touhou wiki: https://en.touhouwiki.net
  12. 萌娘百科:https://zh.moegirl.org
  13. Know Your Meme: http://knowyourmeme.com
  14. 4月30号的凌晨,在清华东方例会“东方熙月华”后的聚餐里与囧仙等人讨论交流
编辑于 2018-08-23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看山看水看东方,好花好酒好姑娘。 欢迎投稿: Gensokyo_in_Zhihu@foxmail.com 你也可以向@玄鸟 、@萝卜发送私信,申请加入作者群体。 知乎的东方同好们请加QQ群129743419,记得带上你的知乎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