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的预见性——民国武术家对地面技之研究②

梦幻的预见性——民国武术家对地面技之研究②

笔者注:本文全部内容及图片均为个人专著《技击百年》(作者:徐帆)原创稿件节选,内容有删改。


文接上回《梦幻的预见性——民国武术家对柔术/柔道地面技之研究①》,1930年,南京中央国术馆派遣编审处长唐豪偕五名优秀教员赴日,实习日本柔道及剑术等,以借镜强邻,足资效法,为将来学成归国后传习国人,不但可作为技术上之互相印证,也可知己知彼。中央国术馆一行人在抵达日本后,除观摩远东运动会等相关事宜外,由杨法武、杨松山、郭世铨等精通于中国掼跤的教员前往东京神田区神保町的前田道场学习研究柔道,并参加了前田道场的红白试合。此次比赛中凡获胜的一方,需连续接战,直至败于新的对手或与新的对手不分胜负时方能罢手。其中如中央国术馆的杨法武以精湛的中国掼跤技术在红白比赛中一连战胜三名日本柔道家。

唐豪事后忆述,虽然杨法武所用掼跤技法极之巧妙,但遇对方一倒地便无计可施,不敢进行地面纠缠。并发现柔道一本比赛的时间往往超过中国掼跤三回比赛时间,柔道家因此大多体格粗壮,体力十分持久,如杨法武在柔道比赛中体力较日人略显不足,至战到第四人时仅能勉强持平。而当天比赛日本柔道家金子则在连胜五人后,体力仍然绰绰有余。王子平也曾对唐豪言明:“武术中的点、打、摔、拿,日人占有了摔、拿,日本摔法的优点为耐久力和地下法,中国黏跤、脆跤他们早学去了,但是连环绊子和破法恐怕未学到,如马良曾要部下立誓不教破法给日本人。而中国掼跤家往往失败于日人手中,多是吃了耐久力和地下法这个亏。”

赴日人员郭世铨回忆当时前田道场的柔道师范藤昌宪对中国学员授课时热诚教导而出乎意料,不仅与学生对摔,虽汗流浃背,也决不马虎过去,所以当时每日至少可学到两三个技术。而对于柔道技艺非常热衷的郭世铨等人虽然正值年富力强的黄金时期,本拟设法多留日几年研究学习,回国后对中国跤有更切实的贡献。但国民政府当局并非真心提倡武术,所以仅实习了一个短期即便回国。

郭世铨于日本前田道场

1932年,中央国术馆编审处金之铮等在参考了此前赴日人员带回的多本柔道教材后在讲道馆八段横山作次郎等合著的《柔道教范》基础上正式翻译出版了《率角法》一书,该书中均由当时众多讲道馆及武德會高级师范教士如嘉纳治五郎、山下义韶、永冈秀一、叽贝一、田边又右卫门等亲自示范,包括现代柔道已被删除的八方崩(八方破势)、山岚、足缄等技术,此外中译版由马良、王子平、朱国福等对摔跤擒拿颇有心得的武术家进行了校阅。

翌年(1933年),江苏殷师竹分别编译出版了《柔术入门》及《柔术生死功秘传》,前者译自日本大正中学教论柔道师范竹田浅次郎的柔道教材,后者译自日本古柔术天神真杨流的教材《死活自在接骨疗法·柔术生理书》,原作者为该流第三代目叽正智的高徒吉田千春与井口松之助。该流派为流祖叽又右卫门结合真之神道流及杨心流两派柔术技艺所创立,并曾出过多位日本武道宗师高手,如植芝盛平(合气道)、嘉纳治五郎(讲道馆柔道)、横山作次郎(讲道馆四天王)、西乡四郎(讲道馆四天王)等。也是最初讲道馆柔道技术体系中最主要的两个流派来源(另一流派为起倒流)。天神真杨流柔术特点在于站立和地面下的绞技、关节技、固技以及对急所(弱点要害)的当身及压迫技法。

《柔术生死功秘传》1933

而中央国术馆赴日人员郭世铨在回国后于湖南国术馆及第四路军技术教导大队教授搏击、摔跤期间,整合多年对摔跤心得编写了《摔角教本》一书。提倡科学的对于原来的中国掼跤结合柔道进行改变,其中如对倒地防护法、于地毯上赤脚摔以及摔跤衣的改善等等。并且郭世铨在教本中所述:“民国十九年,我在前田道场和日本人摔过,对于两人对立成自然体互相应用的方法,都还应自如,比较上有把握,但是一将日人摔倒,就不敢再去压他,绞他,锁他,我当时就感觉到,我们的摔角无地下方法是最大缺点,这是一个明例。所以我始终赞同最后一合,能使对方屈服的胜利,才是胜利。”

山东即墨县云头崮人刘金声出生于1900年,其自幼随外祖父方成训学习拳术,并得其秘授古人地煞手抄本照图锻炼三年。1916年,年仅16岁的刘金声进入青岛永利汽车行当学徒,闲暇时学习日语、会计。由于聪敏好学,没几年就当上了汽车行的账房先生,因此有机会被派往日本各地购买汽车并常住日本。刘金声在赴日期间,于工作之余潜心刻苦学习柔道及柔术,前后大约三年时间,为日后借鉴其技术、训练体系和教学应用打下了坚实基础。而刘金声于国内也走南闯北,遍访名师,广交好友。曾先后拜师二十余名,学习各类拳术,其中与北方名师王子平交往甚笃。王子平先生来青岛避暑,曾落脚于刘的寓所。刘金声热忱接待,进而有幸拜王子平为师。之后刘金声多次赴日,学贯中外、武艺精进,一度令王子平刮目相看。

1929年11月,浙江省国术馆在杭州举办了国术游艺大会。此次会后,不少武术家留在浙江省国术馆和杭州国术教练站任教,其中官巷口枝头巷所即由刘金声主持,同时任职警察队长。1933年10月,南京中央国术馆举办第二次国术国考,刘金声作为浙江省保送应试人员之一参加搏击对抗项目,并获得轻量级搏击乙等第十六名。次年,刘金声应邀入浙江省警官学校担任国术教官。在警校任职期间,刘反对武术中五花八门的形式美观之术,而重点提倡真打实干。并于1936年7月,与好友赵江根据师传古本擒拿法抄本,吸收柔道的绞技与关节技,整理总结出七十二手分筋搓骨法,其中点拿摔打技术精巧实用,同时编著成《擒拿法》一书。该书由浙江警官学校主编,上海商务印书馆发行。该套擒拿体系首开先河的涵盖站立及地面各身体部位擒拿锁法,主要分为头部、颈部、肩部、胸肋背,腰腹部、臂腕部、手指部、阴腿脚部等八个部位。

另一方面于1933年,根据国民政府教育部的要求,中央国术馆成立了教材编审委员会,进行有关武术教材的研究编辑工作,至1944年虽然已编辑完成40多部教材,但因抗战末期各种条件限制,均未能出版。而1941年,教育部另外专门设置了国术教材编审委员会,进行武术教材的编辑和整理工作,并于翌年由教育部和军训部共同管理。至1945年,编辑出版了《短兵术》(温敬铭,1944)、《擒拿》(邓德达,1944)及《摔角》(张文广,1945)三种武术教材。其中擒拿由朱国福弟子邓德达所编著,内容体系结合中国掼跤、日本柔道、擒抓式摔跤(Catch wrestling)及刘金声的军警擒拿法等而成,并由武术家朱国福及体育家王复旦进行了校订,而民国时代武术家对于地面技术的具体研究和探索也至此告一段落,而当时如上海地区由日人来办的各个柔道班则与本文关系不大,在此不多作叙述。直到新中国成立后,早年武术家们对于地面擒锁的经验大量被我国军警擒敌技术所借鉴,并影响至今。

在今人之眼光看来,民国时代的武术家们受时代所限对于地面技的了解自然略显粗糙,但前辈先贤们在有限条件下,勇于打破国界与拳种的束缚,虚心求教,不断探索革新的精神,依然值得我辈中人学习。

《擒拿》1944

笔者注:本文全部内容及图片均为个人专著《技击百年》(作者:徐帆)原创稿件节选,内容有删改。现已委托维权骑士(rightknights.com)为本文维权,如需转载合作可私信本人,谢谢。

编辑于 2019-12-02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