斋墨中医经方山河(七)伤寒经方“序”说(学中医)

斋墨中医经方山河(七)伤寒经方“序”说(学中医)

无学斋:斋墨中医经方山河(一)风又起-中医自学

无学斋:斋墨中医经方山河(二)破茧问道-中医学习

无学斋:斋墨中医经方山河(三)经方初窥(学中医)

无学斋:斋墨中医经方河山(四)经方花开两朵(同根同源)

无学斋:斋墨中医经方山河(六)经方医家江河(学中医)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矫枉过正

对于明清经学医家我的态度,是希望积极学习,我的认知是先学习,之后再去做出评价,这些注家是宝藏,如果我们按照后世医家的解读,会首先对明清医家带有偏见,这样就会导致我们轻视明清医家的书籍。晚清民国医家对于宋元明清是抱有极大怨气,在洋务运动后,有点要打倒重来的意味,晚清民国医家确实带来了伤寒经方的第三次高峰。可惜的是,我们因为某些因素,对晚清民国的医家保持了一定的切割,就导致今天伤寒经方的认知有断层。

前面在经方山河中介绍了明清主流的医家,对于他们,当然也有其他的极端意见,那么这篇补述,就是在我们了解过明清医家之后,看看其他医家对他们的评价。章太炎对宋元明清注家持有否定态度。柯琴对宋元明医家持有批判,这些观点我们是要了解的。

不知他人苦,莫劝他人善下;知人勿点透,责人勿说尽。这些直白的话,是我们传统文化的潜规则,在我看来是没有坏处的,因为这是自律的私德,私德是约束自己的品德;不是拿出来喊着,这是公德,用以道德绑架他人。如果一个人在大众场合夸赞自己的私德,大抵想想是不是有问题。其实这种想象在文化中常见,也有点文人相轻的味道。

经历五四小哥,我们大约讲求的是非黑即白的标准,对于宋元明清的医家,有点一棒子打死的快感。在这点上我始终觉得矫枉过正。章太炎作为五四之时的经学大师,文采自然是极好的,文字的快感很容易引起共鸣。章太炎给自己学生陆渊雷的书做序,把明清医家对于伤寒经方的贡献给抹杀掉了。对于成无己、陶华、舒驰远、黄元御。方有执、喻嘉言、张志聪、陈修园等,算是一棒子打到,明清医家中的错简派、旧论派、辨证论治派算是无一幸免。不过这种观点也代表了民国伤寒中医汇通的趋势;只是我们学院派传承的不是这个体系,学院派传承还是明清体系,并且吴谦、陈修园都是作为主流。



很多年前开始读医书,其实没有纲目概念的,大抵就是百度搜索一下,看看那个医家被介绍的多,就去整理相关的书籍,因为没有那么多条件读原版医书,大部分医书是自己整理电子稿打印。一方面是为了省钱,另外一方面对于各种觉得无关紧要, 整理的时候,就会习惯性删去这些内容,我想这个习惯大抵也是后人传抄伤寒论的习惯,导致很多重要内容遗失。随着知识体量的积累,需要对各个注家做出对比,这时候才发现书的序如此重要,作者的自序就是他的大纲,就是他的整体思路。

柯琴的这两篇序是比较精彩的,也值得单独介绍,代表了他对宋元以来医家的认知,后世写书都会参照他这种方式,对于以前的医家做个评述。比如周岩、陈伯坛、章太炎、冉雪峰等,在写书的前序中都是这种体系,对于医家做个概括性点评。相比医学史做出的外传方式,这种内行人,自己人写出的内传更有价值。希望大家可以用心看看,这些序不只是文采好,是里面内容慢慢。







柯琴在注释伤寒论时候,依然以内经为依据,作为康乾时期的伤寒注家,他的观点可能代表了晚清民国的发展方向。其实对于伤寒经学的发展,越是深入学习会越矛盾,为什么出现这种矛盾?就是因为社会环境,各种文化思想的转变,都会改变经方前行的道路,而这些道路,只有历经历史的检验,才知道是歧路,可这条歧路,最聪明的人,最用功的人,可能带领着走了几百年。我们看柯琴的自序和章太炎的序,就知道对于这样的轨迹有多么的不甘心。这种人的良苦用心,其实很多时候很难唤醒后来的学习者。

对于明清注家,我是没有柯琴这样的过激的表达(他的认知趋势是比较合理的),我依然倾向各个注家都有可取之处。作为伤寒经方学习者,明清医家大抵都值得去研读一番。当然作为明清代表,柯琴、尤在泾确实是比较杰出的两位,是值得多花几倍时间反复研读的。不过对于柯琴的观点,我觉得值得我们深思,柯琴总结了医家的的方向性错误,可正是因为他细心研读过,才知道这些方向性错误。对于我们后来者,我觉得最大可能要避免的不能通过一些医学史略和医学评论就彻底否定了明清医家。柯琴、章太炎的这种极端认知我们接受;可同时对于他们批评的医家我们也必须先学习,之后再决定是否同意他们的认知。









传承



尤在泾和柯琴体例告诉我们,伤寒方证为什么,而汤本求真《皇汉医学》和陆渊雷《伤寒、金匮今释》是告诉我们怎么做

徐灵胎《伤寒论类方》吉益东洞《《类聚方》两者体例相似,可以对比互参。那么尤在泾的《伤寒贯珠集》(按法类证)和柯琴的《伤寒来苏集>(按方类证)这两本书,可以互参的就是汤本求真的《皇汉医学》,都是以六经为纲,然后把桂枝汤、麻黄汤、泻心汤等这样的类方类证放在一起,顺接下来的就是论述相关方证条文。只是汤本求真跟家注重临床经验,会把各个注家的临床经验罗列。

这是最好的时代,历代注家我们可以尽览,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使命,对于我们而言不可逞口舌之快,没有宋元的注释,常人无法读懂仲景;没有明清注家的争鸣,我们不知道经方的璀璨。当然这也是最坏的时代,历代注疏可能让我们无从选择,各个注家标新立异,我们无所适从;攻击者之多,让我们犹豫不前。对于伤寒经方,旧有旧的好,新有新的好,最大的财富是我们可以合理选择运用。

作者 无学斋
全网同名,文章首发公众号

发布于 2021-11-11 1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