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评
首发于漫评

伪娘与异装癖:男性着装自由权?

日本动漫中有一个非常常见的设定,就是 “伪娘”,即少女样外貌的男性,这些角色往往除了生理性别之外,其他外观和女性非常类似,中文中会被调侃为“女装大佬”,不过伪娘一般来讲并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男性穿女装,而是在“扮演女性”,作为女性去穿女装。比如这个想做女人的大叔:



当然,动漫中也会出现一些比较可爱的女性化的男性,这些不算伪娘,只是比较阴柔的男性,他们可能会被粉丝们或者作者二次创作,穿上女装变成一个“伪娘”,比如《进击的巨人》中的艾尔敏:


https://www.gamersky.com/news/201309/295427_3.shtml


不过我要说的并不是那些“可爱”的男孩纸,而是作为普通男性的着装自由权,即男性有无穿女装的自由,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何谓女装?

如果说裙子是女装,那苏格兰人的民族服装是“女装”——苏格兰裙+长筒袜



当然,如果女性穿苏格兰裙,并不会有人认为她是在穿男装,而是觉得她是很正常地穿女装。如果不知道苏格兰裙的故事,一无所知的人看到一个人穿苏格兰裙,却会认为此人在穿女装。其实男装也好女装也罢,并没有什么鲜明的界限,只不过很多人强行划了一个界限罢了。

鲁迅曾说:我们中国的最伟大最永久而且最普遍的艺术也就是男人扮女人

梅兰芳在京剧中也是以反串的形象出现,并名声大噪。

中国总理周恩来在南开中学期间也曾经穿女装出演话剧。

这一些算是男扮女装,并不会被非议,被非议的是异装癖。

在变态心理学中有一种性心理异常(异常并非贬义,只是与大多数人不同,同性恋也是异常),被称为“异装癖”,异装癖者大多数为男性(而且女性异装是能被世人接受的),他们使用化妆品、佩戴首饰、衣穿华丽、甚至比女性更加讲究,而且异装癖者通过异装获得性快感。在本专栏的第一篇文章(刺客伍六七 国创区的攻势)中,那个大叔就是通过穿女性内裤来获得满足。

如果我们把女装定义为穿着在女性身上的衣服的时候。我们就会发现,很多衣服的外观本身并不能体现出其性别属性,比如长筒裤,甚至可以说,作为本身是男性专属的“裤子”这一服装,也是在女权运动过程中转变为女性服装的,女性穿裤子其实也是在穿男装,但是绝对不会有人说穿男装的女人变态。男女装其实是相对的概念,男人穿多了,便是男装了。强行区分男女装是一种非常没有道理的行为。

我不知道有多少男孩子小时候有着想和隔壁女孩纸一样穿漂漂亮亮的裙子的想法,然后这个想法就会被父母的“男孩子不可以穿裙子”给打消,男孩子不仅不能穿裙子,也不能哭,不能撒娇,男孩子要坚强,要阳刚,要保护女生,我们的父母从小就给男孩贴上了很多标签,告诉我们什么才是男孩子应该做的,什么是女孩子应该做的。我们从小,在有明确的男女区分之前,就被剥夺了追求美的自由,因为那是女孩子才应该做的事情。女装,也就变成了一个禁忌,虽然没人能把女装这一类别从服装这一总体中分离出来,我们只知道,一件漂亮的衣服,大概率是女装。所以那些穿着漂亮的男性讽为娘炮。


女性才能貌美如花,即使是伪娘,脱出二次元的圈子,也是不受待见的。可是为什么男性没有追求美的权利呢?女性的衣服普遍上都是比男性要好看的,因为男性只需要有“帅气”的衣服就行了,甚至当生活中的普通男性使用护肤品、化妆品的时候,也会被讥为娘炮。末了这些嘲讽者还要哀呼男性女性化的时代来了。可是,现代工业社会,作为一个男性,需要虎背熊腰,一身肌肉才能活下来么?需要会十八般武艺才能活下来么?只要一种工作没有在招募时区分工人的性别,那么这些工人就没必要体现出其性别特征,都是敲代码,难道女装的精致程序猿敲出来的代码错误多多?而一个四天没洗头邋遢的油腻中年男敲出来的才能完美运行

男性应当有追求美的权利,无论是化妆还是穿所谓的“女装”,完全是个人自由,这就和女性争取自己穿裤子的权利一样,并无可指责之处。所谓“异装癖”是指着异性服装以达到心理的满足的一种心理,可是,如果我们不对男女装加以区分,那么所谓“异装癖”从何而来?根本就没有异性的服装之说了啊?封建社会中男性地位高,并不屑于降低身份去穿低贱的衣服,所以需要规定女性的着装,以示区分。现代社会对女性的着装规定没有了,但是整个社会总体来讲,还是无法接受“女装大佬”,如果你声称自己是跨性别,那么可能你会得到一些尊重,而性别认同正常的男性,连化妆都是错的。


社会还有一种认同,在生活中,女性穿得少是自信,男性穿得少是变态;男性穿得少往往被视为攻击性的行为,女性则相反。抛开那些高高在上的广告,窥视日常生活,无论是展现衣服还是身材的美,往往只有女性才有这个权利。可这不是很奇怪么?什么时候仅仅因为性别不同,个人的着装就需要被别人指指点点了呢?

很多人痛斥现代的娘化现象,认为男孩子已经出现了“男孩危机”,失去了男性应有的阳刚之气。妆容比女生还精致的流量小生、着女装的动漫爱好者,如果按照定义,可能已经被归入异装癖了,但是他们并非以通过异装和女性化的妆容来获得性快感,他们只是喜欢这样的自己而已。正如前文所说,现代男性并不需要强壮才能活下去,或者说,由于女性越来越多地承担了以前本该由男性担任的角色,很多女性专属的工作也被男性所分担,女性越来越男性化,男性越来越女性化,男女趋同化本来就是正常的现象,而现在,女性并没有异装或者异妆的烦恼,男性也不应该有。艳丽的衣服、精致的妆容,本就不应当为女性所专属,本就应当是人类对美的追求。

所谓着装,所谓美丽,所谓自由

不止为男性,不止为女性,而是全人类

发布于 2018-08-31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动画和漫画合称“动漫”,取“动漫”的第二个字,为专栏首字,主要是对具体剧情和世界观的评论,以及动漫相关的事件,一般不会去对比不同动漫的优劣。随心情不定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