斋墨中医经方山河(九)古医经

斋墨中医经方山河(九)古医经

无学斋:斋墨中医经方山河(一)风又起-中医自学

无学斋:斋墨中医经方山河(二)破茧问道-中医学习

无学斋:斋墨中医经方山河(三)经方初窥(学中医)

无学斋:斋墨中医经方河山(四)经方花开两朵(同根同源)

无学斋:斋墨中医经方山河(六)经方医家江河(学中医)

无学斋:斋墨中医经方山河(七)伤寒经方“序”说(学中医)

无学斋:斋墨中医经方山河(八)传统医经派初窥

伤寒论是重器,内经是生活的态度;伤寒经方最好不用,内经却要常常相伴;我认为伤寒经方和内经是两条路,不用(五齿轮)内经解读伤寒经方(六齿轮)没有任何问题;用内经解读伤寒经方也没有问题,岐黄医家对于医学的认知和农伊汤液有异曲同工之妙。宋之后,把内经伤寒一体化,甚至以内经来指导伤寒,其实有宋之时文官节制武官的意思,造成了伤寒经方的作用和大宋王朝一样的感觉。

医经溯源

内经到底什么样子,我们不知道,知道的是今天的内经未必是先秦版,两汉时候见到的版本也未必完全是商周版,而南北朝时期见到的版本,也未必是完全的两汉版内经,到了隋唐版本,也未必是就是南北朝版本;而到了宋亿整理出版的版本,也不一定是隋唐版本,历史大概总是在开玩笑。

如果你是学院的,写论文做课题的,那你还是常规路子吧,我看过一些博士论文,解读的就是《黄帝内经》、《黄帝外经》、《白氏内经》、《白氏外经》、《扁鹊内经》、《扁鹊外经》,这些考据作业,都是以伪托版本为基础,不断罗列数据,对于内经中的内容大抵都没有什么解读,这也就是当下的现状。这些内容呢,是传统知识的积累,很多资料搜索一下都可找到,我这儿也没有必要多来论述。

前面已经有陆续写过内经的东西,在这儿就不去区分了,如果你认为你教课书上都是对,并且这种把各个名家的内容叠加在一起就是优秀的论文,那么去多搜搜论文课题就可以,应该可以找到很多答案。这种学术的东西,不是我的专长,因为追究的东西太细致,逻辑线也比较一致,我是真的做不了。同时作为个人,我不认为医经的发展是进化的,而应该是有很多时候出现突变,同样后世的未必就看的更清楚。

对于黄帝内经,还是介绍几本常用的,全元起的注释版本《素问训解》我们现在是见不到了。可以用来追述溯源的版本就是杨上善的《黄帝内经太素版》,在这儿说一下,黄帝内经太素版,前两篇缺少的内容,就是摄生篇,我猜想里面有七损八益的内容,可能作为秘传,当然也有符合四时的修养作息。这些内容在《道藏》中的可以找到相关联的,甚至解读《黄庭经》五脏六腑也和这个部分相关。当然廖平用丘处机的文章来做补录也是一种可行的思路,这个思路符合道家的认知和传承。



宋版的《黄帝内经》不难找,今天我们的版本大部分都是宋本,相对来说,黄帝内经不难读,比起伤寒论来,其实还是比较容易的,只是我们今天的心态太过急躁,不能静心读这些内容,黄帝内经更像是对于世界的认知,可我们今天,更多的人是想知道怎么做,这就导致解读黄帝内经的都成了营养学。黄帝内经注家很多,除了前面说的杨上善还有王冰、滑寿、张景岳、李中梓,明·马莳《黄帝内经素问注证发微》、《黄帝内经灵枢注证发微》,明·吴昆《吴注内经素问》,这些都是偏向理论性注解,有时候有点望文生训的意思。



日·丹波元简《素问识》、《灵枢识》,森立之的《素问考注》,这是比较经典的注释;对于伤寒医家来说,要理解内经注释伤寒,那么张志聪、高士宗、黄元御等的注释都是和伤寒比较容易融为一体的,这些医家在注释内经的同时,这种思维同时注释伤寒论。



至于白话版的,如果实在一点古文基础也没有,南中医有本《黄帝内经灵枢译释》,市场派的有倪海厦的版本学院派王洪图老先生的视频讲座;倪海厦的注释更偏向实用;学院派的隔离了传统文化,读的时候不必太认真。当然对于内经的很多解读,我是建议去看看廖平的著作,可能很多东西颠覆了我们的认知,东西不多,可是有见地的内容却很多。



我的态度,是刚开始几年不用在内经太上心,有时间看一眼,没有时间有本书可以偶尔翻翻,大约就是为了混个脸熟,因为各种知识体系不够完备,没有人生阅历的时候,就会比较偏执的认为非黑即白,也容易把自己圈在里面,也容易持书傲狂,觉得自己到了智慧的巅峰。其实有这么本书,慢慢你会看懂,这里面更多的是生活的态度。

幽赞神明(隐见乾坤)

幽,隐也;赞,见也。神者在天,明者在地,神以夜光,明以昼照。神者在天,乾也,明者在地,坤也。这是汉唐对幽赞神明的解释,大约和我们今天看字面意思理解差距很大,我们以字面意思作为解读,也就错过了对先贤经典深刻意义的领悟。对于读书,这儿说一本,就是《周易集解》以及他的注疏,可能帮我们更深刻的了解两汉。


内经修行,往上走是修“仙”的意思,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太小众,小众的东西不是说对错就是如此,而是要自己去求索,需要的是上智,别人试过的,不一定适合你,路还终归要自己走的。在这儿介绍几本书,算是上面传统黄帝内经的延伸。黄帝内经被儒家限制的太多,不得已往上走,只能往道家来走。为什么说限制的太多,因为后世对于黄帝内经,越来越追求形体,这个也就造成我们与内经越走越远。



三申道人《玄隐遗密》,值得你去读,很多博士论文告诉你,内经和《黄帝四经》没有关系,可是读玄隐遗密就明白,内经和《黄帝四经》就是一体的。再有就是《阴符经》、《 参同契 》、 《黄庭经 》、《修真十书》、葛洪的《抱朴子》、陈士铎的《黄帝外经》等。当然这些书在这儿就不展开了,记住这些书名,自己去做做功课。比如《修真十书》关于《黄庭经》中五脏的解读就很好;其他的书,都是可以读一辈子,不过这些书入门都难,因为要入门这些书,最好先把各种老庄的原著和注释涉猎几年,要不这些书对大部分人来说是空空如也。




难经

《难经》是个巨大的陷阱,门槛低,普通从众者就广,因而容易成为主流,并且被置于极高的位置,容不得后世医家怀疑。 可医学上,真的可以把学问做好高境界的人少,而《难经》通常是这些高人不涉猎的冷门学问, 出现的争议就比较少,比较少并不代表大部分的医家意见是对的。后来的经学家廖平和医学史家范行准提出了新的认知,把《难经》这本书定义为五世纪南朝齐梁的作品这个定义对于学伤寒经方的人很有意义,经过唐宋时期篡改,历代注释伤寒论把篡入的内经、难经、脉经当成论据,来说明伤寒是内经的产物。

在之前文章中,也说过伤寒论的序后半部分是伪托,可后世读书人,大多也不是用自己脑子思考的人,因为自己可以读懂几本古书,就觉得古书论述是对的。可是仲景伤寒论序、王叔和的脉经、难经这三本书,里面都掺杂大量唐宋注释,而这些注释到了宋朝变成了原文,就改变了伤寒经方的方向。这件事情看似不重要,可就是因为这些伪托,改变了仲景伤寒论的注疏的方向,也改变了伤寒论的走向。如果对于伤寒经方希望走的深入一点的人,希望还是能多点注意。



目前来说,比较权威的《难经集注》五卷是明朝王九思等集录吴吕广、唐杨玄操、宋丁德用、虞庶、杨康侯注解者王城的一本集注;当然还有一本清朝的版本,就是丁锦《古本难经阐注》。当然还有宋.李駉<黄帝八十一难经纂图句解>、 元朝滑寿的《难经本义》、 清·叶霖《难经正义》等,都是可以涉猎了解一下的。

清朝比较著名的版本就是徐灵胎《难经经释》;而过了一百多年,廖平《难经经释补正》是比较冷门的作品,可这本书值得大家去读一下,因为会破除我们很多的知识障,我们这一百年被灌输的,难经是经典著作,难经是先秦作品,作者在徐灵胎的版本的基础上做出了补正。当然不是说廖平这个版本就是正确的,而是说,这种观点我们必学重视,因为这些认知可以帮我们修正学习的方向。前面也说了,和廖平有同样观点的就是范行准,这也是个冷门的人,陆渊雷的弟子。

黄竹斋《白云阁藏本难经会通》、 南京中医学院《 难经校释》,这几个版本算是白话板本的了。在这儿推荐一下丹波元简的《脉学辑要》,这本脉学著作算是一本集大成本。

南北朝题外话

南北朝,读书时候,最容易被忽视的,好像五胡乱华是我们的痛处,对于这些历史没有什么重点也比较难记。这几年南北朝电视剧多了,大家都来采矿,南北朝的故事也就会变得熟悉了。这个就当八卦故事来聊聊,也算是为了增强我们对南北朝的熟悉。

这两年最火的是《琅琊榜》,而南朝齐梁中,有位儒将陈庆之名师大将莫自牢,千军万马避白袍,这句霸气的文字就是写的陈庆之,也就是江左梅郎麒麟才子梅长苏的原型。

其实更出名的应该是祁王萧景禹的原型,就是《昭明文选》统编者萧统, 是梁武帝萧衍长子、简文帝萧纲之兄,萧纲就是靖王的原型,我们今天学古文,手中没有本《昭明文选》都不好意思,当然古代常说文选烂,秀才半

《琅琊榜》中的梁帝,现实活到八十六,如果他自己不作,大约能过百,在位四十八年,在风雨飘荡的南北朝,一个朝代存亡有时候也只有几年。十几年,这个梁帝是熬走了足够多的黄帝。我们小时候读书: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就是这个菩萨皇帝做的事。咱们这个梁帝不但信佛,还和我们的陶弘景交好。梁武帝萧衍即位(502)后,屡请陶弘景不出,但念其旧功,“恩礼愈笃,书问不绝”。天监三年(504),梁武帝遣人送黄金、朱砂、曾青、雄黄等物,以供炼丹之用;且“国家每有吉凶征讨大事,无不前以咨询,月中常有数信,时人谓之山中宰相”。陶弘景隐居茅山达45年之久,享年81岁。这个梁帝如果好好活着,没有侯景之乱,应该比修仙的陶弘景更长命,因为动乱都多活了五年。

在这儿还有个大事件,南朝齐梁,这个家族是诗书大家,这几个帝王的学问也是在历史上能排号的,可是脑子总是有点不清楚,还发生了萧绎焚书(公元555年正月初十),一夜之间烧掉十四万卷书,“文武之道,今日尽矣”。这可能是读书无用论的最好解读,到了最后,最爱收集书的人,却对书籍最憎恨,他的这一把火,实在太厉害了,多少经典就这样消失历史中,那可是真的手抄本呀。

史上的四次焚书事件

  秦孝公焚书

  秦始皇焚书

  梁元帝焚书

  乾隆皇帝焚书


从这几个方面,我们可以看到齐梁文化的高度,从魏晋事情仲景的《伤寒论》,到齐梁经方和医经,山林医家和门阀医家,其实创造了医学的新高度。虽然我偏向难经是这个时代的作品,但是这本医学著作的成就是成熟了,并且是值得学习。但是不能拿来混淆伤寒论。这种混淆容易导致伤寒注释的方向,特别是那些写论文,对于书籍并没有考证能力,只是罗列各种伪托文字的人,最容易误导后学者。魏晋南北朝是个神奇的朝代,有竹林七贤,也有兰陵王,有儒将陈庆之,也有寒门出身陈霸先。对于那个时代的感恩,是文学、医术、经学的高峰。

小结

大动荡的朝代,对于医学的需求也就越高,并且束缚也就越少,很多时候事急从权,医学的突破力度就会特别大,魏晋南北朝是医经和经方发展的一个高潮,这个高潮可能超越汉唐,同样因为战乱,这些成就都消失的历史长河中。我们今天所企及的汤液本草和岐黄医家的很多著作,大抵在南北朝时候是可以找到的。

很多人读书追求实用,道学经学的东西很容易错失,同时经学道学的东西都不好讲,大多靠一个字,还有一个是机缘。这两千年来,注疏经学的是儒家,也就是少了道学的神韵。古医经这个体系悟了,大约就不受拘束了,伤寒的六个齿轮体系和医经的五个齿轮体系,两者之间的可能很好的契合。

作者 无学斋
全网同名,文章首发公众号

发布于 2021-11-20 1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