奎章阁
首发于奎章阁
【交邻——朝贡体系下的朝鲜与琉球外交趣谈】  (李朝篇上)

【交邻——朝贡体系下的朝鲜与琉球外交趣谈】 (李朝篇上)

太祖 3年 9月 9日(丙午)
○丙午/琉球國中山王察度遣使奉箋獻禮物, 發還被擄男女十二名, 請發回在逃山南王子承察度。 其國世子武寧, 亦於王世子, 奉書獻禮物。

朝鲜太祖李成桂建国第三年(1394年)发生了一件怪事,琉球中山王的使节不远万里带着国王和世子的礼物书信前来朝鲜要求李朝引渡一个人——山南国王子承察度

山南国的王子流亡到朝鲜,就算要带王子回国也该是山南国派人来讨要,怎么反而会是与山南长期处于敌对状态的中山国如此积极?更神奇的是,这个王子居然和当时琉球山南国国王承察度同名,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让我们先重温一下上篇所讲的内容:14世纪末,琉球本岛正处于中山国、山南国和山北国三国分裂时期。三国都先后与新兴的明朝建立了封贡关系,称臣于明太祖朱元璋。其中实力最强的中山国不仅率先受明朝册封,更是在这之后第一个派使团到达朝鲜半岛,通过送回被倭寇俘虏的高丽百姓,取得了高丽方面的好感,两国建立了国交。

仅仅几年之后,高丽权臣李成桂篡位,建立了李氏朝鲜。可能是迫切要与新朝交往以延续高丽时期的国交的需要,就在朝鲜太祖元年(1392年),琉球中山王的使者便到达了李朝:

太祖 元年 8月 18日(丁卯)
○丁卯/琉球國中山王遣使來朝。
太祖 元年 9月 11日(己丑)
○己丑/上視朝, 琉球國使、吾良哈人等參朝。 琉球位於東五品之下, 吾良哈位於西四品之下, 其從者位於六品之下。 琉球獻方物。
太祖 元年 閏12月 28日(甲辰)
○是年, 琉球國中山王察度稱臣奉書, 遣通事李善等, 進貢禮物, 幷送還被虜男女八口。

对于中山国方面的来朝,李氏朝鲜自然是喜不自胜的,远人来贺是国家强大的重要证明,足以满足开国君臣们的虚荣心。琉球中山王与朝鲜王朝的交往算是踏上了稳健的第一步。

朝鲜太祖御真

这时候要划个重点:【高丽史】与【朝鲜太祖实录】中与朝鲜半岛建立国交的都是中山国,其原因可能是山南国内部长期陷于混乱,而山北国又国贫民寡无力承担远洋交通的成本。

此时的琉球三国并非是像中国一样的集权国家,更像是高丽王朝初期,地方豪族妥协站队组成的一个联盟,国王类似于盟主。所以琉球三国下辖的各位诸侯(琉球称为“按司”)自主权力非常大,国王的统治时刻受到强大按司的威胁。

此时的山南国便是如此,山南国王承察度和王叔汪英紫之间是对立关系。这位山南王叔的权势相当大,按理来说向明朝进贡应该只能由山南国王派遣使者,可据【明太祖实录】和琉球【球阳记事】的记载,汪英紫的使者多次自己单独以王叔身份遣使赴明进贡。而根据之后的种种事件来看,汪英紫本人很可能因为觊觎山南国王之位而刻意拉拢中山国作为外援,以待他日之用。

○琉球國山南王叔汪英紫氏及弟函寧壽入賀貢方物。
——【明太祖实录 洪武二十一年】
○洪武二十四年九月乙酉朔高麗權國事王瑤遣門下贊成事趙俊等,琉球國山南王叔汪英紫氏遣使耶師姑及壽禮給智等各奉表貢馬及方物賀天壽聖節。
——【明太祖实录 洪武二十四年】

不过我们可以确定的是1394年时,山南国王承察度还好好的在做他的国王,【明太祖实录】里山南王承察度最后一次进贡是在1396年,此次进贡特别的地方在于山南王使节是和王叔汪英紫的使者一起来的明朝。甚至山南王叔汪英紫进贡的物品数量上都要远远超过同来的中山王使者。

○丁未琉球國中山王察度遣其臣隗谷結致等表貢馬二十七匹及方物。山南王承察度遣使表貢方物及馬二十一匹。 其叔汪英紫氏亦遣使吳宜堪彌結致等貢馬五十二匹、硫黃七千斤、蘇木一千三百斤 。
——【明太祖实录 洪武二十九年4月20日】

所以这个1394年出现在【朝鲜王朝实录】并被中山王要求引渡的“山南王子承察度”一定不是当时的山南王承察度,或许是“山南王承察度子”的笔误,也有可能是人名音译导致的巧合。不过从中山国遣使追索这点来看,此人山南王子的身份应该是无疑的。而且还是山南国内地位十分特别的人。

山北国首都今归仁城遗迹。

由此我们不妨做出一个假设,得到中山国支持的山南国王叔汪英紫实力愈强,篡位只在旦夕之间了。所以山南国的某位王子觉得与其等到时候大难临头,不如三十六计走为上,抢先一步逃往朝鲜。王叔汪英紫知道之后,为了防止此人在海外生事,便拜托与朝鲜通好的中山国代为追索。

事实上,也的确是在此次追索仅仅一年多后,公元1396年,明朝洪武二十九年,应该和中山势力早有勾连的佐敷按司尚巴志出兵攻破了山南国首都岛添大里城。【明太祖实录】也从这一年开始,之后彻底没有了山南王承察度朝贡的记载。从永乐二年,山南王叔汪英紫的儿子汪应祖受封于明朝成为琉球山南王这点来看,山南王位的确落到了汪英紫一脉的手中。琉球史书中称是承察度无子,所以临死前才把王位传给堂弟,这无疑是与尚巴志率兵攻陷岛添大里城,灭大里按司(也就是承察度)的记载自相矛盾。

有意思的地方来了,这个于1396年开始在中国和琉球史书消失的山南王承察度,在1398年,也就是朝鲜太祖七年,现身在了李朝首都汉阳:

太祖 7年 2月 16日(癸巳)
○癸巳/琉球國山南王溫沙道率其屬十五人來。 沙道見逐於其國中山王, 來寓晋陽, 國家歲給衣食。 至是, 上以失國流離, 賜衣服米菽, 存恤之。
太祖 7年 4月 16日(壬辰)
○壬辰/上視朝。 山南王溫沙道等朝謁。
太祖 7年 10月 15日(丁巳)
○丁巳/山南王溫沙道死。

可见,这个“山南王温沙道”就是山南王承察度同人不同音译而已。他在失国之后流亡到了朝鲜王朝南部晋阳地区(今天韩国庆尚南道晋州。本人首阳大君曾经受封过晋阳大君)。

晋州在韩国的位置

从“国家岁给衣食”这句可见山南王流亡到朝鲜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也符合1396年开始中国再无承察度记载的情况。而“见逐于其国中山王”一句也足以证明琉球史书里承察度在国内安然去世并传位汪英紫之子的事情纯属胡扯。实际就是王叔汪英紫父子联合中山国势力里应外合发动政变,赶走了山南王。

岛添大里按司召群臣曰:“今诸按司,皆不足惧。惟佐敷按司之子巴志,英明神武,有擎天之翼。今续父领佐敷,吾甚惧焉。况吾与巴志不睦,如之何则可乎?”言未毕,喊声大起,巴志早已领兵来攻。大里按司大惊,催兵拒御。奈巴志希世英雄,兼多勇健之兵,无力可御,竟为巴志所灭。 ——琉球史书【中山世谱】

朝鲜半岛历史上一直有“兴灭继绝”的传统,唐灭高句丽之后,新罗王接纳高句丽遗民,还割地让他们建立“报德国”;契丹灭渤海国之后,高丽王同样接纳渤海国世子大光显;朝鲜这里接纳流亡的山南国王也不是什么太突兀的举动。

不过这位山南王的命运也实在坎坷,1398年上京朝见收留他的朝鲜太祖之后没几个月就病逝了。

但中山王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因为琉球本岛也没多大,就中国一个县的大小,所以山南国的首都岛添大里城和中山国首都首里城距离非常近。刚刚提到的那位佐敷按司尚巴志(巴志生得身体极小,长不满五尺,故俗皆呼佐敷小按司)在得到大里城之后威名大振。最终和其父尚思绍联合击败了中山王武宁,成功篡位为新任琉球中山王。之后尚思绍自称武宁王的儿子继续对朝鲜开展国交,并相继灭亡山北和山南二国,统一了琉球本岛(就是一部村长升级为镇长再逆袭成县长的光荣之路)

太宗 9年 9月 21日(庚寅) 1409年
○庚寅/琉球國中山王思紹, 遣使來聘。 咨曰:
一, 酬謝事。 照得, 洪武年間, 累蒙貴國遣使到國, 及惠珍貺, 得通盟耗, 與同休戚。 不幸後因先祖王察度及先父武寧相繼薨逝, 以致各寨不和, 連年征戰不息, 一向疎廣, 未得伸謝, 深負惶愧。 今深荷大明皇帝柔懷遠人, 寵封王爵, 掌管地方。 除欽遵朝貢外, 竊念隣國義交一節, 亦合遣使往來, 相通音耗, 是爲四海一家, 庶爲允當。 爲此, 專遣正使阿乃佳結制等, 坐駕本國海船, 裝載禮物, 前詣國王殿下奉獻, 少伸酬謝之誠, 幸希叱納。 所據今去船人, 附搭物貨, 仍乞容令買賣, 早爲打發回國, 便益。 今將奉獻禮物數目, 開坐前去, 合咨知會。 禮物: 胡椒一百觔, 象牙二枚, 白磻五百觔, 蘇木一千觔。
一, 遞送事。 據婦女吳加告稱, 原係羅州等處人民。 於往年前間, 因被倭寇擄掠, 流離本國, 告乞回鄕, 爲民住坐。 參照所告, 係干遠人, 理合就行。 得此, 今發婦女吳加等就船前去。 今發去婦女三名, 吳加、三德就帶小女位加。

对于琉球使节的到来,从王子之乱中胜出夺取王位的朝鲜太宗及支持者自然是开心的,又多了一个宣扬自己正统性的证据了:

殿下卽位, 崇文尙武, 士勵兵强, 威加隣敵, 琉球、暹羅、倭國之人, 莫不來附, 誠千載之罕遇也。——太宗九年11月14日

次年,琉球中山王的使者又来了朝鲜。太宗九年和十年(1410年)的这两次遣使都有相当浓厚的贸易色彩,中山王的咨文内都提到希望朝鲜方面多加配合,让琉球使者带来的货物早点进行买卖,以便及时回国:

太宗 10年 10月 19日(壬子)
○琉球國中山王思紹, 遣模都結制來朝, 且送被擄人十四名。 咨曰:
竊念隣國義合, 遣使往來, 是爲四海一家, 庶爲允當。 爲此專遣模都結制等, 坐駕海船, 裝載禮物, 前詣國王殿下奉獻, 少伸微誠。 所據今去人船拊搭物貨, 仍乞容令賣買, 早爲打發回國
太宗 10年 11月 11日(癸酉) ○琉球國模都結制等還。

而琉球使节的确也在仅一个月后便返国,想来是得到了朝鲜方面的积极响应,货物很快便发卖完毕。

随着友好关系的加深,朝鲜也愈加重视从琉球赎买被贩卖为奴的朝鲜人,为此朝鲜太宗派遣通信官李艺等人出使,赎回百姓44人。而遇到琉球人漂流到朝鲜境内,朝鲜方面甚至致书日本方面委托其协助送还。

也可能是随着两国不停互动送还漂流民,增进了彼此的了解,朝鲜对琉球使节的待遇大大提高,认为琉球和自己一样受明朝册封,不能和北方女真以及日本人一样对待:

世宗 13年 10月 15日(丙午) (1431年)
○丙午/視事。 上謂申商曰: “琉球國人爲何事而來? 前此其國飄風人到本國, 禮而遣之, 無乃致謝來乎?” 商曰: “意必如此。 且其人具中朝冠服, 稍知禮義, 待之之禮, 宜加諸島之倭

喜等對曰: “琉球國, 乃皇帝錫命封爵之邦, 非野人、倭客之比, 與本國群臣同班行禮未便, 宜於受朝之後, 入序西班三品之列行禮, 仍賜引見。

有意思的是,世宗时期因为深感朝鲜水军的弱鸡,打算对兵船进行改良制造。而大家伙都觉得琉球的船质量好,所以专门聘请了琉球国船匠制作战船:

世宗 12年 5月 19日(戊午)
○禮曹啓: “大護軍李藝言: ... 今當無事之時, 宜遣人審視各浦兵船軍器, 如有不實, 隨卽修葺, 以備不虞。 且江南、琉球、南蠻、日本諸國之船, 皆用鐵釘粧之, 積日而造, 故堅緻輕快, 雖累月浮海, 固無滲漏, 縱遇大風, 亦不毁傷, 可至二三十年矣。 本國兵船, 則粧用木釘而造之, 又急速, 未得牢固輕快, 不出八九年, 而已至毁傷, 隨毁隨補, 松木繼難, 其弊不貲。 請自今依諸國造船例, 勿令急速, 粧以鐵釘, 使得堅緻輕快。 其上粧之制, 亦依諸國船例, 令中高外下, 雨水從邊流出, 而不入船內, 以便行船。”

世宗 26年 10月 12日
○上謂承政院曰: “禮曹判書金宗瑞嘗啓: ‘藤九郞云: 「予觀諸國兵船, 唐船爲上, 琉球國次之, 朝鮮爲下。」’

给朝鲜造船的琉球工匠大多就此长居朝鲜,于当地娶妻成家了。朝鲜方面还曾经为是否该允许这些琉球人娶朝鲜妻子争论过,最后还是同意了。

世宗 15年 7月 19日(庚午)
○庚午/琉球國船匠進見樣小船, 下司水色。
世宗 15年 7月 22日(癸酉)
○賜六郞次郞米豆共五十石, 以請送琉球國船匠也。
世宗 16年 3月 18日(乙未)
○乙未/幸喜雨亭, 觀新造戰艦, 王世子扈駕。 初, 琉球國人到國, 命造戰艦, 浮于西江, 與本國戰艦竝駕, 較其快鈍, 琉球國人所造船稍疾, 然不甚相遠。 或從流而下, 或遡流而上, 如是者再三乃止。 命饋司水色司宰監官員及琉球國造船人, 仍設小酌, 宗親與司水色提調侍焉。
世宗 16年 3月 20日(丁酉)
○命給琉球國船匠二名及妻月料。
世宗 16年 9月 26日(庚子)
○庚子/賜琉球國船匠三甫羅, 米豆共十石, 仍令戶曹月給三甫羅及妻料。

另外在朝鲜文宗即位当年,朝鲜觉得旧的盾牌形制不便于使用,决定放弃之前琉球人制作的盾牌做新的。由此可见琉球工匠在朝鲜也远不止于建造战船这么简单。

在朝鲜任用琉球工匠的同时,也有一些流寓琉球的朝鲜人得到了琉球中山王的信任,在王府中任职:

端宗 元年 5月 11日(丁卯)
○宴琉球國 中山王使者道安于禮曹...錄漂流人萬年、丁祿等所言以啓:
庚午年十二月, 我二人及石乙、石石今、德萬、康甫等六名, 同乘一船, 忽於海中遭風, 漂到臥蛇島, 康甫、德萬皆病死。 島中居民, 三十餘戶, 半屬琉球, 半屬薩摩。 島人率我二人, 往水路三日程, 加沙里島留十餘日間。 琉球國人甘隣伊、伯也貴, 因事到本島, 見萬年, 帶歸于家。 翼日詣闕, 持白、靑段子各二匹還家, 卽率我詣闕, 意必買進我也。
中山王曰: “年少, 可學火筒。” 使與火筒三人同處。 有一人入苧庫偸苧, 我適見之, 告於管事人, 奏中山王。
王曰: “朝鮮人, 老實。” 因置眼前, 凡鐵物、段子、香木、銅錢所藏之庫, 使我看守, 庫內出入者, 脫衣見之。
留三月間, 琉球人完玉之又到加沙里島, 用銅錢買丁祿, 帶還, 使喚。 同里人來告萬年, 萬年卽告王, 命萬年, 乘馹往其家, 率來, 用奴一人換。 使因與同處, 賜羅衣各二領, 一日三時饋食, 一時米二升。
留三年間, 道安等入歸, 王曰: “常欲解送, 然無知路人, 汝其帶去。 若朝鮮喜之, 則諸處漂來朝鮮人等, 亦皆刷還。”

这个叫万年的朝鲜人出海遇到风暴,漂到琉球国境后被当地人卖入了王宫。后来因为这人发现了想进苧庫偷窃的小偷,被中山王认为是个老实人,于是任命他为各大仓库的看守。待遇也很优厚,一天三顿每顿都提供两升米给他吃(朝鲜人饭量很大,有“朝鲜喙”之戏称)。后来还幸运的被琉球王派使者护送回国。

之后的朝鲜世祖,成宗,燕山君三朝乃是朝鲜与琉球交往最为密切的黄金时代,尤其是朝鲜世祖即位前几年,几乎年年都有琉球使者到来,甚至一年来上数批。

世祖时期来朝鲜的琉球使节,尤其以世祖 7年 到来的普须古一行人最受厚待。不仅常常受各种赏赐,世祖还带着他们到各处游观参加宴会:

世祖 7年(1461年) 12月 9日(乙亥) ○賜琉球國使臣酒果、魚肉。
世祖 7年 12月 12日(戊寅) ○黎明,上幸景福宮, 備大駕儀仗, 御勤政殿, 設飮福宴, 引見琉球國使臣。 侍宴官分立東西庭, 異位重行。 通事引琉球國使臣入, 立東庭二品之末, 亦異位重行。
世祖 7年 12月 13日(己卯) ○賜琉球國使臣普須古等衣笠、鞾鞋等物有差。
世祖 7年 12月 20日(丙戌) ○幸慕華館, 御大門, 召琉球國使臣及倭、野人設宴, 宗親、宰樞二品以上入侍。 令武士射侯, 騎射、騎槍、射毛毬, 又命倭、野人射侯。
世祖 7年 12月 26日(壬辰) ○琉球國使臣普須古等請觀興天寺及市肆, 命賜酒肉, 以供遊觀。
世祖 8年 1月 1日(丙申) ○賜酒樂于琉球國使臣, 命戶曺判書曺錫文押宴。
世祖 8年 1月 2日(丁酉) ○夕,上與中宮幸景福宮, 觀火山棚, 召琉球國使及倭、野人等觀之。
世祖 8年 1月 5日(庚子) ○賜琉球國使臣酒肉、柑子等物。
世祖 8年 1月 7日(壬寅) ○賜琉球國使臣別下程酒、魚肉、白饊、白餹等物。
世祖 8年 1月 10日(乙巳) ○命注書李壽男往太平館, 賜琉球國使普須古、副使蔡璟等鞍子一面、屛風一坐、韓文、柳文、李白選詩法帖各一件、正官僧《圓吽》鞍子一面、《成道記》、《法華經》、《金剛經》、《飜譯名義》、《證道謌》、《起信論》、《永嘉集》、《心經》、《大悲心經》、《圓覺經》、《楞嚴經》、《四敎儀》、《楞伽經疏》、《阿彌陁經疏》、《維摩經》、《宗要法經論觀》、《無量壽經義記》法帖各一件。
景福宫【勤政殿】
【慕华馆】和【迎恩门】在近代被改为独立馆和独立门

琉球送来的礼物与朝鲜回赐品也向多元方向发展。琉球带来了不少珍禽异兽和外国特产,朝鲜因为世祖是篡位之君,大力提倡佛教以对抗指责他篡位的儒生,加上琉球也崇佛,所以回赐品内多了许多的佛教经书。

世祖 8年 4月 13日(戊寅)
○戊寅/先是, 琉球國所進水牛二頭留養熊川, 至是遣司僕寺尹朴徐昌取來, 牛性畏暑, 深伏水中, 命養于昌德宮後苑, 令司僕官員輪次看養。 又命抄錄醫經及諸書養牛法, 使醫生四人習之。
世祖 13年 3月 5日(庚午)
○琉球國王遣使獻鸚鵡
世祖 13年 7月 13日(丙子)
琉球國王遣僧同照、東渾等, 來獻鸚鵡大雞、胡椒、犀角、書籍、沈香、天竺酒等物。
成宗 10年 4月 17日
○傳于承政院曰: 頃者, 琉球國送猿, 初以不好爲辭, 而終受之。

像是鹦鹉和天竺酒和胡椒这些都是琉球从其他国家买入用来赠送给朝鲜国,足见其作为东亚和东南亚海洋贸易中枢的重要地位。

景福宫【庆会楼】,曾经也是朝鲜举行外交宴会的场所

本人还发现这里琉球进的天竺酒也并未被朝鲜束之高阁,而是真的用于本国王族官员的宴饮

世祖 14年 7月 12日(己巳)
○己巳/召河東君鄭麟趾、蓬原君鄭昌孫、高靈君申叔舟、綾城君具致寬、寧城君崔恒、戶曹判書盧思愼、吏曹判書成任、行護軍丘從直、大司成金禮蒙、工曹參判鄭自英, 及成均館、藝文館、春秋館、弘文館、侍講院諸文臣, 會思政殿月廊, 令永順君溥傳曰: “武班則累賜酒肉, 文臣則久未接見。 故今日特置酒, 須極歡。 且予得好的靑州從事, 藏之久矣, 汝等可飮乎?” 遂分賜飮之, 乃琉球國所進天竺酒也。 其味苦烈, 人未易飮。

朝鲜世祖崇尚佛教的手段之一便是设立刊经都监,刻制【大藏经】这部巨著。日本各国听说此事之后也纷纷派人来求经,琉球亦不例外。世祖欢欣之下,将【大藏经】在内许多书籍赠与琉球。后来到成宗23年在琉球极力要求再赐大藏经之下,朝鲜“罄倒所藏”将最后能找到的一部也送去了琉球。

韩国海印寺所藏8万块【高丽大藏经】印版,,1995年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大藏經》一部、《金剛經》、《法華經》、《四敎儀》、《成道記》、《心經》、《大悲心經》、《楞嚴經》、《證道謌》、《永嘉集》、《起信論》、《圓覺經》、《飜譯名義》、《楞伽經疏》、《阿彌陁經疏》、《維摩經》、《宗要觀》、《無量壽義議》、《金剛經五家解》、《宗鏡錄》、《法經論》及法帖各二部
——世祖8年1月16日赠琉球国中山王
《成道記》、《法華經》、《飜譯名義》、《起信論》、《永嘉集》、《大悲心經》、《圓覺經》、《四敎儀》、《楞嚴義海》、《道德經》、《法數》、《涵虛堂圓覺經》、《金剛經》、《冶父宗鏡》、《楞嚴會解》、《高峯和尙禪要》、《眞實珠集》、《楞嚴經》、《碧巖錄》、《水陸文》、《維摩詰經》、《金剛經五家解》、《楞伽經疏》、《阿彌陁經疏》、《維摩經宗要》、《法鏡論》、《觀無量》、《壽經義記》、趙學士所書石本《眞草千字文》、《心經》、《證道歌》、《高世帖》、《八景詩帖》、《浣花流水帖》、《東西銘》、《赤壁賦》、《蘭亭記》、《王右軍蘭亭記
——世祖13年8月14日赠琉球国使臣
《法鏡論》、《法華經》二部、《四敎儀》、《成道記》、《大悲心經》、《永嘉集》、《圓覺經》、《飜譯名義》、《金剛經五家解》、《楞嚴義海》、《法數》、《維摩詰經》、《水陸文》、《碧巖錄》、《楞伽經》、《眞實珠集》、《高峯和尙禪要》、《楞嚴會解》、《金剛經》、《冶父宗鏡》、《道德經》、《涵虛堂圓覺經》、《楞伽經》、《阿彌陁經疏》、《維摩經宗要》、《觀無量》 《壽經義記》、趙學士所書石本《眞草千字》、《證道歌》、《高世帖》、《八景詩帖》、《浣花流水帖》、《東西銘》、《赤壁賦》、《心經》、《蘭亭記》、《王右軍蘭亭記》
——世祖13年8月17日赠琉球国中山王
弁财天堂。琉球尚真王在位时修建的。这里存放着朝鲜国王赠送的大藏经。

除了回赐了大量佛教典籍以及中国著作之外,在世祖时期朝鲜回赠琉球的财物及土产数量也大幅上升:

世祖 4年 閏2月 14日(壬申)
○壬申/禮曹啓: 琉球國王書契付進上使者、私進上答賜大槪二萬餘匹。

世祖 13年 8月 6日(己亥)
○大司憲梁誠之上書曰:臣聞今以木綿一萬匹、綿紬五千匹, 送琉球國, 臣竊以爲未可。今司贍、濟用兩司所儲綿布, 則二十餘萬匹, 綿紬只二千餘匹。 自古未嘗以千萬匹贈琉球, 其不可二十也。 乞以十分之一, 綿布一千匹、綿紬五百匹, 送付其使。 若彼使已聞, 以廷臣未可而止, 何如?

世祖13年在以如此厚礼附送于琉球使节,甚至引起了大臣们激烈上书反对。不过并没有什么卵用,而且除此之外世祖还送了一大堆礼品给琉球国王:

○贈琉球國王紅細苧布十一匹、白細苧布、黑細麻布各四十匹、白細綿紬三十匹、人蔘一百五十觔、虎?豹皮各十張、滿花席、彩花席、滿花方席各十五張、坐子二事、鞍子二面、厚紙十卷、油紙席十五張、屛風一坐、石燈盞四事、短珠一貫、簇子二對、錫硯滴十事、白摺扇子百把、毛鞭十事、冊紙一百卷、黃毛筆二百枝、匣具紫石硯十面、油烟墨一百笏、栢子六百觔、燒酒三十甁、蠟燭一百柄、三幷刀子四部、淸蜜三十斗。

估计也正是因为在世祖的多次厚赐之下,琉球对他充满了好感。中山王尚德听说世祖病逝之后随即派人前来慰问进香。这位中山王还很搞笑的说自己老爹也紧跟世祖病死了,想来是“攀先王龙髯”去了。

成宗 2年(1471年) 11月 2日
琉球國王尙德, 遣僧自端西堂等來聘。 其書契曰:
尙德誠惶誠恐, 頓首奉書朝鮮國王殿下。 先王晏駕弔禮, 差遣使僧自端西堂, 令梵妙兜樓, 仰攄區區志萬一云。 且羕聞登霞之刻, 佛身應現。 諸天雨華, 寔是觀自在薩埵, 自受用法樂也, 輿情所仰也。 尙德之乃翁, 亦成化五年八月十八日薨, 亦匪攀先王龍髯乎? 且乃翁遺言云: “通好於貴國, 則終始貞吉。” 此言終身銘心不敢忘, 故敝邑雖多虞, 建立一寺, 充望獻陵, 亦敎苾芻, 衆勤行宓, 希賜先王之繪像曁尊號, 竝精舍之宸翰額, 則所謂我願旣滿, 衆望亦足也。

尚德王还说老爹临终前嘱咐他一定要和朝鲜结好。所以尚德王打算在琉球建一栋寺庙,专门供奉朝鲜先王的画像,还希望朝鲜新王给这座殿宇赐个匾额云云。

大家可能就有疑问了,这是啥儿子啊,这么没心没肺?其实可以理解,因为真正的尚德王在朝鲜成宗即位当年就已经死了,之后群臣反叛杀死世子,将管理王室财物的官员金圆拥立为王。金圆为了骗取明朝册封,改名尚圆,自称尚德王之子(第一尚氏从此变为第二尚氏)。所以说这里的尚德王,实际上是冒充尚德的叛臣金圆。之所以冒充主要是因为此时尚圆还未得明朝册封。尚德的爹尚泰久王跟他又没关系,当然随便怎么说了。

面对这种强行拉近关系抱大腿的行径,朝鲜方面也实在哭笑不得,一方面高度赞扬琉球国王的友善行为,从厚赏赐来使,一方面以不忍先王画像远渡重洋为理由婉拒了琉球王的奇葩行为。

不腆土宜, 具在別幅。 白細緜紬二十匹、白細苧布二十匹、黑細麻布二十匹、豹皮心虎皮邊氈皮裹座子一事、虎皮豹皮各一十張、雜彩花席一十張、滿花席一十張、滿花方席一十張、人蔘一百斤、淸蜜二十斗、松子五百斤、鞍子一面、諸緣具藍斜皮一十張、綿紬一千匹、綿布三千匹、厚紙一十卷、連六幅油芚連四幅油芚各五張、白摺扇一百把、燒酒三十甁、桂三角、蠟燭一百枚。
敝國遭天不弔, 我惠莊王(世祖)薨逝, 今承遣使, 來進香幣, 寡人不勝追悼。 只緣日月不留, 大制已終, 祔于太廟, 貴使雖不得親自展禮, 謹涓吉日, 告于先王, 兼承貴國先王遺訓, 切至悲感交深。 王又不墜先志, 特建精舍, 仍求我先王繪像竝寺額, 王之厚意何可云喩? 但先王遺像, 遠涉鯨波, 情所不忍。

无论如何琉球王也算是好意,所以朝鲜表示虽然先王画像我不给你,但你要建寺庙的话,我也赞助点东西吧:

白細緜布一十匹、白細苧布一十匹、黑細麻布一十匹、虎皮豹皮各二張、雜彩花席六張、《大藏經》一部、雲板一事、中皷一面、大磬一事、中鐃鈸一事。

不过朝鲜实在太低估这位假冒尚德王的脸皮了。自从这一次赞助之后,琉球方面很快又以建设寺庙缺少物资为名在专门遣使通好之余向朝鲜讨要巨款

成宗 8年 6月 6日
○辛丑/琉球國王尙德遣內原里主等來騁。 其書曰:
宓惟舜土躬佛天子裔, 下民卽之如日, 外方望之如雲, 至懇至禱。 夫球陽之爲國, 居萬里之炎荒, 爲鵬蛻鯨桓之淵, 是以與大國南北阻絶...且告菆爾陋邦, 創建大昆盧舍那居在之寶殿一宇, 以資助先皇冥福, 兼保祐聖躬萬安, 仍而奉請寺號於殿下。
特賜明信之宸奎, 揭之楣間, 字義炳然, 側陋之光華, 蔑以加焉。 雖然雲堂庫司幷法堂方丈未全備盡, 蓋以費用浩繁也。 於是雖慙汗不少, 募于大國, 以欲成就我願力, 切望頒銅錢、緜紬、木綿等一萬緍之分。

当然啦,好歹是一国之君,假尚德为了向朝鲜要物资也送了相当丰厚的国礼:

丹木一萬斤, 臘子五千斤, 胡椒千斤, 丁香三百斤, 香二百斤, 紫檀百斤, 檀香百斤, 木香百斤, 甘草百斤, 大腹子五十斤, 砂糖百斤, 水牛角百本, 天竺酒甕二箇, 藤二千本, 鮐皮二百枚, 種樹器靑磁一對, 靑磁香爐一箇, 孔雀羽二百。

朝鲜方面其实也有难处,琉球要求的铜钱一时之间难以凑到如此大的数量,只能说自己实在力不从心,又送回去一批土特产作为通好之礼也罢:

成宗 8年 7月 16日
○辛巳/琉球國王使內原里主等十八人辭。 其答書曰:
弊邦與貴國, 重演溟夐隔, 信使往來, 誠所未易, 而王世修聘禮, 不替舊好。 今又遠辱書問, 益敦信義, 常欲遣一价爲謝厚意, 只緣鯨濤危險, 路又梗澁, 未遂厥志, 愧赧無已...所諭前創伽藍訖功之需, 固欲隨意助緣, 以畢其功, 因歲比凶歉, 所儲不敷, 且銅錢, 本國今不行用, 未副來諭, 祇增愧恨。 不腆土宜, 開具別幅, 照領爲幸。
別幅: 白細綿紬一十匹, 白細苧布一十匹, 黑細麻布一十匹, 豹皮座子一事, 虎皮五張, 豹皮五張, 滿花席一十張, 滿花方席一十張, 雜彩花席一十張, 人蔘五十斤, 淸蜜一十五斗, 松子三百斤, 藍斜皮一十張, 厚紙一十卷, 油紙一十張, 六幅付五張, 四幅付五張, 白摺扇一百把, 燒酒三十甁, 桂三角, 蠟燭五十枚, 三幷刀子四事, 黃毛筆一百枝, 油烟黑五十丁, 綿紬二百匹, 綿布四百匹。

不想这个尚圆王受明朝册封之后依旧死性不改,3次遣使问朝鲜索要大藏经和建设寺院所需物资,派去的琉球使者甚至扬言,你们敢不答应,我,我就死给你们看!

成宗 23年 2月 16日
○禮曹啓曰: “琉球國使臣告本曹云: ‘我等前來所齎銅鐵價, 貴國從我等之言, 皆以綿布給之, 今本國將建寺刹, 求請助緣, 今若不遂所欲而歸, 則國王必責我曰: 「汝必無禮於大國, 故不遂所願。」 將加譴責我等, 寧於此自刎而死, 願開生路。’

遇到这种流氓,成宗表示你去死好了!

上問承政院曰: “彼强之而我皆從之, 後將難繼, 固拒之何如?” 承旨等對曰: “上敎允當。”

不过说归说,真闹僵了两边都不好看,于是朝鲜找来找去,总算搜刮到了最后一部大藏经,配上礼物交给流氓使者带回琉球了。

前承來命, 未副所諭, 今又不遠海程, 再勞使舶, 求之甚勤, 玆以罄倒所藏, 僅將不帙一部, 就付來使, 惟冀照領, 餘具別幅。 《大藏經》不帙一部, 白細緜紬一十匹、白細苧布一十匹、黑細麻布一十匹、雜彩花席五張、滿花方席五張、人蔘四十斤、油紙十張內六張付五、四張付五、白摺扇一百把、淸蜜一十斗、海松子三百斤、燒酒三十甁。”

可能正是因为朝鲜历来总是尽力满足琉球方面的各种要求,所以到了成宗末期出现了大量日本人假冒中山国使者骗取厚赐的事情。甚至有人短短一年内往返数次,弄得朝鲜都不好意思,你要当长期骗子也麻烦聪明点,琉球那么远你往返这么快,我看你就是对马岛的人吧!

值得一提的是,朝鲜成宗对于琉球送来的胡椒十分感兴趣,从成宗十四年开始多次致书对马岛希望宗家可以弄到胡椒种子。

宗氏表示我作为大朝鲜东藩之臣,为朝鲜国王殿下尽忠竭力是理所应当的。不过胡椒我们这里也不产,我们对马岛自己用的和平常送你的都是问琉球和南蛮商人买来的,要搞起来实在有点困难。就算问南蛮人买,估计他们也只会把蒸熟的废种卖给我们云云。之前我花重金派人去琉球找,结果琉球人说我们的胡椒也是从南蛮人那转手买的而已。我们琉球要是有那么多胡椒种子,大明朝早就来要了,也轮不到你啊。

成宗 17年 8月 19日
○辛卯/日本國對馬州太守宗貞國特遣左衛門尉宗職經來獻土宜。 其書契曰:
...往歲承胡椒栽之命, 不敢寧處。 此南蠻之産, 經琉球而到于此。 初欲遣船於南蠻, 而費用甚多, 力不能及。 去歲, 厚幣帛而遣使琉球, 以致款懇, 其報云: “胡椒栽者, 本邦雖欲之無所得。 大明豈不求之? 實不聞有。 今雖遣船, 其費甚多, 而所求不可得也。”

朝鲜大臣们早就表示委托多诈的倭人搞胡椒种子实在不靠谱。况且殿下难道没听说过橘生淮北则为枳的故事吗?我们朝鲜济州岛的橘子都不能种到北方,就算弄来了胡椒种子也未必能长啊。结果成宗萌萌的表示,你说的非常有道理,不过以前琉球送来的水牛啊什么的在我们朝鲜也活的不错啊,你咋知道胡椒就一定不长呢?

成宗 16年 10月 11日
○御經筵。 講訖, 侍講官金訢啓曰: “今聞國家求胡椒種於倭使。 倭人多詐, 徒爲彼所誑耳。 臣謂物性各有土宜, 古云: ‘橘渡淮爲枳。’ 我國濟州産柑子, 而不得移種於此地。 今雖得胡椒種, 必不生長矣。”
上曰: “此言果然。 然如鸚鵡孔雀, 則雖來獻, 當却之矣。 此則藥用緊切, 求之何害? 水牛來自琉球, 蕃育於我國, 胡椒安知必不生長乎?”
領事洪應曰: “世祖朝我國人漂流到琉球, 見胡椒, 乃草實也。 其莖與實, 與蕎麥相似。”

另外分享一个成宗时期有关琉球使节的搞笑故事吧:

丁酉年琉球國王使臣到國,成宗接見乎慶會樓下。
使臣退館謂通事曰:我到貴國見三壯觀
通事問其故,使臣曰:慶會樓石柱縱橫刻畫,飛龍倒影隱現於碧波紅蕖之間,此一壯觀也。領議政鄭公風標俊逸,玉色鬚髥,下垂過腹,輝映朝著,此二壯觀也。禮賓正每參晝盃之宴,快瀉無限大鍾,不曾有難色,此三壯觀也。
時李淑文爲禮賓副正。朋友聞之絶倒。

综上所述,朝琉两国外交在朝鲜世祖时期达到巅峰状态,此时也是琉球国内第一尚氏王朝和第二尚氏王朝即将更替的时代。在即将到来的朝鲜暴君燕山统治下,朝琉之间的关系又会如何发展?

前篇:【交邻——朝贡体系下的朝鲜与琉球外交谈】(高丽篇) - 首阳大君的文章 - 知乎 zhuanlan.zhihu.com/p/43

燕山君给琉球王的国书。不过有学者认为是伪造的。

编辑于 2019-05-02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考释、补遗、注疏,不一而足;随笔、游记、凭吊,都是文章。

    历史发明主义研究,欢迎投稿 专栏内容包括 1.带有历史发明色彩的文章的翻译与搬运 2.针对历史发明的研究与分析 3.带有娱乐性质的历史发明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