斋墨中医经方山河(十一)大明王朝的医经家

斋墨中医经方山河(十一)大明王朝的医经家

无学斋:斋墨中医经方山河(一)风又起-中医自学

无学斋:斋墨中医经方山河(二)破茧问道-中医学习

无学斋:斋墨中医经方山河(三)经方初窥(学中医)

无学斋:斋墨中医经方河山(四)经方花开两朵(同根同源)

无学斋:斋墨中医经方山河(六)经方医家江河(学中医)

无学斋:斋墨中医经方山河(七)伤寒经方“序”说(学中医)

无学斋:斋墨中医经方山河(八)传统医经派初窥

无学斋:斋墨中医经方山河(九)古医经

无学斋:斋墨中医经方山河(十)医经与方技

刘公道:“先生,常言道:‘药医不死病,佛度有缘人。’你且不要拘泥古法,尽著自家意思,大了胆医去,或者他命不该绝,就好了也未可知。万一不好,决无归怨你之理。”

——冯梦龙《醒世恒言·刘小官雌雄兄弟》

这篇主要说说明朝的医经派医家,关元伤寒医家也不多,方有执、喻嘉言、陶华等都在前面的明清经方中说过了。(关于学习顺序,我觉得放在最后最好)

七百年必有王者兴,其间必有名世者。华夏大地七百年进入一次儒道推崇的一统王朝,我们也常以此为荣,可医学在汉唐明三大王朝都会进入一种停滞期,而春秋战国、魏晋南北朝、金元等时期,随着战乱却兴起医学的大变革大顶峰。

喜欢明史的人多,大明王朝1566电视剧和《万历十五年》(1587,A Year of No Significance:The Ming Dynasty in Decline)这本书,给我们不一样的视角看权谋。这个朝代的阳谋阴谋都厉害,可是医学却没有这么厉害。或许因为热爱明史,会对明朝的医家多了一份期待。

药医不死病,佛度有缘人

药医不死病,佛度有缘人,这句话是明朝医家的写照,也是明朝医家妥协现实,融合易经和医学为一体。前篇说过医学的高峰在南北朝,之后进入衰落,而明朝是这个衰落期的谷底,同时又是儒家医学的集大成时期。后世伤寒经方家大骂这段时间的医家,可是这些医家的形成的思想,今天还是传统文化的主流。研读道学的,还是以明朝文化为基准,因而一定会说出药医不死病,佛度有缘人这的话,并且奉为经典。后世讲中医的,特别是御医和国医,甚至讲养生的,还是以这种思想为基准,用药辨证服务于上层社会。其实我们也能看到医学中的奇怪现象,就是经方家大开大合,而今天讲台的内容还是明朝这些医家的谨小慎微,并且讲究传承,注重医理不注重医效,本来理所当然的事情成了中医有奇效。

正是因为明朝医家的这种妥协,后世伤寒经方家大多也就不读明朝书籍,到了今天,学习伤寒经方的,也几乎不推荐明朝的书籍,就是伤寒经方家陶华、方有执等,因为跳脱不出大环境,后世经方家批判多过推荐。

不过还是前面说的,真理不一定对于你的谋生有益(明朝道家和养生理论都是集大成),所以你有其他的想法,其实明朝儒家医者的理论可以帮到你,这就看你的取舍了。因为明朝的理论拿出来依然还是很玄幻,普通人也最喜欢听。明朝医家没有什么大的突破,可是这些人研究古文化到骨子中,他们可以写出魏晋南北朝的文章,甚至比那个时代写的更好,文章伪托起来,后世甚至没有办法辨别真假。明清的医家精通周易、也把宋元的五运六气学到骨子中,以金元四大家为宗,大抵不是李东垣名下,就是朱丹溪名下,似乎不宗金元四大家,无法在医界立足。

名医宗派门户

明朝的医家和书籍,下面简单罗列一些代表人物,如果是研究经学的,研读传承的会觉着这些比较有用,可如果学习医术,也不会关心这些人物和书籍。这里面一部分的书是充当门面,在历史的长河之中几乎没有什么传承。

医家有: 王履、戴思恭(原礼)、熊宗立、刘纯、韩懋、王纶、汪石山、万密斋、楼英、高武、薛立斋、李时珍、龚延贤、武之望、徐春甫、杨继洲、孙一奎、缪希雍、赵献可、王肯堂、吴又可、张景岳、方有执、张景岳、陶华、喻嘉言、吴昆、陈实功、李中梓。

医学书籍有:《医经溯洄集》、《普济方》、《明医杂著》、《医学正传》、《针灸聚英》、《古今医统大全》、《医学纲目》、《名方类证医书大全》、《韩氏医通》、《奇效良方>、《医学入门》、《赤水玄珠》、《本草纲目》、《万病回春》、《名医类案》、《针灸大成》、《证治准绳》、《济阴纲目》、<霉疮秘录>、《瘟疫论》、《眼科大全》、《景岳全书》、《医贯》、《频湖脉学》。

前面说明朝的医家门户,这个门户就是东垣和丹溪两家,易水派最终成了李东垣为主,最后发展出来的就是脏腑寒热虚实辨证薛立斋、孙一奎、赵献可、李中梓、张景岳都是这方面的代表。而河间派的大旗被朱丹溪举起来,也转向服务上层,就是我们说的滋阴降火的杂病派,汪石山、王纶、虞抟、王履、刘纯、戴原礼等为代表。

当然医学的划分中,会把兼有东垣和丹溪的称作折中派,比如刘纯本来之丹溪一派的,后来在运用医药上,会融合李东垣的东西;而赵献可、张景岳也是取用朱丹溪的理论,其他的薛立斋、王肯堂、方贤等人,也都是综合两家之学。从这个方面来看,明朝的医家算是时方的大融合时期,这些人研读周易,研读伤寒,研读瘟疫,讲求养生,喜欢做最全面的文章。

在明朝其实还是少有伤寒经方的空间,因为这些医家有的是太医,有的是各个地方的世族大家,对于这个时代,学医的成本都是相当高的,并且是汉人统治之下,很多人不必要下行来学医,医学的服务也不需要下陷为基层服务。这个时期,也就是内经研读的高峰,有了内经研读的高峰,也就有了以后出现内经解读伤寒经方的必然契机。

博而不约

宋朝的大部头是皇家组织大量人员完成,而大明的医术,很多是个人专注,但依然是大部头,只是这些书今天不怎么流行,因为很多书内容博杂,对于快餐文化下现代人是没有耐力读下去的,再有加上后世的批评,这些书的受众本来就少,商业化的出版社也不会组织人力来校正反复出版,不过好在以前都出版过,找到这些书的影印版和电子版都不难。

这里面几本主要的综合性大部头,朱棣的<普济方 >、楼英的《医学纲目》、徐春甫的《古今医统》、王肯堂的《证治准绳》,《普济方》是皇家书籍,可因为残缺的太多,都是被当成藏书,也就失去了医书的意义。而今天我们很多人找医案,找方剂,找类目等,大部分搜索到的就是《医学纲目>、《古今医统》、《证治准绳》这三本书,并且以这三本书的方剂来治疗疑难杂病《古今医统大全>涉及的内容有内经、脉侯、运气易览、经穴针灸; 临床各科证治,包括内、外、妇、儿、骨伤、五官科以及老年病,每病载有病机、脉候、治法、方药、易简诸方、灸法、导引法等项。还有阐述经验秘方,本草性能、功用及制法,通用诸方,养生。《医学纲目》也是同类型系综合性医书, 以阴阳脏腑分病为纲,详述阴阳、脏腑、察病、诊法、用药、针灸、调摄、禁忌等。后半部分为伤寒部,以伤寒为主,兼载温病、暑病、温疫等,最后还有妇人和小儿证治 。这两本书因为太大部头,我们习惯以后世的《医宗金鉴>为主,也就忽视了这两本书





后世书商和医家推崇的是王肯堂《证治准绳>,重视脾胃与肾,主张人以脾胃为本,临证多用甘温益中、补土培元,书以“列证最详、论治最精”而著称。作者提出了“医家五戒”、“医家十要” 提出医德、医术等方面的行为准则,可作者本身就是整合<医学纲目》、《奇效良方>和薛立斋的医案而成,也就常被医学史家所不耻,这或许就是历史的真真假假,被时方尊崇的汪昂,可能也不是史书说的弃儒从医,发奋苦读,实际上是从商成为富人,然后召集名医编纂出书,和《吕氏春秋》、《淮南子》一样,所以历史总是被打扮了一下。从中我们也看到了历代医学书籍能出版,很多初心不是济世救人,大约是儒家社会的责任感,也就是俗人说的功名利禄。不为良相,便为良医其实是儒家世界模式,我们看到徐之才、李东垣、朱丹溪、王肯堂、汪昂的真实历史,可能明白学医和我们想的不一样,不过他们的这些人的成功,也告诉从医者有一个真实的社会目的,不是简单的励志故事,而是真实的社会写照。

除了一些大部头,还有以下小的书籍,比如王纶的《明医杂著》、虞抟的《医学正传》、李榳的《医学入门》、熊宗立《名方类证医书大全》、韩懋《韩氏医通》等,王纶的是朱丹溪和李东垣的折中派,撰写医论、杂病、和妇科病;至于《医学正传》则更杂,虞抟私淑朱丹溪一派,基本大思路以朱丹溪为主, 总论以《内经》要旨,脉法取王叔和,伤寒宗张仲景,小儿尊钱乙,内伤宗李东垣,这也算是明朝医家的整体趋势 ;《韩氏医通》是一部少而精之作的医家之作。



针灸方面,当我们今天因为考古的发现,很多人在讨论到底是十一脉的时候,还是十二脉为标准,至于什么时候有答案,这个是学医者要注意的事情。不过对于读书,不得不说,高武的《针灸聚英>和杨继洲的《针灸大成》就是十二脉的集大成之书,也是针灸在宋元之后的一个顶峰。针灸学的传承很有意思,因为针灸是实在的谋生技巧,几乎不外传,这个不是说人有多么自私,而是针灸本来就是一个家族赖以生存的技巧。杨继洲能拜在那么多门下,并且能得到传承,并把这些传承全部出版,对于针灸有大功。到了今天,其实针灸的很多技巧已经失传太多了,很多甚至断代,加上当下的状况,一些好的针灸灭绝成了必然。因为针灸的很多技巧,不像是伤寒经方,可以在书中找到答案,他是有很多口诀和技巧的,这些是独家秘笈,如果没有一个好的环境保护他们,只是一味打压,这些民间的人并没有文化,也没有什么理论知识,要求系统化其实不可行,可是他们这些技巧就是治疗那几个病,并且确实有效。

万全(密斋)撰有《保命歌括》,《伤寒摘锦》,《养生四要》,《内科要决》,《幼科发挥》,《育婴秘诀》, 《广嗣纪要》等。合为《万密斋医书十种》,万氏以儿科及妇科见称,儿科宗钱乙, 辨证四诊兼顾,用方重视脾胃。家传方中的牛黄清心丸、玉枢丹、安虫丸还是今天常用方。为什么多介绍一下他,因为他的这套体系可以让你更适宜今天的中医市场,也有很多人愿意听,所以里面的东西大家可以多去看看。



龚廷贤被人称为“天下医之魁首”,有 “医林状元”扁额。《万病回春》和《寿世保元》流传最广,特别是万病回春的第一卷要好好看看,“万金统一述”,总论天地人、阴阳五行、脏腑功能、主病脉证等。还有药性歌、诸病主药、脏腑、经脉。他的方剂适合做成丸剂来养生,当然今天经方也喜欢用他方剂配伍经方来治疗重症病人,他的很多思路,日本的折衷派在临床上多有经验所得。



缪希雍(仲淳), 著有《神农本草经疏》,《先醒斋医学广笔记》等。缪氏痛斥斥五运六气之谬,非医学治病之书,无益于治疗,可是比较可笑的是,他的后代假借的名医声誉专门写着五运六气的书。缪希雍的很多思路,其实值得时方借鉴,也值得经方借鉴,他的《先醒斋医学广笔记>最终还是要花时间看看的。

张介宾(景岳), 早年推崇丹溪阳有余阴不足之说,中年后以命门之火为元气,肾中之水为元精。无阴精之形,不足以载元气,提出了著名的阳非有余,真阴亦常不足之说,成为温补派大家。 强调辨证论治、辨证求本,“诸病皆当治本” ,倡“医易同源”学说,有八纲之说,就是二纲、六变之说,二纲指阴阳,六变指表里、虚实、寒热。张景岳造方之多,创立左归、右归之法,常重用熟地,故人有“张熟地”之称,也多为后世诟病,不过学习内经,学习伤寒的,大都会看看张景岳的书籍。伤寒经方家陈修园撰《景岳新方八阵砭》专门批评张景岳。



薛己(立斋), 通内、外、妇、儿诸科, 宗李东垣脾胃之说,兼容各家之长,亦重肾阳、肾阴之调补真阳真阴,后天先天兼顾, 有《内科摘要》、《女科撮要》、《外科枢要》、《外科经验方》、《疠疡机要》、《正体类要》、《本草约言》、《口齿类要》、《痘疹方论》及《薛氏医案》。

吴昆(山甫), 吴有《医方考》(共收方剂700余首)、《脉语》(太素脉持批判态度,但是可以与太素脉交互看)、《黄帝内经素问吴注》、《针方六集》(针药并行,后世承淡安也是两者并行)。

其他医学书籍:孙一奎的《赤水玄珠》;汪机(石山)《汪石山医学全书》, 诊断需四诊互参,宗《内经》、《难经》,强调治病以调补气血为主,尤重理气;武之望《济阴纲目》妇产科专著; 陈司成《霉疮秘录》系梅毒专著;《审视瑶函》(《眼科大全》)完善五轮八廓等眼科理论;

李时珍 的《四诊发明》(其父李月池)、《奇经八脉考》要看,特别是《濒湖脉学》是重点,李时珍的《本草纲目>大约是外行人看到的中医的门面,对于学习伤寒经方的人,大约这本书,没有任何一个老师会推荐;

陈实功(若虚) 《外科正宗》内外兼治,手术与药物结合;

吴有性(又可)的《瘟疫论》,(这个到温病时候再展开);

赵献可(养葵)善易,尊东垣、薛己,强调命门之火 ,“命门乃人身之君”, 命门之火是先天无极之火;

李中梓(士材),尤注重张仲景、张元素之学,《内经知要》、《药性解》 、《医宗必读》 、《伤寒括要》 、《本草通玄》 、《诊家正眼》 。

方贤在前任董宿辑集各家效方基础上, 与御医杨文翰完成《奇效良方》;秦昌遇《幼科折衷》、《痘疹折衷》、《幼科金针》。还有医案如江氏父子的《名医类案》。

当然明朝的本草学很多,在这儿就不罗列了,以前本草篇都已经讲过了。

注意: 关于明清的书籍,一个是前面说的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的《明清名医全书大成》三十册

张景岳医学全书

王肯堂医学全书

武之望医学全书

喻嘉言医学全书

薛立斋医学全书

吴昆医学全书

龚廷贤医学全书

李中梓医学全书

李时珍医学全书

刘纯医学全书

缪希雍医学全书

孙一奎医学全书

万密斋医学全书

汪石山医学全书

还有一个就是人民卫生出版社的《中医古籍整理丛书》

再有一个就是盛行网络的的700中医书

小结

“这些事件,表面看来虽似末端小节,实质上却是以前发生大事的症结,也是将在以后掀起波澜的机缘。其间关系因果,恰为历史的重点”。这句话是《万历十五年》中,在这儿也正好可以说明明朝医学,明朝医学走到一个博而不约的大时代,变得陈腐,可这些陈腐中的土壤,正是清朝民国所需要的,走到无路可走的时候,也就是伤寒经方药突变的时候。

对于大名王朝的书籍,伤寒经方学习者涉猎的顺序,可以放在最后,大部头很多,你伤寒论熟悉了,这些书籍看起来不难。对于走传统医学路子,明朝医家是可以作为重点的,我们不能以绝对正确为唯一标准,明清医家的世界,就像一代宗师中说的,人活这一世,能耐还在其次。有的成了面子,有的成了里子,都是时势使然。大约我看看,魏晋南北朝是中医的里子,可是里子里面的东西不能拿出来说,而明朝是传统中医的面子,看着好看,是给外行人的。似乎很多人以为周易、术数、医学无所不通,就可以成为面子,其实不然,大约更多时候是成为里子,能出来做门面的也就那么一两个,甚至未必正确。

作者 无学斋
全网同名,文章首发公众号

编辑于 2021-11-30 1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