斋墨中医经方山河(十二)古方派(皇汉医学)

斋墨中医经方山河(十二)古方派(皇汉医学)

无学斋:斋墨中医经方山河(一)风又起-中医自学

无学斋:斋墨中医经方山河(二)破茧问道-中医学习

无学斋:斋墨中医经方山河(三)经方初窥(学中医)

无学斋:斋墨中医经方河山(四)经方花开两朵(同根同源)

无学斋:斋墨中医经方山河(六)经方医家江河(学中医)

无学斋:斋墨中医经方山河(七)伤寒经方“序”说(学中医)

无学斋:斋墨中医经方山河(八)传统医经派初窥

无学斋:斋墨中医经方山河(九)古医经

无学斋:斋墨中医经方山河(十)医经与方技

无学斋:斋墨中医经方山河(十一)大明王朝的医经家

这一篇说说日本古方派,这个时间点对应的差不多就是我们的康雍乾到洋务运动的时候,在这近两百年的时间,古方派经历了从出现鼎盛再到成熟三个时期,最后因为体制转变而走向名存实亡。到了近代的汤本求真、奥田谦藏、龙野一雄等大多没有归入古方派的这三个时期中。

对于医书的描述,从一开始就是以我读书的方式来论述,我是把经方和医经派分开,我自己私下研习的医经集中在《玄隐遗密》和道家典籍上,在文中不会主要呈现。目前所有的论述,就是以伤寒经方为主导先论述某个时代的伤寒经方,然后再论述同时期的医经派。而且一般大家看到书籍,都是理论指导实践,而我的论述偏向理论和经方实践不同步,伤寒经方理论更多像是后期的自圆其说,所以论述时候是以伤寒为基础,然后用伤寒的眼光再去读同时期的医经派理论。对于日本经方也是这样的描述方式,先描述实战的古方派,到后期再去补录后世派和折衷派。(在这个篇章中不论述后世派和折衷派)

总略

汉方中分为三派。一信医圣张仲景之遗训者为古方学派,一奉晋、唐、宋、元、明、清之医术者为后世学派,一为不分古方及后世者为折衷学派(把考据派归入折衷派)。这是日本古方派划分的医家,对于经方家而言,我们比较熟悉的是古方派,比如吉益东洞、汤本求真为代表,他们的书籍也都被翻译过来,加上黄煌的推崇,似乎古方派好像是主流。其实日本的后世派和折衷派也是相当庞大。日本的后世派成熟时期的作品我们都比较陌生,因为大部分书籍没有翻译过来,其实今天我们熟悉的矢数道明就算是后世派的杰出代表人物,也融合了经方派,也吸取折衷派的。折衷派就是丹波家族浅田宗伯这样的大佬,对日本的医学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

日本三派的的趋势,和经方在清末民国时候其实很相似,并且很多轨迹都是一样的。比如他们的古方派,他们的轨迹其实和我们经方派发展相似,只是我们背负经学的巨大包袱,一直不敢脱下来,从陈修园到唐容川,经方派早期的变革者都是带着内经包袱,到后期的曹颖甫、祝味菊、陆渊雷、左季云、刘绍武等注重临床,开始脱掉内经包袱,到后来杨绍伊、胡希恕等最终脱掉内经包袱,这条路子和日本古方派大体相似。

当然晚清的变局中,还有坚持内经和伤寒、时方一体的,这点就像是日本的后世派,其实孟河体系和日本的后世派相似。至于折衷派,日本的折衷派注重西医,努力把西方的解剖和病理体系带入到汉方体系中;对于这样的尝试,我们的口号是西学为用,中学为体,也就是我们说的中医科学化,唐容川、丁福保、朱壶山、陆渊雷、谭次仲、施今墨、王和安、闫德润等,或多或少都进行这样的尝试,并且这一脉到了湾区还保留下来,比如恽子愉等。

其实对于中西医汇通这一块,从唐容川、丁福保就开始积极的探索,这条路的探索也一直相当艰辛。我觉得应该保持的和而不同的意见,固守传统有固守传统的好处,积极探索有积极探索的好处,这些探索中西医的人物都是顶尖的人才,在这样的道路上,一定有很多错误修正,对于很多固守传统的民间中医,应该是学习然后了解,如果只知道抓着一些错误,今天不断的攻击,标榜自己,很容易被自大、自傲封锁住自己。

古方派

医学书籍并没有简单的入门书籍,因为历代写书的医家,都是先通儒,后学医,而后行医著书,如果医书没有深度和认知,那么可能就不会流传下来。比如《医学入门》和《医级宝鉴》等所谓的入门书,虽说是入门书籍,可是你去看看,大约就是当下的医生读都不一定读懂。而一些汤头歌除了方向错误,还是大纲方式的,也并不是辨证论治的有效学习方式。而古方派的方式,没有把理论复杂化,表达的简单易懂,还能让人明白,比如一气留滞和万病一毒,这种理论就很容易给人解释,这和我们平常说的,如果生病是元气虚,邪气实是一样的,容易让普通人理解,生病没有正气实这样的事情,不管什么阳实阴实,不是正气实,是邪气实,这种观点很容易让人理解。而古方派的这些理论,很适合初学者来学习。

按照通常的划分,作为开山鼻祖,伊藤仁斋、名古屋玄医、后藤艮山等。而古方派的鼎盛时期代表人物是香川修庵、吉益东洞、山肋东洋、松原一闭斋、奥村良筑等。而成熟期的代表人物是吉益南涯、中神琴溪、尾台榕堂等。因为这些人的很多书没有翻译过来,那么我就说几个重点的人,古方派的书没有什么大部头,都是亲身实践经验的总结,没有出来讲废话的。

开创期

对于开创者,一定有不同的定义,在这儿我说两个代表人物,其实古方派坚持伤寒经方,不用五行和内经解读伤寒,可是并不是一开始这样的,早期的开山鼻祖,和明清伤寒医家一样,都是精通内经、难经,也是先学习金元四大家,在临床过程中开始修正。这和方有执、陶华、喻嘉言是一样的。

1名古屋玄医

名古屋玄医是身残志坚的代表,他早年体弱多病,别人运动他只能读书,还学会了周易术数,其实这个学习方式是算是机缘,我们看他的学习轨迹,可能也是一种不错且值得借鉴的方式。他参照学习《内经》、《难经》、《诸病源候论》、《伤寒论》、《金匮要略》等书,受到张景岳、程应旄学说的影响,推崇喻嘉言的《尚论篇》、《医门法律》,作为开山鼻祖,很多东西不能完全统一,提出的是 “依张仲景之意但不能为仲景之方所拘束”,“万病皆由寒气入体而造成伤害” 。

2 后藤艮山

提出万病皆因“一气留滞”,被称作古方派的真正创始人。看他的求学过程,其实和李东垣差不多,名医世家都是有传承的,是不容易进入的,因为被名古屋玄医拒绝,这和李东垣重金敲门才拜入张元素门下正好相反,后藤艮山是自学中医,不过结果相同,李东垣和后藤艮山都成为医学代表人物。后藤艮山成为古方派的开山祖师,而门下弟子香川修庵和山肋东洋是汉方顶峰期的代表人物。艮山提出了新的“一气留滞说”,认为百病皆是一气留滞体内而产生的,治疗它的根本出路就在于顺气, 著作中强调“熊胆蕃椒灸说和风寒暑湿” ,好用灸法和温泉。 其著作有《后藤艮山先生往复书简》、《五极灸法》、《遗教》, 《帐中遗稿》、《艮山先生医话》、《养浩堂方矩》 , 《师说笔记》、《东洋洛语》。 他的书籍大不部分国内是找不到,也就是在我们看到的医学字典中出现,并且大多不是本人,是门人整理的作品。当然名古屋玄医和后藤艮山的书在《近世汉方医书集成》中都有,只是没有人去涉猎。

鼎盛期

3吉益东洞

吉益东洞是让人感动的古方派医家,医学都是服务皇族的,我们看丹波家族,看日本的后世方派,都是儒家大族学者。而吉益东洞改变的医学下倾伤寒经方开始服务大众。吉益东洞定义了医学的社会责任,他本身出身医家,可是随父亲学习的医术,不能带来病人,最终穷困潦倒,后来以做人偶为生,甚至锅中无米下粥,“贫居陋巷,但有一炉一锅。满堂尽是造偶人之木屑堆积,唯座右《伤寒论》一部时时披阅”。大约这就是真正研习伤寒经方的医者。朋友看到他的状况,让他去做侍医,他说“始以子为知我者,今识子非知我者。吾虽贫而老亲在,岂降吾志污辱祖先乎?贫者士之常也,穷达者命也。假令术不行,天未丧斯道也,吾果饿死耶?穷则必有达,行道乐道,贫困何忧?。。。诛一夫而救众,固吾之所愿也。”我想今天我们是金元世界观,很多人读书为的是富达,如果读书不能富达,读书何用的思想是主流,如果一个人爱读书,还穷困,世俗的眼光会充满鄙夷,只是有的会说出来;一定要证明读书在财富上超越常人才可以,如果不能就不可以读书,有的会以只会读书的定义来杀人诛心。吉益东洞前半生就是告诉我们,学医是多么艰难的事情,当然能像吉益东洞最后成功的人也是万中无一,不过颜渊和早年的吉益东洞告诉我们,人活着除了物质,还有精神世界的富足可以追求。

不过老天待吉益东洞不薄,我们以为他命中的贵人是山肋东洋,可是我觉得是当时的老天。他的友人见天无米下锅, 见其贫而赠以金银。东洞以日后无加倍报答之能力而谢绝之。其友谓:“余赠金于先生,非为先生,而是为天下万民,不必念偿还之事(大抵是这是老天说的话,他的友人赏赐在天上)。”这或许就是老天给的贵人,也正是因为如此,古方派最终获益的是底层人群。

“万病起因皆为一毒,实际试验调整,这正是名医的心得,在这个世界上很多药物都是毒物,探讨以毒攻毒的问题,正是治病的方法。”这就是最简单实用的医学理论。后来吉益东洞写出《类聚方》一书, 以及本草类治理病症的《药征》一书,这两本书是伤寒经方的极简版,对于学习伤寒经方的,明清也有两本对应的,一本是徐灵胎的《伤寒类方》,一本是邹润安的《本经疏证》。吉益东洞的书籍有《医断》、《医事惑问》、《类聚方》、《方极》、《方机》、《建殊录》、《药征》、《辑光伤寒论》、《东洞遗稿》、《古书医言》、《东洞家配剂抄》。作为古方派的代表人物,这些书籍都有中文版,大家自己去找一下就可以。

我见过一段评论如下:“ 吉益东洞虽然提出了万病一毒之说,可是这之中却存在着很大的漏洞。首先,产生疾病的原因千差万别,怎么可能只是“一毒”引起的。再则,他所谓的实证亲试,又近乎于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这样一来就再一次倒退回了《内经》前”。其实对于这个评论,是医经派的原则,而南北朝时期,并没有内经来指导经方派,医经派和方技派在魏晋南北朝达到高峰,但是两者是两条轨道,吉益东洞的古方派算是把我们重新拉回了方技派的顶峰时代。这就像是祝味菊说的,中医的内容,理论是理论,事实是事实,如风马牛之不相及。其实古方派回到了方证对应,看仲景方证,似乎缺少逻辑推理,是我们太自以为是,没有看到仲景已经预判了结果。同时我们也知道了话语权的重要,当下时方派掌握中医方向的前提下,对于吉益东洞的评价都是相当不友好的,给出的定义是标新立异的说法,与中医的藏象、经络、病因、病机、诊法、治则等学说相比,不仅显得幼稚,而且也颇武断。吉益东洞就是因为时方的弊端回到经方,而今天时方家还是坚持就是藏象经络病机是最高级的学问,所以必然产生严重的冲突。

4香川修庵

专攻儒和医,修的是孔孟圣贤之道,其师是后藤艮山、伊藤仁斋。 他的很多态度值得后世医家学习,独立思考,他指出《难经》为“邪说”,认为其记载的方法对实际治疗根本没有效用,这点和廖平有点相似。 以仲景为可信,修习内经和伤寒。修庵的著作是《一本堂行余医言》和《一本堂药选》。《行余医言》 第五卷记述的精神神经疾患的相关内容,在当时水平是相当高的,就是放在今天,依然是一本很有价值的书籍。《药选》记载他的实战实验,如何确认的各种药材的功效以及如何鉴别。



成熟期

5中神琴溪其著作有<生生堂医譚>.<生生堂雜記》.《生生堂治驗》.《生生堂養生論》.《生生堂中神家方書》



6吉益南涯,吉益东洞之子,创立气血水理论,日本因为没有道家,对于各种虚幻的理论,其实不容易引起共鸣, 吉益南涯才创立了人体的气血水理论。同时与他父亲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他提倡西医解剖(吉益东洞认为解剖无助中医,还批评过山肋东洋),因而他的门下弟子有些最终成了汉兰医学的代表人物。他的著作有《伤寒论精义》(有扫描版)、 《续医断》、《续建殊录》、《成绩录》、《医范》、《气血水药征》、《观证辨疑》。国内有出版《吉益南涯医论集》,收录了《医范》、《气血水药征》,《观证辨》、《成迹录》、《好生绪言》、《险症百问》六部著作。这套书虽然篇幅少,也没有长篇大论,但确实临床实践的好书。



7 尾台榕堂

在古方派要被历史谢幕的时候,出现了一位集大成者,这就是尾台榕堂先生。榕堂的著述,主要的有《方伎杂志》、《类聚方广义》、《橘黄医談》《重校药征》、《疗难百则》、《医余》、《井观医言》《类聚方广义》一书则是榕堂先生以吉益东洞的《类聚方》为基础,同时加注了自己的的意见和经验而写成的一本书。



关于汉方的一些书籍,其实对于出版书籍的,并没有区分古方派、后世派、折衷派,在他们那儿只有一个名字就是汉方,除了一些零碎的书籍,目前来说有两个丛书大家可以去看看,

一个就是陈存仁出版的《皇汉医学丛书》,另外一个就是大塚敬节和矢数道明出版的《近代汉方医学书集成》。





古方派的结局

1868年12月,根据天皇的旨意,明治政府将国民的健康和卫生防疫提到国家战略层面加以督导,出台《太政官布告》,宣布全面改革医疗制度,。。。。。积极培养本土西医人才。十年之后,全国通过考核获得西医执照的达到1800多人。虽没有。。。明确禁止中医。。。 开业医师资格考试科目全是西医内容;汉方药馆被废止,禁止汉方自由买卖,严格控制“处方权”,有西医执照业者才能开中药。

我们可以看到之后的汤本求真等,都是先学习西医,而汉方群体消失,古方派也算是夹缝中生存。古方派像是一个王朝一样,有点戛然而止,后来的汤本求真等人,有点像是因为一战二战后,面对现实不得不采取的应对方式。其实我们的太祖,也采用过这种方式,就是现在很多医家还在推崇的《赤脚医生》这本书,大约是非商业化的下,服务大众最好的方式。

作者 无学斋
全网同名,文章首发公众号

编辑于 2021-12-06 1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