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化的阶次 | 混乱博物馆

进化的阶次 | 混乱博物馆

在上期节目里,我们讨论过人类生理上的进化已经趋于停滞,而文化的发展将会日新月异——这个观点本身已经不再新鲜了,所以在这一节里,我们要讨论一些新鲜的事情。

简单有极限而复杂无极限,这使得进化即便仅从概率出发,也会向着复杂发展,但生命的发展并非线性的复杂化,而会在不同的时期和不同阶段展现出不同的方式:我们将看到生物的进化是如何起源,又是如何结束。

或者说,我们要看到人类是如何实现了进化的跃升。

https://www.zhihu.com/video/1022586295670968320

-文字稿-

我们刚刚讨论过,人类的进化在可以预见的未来都已经趋于停滞,在这之后,我们不妨讨论一些更深刻的事情。

自然界的物种要适应具体的环境,就要进化出专门的结构:要适应掠杀就进化出锋利的爪牙,要适应防御就要进化出坚硬的装甲,要适应飞行就进化出翅膀——但是人类不是这样:我们想掠杀就发明武器,想防御就发明护甲,想上天就发明飞机。可见在工具的帮助下,人类的生理功能不需要任何变化,就能适应任何环境。

或者说,工具不但延拓了人类的生理功能,工具的革新还代替了人类的进化。

我们于是遇到了一些锐意的观点:生物进化是DNA序列的突变和自然选择的结果,固然是进化;而文化和技术的发展变迁,是人类这种生物观念突变和实践选择的结果,也同样是进化,而且是一种更高阶的进化——在地球的历史上,低阶进化被高阶进化取代而趋于停滞,并非只有这一次。

生命如何诞生总被公众视为无解的谜题——但实际上我们已经有了许多眉目:简单地说,生物进化之前还有化学进化:原始海洋的局部环境发生着持续而复杂的有机化学反应,一种物质出现在越多反应的生成物中,就越有可能在原始海洋里积存下来,这足以构成一种强大的选择压力,产生越来愈复杂的产物。

核酸因此出现了:这种链状分子能盘曲成复杂的形状,催化各种反应,甚至催化合成自己,亦即“自我复制”,因此在局部富集起来;核酸还能催化氨基酸缩合成蛋白质,蛋白质具备无限的催化潜力和结构功能,进一步加强整套反应。最终以核酸与蛋白质的中心法则为核心,形成了与外界环境界限明确的细胞——生命就从此诞生了。

然而细胞一经诞生,中心法则的分子进化就趋于停滞了:38亿年来,中心法则再没有新的变动,所有的蛋白质都由20种标准氨基酸连成,连碱基与氨基酸对应关系也沿袭至今,所有现代生物共用一套标准遗传密码。

与之相对的,是我们发现同样是在这段时间里,那群元祖细胞大概进化出了40亿种细胞生物,其中现代物种数量大约1亿,其多样性之高不可想象。

这也并不难于理解:细胞膜的选择透过可以让细胞内物质浓度几十成百上千倍于外界,也保证了细胞内环境的均衡稳定;酶的催化可以让反应速度提高上亿倍,并且只和专门的物质反应;细胞内的能量代谢还源源不断地生产着能量通货——总之细胞营造了一个封闭而适当的环境,中心法则不再需要反更快更稳定更易活化,化学进化的选择压力统统消失了,它的一切工作就就是遗传、变异与合成,用丰富的蛋白质应对一切挑战——也就是说,细胞生命一出现,化学进化就被生物进化取代了。

而文明中的人类的情形恰如细胞内的中心法则:我们不再遭受饥饿与捕食的威胁,不再需要更高的繁殖率,我们的一切任务就是继承、革新和创造,用更加先进的工具满足所有的需要。这就是为什么人类再不需要生理功能的变化,文化和技术却要日新月异地发展进步。

正如中心法则是化学进化的产物,却因为开创了生物进化而停止了化学进化,人类是生物进化的产物,也因为开创了文化进化和技术进化而停止了生物进化——进化已经走上了更高的维度。

发布于 2018-09-10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