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觉同修会的名相错解:从《百法明门论》看阿赖耶识与真如的区别

正觉同修会的名相错解:从《百法明门论》看阿赖耶识与真如的区别

正觉同修会萧平实导师自创的「正觉总持咒」中, 借用了世亲菩萨《百法明门论》中开头的几句: 一切最胜故,与此相应故,二所现影故,三位差别故,四所显示故。

《百法明门论》将一切法分爲五种:1、心法,2、心所有法,3、色法,4、心不相应行法,5、无为法。

五位法裏面的前四位是有为法:1、心法,2、心所有法,3、色法,4、心不相应行法。有为指的是不断变迁造作的有爲法,与不造作、常不变易的无爲法相别。

唯识学对有为法与无为法的分类,人所共知,《百法明门论》没有特别赘述,但是窥基在《大乘百法明门论解》点明:

「言无为法者,即不生不灭、无去无来、非彼非此、绝得绝失,简异有为,无造作故,名曰无为也。」

「言所显示者,此第五无为之法,乃有六种,谓此无为体性甚深,若不约事以明,无由彰显故。藉前四断染成净之所显示,前四有为,此即无为,先有后无,所以最后明也。

阿赖耶识是八识之一,属於心法,當然是有爲法。

真如属於无爲法。

所谓“四所显示故”,是说第五位的无爲法,是在前四位的有爲法上转染成净显示出来。

正觉同修会把阿赖耶识形容为「心体恒常不变,种子不断变异」的「有为无爲结合体」,是一种自创的法义体系,经论中前所未见。

唯识学中,虽然各家各派所説,细节上有分歧(比如种子是新熏或本有之分歧),但是唯识系统的祖师都是逻辑缜密严谨之人,不会安立阿赖耶识为「有为无为结合体」,造成理论上的逻辑混乱。

再看《成唯识论》对阿赖耶识和真如的定义。

《成唯识论》卷3:阿赖耶识为断为常?非断非常,以恒转故。「恒」谓此识无始时来一类相续、常无间断,是界趣生施设本故,性坚持种令不失故。「转」谓此识无始时来念念生灭、前後变异。因灭果生非常一故。可为转识熏成种故。恒言遮断转表非常。

《成唯识论》对真如的定义:

《成唯识论》卷二(罗马数字是笔者所加):然契经说有「虚空」等诸「无为法」,略有二种:一、依识变假施设有…… 二、依「法性」假施设有,谓空无我所显「真如」,有、无俱非,心言路绝,与一切法非一、异等,是法真理,故名「法性」。离诸障碍,故名 1、「虚空」。由简择力,灭诸杂染,究竟證会,故名 2、「择灭」。不由择力,本性清净,或缘阙所显,故名 3、「非择灭」。苦乐受灭,故名 4、「不动」。想受不行,名 5、「想受灭」。此五皆依 6、「真如」假立。「真如」亦是「假施设名」;遮拨为无,故说为有;遮执为有,故说为空;勿谓虚幻,故说为实;理非妄倒,故名「真如」。不同馀宗离色、心等,有实常法,名曰「真如」;故诸「无为」,非定实有。

无为法有六种,皆是真如──「真如无为」──的不同描述方式。无为法是“四所显示”,是前四类有为法共同显示,不是阿赖耶识自己的性质。

最后一句「不同馀宗离色、心等,有实常法,名曰「真如」;故诸「无为」,非定实有」,是以类似中观「双遮遣」的胜义谛立场来形容「真如」,强调真如是非有非无,不可用语言形容。从唯识学来说,这是胜义胜义——最高胜义谛或「非安立谛」立场,来界定真如。

在唯识学的前三胜义(安立谛)立场来看,「真如」或是圆成实性是「胜义有」,依他起性是幻有(世俗有),遍计执性是无。


正觉同修会的错谬:

1. 界定阿赖耶识是有为、无为混合体 【《成唯识论》界定阿赖耶识是有为法】

2. 界定阿赖耶识是圆成实性【《成唯识论》中,只有真如才是圆成实性】

3. 界定「真如」只是阿赖耶识的「真实、如如」性【「真如」是一切现象二空所显现的真理】

4. 认为阿赖耶识是实有恒常不变的「自性」,是无余涅槃的「本际」,违背中观的「胜义谛」的和唯识的「胜义胜义」。【阿赖耶识是念念生灭的现象,如同六识一样有「自体」的存在,但是没有恒常不变的「自性」】

最后,正觉同修会萧平实导师完全混肴「有」与「无」的界定。

中观与唯识,即使是对无为法「真如」的界定,从最高胜义谛来说,都是非有非无,不可执为「实有」。

详细论述,请参考《正觉法义辨正:「真如」只是阿赖耶识的真实性?》:

zhuanlan.zhihu.com/p/81

http://langyage.pixnet.net/blog/post/157942-%E6%AD%A3%E8%A6%BA%E6%B3%95%E7%BE%A9%E8%BE%A8%E6%AD%A3%EF%BC%9A%E3%80%8C%E7%9C%9F%E5%A6%82%E3%80%8D%E5%8F%AA%E6%98%AF%E9%98%BF%E8%B3%B4%E8%80%B6%E8%AD%98%E7%9A%84%E7%9C%9F%E5%AF%A6langyage.pixnet.net

编辑于 03-15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