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于出奇Quisite
谷歌与蚊子之战!谷歌的产业布局与致命杀手的博弈

谷歌与蚊子之战!谷歌的产业布局与致命杀手的博弈

谷歌,总部位于美国加州的跨国科技公司,成立于1998年,于2015年重组创办了名为Alphabet的“伞形公司”,成为其旗下子公司。

蚊子,地球上最致命的动物。每年谋杀的人类数量比人类自相残杀数量多了近一倍。属昆虫纲,双翅目,蚊科,全球有近3000种,最早出现于1.7亿年前的侏罗纪,恐龙横行的年代。

二者看似没有交集,但是谷歌的业务边界就像它的野心亦或它的梦想一样宽广。

Alphabet的业务版图现已扩展到包括谷歌所有业务(如Youtube,AI等),以及其他更具未来感的智能汽车、智能家居、无人机、健康、新能源、风险投资等领域。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它将名副其实地拥有名字是从A到Z的所有子公司

V公司(Verily),作为Alphabet旗下的生命科学子公司,目标是成为坐拥大数据和高新科技的生命科学领域巨头。他们的研究不限于具体的疾病,而是利用各种新型诊断工具收集大量样本,然后再依赖谷歌强大的计算能力寻找出这些信息中隐藏的“生物标签”,从而帮助医疗研究人员提前发现疾病并找到解决方案。

Verily现有多个脑洞大开的健康项目,如检测眼泪中血糖含量的隐形眼镜,运用大数据来预防疾病的Baseline项目,为手部颤抖的病人开发的智能防颤勺,收集志愿者临床试验数据的智能手表,以及开发生物电子药物治疗慢性病等。

向蚊子宣战的“Debug”项目(就像编程里的“去除bug”),也是Verily充满豪情的项目之一。2016年10月,Verily向寨卡病毒和登革热等疾病正式宣战。埃及伊蚊是这些疾病传播的主要载体,也就成为Verily的首要目标。

如何战胜它们?Verily使用了一种“木马策略”,或者是说“以蚊攻蚊”。

Verily的工作人员开始大量饲养蚊子,而且是感染了Wolbachia细菌的雄性埃及伊蚊。Wolbachia细菌是一种天然存在的细菌,能感染许多类型的昆虫。感染这种细菌的雄蚊可以和雌性蚊子正常交配,但交配后雌性蚊子的虫卵没有办法孵化,可以减少野外蚊子的正常繁殖。另外雄性蚊子不咬人,对人类是无害的。


他们开发了一套自动装置,可以自动化孵育埃及伊蚊,再通过机器学习、人工智能和电脑视觉技术挑选出雄蚊,给它们注射并感染Wolbachia细菌,然后释放到自然界中。他们使用定制的软件算法来提升蚊子的培养和释放量,不断优化的演算方法可以透过几乎无法用肉眼检测到的细微特征来快速区分雄性蚊子和雌性蚊子。每周可以培育一百五十万只这种“太监”雄蚊。

图片来源:Verily Debug介绍视频


去年,Debug第一次野外试点这种大规模灭蚊计划。在加利福尼亚州弗雷斯诺县,Verily释放了第一批约2000万只不育雄蚊,使该县的野外雌蚊数量降低了68%。今年,已到达90%的降低率,收效显著。

除了Verily,越来越多的工业组织和非营利组织热心于使用改造过的昆虫来降低致命疾病的传播或保护农业作物免受害虫侵害。比如,广州中山大学奚志勇教授团队自2016年开始在广州试点绝育蚊子,比尔·盖茨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也在探索不育蚊子的前景,英国的Oxitec公司则利用基因编辑使某种蛾类逐渐死亡等等。

最懂人工智能的谷歌一直在脑洞大开,尝试各种有趣的应用,比如前不久风靡朋友圈的“猜画小歌”;再如利用人工智能大量繁殖绝育雄蚊子。而中国,也有越来越多的资本和人才涌入人工智能,在风口越来越强的时候,我们能否静下心来想一想,我们到底能从谷歌身上学到什么


资料来源:Alphabet,Nature,Verily


更多内容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出奇Quisite

编辑于 2018-09-12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