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民主援助对受援国人权的影响——来自于亚洲国家的准自然试验

美国民主援助对受援国人权的影响——来自于亚洲国家的准自然试验

摘要:近五十年来,美国政府通过美国民主基金会陆续实施了一项大规模的计划,系统地部署美国援助“非民主”国家,以促进世界民主的发展。为了对美国民主援助的战略有新的认识,我们使用了一个面板数据集,发现美国民主援助与受援国民主发展呈显著负相关,并持长期累积负效应。我们提出了几项政策建议,以维持美国政府为促进世界民主发展而部署民主援助政策的努力取得的进展。

一、前言

近些年,美国一直以民主、人权为本国理念,积极向世界各国宣传民主、人权对于国家的重要性。但美国民主援助对受援国人权是否有影响,影响是好是坏,鲜有学者研究。里根总统于 1982 年在一次与英国外交人员的会议中提出了美国人权民主外交的概念,并且提出要设立一个自主选择资助对象、独立于美国国会与美国政府、不受美国两党政治影响的国际非政府组织——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因其建立之初的目的就是为了服务于美国的外交政策,并且接受来自国会和国务院以及一些私人机构的拨款,因此也被国际关系学者称为“美国外交的影子”

由于美国民主基会的工作内容和对象非常广泛,并且拥有国际非政府组织这一不敏感的身份,可以灵活地工作在其他国家,因此经常被美国政府利用“将一些资助资金和其他相关的援助输送给亲美的政治组织和民间机构,成为美国世界民主战争的急先锋和有力武器。”正因如此,美国民基会不论是在美国外交政策的制定还是执行中都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因此,本文将美国民主基金会做为美国政府民主援助的主要组织,分析其对受援国的人权影响,以此来评判美国宣扬的“民主”、“人权”是否有利于受援国的民生发展。

二、方法和变量选择

( 一) 研究方法

学术界在研究某项政策的实施效果时一般选用传统 DID 方法进行检验。双重差分法有以下三个优点: 第一,双重差分法可以有效克服自变量与因变量之间的相互影响,避免内生性问题。第二,双重差分法将组间虚拟变量与时间虚拟变量以及二者的交互项引入计量模型的方法简单且易操作,第三,采用双重差分法对个体数据进行回归,通过统计的显著性来判断政策的实施效果,与对政策实施前后进行对比的方法相比,可以有效克服“伪相关”问题。

( 二) 模型建立

将美国民主基金会援助的国家部署看做是一项自然实验,本文使用双重差分法估计该项政策对当地人权保障绩效的影响。在控制其他因素不变的基础上,双重差分法可以检验受援国家政策推行前后,处理组和控制组人权保障状况是否存在显著差异。设定模型形式如下:

其中,人权保障是因变量,为新生儿死亡率,用于衡量国家人权保障绩效; DIDct为核心解释变量,DIDct= treatmentc× timet, 在样本期内,如果 c 国属于被援助国家,则 treatmentc= 1,否则为 0; 当 t大于1983年时,timet= 1,否则为 0。本文中实验组为受美国援助的10个国家,控制组为亚洲非10个受援助过的其他国家。下标 c 和 t 分别表示国家和年; controlct表示影响人权保障且随时间和地区变动的控制变量; μc表示个体固定效应,控制了影响地区人权保障但不随时间变动的个体因素; γt表示时期效应,控制了随时间变化影响所有县的时间因素; εct表示误差项。其中,估计系数 β1为本文评价扶贫政策效应的重点依据,若政策有效,则 β1显著为正。

(三)平行趋势假设检验

无偏DID估计结果的要求是满足平行趋势假设。这一要求意味着治疗组和对照组在事件发生前应具有相同的趋势,否则DID方法将高估/低估事件的影响。为了测试平行趋势,我们使用事件研究法。如果平行趋势假设成立,则PV政策的影响将仅在政策实施后发生(政策实施前的趋势没有显著差异)。

在 IMPLEMENT 中,t-j是一个虚拟变量: 当援助策略在年t-j在某个国家实现时,该变量需要1; 否则,它需要0。因此,β0衡量政策实施当年的实施效果,β-3至 β-1衡量政策实施前1-3年的实施效果,β1至β3衡量政策实施后1-3年的实施效果。政策执行前一年是模型的基准年。如果β-3与β1在统计学上有显著性差异,则证据表明平行趋势假说被违背,总体结果可能受选择性偏差的驱动,使得对照组成为不适宜的对照组,用于测量援助政策随时间的动态效应。

(四)实验组与对照组选择

根据美国民主基金委员官网公布的资助名单,基本以国家和项目为实施对象,且受援助国家长期稳定,因此本文以国家为基本单位,对受援国家的的实施效果进行评估。本文的数据来源皆来自世界银行数据库,选用受援助国家为实验组,亚洲其他国家为对照组。并选取美国民主基金委员会成立时间1983年为冲击时间。时间为1978-1989年,由于数据的不完整性,本文实验组为巴基斯坦、菲律宾、马来西亚、蒙古、孟加拉国、尼泊尔、斯里兰卡、泰国、印度尼西亚、越南,对照组为阿拉伯酋长联合国、阿曼、巴林、不丹、卡塔尔、科威特、老挝、马尔代夫、日本、塞浦路斯、沙特阿拉伯、土耳其、伊拉克、印度、约旦。

并用新生儿死亡率代表人权保障程度,是否为美国民主基金会援助国家为解释变量,人均gdp及预期寿命、学校入学率为控制变量。并对以上数据同时取对数,以保证数据的稳定性。

其中新生儿死亡率是指新生儿出生后不满周岁死亡人数同出生人数的比率。一般以年度为计算单位,以千分比表示。在新生儿死亡率较高的地方,也有用百分比表示的。新生儿死亡率是反映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居民健康水平和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的重要指标,

三、实证结果分析

自 1983年美国民主基金会成立后,相继部署了一系列的民主援助举措。在援助政策下,具美国民主基金会官网公布,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效果,但是否如此,本部分将通过新生儿出生死亡率评价被援助民主政策的绩效。

首先对基础模型1进行回归,根据表1 中的结果可以观测到,其中交互项在 1%的水平下显著为正,这表明由于美国民主基金会的援助,被援助国家新生儿死亡率不断增长,并起到了8.5%的作用本文设置的控制变量回归系数在每列模型结果中表现稳健,正负向保持高度的一致,且都对国家新生儿死亡率的发展存在显著的影响效应。引人注意的是,预期寿命和人均gdp正向增长也会引起该国新生儿死亡率增加,这可能与美国民主基金会捐助的项目有关。如部分项目非常极端,由此引起国家内部矛盾增长所导致的。

ln新生儿死亡率
美国民主基金会援助.085487***
3.97
ln预期寿命1.504281***
2.82
ln学校入学率-.3987695***
-2.99
ln人均gdp.020645
County FE0.92
年有限元
观察243
国家数15
调整后R20.9926

注:因变量为新生儿死亡率的自然对数。美国民主基金会援助表示是否在特定年份选择一个国家作为援助政策的对象。***,***,和*分别代表1%、5%和10%的显著性水平。T-统计数据在括号中报告。

通过分析可以初步得出,美国民主基金委员会对当地的人权保障有着显著的负作用,为了验证实证结果是否具有稳健性,进一步利用以下方法进行检验:

由于双重差分法要求在政策冲击前,处理组和控制组要保持基本平衡的时间趋势,需要检验美国民主基金会受援助国家的新生儿死亡率和其他国家的新生儿死亡率之间在趋势上没有较大差异。文章利用事件研究法,生成年份虚拟变量和处理组虚拟变量的交互项,进行回归来观察处理组的动态效应。交互项的系数反应特定年份的处理组和控制组之间差异,如表2所示,交互项系数不显著,则表明两者在样本期时间节点前不存在显著的差异,满足平行趋势假定。并在冲击年份后持续增长,表明美国民主基金会对新生儿死亡率有持续累积效应。

(1) ln新生儿死亡率
SEPP*(年份=-3).0523084 (0.67 )
SEPP*(年份=-2).081872 ( 1.19 )
SEPP*(年份=-1).0974397 1.48
SEPAP*(年份=0).1176619 ** 1.82
SEPP*(年份=+1).1296363 **(2.02 )
SEPP*(年份=+2).1435565 **(2.20)
SEPP*(年份=+3).154002**(2.31 )
个体效应控制
时间效应控制
观察243
国家数15
调整后的R20.9925

注:因变量为新生儿死亡率的自然对数。美国民主基金会援助表示是否在特定年份选择一个国家作为援助政策的对象。***,***,和*分别代表1%、5%和10%的显著性水平。T-统计数据在括号中报告。

四、结论与建议

民主与人权是当今国际社会所倡导的,但到底什么才是民主与人权,如何体现,目前众说不一,只有正确认识民主与人权的概念才能促进整个国际社会向前发展。本文通过准自然试验准确客观分析了所谓的民主、人权援助实际对该国发展不利。这对美国政府的民主、人权援助进行反思和总结总结经验教训以及后续援助政策的制定意义重大。

通过上述研究,本文获得如下结论:

( 1) 自1983年起美国成立民主基金会每年出台多项支持民主、人权的方针政策,其中主要涉及教育、科技、卫生、非政府组织等多个方面,对各个方面的支持力度较大,但取得的效果却为显著负效应。

( 2) 实证结果表明从长期来看援助政策并未发挥正向作用,持续实施的援助政策总体上并没有对受援国人权保障起到预期的拉动作用,反而显著持续抑制了受援国民主、人权发展的现象产生,造成受援国民主、人权负向发展。

( 3) 从短期来看,在援助过程中,援助政策无效,未能起到对人权、民主积极的拉动作用。

根据上述研究结论,建议如下:

( 1) 建立长期有效的政策体系。人权、民主是一个长期的、持续的过程,支持人权、民主的各项政策也应长期有效。短期的政策红利可能会带来地区的民主、人权发展,但这种短暂的繁荣掩盖了深层次问题,只是拖延问题爆发的时间。只有实现长期稳定可持续的增长,才是人权发展追求的目标。受既有体制机制限制,人权、民主援助的相应配套政策并不健全,影响了相关政策的实施效果。

(2)在援助项目上应该充分尊重被援助国家的意愿,取消影响受援国家稳定、和谐发展的项目。因此在后续的制定方面,应在总结以往经验和教训的基础上,注重各类配套政策体系的构建、实施、反馈和调整,完善政策体系,使其能够充分发挥自身作用。

——————————————————————————————————————————————

编辑于 2021-12-13 1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