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皮》中被周迅秒成渣渣的孙俪能够凭借《甄嬛传》报仇雪恨吗?

《画皮》中被周迅秒成渣渣的孙俪能够凭借《甄嬛传》报仇雪恨吗?



2010年《甄嬛传》开拍,孙俪28岁进组,饰演这个跨度长达几十年的角色;2016年,续集《如懿传》启动,周迅42岁进组,同样饰演一个跨度从少女到冷宫弃妇的角色。


■■■■■


随着《如懿传》播放进度完成了一半,关于这部戏中周迅扮演的如懿一角也基本完成了观众心中印象的铸造。和这部戏刚开始筹备时就遭遇的情况一样,不少人都将周迅和前作《甄嬛传》中甄嬛扮演者孙俪进行对比。


作为近十年清宫戏的扛鼎之作,孙俪无疑是《甄嬛传》中的灵魂人物,在剧中贡献出了自己极富技巧的演技手法,赢得了诸多好评。


而与之相对应的是,周迅饰演的如懿反而遭遇了更多的批评和指责,大多数人认为,这个角色,对于周迅本人的演艺生涯是一个污点。


那么,事实真的是如此吗?周迅和孙俪在同一个作者的清宫戏中,真的演技有那么大的差别吗?





毫无疑问,周迅是演戏的天才,她演的戏很大程度上满足了90年代女生对于爱情所有能够想到的样子。李少红说过,周迅是“靠恋爱和演戏去认识世界”。


这是什么意思呢?周迅在演戏上获得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来源于她将角色具体人生化。所以周迅演戏很容易和对方产生现实与戏剧的模糊感。这种功力很少有人能做到。




▲周迅在华谊时期经纪人每次都要和男演员打预备,说周迅演戏搞不清虚幻和真实,让男演员不要真的动感情


因此,大多数演员(包括孙俪)做到的都是能够“演”得很好,但是周迅是把角色完成了在现实中“再生”的升华。





▲苏州河中周迅饰演了一个为爱痴狂,撕心裂肺的少女。这部娄烨导演的文艺片中,第一次开启了周迅在爱情中十年如一故的炽热之心。




▲李米的猜想中,周迅饰演的女司机同样是一个为爱飞蛾扑火的角色。本剧中她有很多歇斯底里和咆哮的动作设计,李米这个人物的性格特征符合了大多数中国男人对于一个“为爱投掷一切”的女人形象。




▲橘子红了的周迅。这部戏是荣信达为了捧红周迅开的。剧中周迅饰演的角色嫁给了一个老男人,但是对于爱情充满幻想和渴望的她,最终还是用冲破封建世俗伦理的感情来祭奠了自己对于“爱”的忠贞。


周迅少了一点文化的基础,所以她无法达到章子怡这种学院派演戏的高度。我们目前所能认识的演技好的人物,大多是用技巧来表达角色,然后用情绪来塑造人物。(这里面包含了一些殿堂级演员)。


而我们认知有缺陷的演员,比如那一堆流量花流量生演戏,都是用技巧表达人物,没有用情绪塑造人物。而马景涛这种奔放演员,则是用情绪表达人物,没有用技巧塑造人物。


技巧和情绪,缺一不可。




▲杨幂应该是85花中技巧单独运用最多的一个演员,在她的演艺生涯中,越到后期,技巧的重复演绎也就越多,因此容易被观众看腻。走过场的演法和“哭就是哇哇哇笑就是哈哈哈哈”让我们无法体会到她演绎出的人物有过属于她的“灵魂”。




▲唐嫣扮演的大多数角色都是偶像剧模式的演法,也就是技巧和情绪都处于一个不怎么高明的地位。而唐嫣饰演较为出彩的角色中,都是人设冷酷冷漠的御姐形态,对于演员的技巧表达和情绪输入较为平缓。紫萱这个角色很讨喜,但更讨巧。




▲马景涛则相反,他演琼瑶的戏太注重情绪输出了,但是这种情绪过于夸张表达之后,很容易出现舞台剧的效果。人是情感的动物,但并非一言一行都是情绪的贯彻。演戏过于重视情绪塑造的演员,基本容易沦为表情包。



所以,周迅演戏的弊端也就出来了。她年纪一上去,昔日的“用尽并挖空自己”的这种表达方式,会让人觉得力不从心,感觉到没什么激情。


而我们现在来看看周迅的所有经典的角色,除掉《如果爱》和《香港有个荷里活》之外,大多数的角色都是为爱自我牺牲奉献的人物,为爱执着是她的使命,与爱生死是她的归宿。这些爱情角色为我们打造了周迅的固有印象。




▲如果爱中的周迅




▲香港有个荷里活中的周迅



而《如懿传》中如懿这个角色呢?


她是为爱愿意奉献自己一切的人吗?





不,如懿传本质上说的是幻灭爱情的故事,讲述的是如懿这个人物在“精神”上得到了解脱,如懿这个人物很复杂,一方面是希望能够一生一世人,另一方面,她又赞同封建爱情多人化的格式。所以原作者塑造这个角色的时候就出现了一点问题,显得人物很矛盾很分裂。


因此,如懿这个人物并不适合周迅,和周迅长久以来出演的爱情女人角色产生了极大的冲突,对于固有的印象也有冲击。我们才会感受到周迅这一次“失手”了。(我其实觉得周迅演这个戏纯粹是为了那么高的片酬)


按照周迅的那种人物复活模式的演法,如懿这个人物在当今社会中树立不了一个给人“她真的存在”的现实印象。因此观众会觉得,假大空。




▲这种情况还出现在霍建华扮演的乾隆身上。流潋紫在人设的定位上是一个帝王,但是在改编成电视剧的时候编剧又希望赋予这个角色关于爱情的一些阐释。因此才造成了渣男和深情并存的情况。



另一方面,有人说小荧幕限制了周迅细微的演技,我不太认同。学院派和体验派演技本身就是有着很大的区分,在情绪人物的塑造和表达上一个更加外放一个更加内敛。本身没有高低之分,只是对不同经历的人会造成不同程度的感染。


周迅在《如懿传》中属于混杂式的演法,之所以观众很难入戏是因为搭戏的演员基本外放,她的内敛模式表达给了观众“格格不入云淡风轻”的感觉,加上人物造型上的确很丑,所以很多人有批评之声。



▲如懿传中比较抓人的两位演员,辛芷蕾和童谣,演戏节奏基本都外放,富有激情,所以给人一种“他们很容易表达自己的情绪”的既视感。



孙俪演戏和许多我们认知的“优秀演员”是一样的,用多层次的技巧表达角色用丰沛的情绪塑造人物。甄嬛这个角色本质上是一个认同封建同时想要借助封建向上爬的人。有仇必报有恩必还只是性格上的点缀。因此电视剧中甄嬛的人物形象存在比如懿更合理,至少人物性格是统一且不矛盾的。





孙俪在饰演甄嬛上投注了非常多的表达技巧,这种技巧能够让观众产生“外放”模式的情绪外输的体验之外,还能让观众产生错觉——觉得会哭会笑算一个很好的演法。但是他们不知道,没有灵魂模式的人物演法其实是有点遗憾的,不是说你演的不好,而是说你演的人物让我们知道,那就是你演的,不会产生真的存在现实的感觉。



▲孙俪在甄嬛传中展露的多种技巧表达模式,给如今的演员很好上了一课。在大多数演员面对哭戏就知道皱眉流鼻涕的同时,孙俪的哭戏更加有层次感新鲜感。其实这些都是可以通过研磨角色下功夫运用技巧进行表达。情绪外露奔放,给人很好的观赏体验。


但孙俪本人其实是可以做到像周迅那种升华角色到现实的。在《小姨多鹤》中很多地方都能很明显看出孙俪的演法不自觉将这个角色人生化了。只是这样的模式是昙花一现。从《芈月传》开始,周迅似乎就更加依赖技巧塑造角色了。


▲小姨多鹤中的孙俪


孙俪:每个戏都有个气场,你在读剧本时就知道自己会不会去演,你会有感觉的,我读了开头就很受触动,她被那个妈妈捡到以后的表情,她用模棱两可的日语跟那个妈妈交流,然后告诉她。

三十多集的剧本,我是一气呵成看完的。看完跟导演聊了一次,先在电话里聊,聊了大概两小时,虽未见过面,感觉跟那个导演很契合,然后就答应演了。其实当时我的文学统筹挺犹豫的,她觉得这个审查有风险,确实它后来被禁播了好长一段时间,但你要知道,它虽然没上卫视,在地方台播的时候,哇!收视率好到爆,特别在东三省。


孙俪自己的采访也很明显,她一口气看完剧本,即使是觉得会被禁播也要出演。为什么?因为她从内心上认同这个角色,想要将这个人物在现实中复活。


而甄嬛呢?孙俪的回答也很有意思了。


孙俪:我也很喜欢《小姨多鹤》,其实好多人都觉得《小姨多鹤》才是我的巅峰,不是《甄嬛(传)》。





甄嬛中除去甄嬛之外,还有别的塑造成功的角色。比如沈眉庄、皇后、华妃等人。唯一单薄的角色恐怕是果郡王这个脸谱模式的男二。






因此,甄嬛的成功还有整个剧其余地方的配合成功,完成度太高了。沈眉庄、安陵容这些角色也是栩栩如生,孙俪只是这个剧的一个版块拼图。角色和剧的其余方面互相成就。



所以,之所以大多数人会觉得,孙俪的甄嬛是经典,周迅的如懿是败笔,本质上还在于甄嬛这个人物能够和孙俪本人贴合,而如懿这个角色和周迅格格不入。


优秀的演员即使能够改写一个剧演好一个人设有问题的角色,但是本质上那种无法贴合的缝隙还是存在的。


比如以下的三位优秀的演员,在不合适的剧中也出现了水土不服的情况。




▲唐伯虎点秋香的巩俐




▲非常完美的章子怡




▲红拂女的舒淇


当然,年龄的因素真的无法回避,周迅演如懿的时候已经40多岁了,还去做了医美嘟嘟唇。因此看着格外别扭。

孙俪演甄嬛的时候才28岁,少女戏份周迅外形上吃了大亏,而孙俪在前期和后期的过渡很自然,少女戏份也不出戏。但到了中年,周迅的违和感也消失了。






▲真正的少女是不需要玻尿酸和嘟嘟唇的,42和28的差距,不是修图后期可以解决的


因此,如果单说两人在这两部戏中演戏的手法和演技上来看,周迅的演技和孙俪平分秋色,细微表情处理上周迅比孙俪更加细腻,但是在人物塑造感染力和立体层面上,甄嬛比如懿更胜一筹。






▲其实周迅和孙俪演技最直观的对比出自《画皮》这部电影。在这部聊斋改编的电影中,两人的演技高低可以轻易判断。或许这也是孙俪这么多年都没有电影代表作的症结所在。不知道张艺谋此次的《影》是否可以带来惊喜。






END




昨日推荐


钮祜禄•磊鑫VS乌拉那拉•雨桐

奶茶妹妹如今还算人生赢家吗?



原创不易,转载本文请务必注明作者以及微信号(刘空青)。


喜欢文章的话欢迎分享到朋友圈。这里是知乎答主刘空青的公众号,关注请添加微信号liuruoying1988或长按二维码图片识别,跟我一起扯淡。



编辑于 2018-09-15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