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物理学家对所谓言论自由之本质的敏锐而透彻的分析

越是文明社会越是没有言论自由,你在美国你当然可以批评那个美国总统因为美国总统与你没啥关系啊,你敢随便批评你的顶头上司吗。这是你生活经历告诉你的啊,文明社会人与人之间有这么多关系。你当然是因为自人利益啊,你当然不能随便说话。我就拿这个主流媒体来讲。只要不是白痴都知道这个犹太人掌握这个媒体但有谁感讲啊,你要讲的话你老板你犹太老板立马就把你给解雇了。一解雇你那个房贷车贷,你不是在哈弗大学读书那学费去哪里找啊。在原始社会人才是自由的。中国有句话叫做无欲则刚啊。你只有没有欲望,不需要祈求别人的时候,你才有言论自由。所我一直觉得欧美人所以一种幻想,说他们是民主社会什么言论自由,完全是一种幻觉,批评总统有啥,批评总统算个屁啊,算啥本事啊,有种批评你的顶头上司批评你的同事。

这一些很多人都有意识到,但我想很少人能如他解释的如此出口成章。

发布于 2018-0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