濑户口廉也OVERDRIVE社新作游戏开发日志(1)

濑户口廉也OVERDRIVE社新作游戏开发日志(1)

只是把在其它地方翻着玩的东西在这里存个备份.....
不过貌似知乎日志不添加关联话题就不能发布...没办法...只好加个galgame的标签了OTL

简单说一下这两篇文章。
众所周知烂户口已重回黄油界,接手的两部剧本中其中之一便是这部overdrive社的闭社作「MUSICA!」,其延续了OD社看板作キラ☆キラ的世界观,讲述了在キラ☆キラ的故事发生几年后另一群年轻人的故事。
游戏的开发资金采取了众筹形式,并以半小时筹得4000万的史上最快记录一度登上推特话题榜首页。截止今天,众筹资金已达到9000万,并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刷新。


众筹地址:OVERDRIVE最終作「MUSICA!」開発プロジェクト
社长bamboo,为了答谢大家的支持,决定将整个游戏的制作过程对众筹支持者全程公开,于是便出现了很多篇类似于下图中的开发日志:

然后呢,这其中有两篇是濑户口亲自写的,虽说是游戏开发日志,但其实差不多都是私货www


特别篇:游戏开发日志(10)——濑户口廉也

虽然不知道大家懂不懂,但写文章可真是件意外费体力的事,原本就不怎么适应夏天,现如今又失去了重要的人,只好一边借酒消愁一边赶稿,果不其然免疫力很快就掉了个精光,在感冒的基础上又染上了结膜炎。

这次众筹计划托大家的福取得了令人膛目结舌的成绩,并且看来很快就要到达8500万大关,尽管收到祝贺时会努力挤出笑容回上一句“谢谢”,可老实说自己现在正身处地狱。完全没有考虑这些的心情。

差不多就是这么回事。虽然这么说好像有点太过于直白,但无论几千块还是上百亿,都无法左右写作的难易度。“感谢各位的支援,我能拿出比平常更好的状态写东西了!”这种事并不会发生。相反,自己无时无刻不在担心着,写出的这份原稿,最终究竟会成为怎样的作品,每天都在与恐惧做斗争。摆在面前的这份原稿是唯一同时也是最大的敌人,除了它什么都不想考虑。

再加上自己现在总是咳个不停,每天早上醒来连眼睛都睁不开,只要一想到和最重要的人所曾度过的点点滴滴,胸口便会止不住地疼痛。难受,实在是太难受了,失恋竟是如此的痛苦。

即便如此,我还是得继续写作。每天抱着笔记本躺在床上不停敲击着键盘,累了就睡,醒了之后继续码字,“啊啊,这么拼命的自己实在是太厉害了,好帅,一定能写出好作品的。”整天躲在昏暗的房间里享受着自我夸赞。

究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契机在一年多之前。
偶尔,自己也会重新打开自己曾执笔过的游戏。当时,不知为何总感觉『Kira☆Kira』还留了些什么东西没写。——于是乎,带着一种无所谓的心情自己给OVERDRIVE的官方发了封邮件,问他们有没有意向制作『Kira☆Kira』第二部。

碰巧,那边也正好在筹备自己的最终作,于是一拍即合,一番讨论后有了现在的『MUSICA!』。
假如不是自己那天突发奇想打开了过去的作品,又或者假如OVERDRIVE那段时间没有在考虑最终作,那么这份企划肯定会以别的形式呈现,至少和我没有半点关系。
说起来,只要一谈起OVERDRIVE,我就会想起当时『キラ☆キラ』刚完成后不久,自己被女友甩了的事。
——啊啊,难不成我只要一和OVERDRIVE扯上关系就会被女性讨厌然后分手吗?这说不定是某种命运!没错,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他们公司。都是OVERDRIVE不好,我什么也没错。
然而,就算现在注意到这点也无法改变什么。已经太迟了。

不管怎样现如今的我也只能一门心思写作。毕竟,玩什么都觉得没意思,一闲下来又会尽想些讨厌的事,再加上身体不好无法外出,因此只能逃往作品中的世界。内心五味杂陈。转念一想,这其实可以说得上是写作的理想环境。创作,竟是如此美妙的一件事!
可是该怎么办才好呢。即使收到了如此精美的人设,自己的空虚依旧无法填满,什么都不想要,感觉一切没有任何意义。无欲无求。陷入无我之境。眼前一片地狱。
那么言归正传,这种状态下创作出的『MUSICA!』剧本,正是如之前所提到的『Kira☆Kira』的后续作品。

说是如此,其实也只不过是共用同一个世界观以及前作的一部分角色会在本作登场而已,本身内容并没什么联系。大概也就是玩过前作的人,会突然冒出“啊,竟然有这家伙”的程度。毕竟这不是『Kira☆Kira2』而是『MUSICA!』。虽然诞生地点一样,但个性迥异,属于完全不同的作品。「musica」在拉丁语中是音乐的意思。因此我们将它作为了标题。

综上所述,剧本是这样一个家伙真是抱歉。可以的话还请不要失望,务必玩玩体验版。虽说做什么都不行但唯独在写文章这件事上还算看得过去,至少我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特别篇:游戏开发日志(28)——濑户口廉也

前些天,与人碰过头后在浅草散步。
我所出生长大的街道离浅草其实并不远,然而来这里游玩的经历屈指可数,记忆中能回想起的,只有在尚未上小学的幼年时期,和祖母手牵着手前往浅草寺。
在那里究竟做了什么已经记不清了。
说到底,对于这个年龄段的小孩子而言寺庙压根就无法引起他们的任何兴趣。尽管在幼儿园时我就已经能流利背诵历代假面骑士、奥特曼以及世界地图上的各种地名,但对于没有兴趣的东西还是记不住。
那么言归正传,我就这样顺路来到了久违的浅草寺。
穿过雷门,行走在仲见世商业街。身边挤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观光客,喧闹声中夹杂着中文、英语、与不知是哪个国家的口音。寻声望去,一位需要我抬头仰视,浑身刺青的壮汉与一名蒙着黑色面纱的伊斯兰教女性站在那。
走过小巷,眼到之处尽是在抽签的人们。总感觉在不知不觉间,浅草寺里的抽签箱已经比比皆是。明明在我的印象中,像这样的自动抽签箱只设立了一两处。真是的,怎么到处都在抽签,实在是太奇怪了。
当然,我本人对于寺庙神社并不了解,或许是我自身缺乏常识,这世上的每一所寺庙都是如此也说不定。






然后这些随处可见的求签台,基本上都处于无人照管的状态,只需往投孔内塞入一百元即可。像这样随意地投入硬币再自行抽签,简直就是完全委全于求签人良心的运营方式。
嘛,抽签箱什么的,反正一般不会坏估计也用不上维修费,那么它的成本只不过是一张小小的印刷纸,即便多少有些人行为不端依然足以获得盈利。既然设立了如此之多,理应收入还算可观。
我一面思考着这些,一面在寺院内闲逛。往塞钱箱里放入一枚5元的硬币后,没了其他事可做。然而难得出门一趟,倘若就这么简单走人的话,未免也太过于无趣。
既然如此,趁机会难得我要不要来试试这备受欢迎的手动抽签呢?
我如是想到。




顺带一提我并不信神,之前也从未主动去抽过签。
不过,作为一道前往的陪客,亦或受当时的气氛影响,多多少少曾有过四次挑战。
第一次,是在高中修学旅行前往京都奈良时。具体去的哪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和大家一起抽的,然后我得了凶。
第二次,是在大学时期的夜班结束后,和乐队的伙伴一起到附近的神社做新年参拜。果不其然,这一次又是凶。
第三次,当时的我是一名自由职业者。还是新年参拜。这次是和恋人一同去的,然后抽到了小吉。
接着是第四次,距今大约十年前的时候。新年和母亲去神社参拜,凶。
这么看来,我果然很招凶。四次抽签中凶有三次,这究竟是怎样的命中率?抽签这种东西,为了避免前来参拜的人心情不悦,难道不应该大幅降低凶所占的比率,或是打从一开始就不放“凶”进去么?
当然,作为现代社会下出生的科学人士,我并不信奉抽签这类宿命论。只不过,被人说到“你运势不济,不管做什么都不会顺利”这种话还是会颇为不爽。我想任谁都不会开心吧。就像有人说你的母亲是b it ch,即使你知道根本就是子虚乌有可还是免不了生气。
所以,我向来很讨厌抽签,但今天有些不一样。
要说为何,最近Music众筹大获成功,体验版也收到了一致好评,现在的我或许可以称得上是人生巅峰,魅力十足。如此运势爆棚的我,还会抽到凶吗?
带着满腔毫无根据的自信,我得意洋洋地打开了纸筏。
看到这,想必聪明的大家已经猜到了。我上面所说的这些都不过是铺垫(前フリ),差不多就是这么回事。
也就是说,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大大的“凶”字。
经过调查,我了解到浅草寺抽签箱里的凶大约占30%。因此抽到凶其实并没有那么稀奇,不过是普通结果罢了,但果然,这份巧合还是让我很不爽。
什么嘛。要是不抽就好了。刚刚的自信全是镜花水月。我根本没有转运,也不是什么帅大叔。不过是背负着必定抽到“凶”宿命的可悲男人罢了。
不知为何,突然间感觉自己什么都做不到。心情忧郁,返程路上步伐也变得沉重了起来。



所以我才讨厌神明。讨厌宗教。
这种东西明明是为了安抚心灵,救赎人类而存在的吧?既然无法减轻或抹除在世时的苦痛,那么对人类而言宗教完全没有存在的意义。岂止如此,在我看来,宗教无论何时都是挡在人们面前的阻碍,只会带来无以言喻的绝望与悲哀。
中国的义玄禅师曾经说过。
“逢佛杀佛,逢祖杀祖,逢罗汉杀罗汉,逢父母杀父母,逢亲眷杀亲眷,始得解脱。”
它完美诠释了我的心情。





这么看来,我的一只脚或许早已踏入了解脱之境。尽管通过一百元一次的抽签获得解脱什么的听上去似乎有些廉价,可这种事和费用的多少并无太大关系。最重要的是心。
即便真照签上所说,自己时运不济,一无所成,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在这件事上获得了稍许成长,于是决定把它写进文章里。我还能写作,仅凭这点我便不会死。





带着这种心境,今天也是在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写着剧本。
其实原本是被要求写一些工作以外的活动日记,但冥思苦想了半天依旧毫无头绪,于是就变成了大家现在所看到的这样一篇关于在浅草抽签的感想,抱歉。

编辑于 2018-0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