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博彩”泛滥成灾,你会不会参与?

“电竞博彩”泛滥成灾,你会不会参与?

近日,前iG战队选手黄福全(id:ChuaN)被曝参与了外围,连作为IG老板的王思聪也正面回应该事件,直怼CHuan是“人品最差的,自私自利,自以为是,满嘴谎言,无情无义,是唯一一位删了微信的前iG队员”。

因为博彩与假赛被爆出的负面消息屡见不鲜。

2017年6月,《星际争霸2》国服官方宣布,7名中国选手因涉及假赛或代打,被官方查出并处以不同程度的禁赛惩罚,据悉选手打假赛很可能就含有博彩因素。

2018年4月,海涛实名举报两支DOTA2二线战队假赛,后有单车爆料前TI冠军买外围年入百万。4月10日,因DSPL联赛KDB对阵Bheart的比赛被大量观众举报假赛,主办方marsTV官方宣布紧急调查比赛问题。

假赛、博彩、外围,在传统体育已不新鲜。绝大多数情况下,假赛本身是不能带来利益的,而只有假赛与博彩结合起来才能发一笔横财。花大量金钱或饰品买自己输,比赛的时候演一演,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赢钱。认真打不一定能夺冠,放水却一定赚钱,这个诱惑不是所有人都能抵挡。

博彩在给电竞产业带来更大利润和发展空间可能性的同时,也在扰乱电竞赛事的秩序。面对比电竞比赛奖金本身还巨额的博彩奖池,很难保证选手和俱乐部,不会在这样的诱惑和压力之下发展成畸形。

2014年3月13日,韩国前LOL选手promise发表博客坦言自己”假赛“,随后从12楼跳下。即使在电竞体制最为完善的韩国,这类事依旧难以防患。而随着博彩规模的逐渐扩大,电竞赛事势必将受到更大的压力。

玩家们是怎么入的“菠菜”坑?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直播平台上开始出现一大批例如U赢电竞、收菜电竞、牛竞技、L竞技、安博电竞等等以“xx电竞”或“xx竞技”为用户名的账户。当一串“xx电竞赠送xxx一个礼物”在直播屏幕上开始刷屏时,观众难免会去主页看两眼。

在曾经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打开《英雄联盟》国服电一排行榜,十个里有八个玩家以直播平台为前缀。当某游戏主播进入一场游戏后,经常会出现十个类似的ID。显然,相比其他宣传方式,这种超低成本支出的行为更得直播平台青睐,无论是在垂直度上还是识别度上,带来的是最直观的广告效果。

有了效仿的对象,博彩网站也将目光放在的直播ID上,不仅如此,这些ID还通过刷礼物的方式博得关注。当礼物达到一定数额时,该ID会进入贡献周榜甚至是贡献总榜,受到的关注也就自然变多了。

一般官方赛事直播间很少会有玩家会送礼,所以博彩网站只需要较低成本的礼物数额,就能登上直播间人数高达几百万甚至几千万的贡献榜上,轻而易举获得了流量。而因好奇和利益驱使的电竞赛事观众,一旦接触到这类网站就很难免产生消费,从而转化为博彩用户。

电竞博彩的兴起,跟一家游戏厂商分离不开:Valve旗下的《DOTA2》以及《CSGO》两款游戏正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几款电竞博彩游戏之一。以《CSGO》为例,在2016年(CS:GO)ESL One科隆站决赛上,共吸引了84000人投注了32万1000个皮肤。

整个2016年,博彩网站Lounge(包括CS:GO Lounge和DOTA2 Lounge)上共流通1亿多款饰品和皮肤,交易额度达到了10亿美元。

不同于传统的博彩项目,玩家在电竞博彩行为中,更倾向于使用游戏中的虚拟商品作为一般等价物进行交易,之后再将虚拟商品进行兑现。这种明显的互联网时代虚拟货币概念,使电竞博彩能够避开现实环境包括汇率,政策等方面的各种阻碍进行,加快它的发展速度。

DOTA2和CSGO中允许玩家自由交易皮肤饰品的系统设定,正是这种交易方式发展的源头。

2017年6月,美国内华达州签署法案,允许对电竞比赛开盘和下注。而其实在此之前,拉斯维加斯已经开始引入了电竞赛事:举办了2016年《英雄联盟》LCS春季赛北美区决赛以及 2017年DreamHack的CS:GO分站赛。出于赌城天生的敏感,赌城老板们开始意识到电竞博彩可能是未来博彩业的一大支柱。

国内电竞博彩游走在灰色地带

虽然中国国内法律严格禁止现金博彩,但地下外围的猖獗表明,民众对于电竞现金竞猜的热情难以杜绝。

在互联网的灰色地带,国内电竞博彩的发展其实比很多国家都要早。国内玩家们通常喜欢用“菠菜”一词来代替博彩。事实上,民间的博彩在国内一直是处于暗流状态。除开官方的博彩以外,还有很多地下的体育博彩。它们虽然数量和利润在国内很大,但因为不被法律允许不能摆到明处。而这种电竞博彩正好成为了它们的宣泄口,以半公开化的形式进行博彩。

作为2009年成立的CDEC(China Dota Elite Community)的实际网站,VPgame现在已经是国内,并且是亚洲最大的DOTA2“饰品交易竞猜”平台,也就是DOTA2电竞博彩平台。在它平台下面,囊括了DOTA2、CSGO、英雄联盟和守望先锋这四款国内顶尖的电子竞技游戏。当然竞猜活动的主要目标,还是放在了DOTA2和CSGO这两款成熟的电竞博彩项目之上。

据VPGAME负责人在一次采访中介绍,现在VPGAME的日访问量有10万左右,其中国外用户和国内用户各占百分之五十。

随着国内电子竞技影响力以及国内电竞用户体量的扩大,电竞博彩行业的规模也在飞速增长,这其中所涉及的巨大利益与诱惑难免会让原本公平公正的比赛“变味”。电竞与博彩的结合,在考虑利益之前,更应该考虑的是整个电竞产业链的长远发展。竭泽而渔的道理谁都明白,而如何平衡两者的关系,将会决定电竞产业以后的走向。

编辑于 2018-0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