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俄乌战争的一些宏观判断(一)

我准备写一写我的一些宏观判断。这篇是关于军事的。

什么是宏观判断。我举例说明。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判断美国会爆飞机军舰海战胜日本,这就是宏观判断,而战争的进程预测则不是宏观判断。此种级别的宏观判断并不需要很多军事知识和军情信息,正如我下面的宏观判断也不依赖于丰富的军事知识和军情信息。

俄乌战争开战的时间还不长,有很多事情的走向还不清楚,但我觉得有一件事是很可能出现的:俄罗斯会取得明显的军事胜利并由此建立起军事神话。 在如今有些人对俄国军事胜利并立威之前景颇有怀疑之际,敢于预测的我决定大胆说出自己的明确观点。

我先解释一下我所谓的军事神话有哪几个要点:

一,敢大打。

二,打赢。

三,打赢的代价(尤其是国内政治代价)是可以接受的。

四,对一个或者多个世界主要国家造成很大的安全压力。

第一和第二条的必要性是显然的。第三条的必要性在于,如果赢的代价过高,那未来再主动打的可信度就会大为下降。第四条的必要性在于,如果不对世界主要国家造成巨大安全压力,那也就不会有有分量的国家认可其军事神话。

我举两个例子。

第一个例子,中国对越南的作战显然符合前三个条件,但是不符合第四个条件。因为在对越轮战完成之后,国际大气候发生巨变。中国走向了韬光养晦的时期,对俄国大缓和,而且对美国具有巨大的海空核劣势。

第二个例子,美国的伊拉克战争符合第一第二第四这几个条件,但不符合第三条。因为伊拉克陷入泥潭之后美国新保守主义者受到沉重打击(至今无法恢复),国内民意对主动发动类似战争相当之抵触。因此,尽管在战争初期随着快速攻克巴格达美国的军事神话被建立起来(彼时代价还是国内可接受的),但到了战争后期美国的军事神话很大程度上就褪色了。

注意:上述四条中并不包括军事上打得很漂亮。即使打得不好看甚至惨烈,只要代价是可以承受的,照样是军事神话。典型的例子就是苏联卫国战争。

现在我们来看看俄罗斯在俄乌战争中的情况。

第一条显然满足。第二条几乎不可能不满足,毕竟俄罗斯相对于乌克兰具有巨大的战场军事优势, 这还没包括后续升级到更大规模更大威力武器运用的前景。在北约确定不介入的情况下,很难想象俄罗斯会出现军事失败,无非是赢得顺还是不顺的区别。第四条也是很显然的。打完之后美国将陷入双重两难。一个是对俄罗斯采取鸽派或者鹰派态度都两难,一个是重点放在西面欧洲还是东面东亚都是两难。所以,俄罗斯势必对美国欧洲等世界主要国家造成巨大的安全压力。

关于第三条,我认为俄罗斯能够承受很大代价,哪怕打得很不顺。这正是我上文解释过的那个注意事项。

1 这场战争是俄罗斯对冷战结束以来三十年不公平国际秩序的一次深度压抑后的大反击,颇有些忍无可忍的哀兵之气。

2 打得这么大,西方如此情势汹汹,一旦在没有明显军事胜利的基础上缩手,损失之大难以估计。可以说普京个人利益,俄罗斯统治集团利益和俄罗斯主体民众利益在这件事情上是具有很高的一致性的。

3 考虑到中国作为经济政治大后方的意义,俄罗斯本身的压力也可以得到极大的舒缓。

因此即使俄罗斯打得很难看搞得像苏芬战争一样,这个代价也完全是俄罗斯可以接受的。

上面都是宏观大道理。而俄罗斯在乌克兰具体的战场进程则是相对微观的“涨落”因素,很难撼动大道理所决定的大趋势。

发布于 2022-02-28 07: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