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天堂
首发于摇滚天堂
李志签约麦田音乐:个体音乐人为何走上招安之路

李志签约麦田音乐:个体音乐人为何走上招安之路

这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新闻:虽然官宣要再等几天,但逼哥李志已经几乎确定将以签约歌手的身份加入麦田音乐。


一直以来以“个体音乐人李志”自居的逼哥,或许再过几天,微博的认证就得改成“麦田音乐签约歌手李志”了。




2018年李志似乎一直在独立音乐圈的风口上:334巡演在两年的时间里影响力与日俱增;因《明日之子》而起的微博维权事件激起圈内外轩然大波;合作多年的经纪人迟斌在一纸语焉不详的通知后分道扬镳;而李志团队苦心经营多年的跨年演出在今年也退化成了“内部聚会”。

更有好事者发现一个看起来似乎毫不相关的细节:李志老婆的微博也已经停更半年多了,而去年跨年时候发的狗粮似乎还历历在目。

这对李志来说是风口浪尖的一年,但是最终让人有些料想不到的,是一系列的事件最后竟然指向了一个影响深远的结果:

就像当年没人相信个体音乐人能成功一样;如今摘掉了“个体音乐人”的帽子,李志还会是圈内乐迷们所喜爱的那个“逼哥”吗?又是什么让李志放下骄傲,委身麦田音乐旗下,做一个“普通的签约歌手”呢?



首先,一个很容易理解的原因:钱。

在长尾的互联网时代,确实,一个独立音乐人只需要有3000个粉丝就可以养活,但那只是针对真正的“个体户”。

如今的李志早已经不是“个体”户了,如果你去多几次李志的现场,至少你能认得出来和声三美吧?而整整一个舞台的乐手,庞大的幕后工作团队,早就不是3000个粉丝就能养得活的了。

可以说,自从李志打算把334做成一个那么庞大的品牌的时候,背后的资金支持以及巨大的风险,如果没有一个大型的唱片公司做靠山,真的是越往前走越如履薄冰。这可能是李志被招安最现实的原因。


李志在334发布会上


其次,当李志团队开始公司化运作以后,其实跟传统唱片公司所做的也没什么多大差别了。

换言之,当你开始需要“运作”音乐这门生意以后,你完全可以把李志团队也当做是一个“李志唱片公司”来看待,甚至我毫不怀疑,可能在李志团队的内外,也早就有人建议过他们签一些南京本地的新人乐队,反正一套团队服务一个乐队也是服务,服务几支乐队成本也不会增加多少。

那么李志为什么要拒绝一个成熟化的大型唱片公司刨来的橄榄枝呢?



尤其是在经历过今年上半年的《明日之子》侵权事件以后,李志可能更能认清单干的力量是多么的微薄:纵使你激起了互联网上那么大声浪,最后你还是没办法获得对称的赔偿——因为人家不怕你。

这也是为什么酷狗当年侵权李志完全有恃无恐,对待那些大型唱片公司却退避三舍的原因。酷狗不怕李志,但是如果是麦田音乐,它可就得掂量掂量轻重了。


从毛不易到《明日之子》,李志,怎么每次都是你被侵权啊?mp.weixin.qq.com


第三点,招安虽然不好听,但也意味着李志切实地走向主流化,并且获得个体时期不可想象的发展机会。

在独立音乐圈乐迷内部,其实对李志是有个“民谣一哥”诨号的,而更加知名的那些民谣歌手(宋冬野、赵雷),已经纷纷通过电视荧幕获得了更高的知名度。

与这些出了名的民谣歌手不同,李志身上一直以来都有着那种独特的“独立气质”,这是让他很多年以来在圈内人尽皆知,圈外却几乎绝缘的一个重要原因。然而另外一个曾经被当做“民谣一姐”的女音乐人陈粒,却早已经在经济公司的运作下登上了《快乐男声》,成功出了圈。

李志主流化?听起来似乎不可思议,但别忘了他的歌甚至都入了春晚的法眼,在音乐上他完全够这个资格了。


陈粒在2017年的《快乐男声》担任召唤师


最后,也许李志就只是没办法拒绝老狼吧。

我一直觉得李志身上有一种谜之义气,而且当他谈起自己的偶像的时候,他竟然还有稍许的害羞。

犹记得当年334发布会上,当他谈到罗永浩的时候,李志言语间对后者的敬仰之情溢于言表,可以看得出,李志是那种会有“偶像”的人,他对老狼的感情也是如此。


所以当麦田音乐找来了老狼担任主理人,在童年偶像+今日现实好友双重人情关系的作用下,可能李志也就完全没办法对这份提议说不了。

至于李志和迟斌的那个“艺人经纪人模式已不适合李志”的声明,究竟发生在这之前还是之后,我们也许是只能瞎猜猜了。



记得小时候读《水浒传》,读到宋江开始准备招安,后面的情节我就不怎么爱看了,因为总觉得窝窝囊囊的,反倒是那时候一脚踢了桌子,大骂“招安!招安!招甚鸟安!”的李逵比较有趣(虽然后来也“真香”了)。

水浒的故事最后有一个悲剧的结尾,在一套成熟的官宦厚黑学世界里,热血只是一些可有可无的燃料而已,而个体音乐人在成熟的唱片工业面前,或许也不会幸运到哪里去。

祝逼哥好运吧!


相关阅读:


聊聊理念不合:关于迟斌离开李志,以及摇滚客那点事儿mp.weixin.qq.com


发布于 2018-10-23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