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 战 都 市 键 政 人

学 战 都 市 键 政 人

近来我潜心研究学战学,打算写三篇相关的文章。第一篇已经写完了,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暂时不能发,估计大家要等一两个月才能看到。本文是第二篇。

在我看来,《学战都市六芒星》这部作品充满了政治隐喻。虽说擅自给作品赋予政治角度的解读是对作者的不尊重,但若作者本来就打算埋藏隐喻,而以死忠粉自居的我居然发掘不出来,岂不是更加不尊重。

以下,无端联想警告。如果你不问,我不会解释每一条里有多大程度是学战的本意,又有多大程度是我自己的脑补。


1 在设定所及最早之处,世界已经由八家巨型垄断企业(以下简称财团)支配。第一次“落星雨”之后,产生了“万应素”这种至关重要的新能源。于是,财团们围绕着这种新能源重新划分势力分布,这中间少不了会有明争暗斗。先是“阿拉伯地区的石油巨头”出局了,后来另一家企业因为进行过于危险的操作而被轮了。


2 财团比起字面意义上的企业,更像是字面意义上的国家,是世界的支配者。Asterisk里的六学园则是各自的代理人。


3 资本家没有意志,资本家的意志就是资本的意志。所以一切想去财团当“干部”,或者用日本人的话来说叫“一般职员”的人,都必须经过“精神调整”。书中没有把精神调整说的太详细,大体上就是“抹除私欲”的意思。干部等级升高,就必须接受更高等级的精神调整。所以说,垄断企业不需要大脑,至多只需要人们去做一个脑细胞。明眼人都知道钢一郎这种想当干部的人是肯定当不上干部的。


4 耐人寻味的是,书中没有出现任何一个看起来像是“老板”的人,甚至没有跟老板相关的人。也许财团并不需要什么老板,所有脑细胞的集合就是老板。蜂群意识?


5 不过精神调整似乎没有描述中的那么厉害。像是克劳蒂雅她妈伊莎贝拉,是比较高层的干部。在第九卷布局想干掉克劳蒂雅的时候的确冷酷无情,可后来被忽悠了一套之后,也就加入克劳蒂雅的阴谋了。


6 如果说财团是国家,那么学园其实就是运动员训练基地、奥运村和比赛场馆的三合一。还记得古希腊为什么会举办奥运会,现在又为什么会举办奥运会呢?原因加起来,大约有以下几点:

宣示实力(古代的肌肉与现代的科技),标榜国家形象,吓阻潜在对手;

作为某种非正式的外交渠道,处理一些争端;

试验高精尖技术;

吸引群众注意力,缓解内部矛盾;

钱!钱!钱!


7 与以落第为代表的清新正直的运动会不同,学战的运动会从一开始就充满了三次元的恶臭。比如说凤凰星武祭的开幕式上,运营委员长突然宣布,特意允许阿勒坎特使用先前不被承认的新玩具。背后有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这不重要,重点是他们使用的借口是“好玩”“观赏性”“节目效果”“观众大概喜欢”,而大家自然而然地接受了这种借口,没有人认为他的说法不妥。


8 众所周知,天赋比不上激素。所以赛场上有统治性、不言自明的那些强者,大抵是靠“吃药”的。包括但不限于奥菲莉雅。


9 从职业生涯的角度来看,运动员在很多地方与演员有些神似,葵恩薇儿则是干脆搞运动员兼职演员。

在改革开放之初,有人讨论过“(已经火起来的)演员到底算什么阶级”。这问题其实本身不复杂,演员和运动员无疑是无产阶级劳动者,在生产过程中除了自己之外一无所有。只是,这种职业的特殊性在于其收益是高度向上富集的,一旦走到顶端,收益将会以恐怖的比例暴涨。而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的人平时关心的往往只有顶端,自行无视了绝大部分普通的演员和运动员,导致看不透本质。


10 因此,像运动员这样的职业,是底层强行跃龙门的途径。虽然机率很低,但是收益极高。

这一点在学战里得到了缓解,因为“星脉世代”是天生的,他们总是有机会的。许多学生的背景都很差,穷苦不堪,甚至战争孤儿,然而“被发现是星脉世代然后被某个学园挑走培养”。这显然就是星探选拔好苗子的意味。

著名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反映的便是底层(其实他们家并不是底层,但考虑到主角是女的,这么说大约也无妨)走运动员路线改变人生的故事。两相对照,不难发现学战的依蕾奈、卡蜜拉、可罗爱等人,虽说动不动就端出愤世嫉俗、玩世不恭的架子,恨学园,恨星武祭,恨Asterisk,恨财团,有时候甚至恨自己的“恩人”,但她们对“自己来到Asterisk”的事实绝对是满意的。

毕竟,生活在光与影的交界处,就算必须天天面对黑暗,但偶尔也能欣赏一下阳光。

更重要的是,活着不好吗?


11 Asterisk不仅保护“弱者”,更保护“强者”。星脉世代虽说有过人的战斗能力,但他们却被普通人歧视。这种逆向歧视看起来莫名其妙,但仔细想想,其实非常合情合理。

先局限在“战斗”这一层面上。仅仅拥有强大的单兵作战能力,也许可以让周围的人喊一声“大哥牛逼”,但想让社会舆论尊敬你,你怕是想太多了。在大家看来,你就是个古惑仔。


12 哪怕学战的故事里高度强调战斗能力,整个世界观就是围绕打架构建的,星脉世代被歧视依然不奇怪。虽说从长远来看,战斗力更强的星脉世代迟早会上位,但也正因如此,他们在现阶段必然会被所谓主流社会压制。

打个比方吧。假如说某地的厨师们组织了一个“厨师协会”,对厨师的培养、评判和推荐都是他们说了算。突然,这里出现了几个实力明显比他们强,但不是从这个协会的体系里出来的厨师,你可以自行推演一下后面的故事会怎样发展。

或者,更直白一点,所谓“西医”?

扫帚不到,灰尘不会自己跑掉。


13 遇到这种争论,别光看舆论,有机会的话得看看懂行的人是怎么用脚投票的。书中那些传统武学世家出身的星脉世代,基本还是都去了Asterisk。

只是,这里有多大强迫的成分,又有多大自愿的成分,就不好说了。


14 最强的对龙武器是龙,所以屠龙者有必要自己先变成龙。Asterisk靠着自己建立起的一套价值体系,已经快颠覆并重塑整个“武学共同体”的认知了。


15 Asterisk的建立,颇有“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迁豪杰十二万户于咸阳”的意味。财团需要聚集这些人来打破基层的旧秩序,同时还得防着他们,别一不小心把“新秩序”也一起打破了。毕竟,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是同一天诞生的。


16 学生群体自古以来就非常危险。

学生眼界开阔,向往改变命运。眼界开阔,所以他们知道、或者自以为知道理想的世界是啥样,理想的人生又是啥样;向往改变命运,所以他们容易产生动力,更容易被注入动力。

所以稳定的时候,学生是建设者和接班人;动荡的时候,学生常常是导火索。


17 学战里的形势还算缓和,敏感事件不多,但财团对学生的防范从来没有放松过。横向上鼓励学园之间互斗,甚至鼓励学园的内斗;纵向上安插直属于学园的情报机构,甚至安插直属于财团、不对学生会长负责的情报机构。

所以克劳蒂雅被叫做“千见盟主”,她还真就只是个盟主,离王差了老远。无所谓的事情可以说一不二,想跟财团对着干就差点当场暴毙。要不是有主角光环罩着,大概就真送命了。


18 再从其他几位主角的立场上来看。

基层的发展往往落后于天下大势。学战里的世界早已进入了垄断资本的时代,但基层看起来好像还是羊吃人的英国,是马克吐温的美国,是维新时的日本,是他画了一个圈。总之,是旧的生产关系尚未崩坏,但新的生产关系已经萌芽。

虽然阶级与阶级、生产关系与生产关系之间的战斗是残酷的,但具体到个人、尤其是有本事的浪潮儿,改弦更张并不困难。天雾、纱夜和绮凛本来是地主,尤莉丝本来是贵族,但他们在时代的大潮里都选择了成为一名光荣的产业工人。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绮凛拒绝“继承家业”也要待在星导馆,看起来有点迷,但实际的理由可不止是为了男人。设身处地去想一想,你是想留在小县城里“继承”一个电力局职员的饭碗,还是去深圳当程序员?


19 尤莉丝虽然是长公主,但她这所谓“王族”只不过是从不知道哪里扒拉出来的某个神罗小诸侯的后代而已。碰巧赶上老家爆出了新能源,又处在几个大势力交界之处。为了“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三家财团在这里强行建了个保护国,然后把她哥拖出来当了傀儡国王。

轻小说里出现的“公主”是为了给作品增添一种“异域风情,高贵典雅”的气氛,但尤莉丝这个公主也太惨了。尽我所知,她应该是最寒酸的公主了。


20 资产阶级随手一挥就能打落一地王冠,那么从垃圾堆里捡回来几个再赏给别人,对他们来说根本就不是事。而且,王冠赏出去的时候还白送紧箍咒。

所以,喜提王冠的约瑟夫享受了养猪级待遇。什么都不做,就有好吃好喝,甚至还有后宫。但只要想动一下…… “贵为公主”的尤莉丝连开个孤儿院都没钱,他哥的财政状况恐怕也好不到哪去。


21 天雾小时候跟纱夜很熟,天雾的小时候跟绮凛的小时候很像。但纱夜一家选择了转型研究高科技,天雾和绮凛也进城了。而且绮凛的第一个故事就是大家帮她摆脱愚蠢的长辈的控制。由此看来,贵族也好,地主也罢,优雅的田园牧歌只存在于童年的回忆里。想要飞黄腾达,或者至少保本,还是得早早变现,然后跟先进势力同流合污。合不起的话打工也行。


22 虽然时代变了,但只要愿意审时度势,追求进步,旧时代的既得利益者终究不会太为难。比如嘉莱瓦多思的学生大佬们,大多都是识时务的贵族子弟。


23 艾涅丝妲是一个颇有情怀的人。她不仅要造机器人,还要把机器人变成人,甚至还想给机器人赋予人权。她可能玩过六年之后的《学战都市:变人》。


24 围绕着奥菲莉雅展开的阴谋,由于使用了许多很不光彩的手段,而且被尤莉丝激烈反对,读者往往默认这阴谋是坏的。但坏的阴谋里偶尔也会有一些进步性,至少量产星脉世代的意图恐怕不是坏事。毕竟,谁不想变强呢。

那么,代价是什么呢?如果就奥菲莉雅一个成品,别的受试者都挂了,那代价也太大了。

重复不了自己实验的博士是屑。代价虽然大,可大博士她们玩的是别人的命,又不是自己的。所以她们还比较无所谓,尤莉丝这种正义人士当然不能忍。


25 换个角度思考。要是说尤莉丝作为星脉世代,不假思索地阻止量产星脉世代的计划,这么一想是不是就有上车关门的意味了呢。


26 这帮阴谋家也不是纯粹的坏,至少大博士不是,她跟艾涅丝妲一样是纯粹的好奇。实验重复不出来之后她敢拿自己做实验,正常人做得到吗?


27 若宫美奈兔说自己的愿望是飞到月球上。刚读到这里时也许会觉得她太有情怀了,也许会觉得她就是个逗比。但看到后面就会发现,她这愿望里面有梗。


28 不是每个人都像天雾和纱夜那样开开心心地跑去上学甚至被请去上学的。天雾的干妈朱莉来到Asterisk,是半被迫的,但跟依蕾奈她们的情形有些不同。

依蕾奈那种情况是在一个绝对无法拒绝的情况下被迫选择卖身给学园,否则就是急性物理性死亡。

朱莉这种情况则是长期处在完全无法实现人生价值的环境里,必须设法寻求改变,否则就是慢性社会性死亡。

我们普通人也许理解不了战争孤儿卡蜜拉的心态,但很容易理解朱莉的处境,甚至亲身经历过那种处境。在闭塞落后的小地方无法一展抱负,还被当成异类,被排挤,被歧视。于是,选择远走高飞,宁做都市的狗,不做老家的人。何况她进城未必当狗,在老家未必能做人。


29 她的女儿天雾遥可能是全书最有气质的人。同样是跟男主一起长大,纱夜气场全开的时候也就勉强压制前期的尤莉丝,而遥姐一出手就可以压制全场。


30 天雾遥可能还是全书最有修养的人。假大空的什么守护谁谁之类的二次元式废话我都自动屏蔽了。但她的另一个想法我很欣赏——

能依靠队友的时候,就一定要依靠队友。


键政真开心啊。

全剧终。

编辑于 2018-11-04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