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人之夜》:功夫片龙套的100种死法

《嗜人之夜》:功夫片龙套的100种死法

喜欢功夫片的影迷一定听说过《突袭》系列,这两部简单粗暴、拳拳到肉的印尼电影,至今仍被不少人奉为经典之作。
主演伊科·乌艾斯也因此被称为印尼“托尼·贾”,年纪轻轻就获得了好莱坞的青睐。

可惜的是,该系列导演加雷斯·埃文斯拍完前两部就去好莱坞发展了,并表示短时间内不会考虑拍《突袭3》。
就在影迷们左等右等的时候,《突袭》系列出了一部精神续作——《嗜人之夜》,伊科·乌艾斯等演员悉数回归,导演则换成了提莫·塔哈亚托。

提莫·塔哈亚托可以说是加雷斯·埃文斯的“迷弟”。
早在2016年的时候,他就和《突袭》原班人马拍了一部模仿之作《爆头》,可惜该片剧情扯、动作假,只学到了《突袭》的一些皮毛,沦为一部烂片。

这次他执导的《嗜人之夜》长进了不少,虽然依旧达不到《突袭》系列的高度,但是也颇具看点,尤其是片中各种血腥、奇怪、浮夸的杀人方式,真是将杀戮片的特色发扬光大了。
《突袭2》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段打戏,就是锤子女手持一对起钉锤,在地铁里大开杀戒、血肉横飞的场景。

《嗜人之夜》则对打戏中血浆的运用进行了全面的升级,影片在20多分钟的时候就展开了一场屠宰场大战:
挂满肉块和尸体的屠宰场内,电锯、骨头、切肉刀、塑料门帘,各种考验创意的工具都可以用来杀人。
豁嘴、锯腿、反关节已经不算什么了,那个打斗中把对手挂在肉钩上的镜头,简直不要太酸爽。

除了血浆,《嗜人之夜》的另一看点当然是伊科·乌艾斯,他在本片中将首次出演反一号,也是高潮部分打戏的大boss。
之前伊科总是浑身血污的被反派们车轮战,这一次终于轮到他穿上西装虐别人了。

正派男主角由乔·塔斯利姆出演,他曾是一名柔道运动员,代表印尼参加过不少国际比赛。在《突袭》里,他饰演被“疯狗”打败的队长。

乔·塔斯利姆在《嗜人之夜》中的角色叫伊托,是一名三合会杀手,他在一次任务中对一名小女孩动了恻隐之心,于是走上了反抗黑帮的道路。

说实话,作为一部无脑动作片,《嗜人之夜》的剧情比较扯,尤其是小女孩救赎情节,有点模仿《杀破狼》系列的嫌疑,而且各种强行“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反转,也显得过于套路。
不过和华语片相比,印尼电影的另一大特色就是复杂的社会背景。《突袭2》讲的是印尼本土黑帮和日本黑帮的矛盾,到了《嗜人之夜》,统一江湖的成了华人黑帮三合会。
饰演三合会大佬的是新加坡演员冯推守(曾在《爆头》出演反一号),影片中有不少中文台词,不过除了冯推守以外,其他演员的中文台词都略“猎奇”。

除了几位男演员,“锤子女”朱莉·埃斯特尔也在片中出演了重要角色,并且贡献了一场精彩的打戏。

锤子女的打戏是一打二,对决三合会的两名les女杀手。其中一名女杀手是华裔,武器是类似手绳的线锯,看似不起眼却锋利无比,贡献了不少割喉、锯手的血腥画面。
然而正所谓“兵器越怪,死得越快”,这位华裔小姐姐虽然外表帅气,但是演技略浮夸,而且遇到真正的高手根本不禁打,最后惨死在自己的兵器之下。

另一位女杀手是白人小姐姐,她与锤子女的刀战就很过瘾了,不仅套招精彩,开肠破肚的死相也让影片的血腥度上了一个台阶。

至于影片打戏的高潮部分,当然是乔·塔斯利姆与伊科·乌艾斯的最终对决。
在乔·塔斯利姆杀入敌窟后,先是按常规套路来了一段男主与反派喽啰们的群殴。这段群殴的“喂招”痕迹非常明显,喽啰们明明可以群起攻之,却一个一个送人头,明明可以用刀砍,却偏偏把自己的脑袋、四肢送上前挨打。
像这种群欧的打戏,难免会出现外围群演无所事事的尴尬,不过好在导演用血浆和猎奇弥补了动作设计上的缺陷:台球爆头、铁钩掏裆、火烧活人,各种令人目瞪口呆的死法,不得不佩服导演和武术指导的想象力。

到了最终对决,乔·塔斯利姆与伊科·乌艾斯有一段10分钟左右的打戏,这段打戏不仅精彩,而且设计上有着合理的逻辑:
最开始的时候,伊科以逸待劳,招式有虚有实,占据了上风,后来乔利用环境反杀,伊科开始急躁,双方的招式变得狠辣,到了最后,双方完全变成无章法的互捅,血腥指数飙升。
至于被图钉扎满手这样的画面,不仅为了猎奇,也为了增加观众的疼痛感,毕竟打戏没有疼痛就没有真实感,而这段打戏下来,给人的感觉除了爽、过瘾,也有揪心。

《嗜人之夜》对动作设计和血浆运用的讲究,弥补了影片剧情上的不足,因此在烂番茄、IMDb、豆瓣等网站都收获了不错的口碑。
对于功夫片影迷来说,本片可以看作是《突袭》系列的精神续作,权当是解解馋。

而对于那些心理承受能力较低的影迷,还是谨慎观看这种血肉横飞的影片吧。


本文为《暴走看啥片儿》特约稿件,作者大海里的针。如需授权、转载请联系qichangxiong@baozou.com

发布于 2018-10-31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