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ji”路漫漫,且行且珍惜

搞“ji”路漫漫,且行且珍惜

和ta相遇的那一年,是2016年的春天,那段时间是我最低谷的时候,厌倦了每天在学校三点一线每周单休的生活,厌倦了教室里那每天一换的高考倒计时给我带来的压抑的生活,开始怀念高一高二时和机器人队、模型社的小伙伴们一起窝在实验室里造机器人玩飞机的日子里。

于是我开始串通实验室的小学弟(现在同届的某18年夏令营猪脚)偷偷溜到实验室,结果有一天,被实验室的老师抓到了,于是被驱逐出了实验室,被老师劝着回去好好上课、自习,在这种种外力作用下,我向学校申请了“自由模式”并喜提了Gap year。于是我成了一个有无限假期的人(于是开始约见网友[玩飞机、机器人])。

有一天,我去了离我们学校不远的南科大,在这里我见到了在Q群里一起聊飞飞机网友dalao的阳阳、圣哥,此外我还见到了“ta”,“ta”就是Robomaster(当时还没有-1s)。在dalao们的实验室里我见到了当时Robomasters(别纠正我,别纠正我,别纠正我)的形象代言“阿步”(一代官方步兵车)。学长们介绍说刚好在下一周有一个叫“Robomasters(别纠正我,那时候还没有-1s)机器人大逃亡”的活动,听说组委会的小哥哥小姐姐们也会到场,于是就顺手递了个邀请函.

南科大学长们的“阿步”

成功地邀请了“阿步”来到了我科高,办了第一场在高中里面的“机器人大逃亡~”。成功说服实验室的一圈小伙伴和自己一起变成“粉”~

科高“机器人大逃亡”照片

再后来听说了有个关于这个赛事的“夏令营”,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我投了一份简历到报名邮箱。再后来,我接到了面试的电话,小哥哥问我你是高中生?你真的是高中生?不用高考吗?…后来,我如愿以偿地进入了夏令营。再后来,我听说夏令营还开了个高中生营,我又把它推介给了小伙伴们QaQ。

夏令营,我们来到了深大文(蚊)山湖宿舍报道,我的舍友小哥哥们都非常的优秀QaQ,浙大、中科大、UBC。。。(遇到夏令营许多优秀的小哥哥小姐姐们是我决定回学校继续学习的主要原因)。然后……开营了,比赛的题目是利用组委会提供的M100和一辆车去进行抓娃娃,无人机定点识别目标颜色、形状(娃娃种类)、投掷娃娃,并使无人机和地面上的小车进行娃娃的交接……在夏令营认识了许许多多的优秀学长(学习榜样)比如[在此特别提到是因为和后面的冬令营经历有关,隔壁组的项管,荻学长、人称“小司机”的帅学长(不是长得帅,是因为人家真姓帅])。也有幸和一群dalao组了一个队(由于我的底子其实不是很好,技术上的东西其实学到的不是很多,更多的东西是心理上的影响,比如决定回学校学习,想成为一个工程师)。

我们第五组的老司机们带着我这个小司机

夏令营后,我乖乖地回到了学校,进入了一个新的班级,开始了新的学期,心甘情愿地成为一个“高三 ”


~~~~~~时间飞快地来到了17年初~~~~~~


我和几个小伙伴们相约报名参加了2017年的Robomaster冬令营,题目是利用官方提供的步兵战车从指定位置出发,打击制定的大符[16年比赛的大符],在这里,我认识了和我16年大概一样迷茫的小甘同学、非常优秀并且后来被CMU录取的遥遥同学、从四川大老远飞来深圳只为了追寻自己的机器人梦想的任三金同学……和笑笑熬夜肝误闯了一家叫“拉茶”(后来在我们俩的安利之下成为了据点)的店,喝了一杯人生中最暗黑奶茶——“纯姜拉茶”……认识了单手拎步兵的“肖老师”,也见到了在知乎上认识的网友“东流哥”,还在这同时见到了在基地参加竞(熬)培(夜)营的荻学长……

当然后来也为了在完成任务上耍了点小聪明,然而最后还GG了。为了解决麦轮会打滑、且效率不高的问题,我们用螺丝固定了麦轮的滚子,并且利用场地固定的场地元素作为参照物,用尺子和方块做标定物,跑了几次之后便固定了惯导的参数,利用闲暇之余,我们还用信仰板写了“极乐净土”。谁知由于大家连续的测试,我们用以作为参照的场地标记发生了位移(尴尬.jpg),最后我们在“极乐净土”愉快的旋律中打出了GG……

结营那天我门几个小伙伴偷偷地把打符的图片换成了硕哥和东流哥


~~~~~~~时间很快来到了暑假~~~~~~~


和一群在冬令营、夏令营认识的小伙伴一起以高中生联队的名义在松山湖机器人产业基地的支持下作为特邀队伍参加了Robomaster外卡的比赛,做机器人的过程非常地开心,遥遥大厨的西柚炒蛋、老孟同学的12份一杯珍珠、小甘同学的用数学俘获妹子芳心……昔日同学(现在学长)们提供的帮助……当然后来我们还翻了车子、掉了轮子、射不出子弹(我们的英雄车表示很委屈,一串行云流水般的操作:上岛、弹出机械臂、开始疯狂地取弹,然而取了46发大弹丸却一发也射不出去,233333),最终被港科、华盛顿、南洋理工的dalao们轮流按在地上摩擦……

笑对dalao们摩擦

赛后不久便开学了,我和联队里的志搞同学来到了我现在的学校粤台产业科技学院(联合培养),创了个机器人实验室,也偶尔会跑到周边的中小学做些机器人方面义务的竞赛帮助。

后来,我得知18年的冬令营在招聘助教,于是我便怀着激动的心情报了名,并被录取为助教。在开营的那天,我想起曾经在夏令营、冬令营的日日夜夜,便立了个Flag:我终于能看着别人熬夜而自己不熬夜了(此处脑补我的表情);然而立小旗子是要付出代价的,之后的日子里,我便和冬令营的小伙伴们一起熬夜、一起肝。

看到他们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于是便和他们一起肝,并且成功地成为了小朋友们眼中多肝的猪脚……看见已经成为组委会工程师的“小司机”帅学长在工作之余熬夜帮小盆友们切板子,认真地对待小盆友们的机器人梦想(熬夜帮小盆友们切板子、切装饰战车喷漆的喷漏)……认识了许多优秀的小盆友,并且见证着我们帮助之下小盆友们很好地完成了比赛任务,收获了友谊,并且拿到了spark、goggles、osom以及港科大的自主招生名额(羡慕,QaQ)。

18冬令营结营

冬令营结束后不久便开学了,在实验室闲得发慌的我收到了来自小伙伴的邀请,便加入了CMU和PSU组成的联队,于是两校联队便变成了三校联队,我们也开始了积极而紧张的备赛之中。

七月,我们来到二高驻扎(同时也是夏令营的驻地),看着高中生假期营从最开始的15人发展到现在的120多人,从最开始只能是每个组配发一辆官方步兵拆解作为零件到现在,电机、电調、碳板等物料以及研发经费管够,我不禁感慨万千。

现在的高中生假期营的条件是像我们这样的参赛队伍想都无法想象的好,如果没有夏令营、冬令营这两段改变我人生轨迹的经历,我可能不会像现在一样去坚持,去梦想成为一名工程师;也不敢像现在一样在艰苦的条件下带着实验室的小伙伴们坚持着去参加这样一个机器人比赛;也或许在经历了许多之后我心中的机器人梦早已破碎。很幸运,我参加了夏令营/冬令营,并分别作为营员、助教、参赛队伍的旁观者见证了假期营的成长。(划重点)

去年(2018赛季Robomster纪年[2018年比赛结束起记为2019赛季开始]),正是由于这些经历让我们在艰苦的条件之下也没有放弃,我们最终拼尽全力,拿到了国际邀请赛的六强。

三校联队检录处合影

今年(2019)如果有可能,我还希望能够以助教的身份参加冬令营。此外,今年(2019赛季)我们本着以促进“两岸民间交流”的想法,我们的实验室团队将与台湾中正大学联队参加国际邀请赛,也许会与夏令营、冬令营的小伙伴们赛场上相见,相信:赛场较量友情在,场下一笑泯恩仇。

最后,祝愿夏令营、冬令营越办越好,也期待能有更多胸怀机甲梦的同学能够在这些活动中获得帮助你坚持你机器人梦想的信念。搞机路漫漫,且行且珍惜。莫等错过再叹,时不我予。

昨天在基地偶然看到一句触动心灵话,也想送给在机器人道路上艰难爬行的同行者们。

感谢一路走来一直陪伴着我们的老师、导师、学长和小伙伴们,以及一直帮助和支持着我们的组委会、松山湖机器人产业基地以及粤台学院。

(完)

编辑于 2018-11-02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